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着李方收拾好東西,來到大廳找到已經在等待的工作室四人。

這次回去,諾諾就不過去了,工作室有些項目快要完結了,這時候離不開她,只能等空了再去找李方,或者就是李方來杭城找諾諾。

這就是異地戀的常態,其實倆人距離怎麼近,工作還很自由,隨時都可以去找對方。這樣的異地戀比很多的同樣是異地戀的人好很多,要知道有多少的異地戀都輸給了距離和時間。

楚樂安排了倆個司機,開了兩輛車送他們去了高鐵站。

本來是想安排司機直接送李方他們回去的,不過4個人的行李車太小也裝不下,特意去租個7座商務車有沒必要。

高鐵到站后,秦銘和羅子軒會開車接他們,就李方那輛猛禽的車斗,所有東西都能夠裝下了。

一個小時不到,高鐵就到站了,5個人拿着幾箱行李出了站,遠遠就看見了秦銘和羅子軒,不對,是看見了他們倆身後的兩台車。

「終於知道回來了,我還以為你要在杭城待個幾天呢。」秦銘和羅子軒接過幾人多餘的行李,招呼著大家一人一件把行李放上了車。

「沒有,那能把正事給耽誤了。」

「你還知道有正事呢,先上車再說吧,梅姨已經安排好飯菜了,直接去龍蝦館吃飯吧。」

「好,正好我也去龍蝦館看看先。」。 「哦哦~~有意思,厲害。」

羅恩的雙目綻放出詭異色彩,那是一種暫時在認知上無法斷定為具體顏色的色彩。

迪米托里葉的身體本能緊張起來,魔力快速流淌,一頭頭眷獸的虛影出現在他的背後,由九條龍蛇所組成的「秩序」,如樹般的「秩序」。

那是「世界」,那是由龍蛇所組成的「世界樹秩序」,這是羅恩為數不多所見到有資格晉陞為「真神」的人。

宇宙中的真神很多,但是那是建立在無盡宇宙的基礎之上,「真神」是宇宙中的奇迹,是由虛轉實真正存在的生命。

無論是弱小的真神,還是強大的真神,只要不是屬神,那種雖然有真神狀態,但是卻被他人所掌握命脈的附屬真神之外,每一位真神就都是奇迹。

眼前的迪米托里葉已經具備了奇迹的種子,他已經開始有了抵達奇迹的可能性。

那是與阿古羅拉身軀秩序皆然不同,但卻相似的「秩序」,對於羅恩的下一步也很有用處。

「迪米托里葉這個架勢……直接就是全力?」

南宮那月微微驚訝,迪米托里葉是一個戰鬥狂,他很享受戰鬥,面對不同層次的敵人,他會以相對層次來應對。

享受的就是某種的熱血沸騰。

而這一次,雙方尚未動手,迪米托里葉卻直接顯現了自己九頭眷獸的化身。

那九頭眷獸以特殊的姿態扭曲在一起,一個由蛇組成「樹」在迪米托里葉背後若隱若現。

一顆顆蛇頭髮出嘶吼,恐嚇著羅恩。

「是強者……」

僅僅是對視,迪米托里葉就熱血沸騰,那一雙眼睛彷彿是看透了他的一切,那種居高臨下的觀摩感讓他覺得自己實驗室里的小白鼠,身體本能與體內眷獸的本能被那種恐懼感激發。

只有他知道,那些威風凜凜恐怖的眷獸卻只是色厲內荏,裝作兇狠。

如果不是他與那些眷獸之間是一種特殊的共生關係,他都懷疑自己會不會被自己的眷獸拋棄掉。

雖然眷獸在恐懼,但是他不會,他的嘴角露出狂熱的笑容,雙目宛如燃起戰火,他渴望著與強者一戰,即使是打的遍體鱗傷。

同樣,他從羅恩眼中的火熱也能夠發現,這是一個跟他一樣的人。

不過比起他思考的,一會兒要如何才能擊敗羅恩,羅恩在意的卻是……一會從哪裡下刀?

他對於迪米托里葉的狀態很感興趣,打算解剖迪米托里葉研究一下。

本來他是看不起這些吸血鬼的,戰鬥力全部依靠眷獸,將國防外包,但是現在他覺得自己也許是以偏概全了,雖然之前見到莉亞娜是這樣的,但是眼前迪米托里葉卻不一樣。

他就像是一條巨蛇,正在消化那九個眷獸。

如果真的讓他成功了,恐怕就會獲得超越真祖的力量。

而他完成的那一刻,也就意味著他抵達了「真神」境界。

「練練?」

「練練!」

對於對變強有著格外執念的人來說,一個對視就能交流,現在雙方都想要贏過對方,然後踩著對方的身體變強。

「轟~~」

狂暴的魔力掀開了帳篷,二人的身邊似乎產生激烈火花,陣陣颶風將四周席捲,一場足以滅島的大戰似乎一觸即發。

「等一下……我並不想要妨礙你們的戰鬥,但是請不要在這裡戰鬥!」

南宮那月開口道。

作為東道主的曉牙城資格不夠來管羅恩與迪米托里葉的閑事,強者之間的紛爭只有強者可以開口說話。

南宮那月不希望這兩個傢伙在這裡引起震動國際的惡劣事件,到時候還得她來抓捕,為了避免麻煩,她提出了建議:「這座島向東,一百海里,有一座無人荒島,你們去哪裡動手!」

二人都點了點頭,這種無傷大雅的小事,給南宮那月一個面子無妨,

「好的呢!那月醬。」

「不要隨便在別人的名字後面加醬字,混蛋……」

「我覺得這也許是我最後一次看見你這麼桀驁不馴的樣子,下一次見面你可就要叫我主人了。」

「哦哦……好主意,讓空隙的魔女叫主人,真是大膽的想法。」

羅恩與迪米托里葉談笑風生的走著,在未戰鬥之前,他們還不是敵人。

「這兩個混蛋……」

南宮那月臉色很不好看。

「額……」

曉牙城苦笑一聲,作為三個大佬衝突的中間帶,他也很難受,最後損失這麼多,也什麼都沒能得到。

……………

「哦哦~這裡不錯啊!不過,你帶著素體來戰鬥真的好嗎?」

「沒事。」

羅恩依舊是懷抱著阿古羅拉,那小丫頭依舊是在嘗試撬開羅恩的脖子。

沒什麼好擔心的,對付一個迪米托里葉,還不用那麼大費周章。

「哈哈哈,真是的……真是的……被小瞧了啊!來吧!優缽羅、娑伽羅……」

沒有猶豫,九頭眷獸從他背後顯現,並快速扭曲糾纏在一起,形成了一個類似於樹的巨大龍蛇,接近於絕對零度的寒氣在它身邊形成雲彩,口中的聲響化為雷霆,六目如燈塔般照射光芒,身上的鱗片因為體內魔力通過眷獸進行的轉化呈現出斑斕的色彩。

那龍蛇並非是一條,而是一顆,是一顆如同樹一般的眷獸,一根根分支紛紛化為龍蛇,數以萬計的蛇頭緊盯著羅恩,

它們就像是在狩獵危險天敵時,那謹慎的觀察著。

「有趣,這樣眷獸的形態別的不說……很裝啊!」

統御著異界魔獸,優雅英俊,怪不得吸血鬼被稱之為「血之貴族」。

「我也來試試……」

根據之前解剖死皇弟所得到了「狼秩序」為模版,填充寶具概念。

「來吧!芬里爾。」

傳說中吞噬天地的魔狼,將大神宙斯都吞噬的恐怖神獸,羅恩以此來命名,用來提升逼格。

蒼青色的巨大魔狼從羅恩背後顯現,羅恩的方式其實就類似於「衛星魔術」,並不是正統眷獸,對於正統眷獸他還需要研究一下,然後進行。

現在就是用來裝而已。

大量的魔力匯聚為軀體,猙獰巨大的魔狼嚎叫著,道道青色雷霆似乎在毛髮中交錯,那雙兇狠的雙目緊盯著那龍蛇。

羅恩一手托起阿古羅拉,臉上帶著微笑,就突出一個字……裝。 「什麼?」喬欣瞪著丈夫,半晌說不出話來。

搞半天,不想讓她出去上班是假,想跟她離婚才是真的。

喬欣愣愣地看著自己的丈夫,像是不認識這個人了一般,這些年,她為了這個家,為了女兒,放棄了自己的工作,她安安分分地在待在家裡相夫教子,覺得自己已經盡到了一個做妻子的責任,她也以為,他對自己,總歸是有情分的,沒想到,原來,他的心,早就已經不在她身上了。

站在門口還沒來得及離去的慕雪和杜六,都已經驚呆了,剛剛她還為岑勇的想法而震驚,如今,總算是明白這男人打的什麼如意算盤了。

慕雪不由得冷笑了一下:「真是人不要臉則無敵,其實,你主要的目的是跟她離婚吧?」

「慕總,讓你看笑話了。」喬欣的眼神,突然變得堅定,她看向岑勇,冷聲道,「好,我答應跟你離婚,並且答應凈身出戶,不過,我要女兒的撫養權。」

岑勇愣了一下,估計是沒想到她會答應得這麼爽快,他在外面已經有人了,之所以遲遲沒有提出來離婚,是因為他不想把財產分給喬欣。

他們就一套房子,要是分給了喬欣,他就沒有地方住了,這是他最不能忍受的,他辛辛苦苦奮鬥了這麼多年,才有了這套房子,怎麼能便宜了喬欣呢?

他每個月就給那麼一點生活費給她,讓她日子不好過,讓她主動提出離婚,誰知道喬欣這麼能忍,就這麼一直過了這麼久,都不提出離婚,還說要出去工作。

這還得了?要是喬欣工作後有錢了,不是更有底氣嗎?到時候她分了他這些年辛辛苦苦掙來的財產,那他不是白忙活了?

所以,他覺得,一定要借著這個機會擺脫喬欣,並且讓她分不到財產。

「這可是你說的。」岑勇哼道。

喬欣點頭:「是的,我說的,其實,出不出去工作是我的自由,你根本沒有資格限制我,我之所以答應跟你離婚並且凈身出戶,是為了想早點擺脫你,這樣的你,我多看一眼,都覺得臟。」

慕雪看著喬欣堅定的眼神,突然很佩服這個女子,聽到丈夫說要離婚,她沒有悲痛欲絕,沒有歇斯底里,而是很有底氣地說,只要女兒,不要錢。

她相信,喬欣一定會成功的,她倒是要看看,這個擺脫了喬欣的渣男,以後會過成什麼樣子。

岑勇被妻子這麼奚落,一張臉漲成了豬肝色,他哼道:「你少清高,不要錢,要女兒?你拿什麼養女兒?喬欣,別怪我沒提醒你,工作可不是這麼好做的,等你在外面吃盡了苦頭,到時候別哭著來求我。」

「她不會。」慕雪突然冷冷地開口,「她不會吃盡苦頭,她只會越過越好,越戰越高,她會比你更出色,比你更有錢,到時候,你要是敢舔著臉出現在她面前,我會讓人打斷你的腿。」

慕雪說著,看了一眼杜六,杜六意會,往岑勇面前一站,那高大的身材,瞬間襯得岑勇弱小無比。

岑勇身子往後一縮,硬氣道:「你是什麼人?你為什麼管我們的事情?還有,你私闖民宅,我要告……」

岑勇迎視著慕雪那冷冷的眼神,還有她攝人的氣勢,話越說越小聲,到得後來,話都說不出來了。

「我是她的老闆,從今以後,她是我罩著的人,誰要是敢欺她,就是跟我作對。」慕雪沉聲道。

「老闆?」岑勇愣了,他怎麼都沒想到,喬欣的老闆竟然會親自上門。 「宋可人,我現在就很生氣。」

宋九月冷冷地看着女兒說道。

「哼,我才不怕你生氣呢,你能把我怎麼樣?」

宋可人囂張地朝宋九月做着鬼臉,現在混蛋爹地就在浴室里洗澡,宋女士肯定不敢當着混蛋爹地的面收拾她,畢竟她現在,可是混蛋爹地的「寶貝兒子。」

「我當然不能把你怎麼樣,你現在可是你爹地的乖兒子啊。」

宋九月一眼就看穿了女兒的小心思,淡定地從床上坐了起來。

「我這個當媽的也是多餘的,就不打擾你們父子情深了。」

宋九月一邊說,一邊就要起身。

宋可人見狀,連忙挽住了宋九月的胳膊。

「媽咪,我錯了,我剛才都是和你開玩笑呢。我怎麼可能和你生氣,你可是世界上,最好,最漂亮,最善良,最仙女的媽咪了。」

一聽到要和混蛋爹地單獨在一起,宋九月立馬認慫。

「哦,是嗎?可是我也是世界上,最小氣的媽咪啊。」

宋九月故意板着臉說道。

小傢伙從小被老頭和幾個叔叔寵壞了,完全不知道社會的險惡。

慕斯爵是什麼人,身為慕家的孫子輩,卻壓過兩個叔叔,成為慕江集團現在的掌舵人,可不是一點小聰明,就能糊弄過去的。

現在可人沒有穿幫,是因為她和等等是雙胞胎,長得一模一樣。

但是畢竟男女有別,要是太過頻繁的接觸,肯定還是會穿幫的。

「不會的,媽咪,人家知道錯了,難道你忍心,讓我一個人陪混蛋爹地嘛,我這麼可愛,萬一他晚上親我怎麼辦?」

宋可人委屈巴巴地抱住宋九月不肯鬆手。

「傻瓜,那你答應媽咪,以後不可以這麼自作主張,知道嗎?」

面對女兒撒嬌,宋九月真的是一點抵抗力都沒有。

很快,慕斯爵就從浴室里走了出來,他穿了一件睡袍,隨意的裹着,露出了誘人的鎖骨,和若隱若現的八塊腹肌。

宋可人看着慕斯爵一點點朝床上走過來,連忙自覺地翻到了床的最裏邊。

「媽咪,睡中間。」

「等等你不是想過來和你爹地睡嗎,還是你睡中間吧。」

宋九月連忙「謙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