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柚跟上,好奇問:「辣眼小可愛,你今天是咋回事啊?沒發燒吧?」

盛清顏歪過頭,瞪一眼季柚:「你才發燒哦,你全家都發燒哦。」

季柚忍着揍他的衝動,怒道:「趕緊說!到底遇到啥喜事了?要有撿錢的門路,可別忘記拉拔一下你兄弟我啊。」

「哼!」盛清顏用鼻子嗤了一下,很不優雅的翻個白眼,說:「活該你是窮鬼哦!前幾天人家早就極力邀請過你你不來哦,對不起哦,現在沒了哦……」

季柚:「???」

季柚眨着眼:「你啥時候邀請過我一起去撿錢了?」

盛清顏聽見她這樣問,一臉沒好氣,又嫌棄的不行的說:「前幾天人家讓你跟我一起去蹲青釉大師的店鋪了哦,你自己不願意去的哦。昨晚嬌嬌答應跟人家一起去了哦,我的兩塊地板分了一塊給嬌嬌了哦,沒你的份了哦。」

季柚:「……」

季柚扯扯嘴角:「就這檔子事?值得你這麼高興?」

「當然高興。」盛清顏姿態優雅地甩了下頭髮,一臉高傲道:「昨天你對我愛答不理哦,今天我讓人你高攀不起哦。」

季柚:「……」

季柚深吸一口氣,道:「這樣的高攀,要多少,我扔多少。」

盛清顏重重一哼:「你就妒忌羨慕恨哦……反正人家不帶你一起玩了哦,等人家搶到青釉大師的魂器你就妒忌羨慕恨去哦。」

季柚:「……」

既然是這檔子事,季柚霎時間沒了興趣,於是,掉頭,往盛清顏相反的方向跑了。

盛清顏一看,大聲道:「死窮鬼你往哪裏跑哦?」

季柚回頭,斜他一眼:「我打算換個方向羨慕妒忌恨去,否則,我怕我冷靜不了動手打人,或者衝動之下干出點劫富濟貧的小事兒來。」

盛清顏:「……」

丟下話,季柚一溜煙兒跑了。

跑到沒人的地方,季柚綳著的臉,才恢復正常,她之所以跑,實在是怕自己綳不住當場笑噴,因為——要是盛清顏知道自己就是他心心念念的大師,也不知道他的臉色會有多精彩呢。

不過——

季柚暫時還不想在辣眼小可愛面前裝逼,想想就暫時不暴露身份了,不然——就盛清顏的行事作風,也不知道當場會做出什麼來……

搞不好,他給自己來個全息圖片2.0版本,那就糟糕透頂了。

至今,季柚還對盛清顏發給自己的全息圖片有心理陰影呢。

哎!

她太難了。

跑完步,按部就班的上課,當天,穆劍靈老師依舊給所有學生分組,這回,是分成了三個大組,季柚心想着既然分成了三個組,自己至少也能混一個組進去吧?

不料——

等全部人都分好了,季柚還是沒聽到自己的名字。

穆劍靈老師分好組,當即,就在旁邊休息用的沙發上坐下,打開了光腦準備看狗血電視劇。

季柚將了這一幕,實在忍不住,大聲問:「老師!您是不是漏掉了一名可愛的學生?」

穆劍靈從光腦旁抬頭,斜了季柚一眼,淡淡道:「沒念你的名字,自己心裏沒點AC數嗎?」說着,她抬手,指指旁邊的小機械人,道:「滾那邊去。」

季柚:「……」

旁邊,啟動完畢的小機械人,機械音及時響起:「季柚同學,你的對手是我,在擊敗我之前,請不要三心二意。」

季柚捂著心口,嚎叫:「我不!我不服!」

小機械人誠懇地說:「季柚同學,跟我對練,你只會受點皮肉之苦。但如果你現在就進入團體裏面,我敢保證你5秒內必死。」

季柚:「不可能!」

小機械人道:「你已經耽誤了1分鐘,今天延時10分鐘下課。」

季柚:「……」

季柚二話沒說,直接轟了一拳,沖着小機械人砸了過去。

小機械人不閃不避,筆直的站着。

季柚的拳頭,即將靠近之際,小機器只輕輕抬腳,一腳將季柚整個人踹翻了。

季柚:「……」

這就尷尬了。

不待季柚回神,小機械人的第二波攻擊馬上襲來,它的機械臂,就彷彿柔嫩的柳條,輕飄飄地吹過來,季柚明明已經感覺到了,也看到了,但她按照自己的預判,偏偏就躲不開……

就比如剛才的那一腳,她明明覺得自己能避開,還在中途就變招,打算該拳擊為過肩摔的,然而——

升級后的小機械人,就跟邪門了一般,完全把季柚的各種可能會出的招式,都提前預判,且精準估算了。就好像,自己心中想什麼,這小機械人都能猜透一樣。

這——

這怎麼可能呢?

關鍵是,頻繁挨打,卻找不到反擊的方式,也完全沒有下手的地方,季柚覺得有點糟心。

上午的課程結束,季柚的臉,比昨天更加滲人了。

季柚自己還沒啥,但楚嬌嬌是第一個不能接受的,為此,楚嬌嬌叨叨絮絮,在季柚面前嚎叫了一個下午。

季柚不為所動。

妙書屋 厲司宴看著蘇念沒有說話,臉上半分表情都沒有,眼神幽暗。

蘇念非常會給自己找台階下,當即轉了話語。

「算了,不方便,我還是回去好了,厲先生,回見啊~」

蘇念從厲司宴旁邊越過,快要走出門口的時候,突然又回頭:「厲先生,快回去休息吧,都那麼晚了,熬夜對身體不好。」

聞言,厲司宴轉過身體,盯著蘇念,輕聲問:「你是不想走出這房子了?」

「再見!」蘇念連忙三兩步跨出去。

外面五個男人虎視眈眈看著蘇念,蘇念對著他們笑了笑,還抬手打了個招呼,然後就往一個方向走開,走了幾步又退回來。

「抱歉啊,天太黑,我還不認識路,你們誰能給我指個道?」

蘇念目光灼灼盯著五個壯漢,餘光卻一直看著厲司宴的表情。

他從跨入這棟別墅開始,臉色就沒有好過,真是氣場駭人。

「送她回去。」

丟下這四個字,厲司宴轉身就走了。

其中一個男人走到蘇念面前,抬起手。

「蘇小姐,請……」

「謝謝,謝謝。」蘇念又回頭看了厲司宴一眼。

厲司宴已經走了有一段距離了,小區里竟然沒有一個路燈,所以他完完全全隱入了黑暗當中,蘇念都只能勉強看清一個輪廓。

厲司宴身上有什麼秘密呢?

蘇念轉回腦袋,跟著旁邊的男人一起走了。

她今天來的目的是找那個潛入厲司宴書房的人,結果連別墅都還沒有進去就被人給堵在了外面。

也不知道會不會被厲司宴忌憚疏離。

嗯……好像厲司宴原來也沒對她多信任友好。

蘇念默默悲傷。

當著男人的面,蘇念敲開了蘇家的門進去了,卧室的燈亮了好一會,然後熄滅陷入黑暗,觀察了許久的男人這才準備轉身回去。

男人離開不到十分鐘,蘇念一下子又從床上蹦了起來。

去厲司宴家!

她就不信,這次法術還會失靈。

等以後追到了厲司宴,一定要說服他換個地方住。

微弱的白色小光點在房間閃了一下,蘇念伸長觸角,滿意的看著自己正正好好趴在了厲司宴書房的小綠植上。

那被它啃了只剩一半葉子的多肉堅強的活著,最裡面還發了一個小芽,蘇念用觸角輕微碰了碰,然後閉上眼睛,很微弱的光芒在蘇念的白色小殼與多肉的葉瓣上來迴流動。

蘇念看見了厲司宴。

那是「多肉」看見的東西。

只是出現了幾秒鐘,厲司宴就離開了書房,然後是很長時間的空檔期。

除了微微搖曳的窗帘,沒有任何一點變動。

蘇念努力的往後翻找,最後注意力落在了被突然打開的窗戶上。

有人打開了窗戶進來了,奇怪的是,蘇念只看見了下半身。

黑色工裝褲,看不出男女,不過蘇念根據透露出來的蛛絲馬跡來看,應該是個女的。

可能是因為多肉的「視線」就只有那麼狹窄,所以才看不見對方的上半身。

蘇念目不轉睛,一直到對方清理自己進來的痕迹,她終於看見了對方逐漸彎下的腰,蘇念頓時睜大了眼睛。。 周圍顯然有人發現了這一幕,一時間都沒有反應過來。

鄭錫陽和蕭謹言那自然是不用說的,妥妥的兩位大佬啊。

另外,還有人將蘇軟軟認了出來。

「你們看那個長的矮矮小小的蘿莉像不像是蘇家的千金?」

「蘇家,哪個蘇家?」

「就是Y國的蘇家的,僅僅排在華家之下的那個蘇家,從一定程度上來說,蘇家早就已經超過了蘇家。」

「真假的,這華曉萌怎麼還認識蘇家的人?」

周圍的議論聲響起,蘇軟軟想到華曉萌說過的要低調的話,一張小臉都皺巴在了一起,這可不是她的鍋啊!

轉頭看過站在自己身邊的人,華曉萌臉上的表情有一瞬的恍惚,蘇軟軟會站出來在她的預料之中。

鄭錫陽也不是很意外。

唯有蕭謹言這個人,怎麼會……

「簫世侄,你這是……」華正國也懵了,事情的發展,逐漸超出了他的掌控。

就算面前的人是華世家族的家主,蕭謹言也依舊是那副冷淡的樣子。

然,周圍的人沒有一個人敢說什麼,畢竟,那可是蕭家的蕭謹言啊,他有資本有底氣做任何他想做的事情。

除了蕭家的人,還沒有人能左右他的任何想法。

蕭謹言並沒有打算回復華正國的話,而是看向華曉萌問:「很重要?」

華曉萌一時間不知道蕭謹言到底想要做什麼,但依舊點頭,說:「對,很重要!」

「我可以幫你!」男人直截了當的開口。

那邊的華正國聞言,瞳孔微縮,望着面前站在一起的兩人,他終於是明白華晨曦的危機感是怎麼來的了。

「爸!」華晨曦的擔心的看着華正國看,滿心的仇怨幾乎要滿溢出來,為什麼,本應高高在上如神祗般的男人,會對着華曉萌露出那麼溫柔的表情。

沒錯,儘管蕭謹言的還是那副淡漠的樣子,可在旁人看來,他周身的氣場是柔和的,還詭異的冒着粉色的泡泡,簡直讓人驚悚。

注意到男人神色認真,華曉萌有一瞬的獃滯,反應過來,下意識的退後一步,說:「你不會這麼好心的幫我吧!」

蕭謹言挑眉,如實道:「有報酬!」

一聽到報酬兩個字,華曉萌立馬拒絕,「算了,我還是自己來吧!」

結果蕭謹言又自動屏蔽了她後面的話,轉頭看向華正國,周身的氣場幾乎是頃刻間就轉變成臘月寒冬,冷淡的道:「沈翔!」

沈翔早就等著這一刻,作為一個合格的下屬,就是要隨時隨地的了解老闆每句話的意思。

他抬腳上前,謙遜有禮的對着華正國說:「華先生,我們老闆想要華曉萌小姐母親的懷錶,您開個價!」

話落,空氣驟然安靜下來。

在場的人都清楚,沈翔就是蕭謹言的傳聲筒,一般,他說的話,就是蕭謹言的意思。

那個男人真的要幫華曉萌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