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不…那樣的話…就必須要回去了…!

他們是我的同類…我不能放著他們不管…我必須埋葬他們…」

輝沒想到此時塔可會做出這種決定,他認為塔可在經歷了這麼多事情后,應該變得更理智一些了。

寵婚纏綿:妻色難擋 而聽塔可這麼說,輝也愣了,一時不知道該怎麼回應她。

「塔可,難道你忘記是他們把你趕出來的了嗎?

我們沒有時間回去,而且我們在回去的途中很可能遇到追捕我們的傢伙。

告訴我塔可,難道你還想因為廝殺而暴走嗎?」

輝想了一會,也只能如此反問著塔可。

而塔可卻並沒有像平時那樣聽從輝理性的建議,她卻上前一步,抓住了輝的手腕。

「我必須去埋葬他們…必須…要讓他們得到安息…!」

看著此時情緒有些激動的塔可,輝心裡有種說不上來的異樣感。

於是,他的手中就燃起了白色的火焰,傳到了塔可身上,而塔可也因此睜大了眼睛。

但從她臉上不自然的表情來看,輝知道,白色的火焰對現在的塔可產生了影響。

這也就意味著,剛才的塔可說不定正處於暴走的邊緣。

「塔可,冷靜下來了嗎?現在你還想要回去嗎?」

輝這麼質問著塔可,他確認著塔可現在的狀態。

「輝…我…對不起…剛才是我太衝動了…

現在想想看…回村子是一個愚蠢的決定…」

塔可這麼回應著輝,她沒有繼續堅持剛才的抉擇。

而看著塔可現在的樣子,輝才收起了白焰,輕嘆了口氣。

「塔可,我現在知道我們接下來要做什麼了。

比起尋找同伴,現在亟需決的事情,就是抑制住你的暴走。

要是沒有你的話,我又該怎麼說服你的同類呢?」

輝這麼對塔可說著,輕嘆了口氣。

「對不起輝…都是因為我拖慢了現在的進展…」

「好了,不要說了,塔可你從現在開始不要離我太遠,也不要去想任何悲傷的事情。

盡量調整好自己的心境,直到我們找到了能徹底抑制住你暴走的辦法。」

輝不想再聽塔可對自己的道歉了,所以他止住了塔可的話語,如此對塔可說著。

於是,兩個人就在原地休息了一段時間后,才繼續前行了。

他們不知道,接下來還會有什麼等待著他們。

一天一夜過去了,殤也回到了這個被雨水覆蓋的城市中。

不過,他才剛剛回到自己的房間沒多久,就聽到門外傳來了一陣令人頭痛的喧囂聲。

厄雷傳 那吵鬧的聲音離殤的房間越來越近,緊接著殤的房門就被人從外面撞開了。

而撞開房門的人,正是滿含著淚水,但卻一臉憤怒的九。

「抱歉,百夫長大人,我們沒能攔住十夫長。」

「你們攔不住她也是正常的,無須自責,退下吧,讓我單獨和她談談。」

殤並沒有責怪下屬,他這麼說著,揮手示意門外的人離開。

而此時,九卻大步走到殤跟前,一把抓住了比她要高大許多的殤的衣領。

「把十…還給我啊…!!!!」 一看姜峯這樣子,我猜測許霆恐怕一直不願意喊他爸爸。

“既然你沒有病,我就和琴琴先走了。”許霆面對姜峯的激動表情,這會卻拉起我起身,打算離開。

“站住!”姜峯忙走過來,拉住他的胳膊。“你這孩子,就這麼討厭我嗎?不管怎麼說,我都是你的父親。你既然來了,陪我吃頓飯總可以吧?”

“我們吃過了。”許霆拂掉他的手,面色變得淡漠起來。

姜峯眼睛下皺紋密佈的眼睛裏,浮上失落之色。想說什麼。卻掃了我一眼,有些顧忌,“你跟我來一下書房,我有事情對你說。”

許霆不捨的看了我一眼,“有什麼話你在這說好了,我不想把琴琴一個人丟在這。”

“一會你楊姨和靜怡她們就下來了,會陪她的。”

姜峯口中說的楊姨就是他現任妻子楊靜霞和他的小姨子楊靜怡了。

姜峯的現任妻子,比他小十六歲,是個丰韻的女人。姜峯對她很是寵愛。她還有個妹妹,她妹妹比她小八歲,跟着她嫁進了姜家。她們兩姐妹和姜娜關係特別好,以前,姜娜爲難我,她們沒少在一旁嘲諷奚落我。圍見叼弟。

明明我和楊靜怡都是跟着嫁進姜家的外姓人,我的待遇卻比她差多了。只因,我媽媽嫁給的是不掌權的姜昆。而楊靜怡的姐姐嫁給的卻是姜家一把手。

之前姜逸晟裝傻的時候,楊靜怡暗地裏沒少罵姜逸晟,都是我護着他的,因此,楊靜怡對我很不友好,經常挑唆姜娜對我使壞。我沒少吃苦頭。

聽到她們兩姐妹的名字。說實話,我多少有點不痛快。

“可我和你有什麼好談的?”許霆不耐煩的道。

“明天是姜逸晟的生日,我會請他來老宅舉辦生日宴,我有些事情必須和你說。” 重生之妖孽貴千金 姜峯朝他嚴肅的道。

許霆這才耐着性子掃了他一眼,隨即看向我。“琴琴,你在這等一會,我和姜教授去他書房談點事。”

我點點頭。他們走了的話,我豈不是可以假裝四處參觀,然後回到我媽媽的房間去找遺物?

這樣一想,我心裏微微一喜。

許霆和姜峯上樓去了書房之後,僕人就給我上了茶。我端起來喝了一口,隨即,就站起身,四處走動起來,假裝是在參觀屋子。

大廳轉了一圈,發現僕人都沒阻止我的,我就順着樓梯牆上掛的老照片,往上走,剛走到二樓的樓梯口,就傳來楊靜霞姐妹開門走在走廊上的聲音。

“姐,姜逸晟真的明天來老宅舉辦宴會?他真肯來?”

“老太太半死不活的在我們手裏,你姐夫叫他來,他敢不來嗎?”

她們兩姐妹說話的聲音差不多,都是那種帶着囂張聲音的。時隔多年再次聽到,仍然讓我感到厭惡。

“哼,他明天回來,看我不好好羞辱他一次,我前幾天剛回國,去找過他一次,他居然耍我!我真就想不明白了,他一個傻子,又被秦可兒推下樓摔成植物人,怎麼又好好的醒了過來,還變聰明瞭呢?”這是楊靜怡疑惑的聲音。

“他一直在裝傻,恐怕,就是他那個老奸巨猾的父親,讓他這麼做的。不過好在姜昆那殘廢已經死了,姜逸晟我還真不放在眼裏。”楊靜霞說道。

我一聽這兩姐妹的話,站在底下,手緊緊捏住樓梯扶手,心想,她們這兩姐妹還和以前一樣,覺得自己多麼的了不起!

“姐,不過姜逸晟變化真的挺大的。我猜他是不是也用了什麼邪術?”楊靜怡壓低聲音問道。

“就算他用邪術,也不是我的對手。別忘了,我可是“帖提噠”!”楊靜霞說了一句泰語,我聽不懂什麼意思。

但是,我卻發現,這個楊靜霞居然會說泰語,那麼姜峯所有的一切巫蠱邪術,都是她幫忙弄得?

難怪我說姜峯一個醫大教授,怎麼會用邪術呢!

“批薩哦~,你哪是什麼女神,分明就是……呵呵,妖媚的女巫好嗎?”楊靜怡也用了一句泰語,還好後面她說的是中文,我聽懂了。

“死丫頭,在泰國待幾年,回來都學會和我頂嘴了。”楊靜霞寵溺的說了一句。

說話間,這兩姐妹也從走廊處,走到樓梯口這邊,而我這時正站在樓梯拐角的平臺上,假裝聚精會神的盯着照片在看。

她們似乎發現我了,因爲,我聽到她們兩個下樓梯的腳步放緩。

這會我假裝聽到她們的腳步聲,扭過頭看向她們。

只見,楊靜霞盤着頭,穿了深v領的紅色包臀真絲裙子,腰間還貼着鑽石,很貴氣。

她妹妹楊靜怡則剪了及肩膀的頭髮,斜劉海,穿着米黃色的九分袖毛衣,下身則是黑色的窄腿皮褲,整個人看起來幾分典雅又幾分嫵媚。

兩姐妹長相雖然沒有姜娜那麼美豔,但也是出衆的,特別是妹妹楊靜怡,幾年不見,她成熟些,看人的目光卻更加輕蔑。

“你誰啊?”楊靜怡見我看向她,朝我掃了一眼。

我朝她微微一笑,並沒有說話。

因爲許霆可是說了,今晚不需要我說話的。而且,就算讓我說話,我也不能說,一張口就是男人的聲音,我彆扭不說,也會嚇到人。

重生之妖嬈毒後 “她誰啊?”得不到我的回答,楊靜怡走到我身後,朝樓下站着的老僕人張阿姨看過去。

“姨小姐,這位是霆少爺的女朋友。”張阿姨恭敬的回答她。

聞言,楊靜霞不等楊靜怡再說什麼,忙走到我身邊,仔細將我打量了一遍,然後,朝我笑的極其嫵媚的道:“你是許霆的女朋友啊?和他過來一起吃晚飯的吧?”

她靠近我之後,我突然感覺周身發冷,我忙上下打量了她一遍,直到看見她背後漸漸爬上來兩隻嬰兒小鬼之後,我才知道她過來身上帶來的涼氣是怎麼來的了!

她估計也養了古曼童!

卿本佳人 “吆,可真夠譜大的,連我姐姐說話,你都不理會。”楊靜怡尖酸的說了句。

我這纔回過神,忙朝楊靜霞指了指嗓子,用手語比劃,說自己不會說話。

這樣一筆劃,楊靜霞和楊靜怡都愣了,兩姐妹互相看了一眼,最後楊靜怡眨了眨塗着厚厚一層睫毛膏的眼睛,低聲道:“原來是個啞巴!”

“咳咳!”楊靜霞輕咳了一聲打斷她。

楊靜怡卻不以爲然的又道,“姐,沒想到你這繼子還挺重口味的,居然……哼,居然喜歡啞巴!”

我幸好不是真的啞巴,不然這會一定很難受。

但我裝作很難受的低下頭,擡腳就往樓下走去。

楊靜怡見狀,笑出聲,“姐姐,瞧瞧這啞巴,自尊心還挺大的。”

“靜怡,我不是和你說過嗎?誰你都可以得罪,唯獨不可以對許霆囂張!”楊靜霞警告的對妹妹道。

“她又不是許霆!”楊靜怡態度依舊囂張。

我已經下了樓,知道今晚是沒有機會回我媽房間找遺物了。不過,我打算給楊靜怡個教訓。所以,這會我直接走到門口的衣架處,不用女僕幫忙,我自己就拿起外套就和手拿包,就往外走。

“小姐,您不等霆少爺了嗎?”張阿姨拉住我的胳膊,朝我問道。

我假裝委屈的掃了一眼楊靜怡,然後朝張阿姨搖搖頭,之後就拂掉她的手,自己打開門走了出去。

一出去,一股冷風就襲上身,吹的我冷徹心扉。

我穿好貂皮的小坎肩,然後就從手拿包裏,拿出手機,給許霆發了條信息,“果然看到倒胃口的人,所以,我先走了。”

發完,我就走下臺階,往我從前走過無數遍的姜家宅子前面的林蔭小道走去。

大概走了幾分鐘,我放在包裏的手機響了。我拿出來一看,是許霆打來的。估計他應該是收到信息了。

我接了電話,不等我開口,許霆就焦急的開口了,“你怎麼一個人走了呢?外面那麼冷!”

“許霆既然你是姜峯的兒子,大概也知道我的身世了,我之前在姜家,最討厭的三個人,今天我就見到了兩個!我很倒胃口,所以,只能先離開了。”我淡淡道。

說話間,我感覺凍得臉都發木了,所以,語氣有些僵硬。

“對不起,我不知道她們欺負你了,反正我也不想多呆,那你在原地等我,我馬上來!”許霆這句話說的很大聲,估計姜峯和楊家姐妹就在他身邊,所以,他故意說給她們聽。

當然,我也就是這個目的。

許霆話音剛落,我就聽到手機裏傳來姜峯責怪楊家姐妹的聲音,“你們怎麼沒分寸,不知道她是我未來兒媳婦嗎?”

“姐夫,是她自尊心太強,我哪知道她是啞巴……”

“不管她是不是啞巴,都是我許霆的女人,你這樣欺負她,就是根本沒有把我許霆看在眼裏……”許霆後面還說了什麼我沒聽見,因爲他掛斷了電話。

在掛斷電話的那一會,我還聽到姜峯喊許霆的聲音,估計,許霆正要往外走,他在勸。

如果許霆沒聽勸的走了,以姜峯的暴脾氣,楊靜怡少不了要被責怪的。這就是我的目的! 「把十…還給我啊…!!!」

九揪著殤的衣領,如此質問著他,即便她的聲音里已經染上了濃重的哭腔。

而殤並沒有急著回應九,他只是伸手按住了九的肩膀,將她推離了自己身旁。

「抱歉,我沒有讓死人復生的能力呢。」

殤能理解九對自己發火的原因,所以他並沒有因此責備九此時的失態。

而殤也明白,和十一同執行任務的自己,有必要對九解釋這一切。

「為什麼…為什麼只有十死了…!!

而你…卻沒有受一點傷…!!」

九質問著殤,她再次情緒激動的衝到了殤身邊,抓住了殤的衣服。

「你那麼強…按理說…十跟你同行應該不會出現意外…

可惡…十會死都是因為你吧…是你故意害死了十吧…!!!」

這麼說著的九,卻也開始用力捶打起殤的身體。

「夠了,九。你是十夫長,不應該這麼衝動。

你這樣鬧下去,我又該怎麼對你解釋這一切呢。」

九的拳頭很重,而這也讓殤再次無奈地推開了九。

他希望九能冷靜下來,但他也很清楚,現在的九十不可能恢復理智的。

所以,殤打算先行從這裡撤離,把九關在屋裡一天,然後再對九解釋這一切。

只不過,還沒等殤走到門口,九卻以極快的速度貼到了他身邊。

殤本以為九還會像剛才那樣纏著自己,但在看到九手中的短刃時,殤立馬就繃緊了身體。

殤的反應很快,他在九的劍尖刺中自己身體之前,就攔下了那會要了自己性命的兇器。

「在這個組織之中,還從未出現過下級刺殺上級的案例呢。

九,給我適可而止吧,你不能把十的死怪罪在我身上。

想必你也在醫院裡見過十的軀體了吧,那你應該明白十因為什麼而死。

當然,也怪我沒有及時趕到十身邊,對此我表示深深地歉意。

如果上面要懲罰我,我也不會逃避。」

對於九刺殺自己的行為,殤並沒有表示責備。

他只是這樣對九說著,並一把躲過了九手中的利刃。

「可惡…可惡啊…!!!!

為什麼你沒有保護好十…為什麼十會被那些異類殺死…嗚嗚嗚…

可惡…可惡啊啊啊啊…!!!」

見自己無法對殤造成傷害,九也就像放棄了什麼一般癱坐在地上了。

她無助的哭泣著,卻死死地抱住殤的腿,不讓殤離開。

「你不能走…都是因為你沒有及時趕到十身邊….十才會死的…

我絕對不會原諒你的…你一定會受到懲罰的…」

「如果懲罰真的降臨在我身上的話,我會很樂意接受呢,九。

好了,你就在這裡反省一會吧,等什麼時候冷靜下來了,我再對你解釋這一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