「喂?請問是哪位?」

電話另一面的人似乎是沒有聽到秦曦倩的聲音又提高聲音重複著剛才的問話。

「在……」也不知道怎麼了秦曦倩的聲音依舊在發顫。

「嗯?你說什麼?大點聲音,是不是要向我推銷什麼?」

「Anne,你不記得我了?」

秦曦倩的聲音終於恢復正常,不過裡面卻透露著失望。

「你是哪位?」

「算了,沒事了,你可以掛了。」

秦曦倩的聲音帶上了生氣,她本來還很期待這一次通話的可沒想到人家真的就把自己忘掉了。

秦曦倩剛準備掛電話電話里卻傳來一陣笑聲,雖然她的Z國話說的不好但是笑聲還是挺好聽的。

「別別別,你怎麼還生氣了?我就是想逗逗你,秦,怎麼想起來給我打電話了?我來Z國這麼久才想起來聯繫我,我真有些懷疑你到底有沒有把我當哥們兒。」

哥們兒?這外國人還懂這種詞。

李子孝心裡開始好奇秦曦倩這個「閨蜜」長什麼樣子了,聽說話的語氣在腦海里的輪廓也就是那種大大咧咧的女人,可是秦曦倩會隨便找一個大大咧咧的女孩子做閨蜜嗎?李子孝可不認為秦曦倩是這樣的人,不真正的見面想象永遠都只是想象。

「哼,就知道貧嘴!」

「好了好了,我錯了還不行?秦,別說中文了,你知道我中文不好。」

秦曦倩回過頭用詢問的目光看著李子孝。

李子孝點點頭小聲說道,「用英語吧。」

聲音很小很小,李子孝覺得這樣的小的聲音電話另一端的人是不可能聽見的。

「你身邊還有其他人?」

電話里的一段英語驚的李子孝停了下來。

秦曦倩嗔怪地輕輕打了一下李子孝的手臂連忙解釋,「有人?我身邊哪來的人?你聽錯了。」

「可是我剛才明明聽到有人說話,秦,你老老實實和我說你是不是交男朋友了?」

本來還能正常對話的秦曦倩沒一會兒的功夫臉上再次爬滿chao紅說話的聲音也變小了而且還斷斷續續。

「我……我年紀也不小了當然會交男朋友了。」

沉默。

電話里一片沉默沒有任何的聲音。

「Anne?還在嗎?喂?Anne?」

秦曦倩疑惑地回頭看李子孝並搖了兩下頭表示不知道怎麼回事。

突然兩聲很清脆的聲音在房間里回蕩,秦曦倩緊忙捂住zui巴不過聲音還是從指縫裡漏了出來。

「秦,你學壞了。」

突然電話里再次傳出Anne的聲音。

靜!

死一樣的安靜。

時間彷彿停止了一般,別說李子孝就連秦曦倩自己都好像被定住了一樣,忘記了怎樣去呼吸亦或者一時不知道該用什麼樣的頻率去呼吸。

「你怎麼回事啊?剛才怎麼不說話?」

秦曦倩假裝生氣的質問著Anne,試圖用緊張的語氣化解這尷尬的處境。

雖然她是在假裝生Anne的氣不過她卻用能殺死人的目光瞪著李子孝,是的,她現在非常生李子孝的氣,都是因為他想出這麼爛的主意才讓她在閨蜜面前丟盡顏面。

李子孝就當做沒看到依舊我行我素地動著,不僅如此他還會東張西望似乎根本就不在乎這種尷尬的氣氛。

「秦,你給我打這個電話的目的就是為了那一點點的刺激?你太讓我失望了,原本我應該為你感到高興,你能找到一個愛你愛到可以不要孩子的男朋友真的讓我覺得很高興,但是!你為了自己的感情耍著我玩,我就很生氣!」

「Anne,不是你想的那樣其實我……」

眼看著倆人的對話陷入膠著狀態隨時都會發生「割袍斷義」以後不再聯繫的危險,可偏偏這個時候另一端的Anne又笑了起來。

「咯咯咯……怎麼樣?剛才那段對話有沒有嚇到你?是不是覺得我真的生氣了?我就說我有演戲的天賦可是我的家人偏偏不讓我去,唉,你說我要真的進入演藝圈現在是不是已經是國際一線明星了?」

秦曦倩這邊是一臉的黑線看她那咬牙切齒的樣子,如果這個Anne在面前的話她應該會像對付秦紫苑那樣扯著她的臉頰不鬆手吧?

「你還笑得出來?」

「好啦好啦,我現在正好有時間一會兒見個面吧?順便把你那個男朋友帶上我要看看到底是誰這麼大能耐能把你的小心心偷走。」

「還小心心,你惡不噁心?」

「行行行,我噁心總行了吧。你們先忙,我一會兒給你發地址。」

也不等秦曦倩回答Anne就掛了電話。

「這個死丫頭也不等我說完就掛了。」

秦曦倩把手機往旁邊一扔快速的調轉了身子與李子孝四目相對。

「怎……怎麼了?」李子孝以為秦曦倩要算剛才的賬,竟然有些害怕。

「小壞蛋,剛才欺負我很自豪是不是?從現在開始我要轉守為攻……」

*****

「不去醫院看你爺爺真的沒問題嗎?」

李子孝瞥著正在對著小鏡子做最後檢查的秦曦倩很隨意的問了一句,他就不明白了,明明就已經非常完美了為什麼還要特地在家裡化個淡妝,就算不化妝她也一樣是非常引人注目的存在,即使這樣她還不滿足嗎?

「你看看我有沒有哪裡不對勁的地方?」

秦曦倩把臉湊到李子孝面前讓他查看,而秦曦倩則是閉上了眼睛。

李子孝的手輕輕劃過秦曦倩白皙水潤的臉頰,這張如天使一樣的面孔剛才是那樣的瘋狂,就算已經過去很長一段時間她臉上還隱約泛著淡淡的桃色。

李子孝用手托著秦曦倩的下巴情不自禁的就在她的zui上qin了一下。

秦曦倩的睫毛微微顫動了一下緩慢地睜開了眼睛,「這麼迷戀我的zui巴嗎?」

李子孝搖了搖頭嘴角微微勾起,「我迷戀的不單單是你的嘴巴。」

秦曦倩也笑了不過很快笑容便消失換上了一副擔憂的模樣,「我覺得咱們那個的是不是太頻繁了?我倒是無所謂我怕你的身體受不了。」

「怎麼?這就打算把我往外送了?」

「什麼叫把你往外送?我藏還來不及呢怎麼會把你往外送!你就如同一個黑洞我越是想要掙脫卻越是被你吸引著,哪怕是背影只要看見你都會覺得安心。」

「那我和勞爾誰更好一些?」

一聽到「勞爾」兩個字原本一臉浸滿幸福的秦曦倩甩開李子孝的手打開車門就要下去,「這一次就原諒你了,以後不要在我面前提起他,他已經死了不復存在了!」

砰!

車門被狠狠關上。

李子孝只顧著搖頭傻笑就連秦曦倩來到他這面了都不知道。

「你還要坐在車裡多久?趕緊跟我進去。」

所以你就這樣直接略過了你爺爺?這麼好的增進感情的機會你都抓不住,你們的關係能緩和才怪。

秦曦倩可能真的有些生氣,她現在明明把李子孝滿滿的裝在心裡,勞爾對她而言也只是過去式,她不在乎別人的閑言碎語但是這話從李子孝嘴裡說出來她就覺得非常不舒服,這種感覺就好像李子孝很在意勞爾會突然出現,並且她能感覺到李子孝有那麼一點點的底氣不足。

他是在質疑我對他的感情不夠牢固?還是怕我用勞爾和他做比較?這麼久了他對我就無法完全信任?這個混蛋,早知道這樣剛才就不答應讓他亂來了,現在弄得自己都不好意思出現在Anne面前,這個害人精!

。 蔣正紅苦笑着繼續說道:「從我們進入這裏開始,肯定就被對方監視了。他們已經說明了,只讓我一個人去。如果你去了,真的可能直接一槍把你打死。」

鄭東聞言沉默不語。

蔣正紅道:「如果自己去,你留在外面,他們絕對不敢動我。要知道,同事們和武警都在這附近佈下了天羅地網。如果真敢殺我,咱警方和武警也沒了後顧之憂,可以使用重火力。這些殺手們也跑不了。」

蔣正紅的話,的確很有道理,畢竟是做了多年副局長的位置,刑偵經驗頗為豐富。

鄭東想了想,道:「那好局長,你千萬多加小心。假如情況不對,請立刻通知我們。」

蔣正紅點點頭,隨後感慨道:「小鄭啊。患難見人心。看來小江果然沒看錯人,她以前就在開會的時候,就曾經多次推薦你,說你很不錯有能力,應該加點擔子。今天看來果然如此,等今天這事完了之後,回頭我一定提拔你當刑警中隊長。」

鄭東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很感激江隊的推薦以及蔣正紅的厚愛。

不過,他現在只是刑警中隊一名普通刑警,也許有點資歷,可是現在竟然直接跨過了副中隊長,直接坐上隊長位置,真的讓鄭東無法置信。

鄭東猶豫道:「蔣局,也許我還不夠格吧。」

「先做人,后做事。你得好好學學這個道理。你做人不錯,做事自然就能幹得好。好好乾吧,別讓我失望。」鄭東的反應在蔣正紅的意料之中,他拍了拍鄭東的肩膀,打開車門下去了。

鄭東忽然想到一件事,問道:「局長。假如我做了中隊長,那江隊怎麼辦?」江星潔原本是大隊長,早段時間被降職成了中隊長,所以鄭東有此一問。

蔣正紅笑道:「小江自然要高升,這你倒是不用擔心。」

說着蔣正紅往前走去,一邊看着荒草叢生的樓盤,似乎能看到隱藏在黑暗中的殺機。他定定神,緩緩的朝殺手指定的一棟大樓走去。

「歡迎光臨,蔣局長。」

蔣正紅剛剛走到大樓的一個入口處,便聽到一個陰沉沉的聲音在不遠處響起。

蔣正紅循聲望去,只見一個蒙面人正隱藏在水泥柱旁邊的黑暗中,他手裏握著一把反射著月光的手槍。除此之外,蔣正紅只能看到一個很模糊的身影。

蔣正紅問道:「我老婆孩子呢?」

這個蒙面人,卻是這幾個殺手的首腦,豺狼。

只聽豺狼嘿嘿一笑:「U盤呢?」

蔣正紅道:「帶來了。」

「好,跟我走。」豺狼用手槍指著蔣正紅道:「你馬上就能見到你老婆孩子了。」

蔣正紅臉色一變:「你對她們做了什麼!?」

豺狼笑道:「蔣局長你放心吧,雖然你夫人和千金都是美人兒,但是呢,咱的目標是U盤,不是玩女人。」

蔣正紅心下稍安,道:「好吧,你帶我去。」

此時的葉寒已經和趙勁松匯合,相互交流了情報和地形。

親眼看到蔣正紅跟一個蒙面人進去了,葉寒側耳傾聽,確定了殺手和蔣正紅到了三樓。隨後葉寒繼續朝前摸進,趙勁松留在原處策應。

葉寒當然沒有從正面進去,暫時確認的是這四周到處都是監控探頭,還不知道有沒有其他機關。

葉寒從側面飛身而上,沒有弄出任何動靜,直接來到四樓。

葉寒閃身走到一個空蕩蕩的房間,銳利的目光四下一掃,空蕩蕩沒有任何異常。葉寒又仔細觀察了地面牆壁以及天花板,確認沒有監控和機關之後,這才邁步走進,悄無聲息的一邊行走,一邊聆聽動靜。

蒙面人顯然沒想到,在重重防備之下,居然有人直接飛到了他們頭頂。

豺狼他們幾個人就算再小心,這種事情也大大超出了他們的認知範圍,根本想不到。所以樓上並沒有什麼機關和防備。

最後,葉寒在一個地方蹲下來,內勁運轉聚攏於耳部,很快便聽到了樓下的動靜。

葉寒可以肯定,蒙面人以及蔣正紅一家三口,全部在他腳下的房間里。

葉寒不動聲色的掏出匕首,內勁催吐之下,匕首頓時就被柔和的白光環繞。葉寒揮動匕首,輕輕的刺進水泥地板,緩緩向里刺進去。

葉寒飛快的挖出一個大洞來,是一個足以容納兩個人進出的洞口。

挖到最後,只剩下大約三個毫米的一層水泥沒有挖開。而這樣的厚度,任何強壯成年人都能一腳踹爛,更不用說葉寒這樣的高手。

葉寒趴在地面上,用手指戳了個小洞,隨後將腦袋湊過去,查看樓下的情況。

在葉寒的斜對面,直線距離大約六米的地方,有兩根粗大的水泥柱,柱子上綁着兩個人質。雖然人質背對着葉寒,只能看到衣衫的角落和一些長發,但這樣的情況很顯然,她們就是蔣正紅的老婆和女兒。

葉寒悄無聲息的調整了一下位置,視線前移,看到兩個黑衣蒙面人,正站在兩邊窗口觀察情況。

蔣正紅還沒上樓。

葉寒飛快打量著三樓這間房的情況,不多時就發現了六個監控探頭和四跟細小的絲線。

絲線離地面不足兩個公分,加上光線不好,就算是個高手,不注意的話,也會觸發機關。

這時候,傳來了清晰的腳步聲,有人在上樓。

葉寒看到,其中一個蒙面人立刻來到樓梯口的鐵門前,拉開了這銹跡斑斑的大門。

葉寒已經完全掌握了三樓所有監控和機關的位置,便專心望向了下面這幾個人。

很快的,又有一個蒙面人帶着蔣正紅走了進來。在蒙面人的指引下,蔣正紅順利避開了機關,來到了妻子女兒不遠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