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球形閃電,在百年前,特斯拉已經可以人工完成,這在某些國家也做得到,畢竟那個國家曾做過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

比如曾幾何時,那個國家竟然可以身在萬里之外,讓其他國家救險的飛機墜毀,聽起來可怕,其實那只是科技。

現在,胡圖唯一無法自圓的,就是那塊石頭,那塊會變的石頭。

他完全相信江子涯不是錯覺,因爲對於江子涯這樣一個冷靜的道系健身者,沒有人能像他那麼清醒。

胡圖絞盡腦汁也想不明白,什麼樣的科技,可以在瞬間改變一塊石頭的形狀,然後再迅速恢復原樣。

是乾坤大挪移,還是形狀的瞬間改變?

無論是哪一種,都是他所瞭解的科技無法解釋的結果。

“兩個神祕在裏面攪風攪雨嗎?殺人救人,你們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胡圖腦海裏似乎捕捉到了一條模糊的線,只是依舊若隱若現與迷霧之中,他要走得更近,抓住那條線,牽出這條線的兩端,看看到底是什麼,竟然如此強大。

他拿起電話,撥通出去:

“小三,幫我查查這百年來科學和考古上的重大發現,馬上整理出來發給我!”

講完電話,他就坐在那裏,面無表情等待着。

不到三分鐘,一張詳細的表單就到了他的電腦屏幕上。

他的隊員永遠是最快最準的。

胡圖瀏覽着一個個偉大的發現,一個個偉大的科學成就。

那一瞬間,他感慨於這一個世紀來人類科技的突飛猛進,遠遠超過過去幾千年總和的數倍。

時間良久,突然,他**X12年的表格所吸引。

那是一個不平凡的年份,無論是當年還是古人的預測,那都是非常特殊的時間。

瑪雅人曾預測,那是人類毀滅的時間,然而事實似乎證明,那不過是扯淡。

畢竟人類至今還活着。

但是不知道爲什麼,胡圖在看到XX12這四個數字的時候,禁不住的一陣心悸,那似乎是某種感應,亦或是一種靈感。

看過了XX12的大事表,胡圖把目光聚焦在XX12貝爾醫學獎上面。

那是關於幹細胞的誘導和移植方面的貢獻。

胡圖知道,幹細胞是人體內壽命最長的細胞,可以說是隨着人體永生。

而幹細胞的移植和克隆,達到一定程度的時候,人的身體可以達到隨時刷新,也就是相對的永生。

當然,這只是一種預想,畢竟人類還沒達到這個程度。

胡圖看着這一條消息,久久不語。

莫名的,他的目光在這條信息上再也移不開。

“瑪雅人預測的世界末日時間,竟然是人類看到了永生開端的那一年,巧合嗎……”

胡圖沉思片刻,打開一張特殊的名單,仔細看着裏面的代號。

他的手指在名單上面慢慢滑過,最後定格在代號拍磚的位置。

李楠是一個小兒麻痹症患者,不嚴重,費勁巴力混了個二等殘疾證。

從小是個高材生,現在專攻機械動力學,同時他的另一個身份與胡圖相當,

他正在實驗室改裝自己的仿生機械動力腿,這一雙傢伙事,可以說是他這半輩子的最大驕傲。

當年M國一名殘疾人士,經過十數年,給自己設計了一對仿生機械腿,穿戴之後,奔跑速度可以達到三十多公里每小時,而且很省力。

而李楠設計的這一雙腿,就是基於那一雙機械腿的再進化。

不但奔跑速度增長許多,在跳躍方面也是驚人,比如他現在一隻手打着石膏,就是因爲跳得太高,結果平衡沒保持好摔得。

他現在正是在重新設計平衡系統。

也就在這個時候,李楠最討厭的事情來了,那就是有人給他打電話,偏偏又是不能不接的電話:

“喂,老大,我是李楠!”

“納尼?讓我去R國學習兩個月?別鬧了,他們的機械動力學還不如我呢,也就金屬比我用的強。”

“我靠,去學習生物醫學!大哥,我是學機械的……”

“不去不去!打死也不去!”

“別…老大,咱不是說好了,再也不提志玲姐姐洗澡的事情嗎?我那次真不是故意偷拍…得,我去,馬上着手準備!”

李楠垂頭喪氣的掛掉電話,看着旁邊的美女同事問道:

“小曼,幹細跑是怎麼個情況?”

小曼帶着金絲邊的平光鏡,斜了一眼李楠,滿臉的鄙視滿盈溢出,站起身來,扭着蜜桃臀,“嗒嗒嗒”離去。

邊走邊留下一句:“幹細跑?你也不怕細胞暈針……”

………………………

江子涯和壬晴兒在漫天的黃沙裏,盡最大努力快步前進。

他們倆不確定那些嗜金蟻是不是放棄了自己這兩塊好肉。

也幸好沙暴後的天氣並不炎熱,飛舞的黃沙雖然讓人呼吸不暢視線受阻,但是也同樣遮擋了要命的驕陽。

倆人一氣走到天將傍晚,此時黃沙還未落盡,估計頭半夜別想看見星星,所以他們倆必須着手準備避身所。

四下裏望去,一片昏黃,山丘此起彼伏,沒有殘骸建築和樹木的影子。

無奈之下,倆人正準備就地安營紮寨,這時候紅顏的音頻卻急急接了過來…… “大江,在你們西北方向,好像有一片巨大的黑影,我不確定那是不是城市的殘骸。”

“黑影?”

江子涯疑惑着,站直在沙丘上,向着西北方向舉目遠眺。

“什麼也沒有啊,只有一片黃沙,沒有你說的黑影!”

江子涯很肯定的說道。

他說話的時候,彈幕區也陷入了一陣瘋狂:

“哎喲,真的不見了,那黑影怎麼憑空消失了?”

“是啊,明明剛纔還能見到的,難道是海市蜃樓?”

“不對,還能看見,你們轉到大江無人機的二號攝像頭影像。”

“哎喲喂,二號攝像頭能看到,真的能看到。”

“快讓印第安納江朝着北向走幾步,我懷疑是陽光折射角度的問題,畢竟太陽在運動……..”

紅顏急忙呼叫江子涯:

“你快向北側走幾步,有網友懷疑是夕陽角度的問題。”

江子涯聽到這話,急忙眼盯着西北方向,身體小步快節奏的朝着北向走。

果然,在走出九步之後,眼前猛然出現了一片巨大的黑色斑點。

但是,就在他看到沒有幾秒鐘,那黑影便消失不見,彷彿一閃而過。

江子涯再向北走幾步,黑影再次出現。

他回頭看了一眼殘陽,估計天全黑下來,還要一個多小時的時間,於是對着壬晴兒喊道:

“走,咱們去黑影那面看看,若是古代殘城遺址,咱們就舒服了。”

壬晴兒點了一下頭,倆人也不墨跡,開始快步朝着黑影的方向衝過去。

江子涯沒有走曲線,而是徑直過去,雖然已經看不到黑影的存在,但是憑着大致的方向感,以及那黑影面積之大,倆人沒有錯過去的可能。

彈幕區的觀衆還在討論那片黑影:

“不對啊,那片黑影覆蓋面積那麼大,怎麼可能光線稍微一轉角度就不見了?這講不通啊!”

“也有可能是因爲沙漠隨風流動,略有起伏,便能遮擋視線。”

“這不會是幽靈城吧?”

“沙漠鬼城?我去,不會吧?快告訴大江別過去,多危險啊!”

“不過去咋整,沒吃沒喝的。”

“要相信科學,哪來什麼鬼城,那都是胡扯的!”

“樓上,那你扯一個給我看看,告訴我那黑影爲啥時隱時現?”

“那我就扯一下,告訴你們,那就是個海市蜃樓,印第安納江絕對是在浪費體力!”

“……”

彈幕討論的不可開交,江子涯和壬晴兒也邊走邊研究這個事:

壬晴兒疑惑道:“大江,會不會是海市蜃樓?”

江子涯沉吟片刻,回道:

“存在這種可能,但是機率不大,畢竟沒聽說哪次海市蜃樓是純黑色的!過去看看就知道了,我感覺那像是一座山脈,偏偏如果沒記錯的話,黑沙漠裏就有那麼條黑色的山脈。”

壬晴兒回憶自己看過的關於塔克拉瑪干的資料,好一會,才驚訝道:

“野史記載的那條黑色的山脈?真正的精絕古城所在地?”

江子涯默默地點了點頭,臉上帶着一絲興奮。

要知道,這座野史記載的神山,早已經消失於歷史長河幾千年。

只有一些古老的地圖之中,還有這座神山的標示,但是古時候的地圖都很粗糙,憑藉着那些簡單的標記,人們並沒有辦法找到神山所在。

還有就是山海經之中,有關西海的部分,似乎也影射了這一片區域曾有過一條盤龍山脈。畢竟在地球赤道由三十度角變成二十三度角這段時間,塔克拉瑪干的的確確是一片汪洋。

能夠有幸來到這座傳說之中的神山,看到傳說之中的美輪美奐的精絕古城,不可不說是一種機緣,也是一種幸運。

至於很多學者,認爲尼雅文明與精絕古城就是一回事,這真的很缺少證據依仗。

他們不過是根據兩者在記載裏都靠近塔克拉瑪南緣,且都消失於公元兩百年左右,就認爲兩個文明是同一個,這多少有點想當然。

至於現在旅遊去的所謂精絕古城,EMMM,見仁見智。

不見神山,哪來精絕?

太陽即將全部隱沒在西天際,江子涯駐足,望着眼前無盡的黃沙,開始橫移身體。

他要藉着今天最後的光,再看一眼那黑色的位置。

一步…兩步..十步…三十步…

那黑影似乎完全消失了一般,只剩下無邊無際的黃沙。

江子涯不信邪,又向旁邊繼續橫移。

然而,依舊是一無所有。

“難道?走錯了方向!”

江子涯小聲嘟囔着。

壬晴兒也是一臉的擔憂,要知道倆人費勁全力趕路,就爲了能夠藉着古城遺址亦或是背靠神山,睡個安穩覺。

而且幸運的話,還可能在古城內找到水源。畢竟精絕古城在歷史的記載裏,是一個絕美的地方,綠水環繞,草木旺盛。

然而,這一切似乎都已經成空。因爲他們眼前什麼都沒有,只有漫漫沙海。

江子涯疑惑的回頭看了一眼馬上消失的夕陽,猛然間似乎想到了什麼。

急忙很小角度的轉了一下身體,面對着前方,小腳步快速移動。

夕陽落盡的一剎那,一座巨大的黑色穹龍出現在他的眼前。

除了龍,江子涯找不到其他任何的形容詞。

蜿蜒拱起,乘勢鑽入沙海,就如一條巨龍正在興風作浪。

而就在那拱起的最高處,這黑龍的脊樑上,卻斷開一個豁口,足有七八米寬度,一直延伸進黑色的山體內。

“差點忽略了太陽並不是直上直下落山,也會橫移,哈哈!晴兒,你看到了嗎?”

壬晴兒一愣,疑惑道:“看?看什麼?”

江子涯滿臉的莊重,沉聲道:“神山,就在我眼前!”

壬晴兒看着眼前黃橙橙,納悶的朝着江子涯的位置靠近,站在他的身前,倆人幾乎重疊。

那一瞬間,夕陽消失。

但是,壬晴兒依舊看到了那黑色的影子,只是轉眼便不見了蹤影。

“消…消失了!怎麼憑空就不見了?”壬晴兒驚駭莫名。

江子涯笑着搖了搖頭,慢慢說道:

“沒有消失,漫漫歷史長河,她一直就在那裏,從沒有離開過,離開的僅僅是人……” 說着,江子涯慢慢跪伏在地上,把臉緊緊貼着地面,然後側過臉去,往前一看。

那消失的巨大石山,就又出現在昏暗的天空下。

“我知道了,怪不得這座神山總也找不到。”

聽江子涯這般說,壬晴兒忙問道:“爲什麼?”

江子涯站直了身子,看着前面又變成了一片昏黃,長吐了一口氣,侃侃說道:

“這座神山完全由黑色的石頭組成,其成分之中,一定富含結晶體,所以在石山的表面,有着很多不同角度的光滑鏡面,就好像是莫高窟的萬丈神光一個道理。

當有光照射的時候,那些鏡面就會反射黃沙的顏色迷惑人眼,讓人從遠處看過去,就是一片黃沙。

只有特定的某個角度下的光線折射,纔能有幸看到她的存在,但是轉眼即逝,所以根本無法尋找。

但是,有一個特定的角度,一定可以看到神山,那就是你來到神山近處時,趴伏着從下往上看。”

壬晴兒急忙按照江子涯的說法,趴伏在地面上,小屁股撅的圓滾滾,讓江子涯內心讚歎:“這比神山好看多了!”

“哎呀,我真的看見了!哇!好壯觀!”

後面江子涯也嚥了一口唾沫,隨口來了句:“嗯,形狀好看,壯觀可差的遠了!”

壬晴兒忙連連贊同道:“嗯嗯,形狀確實好看的很!”

小丫頭哪知道,倆人說的壓根不是一個東西!

“沒有月亮地,咱們倆就去那山體橫截的峽谷內休息一晚,明天日出再進去瞧瞧!”

江子涯說完,倆人瞄準了那斷龍脊的位置,小心的踱步過去。

到了極近處,那種迷惑的反射便全然無用了,大山巍峨的罩在倆人頭頂,一股莫名的壓力讓人喘氣都有些謹慎。

循着裂縫走進去,沙漠裏乾燥的風瞬間消失,倆人長舒一口氣,正準備找個安穩處休息。

而且,這時候江子涯卻發現,自己的視線莫名的清晰,那沙暴後的昏暗模糊全然不見,當下不由得疑惑的擡頭仰望。

只見那高處七八米寬的裂縫處,一輪皓潔明亮的圓月正在中天,當下不由得高興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