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之前也是這麼量別人的?

他胸口突然堵了一塊,極其的不舒服,就連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到底在介懷什麼。

「你直接回去,他會自己量,告訴你數據。」

「他量的可能不準?」

「嗯?」

尾調上揚,帶着機器壓迫的氣場。

封晏睥睨看了過來,她嚇得趕緊閉嘴。

當她什麼都沒說。

她趕緊拿着工具箱,逃之夭夭。

封晏坐在電腦桌前,心緒不寧,就在這時路遙敲門進來。

他心虛的看着他:「先生,剛剛沒敲門,是我的過錯,我自願扣獎金。」

「扣年假。」

「先生……」路遙還想再說點什麼,但想了想算了,再辯解年假就沒了。

「今早得到消息,王總的建築公司已經從內部出現問題,他們既需要這個訂單彌補裏面的窟窿,到時候肯定剋扣材料,節省成本。這個項目是做兒童樂園,一旦出事,封氏集團會被推到風口浪尖。」

「另外,這家沒名氣小規模的建築公司,雖然才開業五年之久,但從運營、用料、內部人員來說,都是可靠的。就是名氣小,所以一直不溫不火。」

「交給這家做,盯着一點,不容有錯。」

「明白,先生……這次唐小姐算是功臣嗎?先生之前還愁不知道如何取消合約,正好利用唐小姐發難,先生應該好好感激她才對。」

路遙小心翼翼的說道。

在時清靈和唐柒柒之間,他無條件的選擇唐柒柒。

畢竟,她才是正主,當了一年的封太太。如果不是時清靈的出現,封晏也不會離婚。

封晏聽言,眉頭微蹙。

腦海里浮現出唐柒柒那巴掌大的小臉,不施粉黛,乾乾淨淨,一雙眼睛十分透亮。

。 荒漠。

一個等級達到LV3的部落前,此時正有兩伙人在對峙著。

或者說是一伙人,盯上了這個等級達到LV3級別的部落,此時想要把這個部落的主人幹掉,將一切轉換到自己的手上。

對於這一點,剛完成轉職的劉發財本人是覺得非常草的,明明忙碌完一切準備好好休息下,就有人給打上門來了。

在他看來,沒有更草的了。

不過整圍攏在部落圍牆外的來犯之人,卻沒有這種感覺,他們此時正在肆無忌憚地打量着他,彷彿已經是吃定了一樣。

這點也沒有什麼毛病,畢竟圍攏的人可是隸屬一個大聯盟,有特殊手段傍身,是處於遷移途中的隊伍,加強來一共有九個人。

九個對一個,這還用想嘛?

而且作為大聯盟的成員,他們的實力都不弱,其中有一半多的人,都已經完成了轉職了,甚至還有一個戰力排行前五百的人。

別小看這個前五百,在數十億玩家裏面排得進前五百,絕對是一尊平推一方的高手了,一般玩家遭遇上只有死路一條。

現在的劉發財遭遇到他們,在他們看來就是這麼一個狀況,所以很是開心地笑着,絲毫沒有把站在圍牆上的劉發財放在眼裏。

「交出魔幻水晶,或許我們會放你一條生路!」

這夥人領頭的是一個高瘦的男子,說的話語雖然是島國語言,可有着遊戲系統的自助翻譯,劉發財可以聽懂對方的意思。

其餘人除了一個是白人以外,都是跟領頭的一樣都是島國人,其中還有一個是妹子,身上的着裝非常暴露,裸露的肌膚上還紋著一些淫穢紋身,看向劉發財的目光閃爍著別樣的光芒,時不時舔舔嘴唇。

劉發財沒由來打個冷顫,直接怒喝道:「交你麻辣隔壁,就憑你們幾個鬼子,也想要來找你家劉爺爺的麻煩?我看你們是找死!」

作為戰力榜第三的男人,自信心還是非常強的,更不要說是沒有退路的情況下了,直接就跳起來指著周圍的島國玩家一頓罵。

「你找死!」

周圍的島國玩家被激怒,紛紛掏出自己的武器想要進攻。

不過領頭男子抬手攔下,繼續笑笑開口:「你們東方國有句古話叫死鴨子嘴硬,你真的想要成為這隻死鴨子嗎?」

「喲呵?還懂我東方國文化?」

劉發財也跟着笑了起來:「那你有沒有聽說過,犯我東方國者,雖遠必誅呀?」

「看來你是鐵了心想死了。」

領頭男子收斂了笑容:「既然如此,那就成全你吧,不過為了獎勵你的嘴硬,我會讓你臨死的時候好好舒服一下的。」

說着對一邊的暴露女子冷漠吩咐道:「美子,一會他就交給你享用,你得好好的獎勵一下他,讓他知道我們帝國的熱情。」

「隊長放心吧,我會的。」

女子再度舔了舔嘴唇,猶如蛇精的眼睛近乎冒光。

劉發財這次終於知道自己為何莫名打冷顫了,這特么的原來是被一個騷東西給盯上了。

要是真落在他們手上,他簡直不敢想自己會是什麼下場。

鋼絲球?

皮鞭?

還是滴熱油?

「不要害怕,我會好好心疼你的,讓你知道奴家的溫柔。」

暴露女子上下打量著劉發財,露出一嘴煙熏一樣的大黃牙笑了起來,牙縫還處塞滿的各種菜葉肉絲,讓人看看都不寒而慄,跟故意噁心人一樣。

劉發財差點嚇尿。

「我草泥馬的,你們這些島國人太特么噁心人了!還想要我?還想鞭打我?看今天我們誰鞭打誰!」

被激怒的發財哥是不開玩笑的,作為全服戰力排行第三的男人,不單在大買賣下完成了轉職,戰寵也得到了不錯的提升。

更主要他一身彪悍裝備啊!

在這個島國隊伍的激怒下,他直接抽出自己的暗金級長劍,在大聲吆喝把自己的狼群召喚了出來。

「小的們,給我乾死他們!」

劉發財站在圍牆上,舉起自己的暗金級長劍登高大呼道。

「嗷嗚!!」

狼嘯不斷響徹,接着部落圍牆的大門打開,一群個頭巨大的狼飛躍了出來。

這些狼不單個頭健碩,整體比一般的野狼大,每個都堪比牛犢,散發着寒芒的獠牙充滿侵略性。

等這些巨狼紛紛湧出時,帶着傲嬌的狼王才一步步走出。

這頭傲嬌的狼王比起這些巨狼還要龐大,堪比猛虎的個頭,自身的屬性更是超越猛虎,甚至比一般的魔獸還要強。

而且這頭狼王的毛髮還極其柔順,配上那傲嬌的神采,簡直就是狼族的顏值擔當,出現的瞬間讓無數母狼為之情迷。

這不是別狼,正是社會我哈哥,成功打入狼群內部,並成功逆襲成為狼王的存在,號稱兩族千百年來最靚的顏值擔當!

此時它出現,直接斜睨了一眼周圍的鬼子,咧了咧嘴一臉鄙視笑了笑,才一甩腦袋下達攻擊指令。

「嗷嗚!!」

明明沒有任何狀態加持,可狼群卻跟吃了春天的葯一樣,尤其是領頭的幾隻母狼,戰鬥力瞬間翻倍。

「是狼群,大家小心!」

領頭男子看到來襲的狼群,開口聚攏隊伍準備迎戰。

不過劉發財沒有給他機會,從圍牆一躍而下坐在二哈的背上,瞬間就化身二哈騎士,猶如閃電一般朝他沖了過去。

「鬼子,敢來犯你劉哥部落,今天你們一個都別想走!」

劉發財神采飛揚說道,作為一個哈士騎,他有着碾壓一切的信心。

「哼!區區狼群罷了,你以為你贏定了?」

黑人男子目光冰冷如刀,伸手緩緩取下腰間的太刀,一股森然的氣息開始從他身上復甦,一頭黑豹虛影從他身上衝出。

這正是他的戰寵,不過卻被他親手殺了,化為了自己的戰魂。

能作為一個精銳隊伍的隊長,他自然有着過人之處,不單單身手絕強,還是一個隱藏職業的轉職者。

「我自然贏定了,要是連你們也贏不了,我敢跟林大神混?」

劉發財這些天不斷快速強大,早已自信心有些爆表,加上有着全服第一的男人支撐,他幾乎不把任何人放在眼裏。

「林大神?」

領頭男子聞言愣了下,很快神色凝重下來:「你認識那個人?」

話語間打量著劉發財渾身上下閃爍著光芒的裝備,尤其是手上那把有着暗金紋路的長劍,頓時體會到頭皮發涼的感覺。

這是暗金級的武器!

剛才沒有太注意看,以為只是一件不錯武器,沒想到竟然是整個伺服器都找不出幾件來的暗金級!

能擁有這種武器的存在,怎麼可能會是什麼簡單的存在?

剛才他們都被信息之眼捕抓到的劉發財的屬性給騙了,忽略了玩家身上的裝備,這些等階裝備的加持,可不比所謂自身屬性差啊!

最主要暗金級武器,整個伺服器除了裝備供應商外,還有誰能拿出?

現在在聯想起來,這比裝備本身的等階還要恐怖!

因為他們都收到一個指令。

一切與龍旗有關聯的存在,遇到了都要退避,不然以聯盟叛逆處置!

「哼哼,那是我大哥,現在你們知道怕了吧?」

劉發財一臉嘚瑟,並不知道對方心裏所想,底下的二哈被多次強化,速度早已破百,動起來簡直就是超級跑車。

哈士騎,名不虛傳!

這讓他的信心更為充足,準備拿這伙來犯的島國鬼子開刀。

他不是什麼憤青,但他看到對方就是不爽,想要狠狠錘對方。

而且能走到今天,他劉發財除了運氣以外,自身也不是什麼紙葫蘆,早已多次見血了,甚至出生入死過幾回。

遺跡真的很安全嗎?

這想想下古墓的人都知道,多少人埋葬在暗無天日的地下。

可他還是一次次下去了。

從這就知道,他劉發財並沒有表現看得那麼獃頭獃腦,內心早已適應這個世界,只是表現出來的不一樣罷了。

至少面對想殺自己的人,他會毫不猶豫先把對方給殺了。

可他萬萬沒有想到,剛才還氣勢兇狠想要跟他硬碰硬的島國隊長,在下一刻猛然收起了手中的太刀。

「撤!」

這個島國隊長急促下了個指令,就轉身幾個跳躍離開了這裏。

其餘的島國玩家本還跟狼群糾纏着,可看到隊長下達指令,還毫不猶豫轉身撤退,也只能丟下幾個黑乎乎的東西轉身撤離。

狼群本來準備追的,可黑乎乎的東西猛然炸開,一股刺鼻濃煙爆發了出來,讓它們打着噴嚏不斷後退。

犬類的嗅覺極強,這是一個巨大的優點,但面對這種刺激性的氣體,卻會被克制,受到的影響比其餘的種類要強。

帶頭衝鋒的劉發財騎着二哈本來準備大開殺戒,可下一刻敵人就跑完了,只餘下一陣陣煙霧彈炸開的煙霧在周圍環繞。

「這什麼鬼?」

劉發財一時間有些懵,不過很快又得意大笑:「哈哈!一定是這些鬼子被我著英明神武的英姿給震懾住了,嚇得直接落荒而逃!

哼哼!這次我劉發財也算是為國爭光了,一會得跟我那些姘頭好好吹噓下才行!」

剛開始衝鋒就把一夥實力不弱的隊伍嚇跑,這不是牛逼又是什麼?

劉發財表示已經看穿了一切,得意洋洋地直接開始給姘頭髮電,一秒鐘都不想耽誤,就是要好好炫酷一下。

雖然是個適應了這個世界的人,可性格他還是不變的,依然是那個喜歡騷包,還有跟多個姘頭撩騷的男人。

而另一頭。

剛才撤離的島國玩家隊伍,此時在一個石林之中集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