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將軍一定要小心,您以後只能隱姓埋名,千萬不要被朋友舉報了。”周小雨還是非常擔心大將軍。

шшш▪ttκǎ n▪c o

她也不知道爲什麼,或許是替那個謙謙君子覺得可惜吧,想爲他保護他的家人。

秦巖其實是有私心的,他救大將軍並不是完全爲了孟超、七公主,他是想自己在需要大將軍勢力的時候,大將軍能幫他一把。

他太瞭解軍隊的戰士們了,這些人大多非常的忠心,魚人世界就算換了新的將軍,這些士兵也不一定買新將軍的賬。

只是這個私心他誰也不會告訴的,如果大家知道他有這樣的想法,估計就不會有這麼多人死心跟隨了。

九窈公主說:“你爲什麼會屈身救治一個對你一點用都沒有的人呢?難道真是爲了孟公子跟七公主嗎?”

“不然你覺得呢?”秦巖裝作漫不經心的問道。

“我一直以爲你不會照顧人,沒想到你竟然什麼樣的人都能救治。”九窈公主笑着問秦巖。

“很奇怪嗎?我從小生活的環境不好,受了很多的苦,所以我什麼事情都能做。”秦巖想到自己以前的生活,陷入了深思中。

他不覺得自己以前貧苦的生活丟人,現在不知道爲什麼竟然有一些懷念了。

秦巖今天對周小雨說投胎的事情,她就猜測秦巖想人類世界了,九窈公主說:“等我們大世界打完了回人類世界生活一段時間,再去攻打四象吧。”

秦巖問:“你想回去嗎?”

九窈公主說:“只要你高興,你去哪裏我去哪裏。”

強寵108夜:總統,請節制 在九窈看來,女人出嫁後就應該跟隨夫家的腳步,他去哪裏她就應該去哪裏。

秦巖笑着說:“我們現在統治了這麼多地方,以後你們喜歡在哪裏就在哪裏。”

九窈公主說:“忙了一上午了,我們今天中午就不要在家裏吃飯了,我們出去吃吧。”

“好的,我正想換換口味呢,只是我們出去了誰看着大將軍呢?”秦巖問道。

“他這麼大的人了,肯定不會亂跑的,況且他都受傷了,我們給他打包飯菜回來吧。”九窈公主提議道。

秦巖說:“我們出去的時候,我做個結界,外人就進不來了。”

九窈公主笑着說:“那我去通知小雨他們。”

王宮御書房內,七公主召見趙大人跟白洪,孟超自從秦巖走後一直在七公主的身邊。

“公主現在剛剛登基,現在正是用人的時候,乾脆留下孟超公子成爲七公主的侍郎吧,不然七公主的身邊沒有男伴,百官也不會願意的,到時候隨意逼着公主選其他的就不好了。”白洪帶着微笑對七公主說。

孟超沒想到他喜歡七公主,就連白洪也看出來了。

趙大人附和:“白司長說的對,七公主跟蔣家的婚約已經沒有了,孟公子品行樣貌也是俱佳的,是現在侍郎的最合適人選。” 侍郎是對公主郎君的稱呼,侍郎的官職要比百官還要高一級別,僅次於國王之下。

孟超感覺自己的祕密被看穿了,臉火辣辣的發熱。

七公主看了孟超一眼笑着說:“好吧,這件事情明天我會告訴百官的,以後孟公子就留在我身邊吧。”

這是在告訴他她願意嗎?雖然七公主貴爲國王,但是他此生願意用性命來保護她。

孟超看着七公主笑着說:“臣以後會好好的照顧陛下的,一定不會讓陛下失望。”

白洪眼睜睜看着七公主找到了男人,應該高興的,但是他卻高興不起來。

白洪說:“陛下今天忙了大半天,陛下先休息吧,臣先告退了。”說完不等七公主開口直接就走了。

七公主看着白洪離去的背影有些尷尬,趙大人忙解圍說:“這個傢伙的性格一直這樣,還是國王陛下了解他,不跟他一般見識,我都已經習慣他了。”

七公主說:“趙大人客氣了,往後還請趙大人多多的指點我,畢竟很多事情我不懂。”

趙大人說:“國王請放心,以後我會盡心盡力的輔助國王的,我相信以後魚人世界在國王的帶領下,一定會發展的非常強大。”

七公主覺得今天的一切都很突然,一切發生的太快了,趙大人走後,七公主說:“也不知道大將軍現在怎麼樣了。”

白洪走後,孟超整個人都不知道該如何跟七公主交談了,他沒想到七公主會答應跟他在一起,他甚至不知道七公主喜不喜歡他。

聽到公主在擔心大將軍:“有秦大哥他們照顧他,陛下就放心吧,他一定沒事的。”

“現在沒有人,你還叫我陛下。”大公主雙手抱肩假裝不高興了。

孟超見七公主生氣了,瞬間不知所措了,孟超結結巴巴的詢問:“我……該……怎麼……稱呼……”孟超結結巴巴的不知道該怎麼說。

七公主哈哈大笑了起來,七公主走到孟超的身邊小聲說:“以後沒人的時候叫我小七,我的親人都這麼叫我。”

孟超跟七公主兩人目光相對在一起,七公主臉紅了,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七公主沒想到孟超堂堂的清風營主,會這麼不好意思。

孟超看到七公主的樣子後,知道男人應該主動,孟超壯大了膽子,拉着七公主的手說:“小七,以後我會好好照顧你的。”

七公主此刻覺得自己是最幸福的人,今天她人生中的大事全部都完成了。

大公主府一羣謀事聚集在她的府內:“先生,難道我這輩子沒有當國王的命嗎?”

大公主已經有些懷疑自己了,現在七公主當了國王,她是一百個不甘心,甚至在後悔自己聽了白洪的謊話走了,如果她知道大將軍會造反的話,她肯定會跟大將軍聯手。

他們兩人聯手的話,一定可以可以造反成功,現在的七公主一定就是階下囚了,而她就會是國王。

現在的大公主特別的痛恨白洪,破壞了她大事。

“大公主,事在人爲,成敗就在一念之間。”陰陽先生對大公主說道,陰陽先生不是一個甘於平凡的人,他希望自己能夠名垂千秋,不成就一番事業怎麼可能名垂千秋呢。

詩詩跟他的哥哥也被召了回來,詩詩知道大公主把所有的人全部聚集在一起,肯定是想破釜沉舟了,就算大公主沒有什麼想法,但是現在這麼多奇人異事聚集在大公主府,國王知道了也不會饒恕她的。

大公主對着衆人說:“我們成敗就在明天了,明天七公主一定會下發她當國王的通牒,魚人世界所有的人都會知道她是新任國王,那時候我要是再想反她就不會那麼輕而易舉了。”

所有的人異口同聲的對大公主說:“一切聽從大公主的命令,誓死效忠大公主。”這些人大部分是得到大公主的賞識跟提拔的。

現在對大公主唯命是從,大公主問:“明天去王宮搶王位,大家可有什麼好的辦法?”

“公主,據我所知大將軍的很多部下對大將軍的死耿耿於懷,今天來京城的部隊現在走的還不是很遠,如果我們派人把他們說動了,那麼明天我們的成功率會很高。”詩詩的哥哥青龍說道。

詩詩看着他的哥哥,詩詩知道現在的她已經沒有退路可以選了,明天他們攻打王宮,難免會跟秦巖他們大戰一場。

這是她最不願意看到的,她跟在秦巖的身邊,知道秦巖他們都是好人,她不想跟他們爲敵,但是自己又無路可選,她不能丟下大公主不管,畢竟大公主對他們兄妹有恩。

他哥哥一直以來都非常喜歡大公主,大公主做什麼他都支持,所以他哥哥肯定會聽大公主的話,明天去王宮,但是明天如果不成功的話,他們所有的人都會死。

除了大公主,大公主畢竟是七公主的親姐姐,她幽禁大公主一輩子也不會殺了大公主的。

詩詩見過七公主,對七公主的品相很是瞭解。

大公主高興的說:“大事面前你永遠都能找到最關鍵的事情,這件事情就交給你辦吧。”大公主知道詩詩的哥哥一直以來都喜歡她,只是她的志向不在兒女私情。

“好的,我一定盡力把這件事情辦好。”說完詩詩的哥哥走了。

要去追大部隊,一定要儘快,不然走遠了明天的事情可能就趕不上了,他可不希望大公主明天戰敗,在他心目中七公主是沒有辦法跟大公主比的。

只有大公主當魚人世界的國王,纔是最合適的,大公主在他的心中地位像神一般高。

大公主現在已經不理智了,所以她也不會想很多,現在在她看來,唯有當上王位纔是最重要的,其他都不管了。

白洪回到刑司府後,刑司府的主管稟報白洪,說侍衛小隊長李達失蹤了。

白洪眉頭皺在了一起問:“什麼時候發現他失蹤的,聯繫過他家裏嗎?”

“已經兩天了,他都沒有出現,我聽說有人見他鬼鬼祟祟進了二夫人的院子之後再也沒有出來過。”主管把他知道的情況如實的告訴了白洪。 “那去問二夫人了嗎?她怎麼說的。”白洪看着主管問道。

主管說:“我去問了,二夫人說沒有見過。”

白洪問:“你難道沒有說,有人看到過李達去了她的院子嗎?”

主管說:“二夫人現在的身子不方便,她說沒有,我就不好再說什麼了,二夫人要是有個萬一,老爺不得殺死我啊?”

白洪說:“我知道了,你先去忙吧。”

白洪怎麼也想不明白這個李達會跟二夫人有什麼關係,李達失蹤這件事情會不會跟二夫人有關係?

就在這時趙大人恰好陪着二夫人在府裏溜達,白洪走了過去笑着說:“趙大人生活好愜意啊,一回府就陪着二夫人了。”

趙大人見白洪回來了問:“你怎麼這麼早回來了,怎麼不在七公主那多呆一會?”也許是知道自己說錯話了,接着說:“不對,應該說國王了,我這記性越來越不好了。”

“跟記性沒有關係,應該是我們以前習慣叫七公主了,一時之間改不過來而已。”

白洪說完後,趙大人立馬哈哈笑了起來。

“白司長說的對,七公主當了國王以後白司長一定會飛黃騰達的。”趙大人說到。

白洪看着二夫人說:“我聽說李達失蹤了,有下人看到李達失蹤當晚進了二夫人的院子,不知道是真是假,二夫人可曾見過李達?”

二夫人看到白洪過來的時候就有種不好的預感,她就怕白洪問李達的事情,二夫人對白洪不慌不忙的說:“他怎麼可能去我的院中呢?我想一定是有下人在誹謗我,老爺您一定要爲我做主呀!”

說着兩隻手抱着趙大人的胳膊撒嬌。

趙大人臉色有些黑了,嚴厲的說:“白司長,是誰在破壞二夫人的聲譽,你一定要好好的查一下,把背後之人給我查出來。”

現在趙大人懷疑,大夫人吃醋在背後詆譭二夫人,現在二夫人可是他的心肝寶貝,怎麼可能讓她受一點委屈。

白洪一直在盯着二夫人的神態變化,刑司府這麼大,二夫人很少跟侍衛打交道,二夫人怎麼會知道李達的名字呢?如果真的冤枉她了,她應該問李達是誰纔是,但是現在她居然說沒見過李達。

白洪現在肯定是不相信二夫人的,恐怕這個時候也只有趙大人相信二夫人了,因爲他已經沒有了判斷力,在他眼中二夫人現在做什麼都是對的。

趙大人的話明顯是不在意失蹤的李達,反而那麼關心二夫人。關心是誰在背後惡意中傷二夫人,在他看來這件事情很大,必須查出來,他不想自己的孩子有任何的閃失。

白洪對趙大人說:“我知道了,我這就去查,不打擾趙大人跟二夫人了。”

白洪走後,趙大人心不在焉了,總覺得哪裏彆扭,二夫人現在也非常害怕自己做的事情敗露了,她已經想好了,大不了就算這個李達進入她房間想非禮她,她就殺了他。

但是害怕趙大人責怪,就偷偷的把李達埋了起來。

現在二夫人已經沒有心情在府中轉悠了,二夫人對趙大人說:“老爺,我有點不舒服,我先回房間休息了。”

趙大人急忙問:“寶寶怎麼了,是不是不高興了,有人在背後惡意中傷你是嗎?”

二夫人噘着嘴點點頭說:“我現在都這樣子了,居然還有人在背後嚼舌頭,我肯定不開心呀。”

趙大人說:“好了不要生氣了,我一定把那個嚼舌頭的給找出來,我送你回院子吧。”

趙大人送二夫人回到院子後,發現二夫人的院子有一塊土地是翻整過的,趙大人問:“你這院子怎麼了?”

二夫人急忙解釋說:“是我府中的丫鬟,想給我種一些花草,說淨化空氣對我的身體好,我就準她種了,今天她應該出門買種子了。”

如果是以前,趙大人肯定不會相信二夫人的這套說辭的,現在的他已經被二夫人蒙了心,二夫人說什麼他都相信。

趙大人從二夫人的院子出來後,氣哄哄的直奔大夫人的院子。

大夫人這些天一直在爲趙大人跟紅姨的事情生氣,本來趙大人娶了二夫人她已經很生氣了,但在二夫人居然懷孕快生孩子了,她這個正妻的肚子卻一點沒有動靜。

外面已經有人在說刑司府的閒言碎語了,最主要是說大夫人的,大夫人孃家把醉花樓燒了,大家都以爲是大夫人指使的,現在的人都覺得大夫人是一個惡婦,不從丈夫,欺壓下人。

趙大人用腳哐啷一聲把大夫人房間的門踹開了,刑司府的門是黃花梨木的,如果不是黃花梨結實,早就被趙大人踹壞了。

大夫人見趙大人這麼不尊重她,生氣的站了起來厲聲說:“姓趙的,你是不是來找事的,你是不是不想活了?”

青寧拉着大夫人說:“大夫人您不要生氣,好好的跟老爺說話。”青寧知道大夫人的脾氣,同樣也知道老爺的脾氣,大夫人脾氣越大,趙大人的脾氣也會隨着越大,到最後吃虧的只有大夫人,但是大夫人對趙大人好,青寧是知道的。

有哪個女人願意自己的老公天天在外花天酒地的,大夫人寧願趙大人開心也不想管他。

只是最近大夫人不知道爲什麼,變化太大了,以前大夫人很多時候無論趙大人做什麼,她都不會生氣的。

可是現在大夫人居然跟趙大人硬碰硬,弄得兩人都不開心。

大夫人看着青寧說:“你們幾個都下去,沒有我的吩咐誰都不要進來。”

青寧想說什麼卻欲言又止,然後對身邊的丫鬟說:“我們先出去吧。”

青寧對丫鬟說:“剛纔的事情誰也不要傳出去,如果我聽到什麼閒言碎語,我一定不會饒了你們。”

所有丫頭異口同聲的說:“我們剛纔什麼都沒有看到。”

青寧滿意的笑了笑說:“我們做奴才的跟錯主子是一件悲催的事情,既然大夫人對我們這麼好,我們就應該跟她一條心。”

“你今天抽的什麼風,是不是那個紅姨出什麼問題了?你這麼大火?”大夫人覺得今天的趙大人簡直不可理喻。 趙大人今天一早就去王宮了,本來他很想找大夫人來了解一下他們的恩怨,沒想到大夫人現在居然想對二夫人下手,這是他最不能忍的。

紅姨跟他多年沒有爲他生下一兒半女,大夫人他平時很少同房沒有子嗣也就罷了,紅姨竟然也沒有,他正想懷疑是不是自己身體有問題的時候,二夫人懷孕了,現在的二夫人是刑司府最金貴的人了,誰跟二夫人過不去,就是跟他趙家過不去。

這個大夫人從打紅姨的時候趙大人就想一紙休書把她休了,他一直在忙,沒有時間搭理大夫人,沒想到大夫人居然背後搞小動作,想害二夫人。

趙大人冷冷的說:“以前的事我不想再追究了,我們兩個在一起也不幸福,你跟我在一起肯定也很生氣,所以我今天來是想跟你商量,希望我們兩人能夠合離!”

大夫人沒想到趙大人這麼無情無義,大夫人此時特別的傷心,大夫人也不想在趙大人面前再卑微的生活,她知道變了心的男人是留不住的,況且趙大人從來沒有愛過她。

如果趙大人心裏有她的話,就不會讓她受這麼多委屈了。

她想看一下,沒有她孃家財力的支持,還有哪個女人願意跟着趙大人這個窮光蛋。

大夫人冷笑着說:“既然你想合離,那我成全你,希望你不要後悔!”

趙大人沒想到大夫人竟然這麼爽快的同意,爲了防止大夫人反悔,他拿出隨身準備的合離書說:“既然你也同意,那麼請你簽字畫押吧,以後你就是自由身了,如果你沒有地方可去,這個院子你還可以繼續住,前提是你以後不許再管我的事。”

大夫人長笑一聲說:“我們兩個已經沒有關係了,你放心,以後你想讓我管你,我都不會管,如果沒什麼事情你可以走了。”

趙大人走了以後,青寧走了進來,青寧看到大夫人倒在地上痛哭流涕,青寧趕緊跑到大夫人身邊問:“夫人,你怎麼了?出什麼事了嗎?”

大夫人顫抖着指着桌子上的合離書,青寧起身看到合離書後生氣的一掌拍在了桌子上,青寧說:“大夫人你怎麼這麼傻呢?老爺太過分了,爲了外面的狐狸精居然這麼對你,我們不能就這麼算了。”

大夫人苦笑了一下說:“那我們能怎麼樣,他已經變心,我留也留不住,也許這是最好的結局!”

青寧知道大夫人現在非常的傷心,現在的她特別的痛恨紅姨,她覺得這一切都是因爲紅姨在背後攛掇的老爺,老爺纔會想到合離的!

青寧說:“既然這個紅姨讓老爺跟您合離,我們就讓她沒命與老爺在一起雙宿雙飛!”

大夫人對青寧說:“算了,我不想你爲我冒險,誰願意進府誰就進吧,我給她們騰地,青寧你收拾下我們的行李,我們今天就搬走!”青寧知道大夫人是很好的人,

青寧問:“夫人,這也太突然了吧,現在馬上就要天黑了,我們走去哪裏呢!明天我們再走吧!”

“青寧,我一刻都不想在這裏呆着了!”大夫人傷心極了,她現在只想遠遠的走開,再也不見趙大人了!

“好吧,夫人我現在就去收拾。”青寧把大夫人扶到牀上休息,她又叫了兩個丫鬟幫她一起收拾!

兩個丫鬟小聲問:“青寧姐,大夫人收拾這麼多行李做什麼?”

青寧冷冷的說道:“不該問的不要問,對你們好!”

丫鬟趕緊閉上了嘴巴,不再說話!她們已經看出來了,大夫人跟青寧兩人臉色都不好,他們知道在刑司府工作就要多幹活少說話。

大夫人叫了兩輛馬車拉她的行李,府裏很多的人不知道趙大人跟大夫人兩人合離的事情。

大夫人走後,有人去趙大人的房間告知了大夫人搬走的事情。

趙大人沒想到大夫人動作這麼快,同時他心裏還有一絲絲不捨得,他沒想到大夫人真離開了。

紅姨此時趴在牀鋪上見趙大人悶悶不樂,紅姨問道:“怎麼,後悔了嗎?”

趙大人跟大夫人簽了合離書就來到了房間,除了看望紅姨,再就是告訴她這個消息,紅姨一直想讓他娶了她,以前有大夫人阻攔娶不了,現在沒有人能管了,他想娶誰娶誰,這種感覺真是太好了。

趙大人冷哼一聲說:“那個悍婦居然那麼打你,我怎麼可能後悔,我早就想跟她合離了。”

紅姨什麼樣的人沒有見過,趙大人現在明顯的心口不一,他能長年累月在她那,她心理明白是大夫人大度容忍的結果,如果家裏的媳婦不容忍,對他看護的嚴格一些,恐怕她還在風月場所工作,也就沒有現在的她了!

紅姨說:“你現在去找大夫人認錯,我想她一定會原諒你的,但是時間長了以後,我想她一定不會再原諒你了。”

趙大人怎麼說也是堂堂一品,讓他跟女的道歉,估計打死他他都不會願意。

趙大人說:“你不要管我了,你好好的養傷吧,我還有點事情,我先去書房了!”

女神的貼身經紀人 大夫人出嫁那天她母親給她在京城買了一套房子,讓她以後傷心絕望的時候能有住的地方,這件事情趙大人是不知道的。

這套房子每天都會有人打掃衛生,到了大夫人府門口,青寧看到大門口大大的成字,青寧問:“大夫人,這是您成家的產業嗎?”

大夫人面無表情的看了一眼青寧說:“這是我母親當年買給我的,誰都不知道它的存在,它的存在就是爲了我今天這個時候能有個落腳點。”

大夫人此時是非常的難過跟傷心的,同時她很感謝自己的母親爲她考慮這麼長遠,或許她母親在她跟趙大人結婚的時候就已經看出了,她的不幸福。

只不過在她的觀念裏,嫁雞隨雞嫁狗隨狗的理念根深蒂固,就連趙大人跟她合離,她都發不出火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