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那位高人你們有印像嗎?」

「怎麼回事?好奇怪,我怎麼不記得那位高人長什麼樣子了?」

「我也不記得高人的樣子了,只記得救我們的是一名四十來歲的中年大叔。」

「我也一樣不記得那位高人的臉了,只記得是一位四十來歲的中年人。」

「真是奇怪,怎麼會這樣?為什麼我們都不記得那位高人的長相了呢?」

萬嬰鬼王府邸

一名身着紅肚兜的可愛小男孩兒,像一陣風一樣的飛入萬嬰鬼王的府邸之內。

瞬間,鬼王府邸內的數百鬼物,通通都被這突如其來的闖入者驚動了。

眾鬼感覺到有人闖入鬼王府邸,但在感受到這股熟悉的鬼氣之後,卻馬上就放鬆了下來。

眾鬼不以為意的各自做着剛才正在做的事。

它們修鍊的修鍊,玩耍的玩耍,顯然並沒有將這個闖入者當一回事。

「大事不好了!大事不好了!」闖入者大驚小怪的驚呼聲,在鬼王府邸內響起。

「小立,你大驚小怪的做什麼?要是打惹到茜茜休息,看我饒不饒你!」一名身着紅色小裙子的小女孩兒氣乎乎的走過來。

小女孩兒左邊的臉很可愛,精緻得像個洋娃娃,可右邊的臉上卻長著一大塊紅色的胎記。

胎記的面積還不小,幾乎將整邊臉佔滿了。

這位長著胎記的小女孩兒,名叫丑兒,和小立一樣,都是萬嬰鬼王茜茜身邊的親信和玩伴。

「丑兒,大事不好了!有一個很厲害的修士殺過來了,她給我的感覺很危險,快去通知茜茜出來迎敵!」

小立對着丑兒一臉焦急的說道。

丑兒不以為意的撇撇嘴。

「很厲害的修士?能有多厲害?那些修士的實力也就那樣,他們哪會是茜茜的對手。

就算他們出動修士中的最強戰力,也不見得能打得過我們茜茜。」丑兒很有信心的說。

「可是那個女人給我的感覺真的很危險,我總覺得她不是普通的人類修士。」

小立一臉不放心的說。

就在這時,一個身着白色公主裙,綁着公主頭的小女孩兒突然出現在了二鬼面前。

「茜茜你來了!」丑兒看到萬嬰鬼王,立馬露出可愛的笑容。

哪怕她笑起來的樣子,看起來有些猙獰,卻也依然能讓人感覺到它笑容中的歡喜。

「茜茜,剛才有個很厲害的修士……」小立正想把情況和茜茜說清楚,萬嬰鬼王卻只是看向了大門的方向。

她微微張開櫻桃般紅潤的小嘴,說道:「你不用說了,我已經都知道了,你說的那個人,她已經來了。」

萬嬰鬼王話音剛落,一道曼妙的身影緩緩從門後走了進來。

喬安行走的速度並不快,明明只看到她邁出幾步,卻已經進入了大堂之內,出現在了萬嬰鬼王的面前。

「想必你就是萬嬰鬼王吧,我叫喬安,是一名修士。」

喬安看着自己面前這個身着公主裙的可愛小女孩兒,實在無法將她和一個發動鬼潮的殘忍鬼王聯想在一起。

喬安剛做完自我介紹,一群鬼仆就出現在了大堂之外。

它們全部怒氣沖沖的看着面前這個闖入者。

眼中是毫不掩飾的殺意與怨毒。

「通通退下吧,沒有本王的吩咐,不得前來打擾。」萬嬰鬼王看也不看這些鬼仆一眼,直接下令道。

鬼仆們聽到萬嬰鬼王的命令,先是朝着鬼王行了一禮,隨後告退離開。

只有一些等級較高的厲鬼還留在原地沒有動。

最後留下來的厲鬼,足足有三十多隻。

這些厲鬼看着全部都是小孩子的模樣,最大也絕不會超過五歲。

最小的還是嬰兒的樣子。

它們都沒有掩飾自己的鬼相,從它們身上完全看不到小孩子的可愛,只能感受到一種不屬於人類的陰冷與恐怖。

這些留下來的小鬼一個個用雙眼緊盯着萬嬰鬼王,眼中似有詢問之意。

「你們留下吧。」萬嬰鬼王和它們說話的時候,態度非常平和。

和剛才面對那群鬼仆的高高在上,完全不可同日而語。

這群小鬼聞言,一個個雖然沒有表現得特別開心,卻也動作極快的進入了大堂之內,並乖巧的站在了萬嬰鬼王的身後。

「人類修士,你闖入本王府邸,究竟意欲何為?」萬嬰鬼王看向喬安,眼神冰冷無情。

「我來這裏,是想詢問鬼王發動鬼潮的原因。

其實在來這裏之前,我已經聽到了一些關於鬼潮的小道消息。

有消息說鬼王找到了自己父母的轉世,想要殺掉他們報前世的殺身之仇。

因為你不能確定這座古城之中誰才是你轉世而來的父母,所以才決定發動鬼潮,殺死鳳凰古鎮內的所有人。

可我總覺得這個應該不是發動鬼潮的真實原因,鬼王能為我解惑嗎?」

說話間,喬安淡定的找了個位置坐了下來。

「本王為什麼要把原因告訴你。」萬嬰鬼王冷冷的瞅了喬安一眼。

雖然這個叫喬安的人類女人給它的感覺有些不同於其他修士,但它並不覺得他們一人一鬼對上,它這個鬼王會輸。

如果不是為了想知道這個女人想幹什麼,它早就出手了。

「告訴我吧,或許我可以幫你。

其實你不說我也看出來了一點。

你發動鬼潮,讓濃霧包圍整個鳳凰古鎮。

我注意到這些濃霧在包圍包鳳古鎮的同時,還形成了一個圖案……」。 離開了那個攤子后,葉辰不斷的把玩著手中的碎片。

身旁的五人現在是滿心的好奇,葉辰為什麼會買一個好像是沒用的東西,竇鑫大大咧咧,疑惑了就想知道,他問道:「哎!葉辰你怎麼買這破東西啊,好像是一個沒用的東西!」

聞言,葉辰卻是嘴角挑起一抹笑意,他轉頭看了眾人一眼,隨後才道:「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先回到住地再說。」

見葉辰這般,他們就更就好奇了,很快六人就回到了他們在古宏市的住地。

一所獨立的別墅內。

葉辰拿著手中的殘片,董建五人聚集在周圍,都想知道葉辰手中物事到底是什麼。

「葉辰快些說吧,我可是很好奇呢!」竇鑫一回到這裡就開始催促了起來。

「對啊,老大,我也是很好奇,你手中的東西,到底有著怎樣的魔力,居然能讓你這麼小心。」董建也是笑問道。

見大家都好奇這東西,葉辰也不打算瞞著他們,於是便說道:「此物,確實不簡單。」

微頓間,他又道:「之前我在逛時,很突然的感覺到一種牽引之力,但又很輕微,只是存在了一瞬,但之後我又感覺到了,於是我就展開精神念力,總算是被我找到了這牽引力的源頭。」

眾人聞言,均是將目光盯在了葉辰手中的殘片上,曹慕生指著葉辰手中的殘片,對他說道:「莫不是就是此物?」

「嗯。」

葉辰點點頭,道:「沒錯,就是這個殘片,它就是牽引力的源頭。」

「看來這東西,還真是個不簡單的東西啊!」屠軍拿過葉辰手中的殘片,搓著下巴,沉思道。

「顯然,這確實很不簡單!」葉辰點頭。

「那這要如何做呢?」一旁的林飛青,好奇的問道。

「葉辰試試看釋放一絲真元力進去,能不能有啥變化。」曹慕生如此提議道。

「好!」

葉辰也正有此意。

說做就做,一絲真元力豁然顯現在了手指上。

隨即便是一指點向了那塊殘片。

唰!

真元力絲線瞬間沖入了殘片,但好像並沒有什麼動靜。

葉辰六人不禁有些疑惑的相顧無言,但下一刻在屠軍手上的殘片驀然震動,頃刻間殘片直接掙脫了屠軍的手掌,懸浮在了房間內的半空中。

「這!」

六人本來還有些疑惑和失望,可沒想到這殘片還真就起了反應來。

「有反應!」

瞬間所有人都來了精神。

六雙眼睛直直的盯著半空中的殘片,此刻的殘片上,正散發著一層白色光暈,其上的玄奧紋路更是在這白色光暈下,顯現一絲玄奧的味道。

而就在這時,那殘片上陡然照射出一抹淡白光來。

一副圖案剎那顯現了出來。

「這個是……」

葉辰皺眉,看著顯現出來的圖案,有些不解。

「這個……」身旁的五人見狀,也是一臉的懵逼,根本不知道這到底是代表什麼。

但好在這光圖案的空白處,出現了一個個微小的字跡。

「有字!」

葉辰見上面有字,立馬精神提高,雙眼更是仔細的看了上去。

身邊的五人一聽,頓時睜大眼睛看了上去。

「哎喲!我去!這字真尼瑪的小啊,誰那麼缺德,把字給弄得這麼小,有病啊!」竇鑫看到后,頓時神經粗大的怪叫道。

「葉辰快看看,這上面寫的是什麼?」他急忙催促道。

「這上面寫的是這副圖案是一塊地圖,嗯,而且還是古宏市內那個古遺迹保護區的。」葉辰看著這般道。

「古遺迹保護區的地圖?不可能吧,這現在哪裡還用得著地圖啊!」屠軍聞言,有些奇怪道。

「是啊,我也納悶。」葉辰亦是如此道。

「嘿!要不這樣,我們等到了晚上,再去看看說不準還真的有什麼發現呢!」

「好,就這麼辦!」

這般,葉辰六人就定下了接下來的章程,就只等夜晚的到來了。

……

一晃四個小時就這麼過了,天地間一片黑暗。

城市中燈火通明,葉辰所在的別墅區亦是如此。

待得葉辰六人出了別墅,就快速的朝古遺迹保護區趕去。

片刻,他們到了古遺迹保護區。

夜晚的古遺迹保護區內,卻是冷清至極,完全與白天是兩個極端。

保護區內一個人都沒有,冷清到讓人瘮的慌。

「老大趕緊將那殘片拿出來。」董建這會兒也催促了起來。

「好!」

葉辰點點頭,也不遲疑,快速的從身上摸出了那塊殘片來。

殘片一拿出來,還不等葉辰再一次的釋放進一絲真元力,這殘片就自個兒的竄了起來,浮在半空中。

咻!

忽的,殘片彷彿是受到了某種牽引,陡然快速的向前衝去。

葉辰他們見狀,哪敢讓其消失在自己的視線里,連忙的跟了上去。

一路上跟著殘片不斷的在保護區內轉著彎兒,足足過了十來分鐘,葉辰他們才停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