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卿黛眉一皺,「陛下,此事說來話長,九血域本是一處獨立的星域,之後被蕭雨樓和九血王發現了這片星域,他們就把麾下之人和家族之人全部遷至九血域,但他們勢單力薄,沒有能力鎮守九血域,四維世界的帝國,宗門,世家都試圖攻佔九血域,就連五維世界的強者也想要插手。」

「無奈之下,蕭雨樓選擇和四維世界的強者一起使用九血域的修鍊資源,但資源可以共用,但他必須是域主,四維世界的強者必須和他一起對抗五維來人,所以九血域和四維世界的關係非常的微妙。」

「原來如此!」楚帝點點頭,隨之又道:「走吧,入城。」

一炷香時間后,一行人出現在九血城內,這裡果然如天卿所言一般,長街上隨便一名行人實力都非常強悍。

在天卿帶領下,一行人來到九血商行,這裡是購買前往九血域登機牌的地方。

「陛下,在這裡等候,我去買登機牌。」

楚帝點點頭,「去吧。」

能夠看出天卿應該是去過九血域的,因為她對九血城的一切非常熟悉。

九血商行外,楚帝等人一直在等候,天卿卻遲遲未歸。

就在楚帝準備讓黑玄雍前去查看的時候,一行人從他們面前路過,「這年頭真有不怕死的,居然有人敢得罪九血域龍家之人,那女子這次怕是麻煩大了。」

另一人道:「你懂個什麼,敢在九血商行叫板龍家,如果沒有點實力和背景,你覺得那女子是傻子?」

聞聲。

楚帝臉色微微一變,上前攔下一行人道:「你們口中的女子可是身穿一襲白色長裙。」

那人看了眼楚帝,「那女人是你朋友?得罪了九血域龍家,你們趕緊逃命吧。」

楚帝沒有說話,移步朝著九血商行內走去,其他人連忙跟了上去。

進入九血商行之後,楚帝目光掃視了一圈,很快就發現天卿的身影了。

這一刻。

幾名身披錦衣的男子已經把天卿圍了起來,恐怖的威壓籠罩在周空,四周行人早已逃之夭夭。

生怕遭受無妄之災。

一名錦衣男子看著天卿道:「你是什麼身份心裡沒點數?也就只配在黑暗之城那種小地方混,現在還妄圖想要前往九血域,你配?」

說到這,他頓了下,繼續道:「上一次你是如何離開九血域的,難道都已經忘記了?」

天卿面色寒冷,看著眼前幾人,「你們要是沒有龍家的身份,現在已經是一具屍體了。」

龍浩然道:「知道我們是龍家人,那你還不乖乖把靈戒交出來,等我們出手,你的下場會非常凄慘的。」

天卿道:「這裡是九血商行,你們敢在這裡動手?」

「九血商行是不能動手,可出了這裡呢。」龍浩然戲謔一笑,繼續道:「忘了告訴你了,我三叔也在城內。」

天卿臉色微微一變,靈眸中殺意閃爍著,她真的想出手把眼前幾人斬殺,但最終她還是忍了下來。

就在這時。

楚帝身影出現在天卿身旁,「讓你買個登機牌,花費這麼長時間,不知道大家都在等你嗎?」

隨著聲音落下,他拉著天卿就準備離開,卻被龍浩然幾人給擋了下來。

龍浩然看了眼楚帝,「沒看出來,在四維世界混了一段時間,居然還勾搭了個小白臉,他知道你在九血域的過往?」

天卿掙脫楚帝的大手,「我這暴脾氣,你真以為自己是龍家人,我就不敢打你?」

說完,她衣袖翻飛,直接把龍浩然身影掀飛出去。

砰。

龍浩然身影跌落在地面上,一道血箭從他口中噴出,但在他臉上卻掀起一抹詭譎的笑意,好像陰謀得逞了一般。

天卿看向楚帝,「公子,我們走吧。」

龍浩然的幾名同伴上前,把他扶了起來,「打了人還想離開,你當九血商行是你們家開的?在九血商行動手,你已經沒有資格前往九血域了。」

天卿把手中登機牌遞給楚帝,「就算我前往九血域,今日也要打死你。」

見狀。

楚帝暗自咂舌,先前鬼婆婆曾說過天卿脾氣特別暴躁,可他們相處這段時間,他發現天卿脾氣挺好的。

今日一見,果然夠火爆。

不過,他並沒有覺得有什麼不妥,俗話說好狗不擋道,龍浩然再三挑釁,應該教教怎麼做人。

天卿身影朝著龍浩然走了過去,後者臉色大變,眼中儘是驚恐之色,「你…….你…..這裡是九血商行。」

「住手。」一道怒喝聲傳開,緊接著,幾道人影走了過來,為首是兩名老者。

來人目光落在天卿身上,臉色一變,其中一人道:「又是你,這裡是九血商行,請你馬上離開。」

龍浩然見九血商行的人出現了,連忙道:「她在商行動手,是不是要取消登機的資格。」

老者看了眼龍浩然,「你是龍家小子。」

龍浩然道:「沒錯,她出手打了我,絕對不能讓她前往九血域。」

老者陷入沉思中,目光一直落在天卿身上,這時,楚帝開言道:「你說天卿動手打人你了,誰看到了?」

龍浩然怒視楚帝,「你瞎?我身上的傷勢,難道不是最好的證明,在場這麼多人,可都看到了她向我出手。」

楚帝搖搖頭,笑道:「那我怎麼看到是你自己跌倒了,然後誣陷天卿呢。」

龍浩然剛欲開口,身影竟不受控制,朝前撲了出去。

砰。

砰。

砰。

一次又一次和地面親密接觸,撞得龍浩然七葷八素,口中鮮血不斷溢出。

楚帝雲淡風輕道:「你看,還不承認是自己跌倒的。」

聞聲。

兩名老者目光落在楚帝身上,神情變得凝重起來,他們知道是楚帝出手打了龍浩然。

能夠操控空間,此人不簡單啊。

一名老者心下暗語著,最主要的是,楚帝就站在他們面前,但他們卻看不透。

「行了,這件事情到此結束,要是再有擾亂商行秩序,不管你們是誰,休怪老夫不客氣。」

隨著老者聲音落下,楚帝帶著天卿離開,背後傳來龍浩然殺豬般的怒吼聲。

離開九血商行之後,楚帝看向天卿,「那兩名老者好像有點忌憚你,可為什麼龍家之人卻公然挑釁你,這有點說不過啊。」

天卿道:「陛下,這些是我個人的問題,有勞陛下方才出手了。」

見天卿不想說,楚帝就沒有再詢問,「我們什麼時候登機?」

天卿道:「一個時辰后。」

楚帝點頭,「那我們在城內轉一轉吧。」

不知不覺一個時辰過去了。

楚帝一行來到登機處,眼前是一座非常大的飛行器,有點類似於他記憶中的飛機,不過確實敞篷的,之上樓閣林立,看上去非常的豪華。

登上飛行器之後,一行人來到他們的房間,因為九血商行的飛行器有規定,過時不候。

所以在楚帝一行登機之後,很快飛行器就出發了。

不知過了多久,一道喧鬧聲傳來,居然是有人在找天卿。

楚帝緩緩睜開雙目,嘴角掀起笑意,「又是龍家人,這是有多大仇?」

隨著聲音落下,一股恐怖的威壓之力籠罩在飛行器上,楚帝臉色微微一變,起身朝著房間外走去。

當他出現在甲板上,天卿正和一名男子對峙在一起,「龍三爺,你是要給龍浩然那廢物報仇?」

「打了我們龍家人,你覺得你還能活著抵達九血域?」

天卿淡聲道:「你確定要向我出手?」

龍三爺獰聲道:「早知你修為強悍,老夫給你準備了驚喜。」

天卿聞聲向前看去,臉色微微一變,因為在龍三爺背後出現兩名老者。

龍三爺又道:「讓你的小白臉出來吧,老夫要送你們一起上路。」

聽到這句話,楚帝從人群中走過,出現在天卿身邊,「你在找我?」 齊策的亮相會結束之後,世界足壇格局也發生了重大變化,其中最值得注目的就是世界轉會身價第一人的易主。

2009年,紅魔曼聯的頭號球星,葡萄牙人克里斯蒂亞諾·羅納爾多轉會至皇家馬德里,轉會費為9400萬歐元刷新了塵封八年的齊達內記錄,2001年,同樣是皇家馬德里,齊達內以7500萬歐元的身價從尤文圖斯轉會至皇馬,刷新了當時——那還得是皇馬在2000年保持的菲戈6200萬歐元轉會費的記錄。

三大刷新世界對足球運動員金錢衡量價值的轉會都是由皇馬創造,皇馬已經在這個榜單上領頭了十幾年之久,現在終於易主!

1.35億歐元,世界足壇終於出現了以億計數的超高轉會費,算上添頭德布勞內的身價,齊策的實際轉會費甚至可以超過1.5憶,將C羅甩開一個菲戈!

這兩天,全世界體育媒體甚至主流媒體都在報道此事,齊策已經第五次登上了國內最重要的新聞平台,亞洲杯,金球獎,三冠王,六冠王和轉會切爾西,共計五次都登上了新聞聯播,成為最近一年央視最寵的體壇人士。

不過這些最重要的還是……不播都說不過去!

哪一項都是中國足壇或者世界足壇的大事,甚至有傳聞說央視都準備做紀錄片,記錄亞洲杯冠軍,其中,齊策和根寶基地都是很重要的拍攝點,齊策也聽說了這件事情,今年夏天會在尾聲的時候抽空配合央視拍紀錄片。

好在,今年也是大賽年,歐洲杯正進行的如火如荼,在大家都在關注歐洲杯的時候,齊策的轉會也可謂是爆炸性新聞,出來搶了一陣風頭。

今年,西班牙依然是冠軍熱門。

另外的一大熱門則是德國隊,在擁有荷蘭,葡萄牙和丹麥的死亡之組中殺出重圍,德國的這幫年輕人們已經開始展現他們的實力,異軍突起的羅伊斯成為了德國隊新的進攻核心。

在2010年世界盃上,所有人都認為並列金靴並奪得世界盃最佳年輕球員的托馬斯·穆勒會是德國年輕一代的領軍人物,但隨着連續三年被多特壓在身下后,技術更出色的羅伊斯在德國國家隊地位逐漸超過了穆勒。

雖然,拜仁慕尼黑依然佔據德國國家隊最重要的位置,但羅伊斯,施梅爾策,胡梅爾斯,本德,格策這些球員逐漸也入選德國國家隊之後,羅伊斯也開始在德國隊更衣室有了自己的話語權,三冠王加身後,這一點就更加明顯。

這一屆歐洲杯,德國隊有多達七名多特蒙德球員入選,除了上面五位,魏登費勒和京多安也入選了德國隊23人大名單,這超過了拜仁慕尼黑的六人,拜仁慕尼黑入選的是諾伊爾,拉姆,施威因斯泰格,戈麥斯,穆勒和博阿滕。

六冠王不僅僅讓球員們有機會加薪漲身價,也大大增加了入選國家隊的機會,齊策的老隊友們大部分都去參加了歐洲杯,波蘭的庫巴,萊萬多夫斯基和皮什切克,塞爾維亞的蘇博蒂奇等人都在歐洲杯廝殺。

亞洲這邊,主角自然是齊策,哦還有香川真司。

2014年世界盃預選賽亞洲區的二十強賽已經全部結束,齊策率領的中國隊沒有耗費太大力氣就從二十強賽中出線,再次進入到最終的十強淘汰賽,根據國際足聯給到亞洲4.5個名額中,十強賽會分為兩個小組,其中兩支小組前二直接出線,小組第三將會爭奪最後0.5個名額,然後和中北美洲的第四名爭奪最後一個名額。

中國隊在十強賽抽籤進入了A組,同組兩位最強的對手分別是伊朗和韓國,除此之外,卡達,黎巴嫩也入圍A組。

另外一邊,日本,澳大利亞兩大熱門在B組,同組的還有烏茲別克,伊拉克和阿曼。

其實都沒差。

中國入圍任何一個小組,都要面對日韓伊澳其中兩個對手,本屆世界盃亞洲區域,最被看好的就是這四個國家加上中國。

六月,世預賽亞洲區十強賽全面開戰,中國隊迎來了小組賽第一輪對手卡達。

瀋陽,瀋陽奧林匹克體育中心,主場館——五里河體育場。

11年前,瀋陽老五里河體育場,十強賽,中國隊1:0擊敗阿曼,成功晉級2002年韓日世界盃,選取這裏作為十強賽起點,意義也是不言而喻。

五年前,也就是2007年,老五里河體育場由於周邊發展限制,交通壓力過大,瀋陽市政府最終決定拆除老五里河體育場,同時興建一座更大更強的新五里河,作為瀋陽奧體中心的一部分,繼續承辦各類大項賽事,新興的瀋陽奧體主場館五里河也將在這裏迎來中國足球再度衝擊世界盃的時刻。

比賽很艱難,結果很順利,中國隊2:0擊敗卡達迎來了十強賽的開門紅,張林鵬在上半場補時頭槌首開紀錄,齊策在八十二分鐘遠射鎖定勝局。

第二輪對手是伊朗,客場作戰的中國隊遭遇了齊策在隊中的第一場敗績,比分是3:2,主隊在前。

齊策在比賽中貢獻一傳一射,在伊朗人堪稱密不透風的嚴防死守之下,齊策能拿出這個數據讓人吃驚,但是後防線還是沒能頂住伊朗人的衝擊,丟了三球。

這個結果讓球迷們都有些擔憂,畢竟國內對2014年巴西世界盃的期待值已經接近max,拿到亞洲杯冠軍的中國隊幾乎沒有理由不出現在世界盃賽場,但第二場比賽的失利,讓球迷們還是看到了球隊的不足之處。

問題還是防守。

和進攻端擁有世界最頂級攻擊手不一樣,後防線上還是以本土球員為主,唯一留洋的張林鵬實力不錯,但後防線比前鋒更考驗整體能力。

這是木桶效應。

一個桶能裝多少水,取決於最低的那塊木板,一支團隊,特別是後防線,整體實力不會比最弱的那個人強。

就比如現在中超外援為什麼喜歡把資金投入在攻擊手?

當然,攻擊手能帶來進球,這是主要原因,但從球隊陣容分析,一個後衛的性價比不如一個前鋒來得實在,後防線是很難被一個人改變的,特別是,後防線需要經常和隊友溝通,語言也是一個問題。

而攻擊手們實在不行可以自己單幹,哪怕丟了球也沒什麼,因為其他人都是給你打下手擦屁股的,你丟了球,馬上有人來搶,有人回撤防守,搶到了再把球給你,繼續干,總有幾次能成功。

而後衛只要失誤一次,也許就是不可挽回的過錯,就算拉莫斯范戴克在,也阻止不了隊友犯傻啊。

當然,一場失利也不會讓球迷們絕望,亞洲第一都當過了,在這個小組爭個前二,應該來說問題不大,更何況他們還有齊策,這個總是能創造奇迹的傢伙。

……

在國內呆了幾天,拍攝了央視的紀錄片,然後齊策開始忙另外一項工作——周峰在歐洲找到了幾家比較合適,而且願意合作的俱樂部。

這有關齊策的天才球員留洋計劃的落實,目前表達興趣的,主要是幾家葡萄牙的球隊和荷蘭的球隊,齊策認為這兩個聯賽很適合中國球員過去闖一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