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那說話的少女也是如此想法,所以,當她話落後發現蕭慕雨並沒有一口應下,反倒秀眉微蹙面露難色時候,臉上就有些掛不住了!

「怎麼?我們這些人就這麼入不得慕雨小姐的眼?竟連招待我們一下都不想?」少女臉上劃過一道不悅。

其他人的臉上也均不好看。

慕歌一雙無辜的眼睛看看這個看看那個,樂了,這裡的人有些自己記憶中有印象,有些沒印象,可單說這幾個有印象的,吏部尚書嫡女,國公府小姐,南陽侯閨秀,御史家千金,嗯,沒一個小門小戶之女。

想來剩下的自己那極少有用信息的記憶中沒有的小姐們,身份也不會差到哪裡去,畢竟都是能去參加太子生辰宴的人……

雖說好像獨獨少了那位傲嬌的丞相府大小姐,但光這些人,蕭慕雨要是得罪了,日後在京都閨秀千金圈子裡怕也是要很難混了。

我的好姐姐,妹妹真的很期待你會如何做呢?

留下招待這些字千金小姐,那你喝下的那一碗五石散就要當眾發作,可若不招待,就得罪了大半個京都閨秀,而且還是身份地位拔尖的那一群……

哎呀,妹妹我都替你感到為難了。

慕歌心裡樂不可支,面上卻一臉的單純無辜,伸手拉了拉明顯糾結的蕭慕雨,「姐姐?招待客人本就是我們應做的吧,可歌兒看姐姐好像有些不開心?」

這話不說還好,一說絕對是火上澆油。

「呵呵,瞧咱們慕歌妹妹都知道的事情,蕭家大小姐卻好像不知道呢!」

嗯,這話說的挺有水準的,乍一聽沒有一句髒字,但其諷刺的意味卻無比明顯,不就是說慕歌是個傻子都知道,你蕭慕雨能不知道?

慕歌目光隨意的自說話的少女臉上掃過。

很好,是本小姐認識的,國公府的大小姐柳蝶衣,譏諷蕭慕雨便罷了,偏偏還要嘲笑本小姐是傻子?

套用那死男人的話,今日本小姐的目標是蕭慕雨,柳蝶衣你最好長點心,畢竟來日方長是真的一點沒錯……

絲毫不覺得自己不把慕歌看在眼裡直接拿出來譏諷蕭慕雨有什麼錯的柳蝶衣,話落後莫名覺得後背一陣涼風掃過,陰森森的,扭過頭去看,外面艷陽高照,哪裡有什麼風?

皺了下眉便又轉過身來,並沒往心裡去。

蕭慕雨此時渾身燥熱乃難,卻死死咬著唇,努力讓自己清醒些,沒有理會柳蝶衣的話,只是轉過身小聲的對著慕歌開口,「歌兒,一會兒太子哥哥回來了,看到你房間里這麼多美麗的姐姐,萬一看花了眼,可就不看歌兒了……」

哪怕是有些怠慢,但趕人走這樣超級得罪人的事情,自己做不得,還是交給慕歌這個蠢貨吧。

「真的嗎?姐姐說的是真的嗎?這些美人姐姐會搶走歌兒的太子哥哥?這怎麼可以, 寶貝輕輕:總裁的獨家寵愛 !」慕歌一聲驚慌大叫,震得蕭慕雨腦仁生疼。

但更多的卻是氣急敗壞,誰讓你這麼大聲吆喝出來了?直接開口趕人不就好了?

「歌兒說什麼呢?姐姐什麼時候說要趕各位小姐走了?歌兒乖,撒謊可不是好孩子,太子哥哥會不喜歡的……」蕭慕雨這會兒頭疼腦熱渾身難受的都快要炸了,但是僅有的一絲理智告訴她,要忍著,死忍!

可能是五石散的效果略霸道,蕭慕雨燥熱的都有些迷糊了,這時候提太子可並不是明智之舉呢。

慕歌也不說別的,只順著蕭慕雨的話,又驚又怕的癟了嘴,「不行,歌兒不要讓太子哥哥不喜歡,歌兒沒有撒謊,太子哥哥一定不會不喜歡的,嗚嗚,各位美人姐姐你們就走吧,不然太子哥哥就該不喜歡我了……」

說著小淚珠還掉了下來。

屋裡的千金小姐們這下哪裡還看不出來?

就是蕭慕雨在搗鬼!

全京都誰不知道蕭慕歌這傻子喜歡太子到瘋狂?

蕭慕雨不想讓自己這些人見太子,便利用蕭慕歌這傻子來趕人?只是如何也沒料到傻子就是傻子,一個沒教好,就把她自己給暴露了!

「想我們好心好意來看慕歌妹妹,卻也不知道哪裡礙了蕭大小姐的眼,竟這麼迫不及待的要趕走我們……」

「如此不知禮數的做為,必然是有所圖的啊,讓本小姐猜猜看啊,一會兒太子就要過來看慕歌妹妹了,有人想從旁引誘飛上枝頭變鳳凰吧……」

「原來如此,難怪這麼下作的費盡了心機,果真是卑賤的庶出能做出來的事情,大家莫不是忘了,據說咱們將軍府的這位姨娘當年就是趁將軍酒醉才爬上了床最後有了蕭大小姐……」

「說來也怪,人家將軍夫人與將軍大人恩愛異常,都沒那麼快的懷了孩子,而這位姨娘說有就有了,聽聞將軍大人好像也不是很喜歡蕭大小姐,你們說這其中會不會有點什麼關聯呢?」

前來拜訪卻被人當面要請出去,這可是十分丟臉的事情,慕歌剛剛的話可以說是替蕭慕雨狠狠的得罪了一票人。

這些千金小姐們哪個不是有身份有地位?

被如此下面子,哪能忍?

一個個的都開始揭蕭慕雨的短。


且那話越說越難聽,就連蕭慕雨是否親生都敢在將軍府當著蕭慕雨的面暗指出來。

庶出本就是蕭慕雨心中的痛,如今又被人污衊身世有鬼,本就因為五石散燥熱難耐頭腦發昏的蕭慕雨,聽到此種言論,哪裡還能保持清醒?

只覺得腦袋裡砰的一聲炸開了,最後的一絲清明消散,突然瘋了一般,眼神血紅的盯著那個懷疑她出身的少女,「你……給我滾出去!」

「你說什麼?」說話的正是柳蝶衣,她只是嚼點舌根,雖故意為止,卻如何也沒想到蕭慕雨敢直接說讓她滾?當即也炸了! 第011章天賦異稟有問題

「本小姐說讓你們所有人滾!聽不到嗎?我將軍府不歡迎你們!滾滾滾!來人,送客!」蕭慕雨渾身難耐,直接衝過來一邊煩躁的嚷嚷,一邊推開這一撥人,悶頭沖了出去。

一群身份尊貴的少女們,被蕭慕雨如此當面喊滾,一個個都又羞又惱!

哪裡還顧得上偶遇太子?

氣呼呼的看著蕭慕雨遠去的背影,發狠一句,「該死的蕭慕雨,咱們走著瞧!」

說完一個個也都無顏留下,帶著一肚子的氣走掉了。

「小姐,您可給大小姐惹了禍了!」紅紅見人一走,連連埋怨的開口,完全沒意識到自己只是個下人,怎敢如此喝斥主子?

翠微皺眉想說她,卻被慕歌一個示意看過來,又把話給咽了下去。

「啊?我惹了什麼禍了?我怎麼不知道?難道姐姐生氣了嗎?紅紅你快去看看姐姐……」慕歌一臉迷茫的開口。

紅紅此時正想去找蕭慕雨獻殷勤去,得了慕歌的話,立馬開心起來,胡亂行了個禮轉身就追蕭慕雨去了。

慕歌看著紅紅那急切樣子,眸光微閃,唔,看來紅紅知曉蕭慕雨給的那碗粥里有東西啊,不然怎麼會這麼急切的過去獻殷勤?

「小姐,紅紅是您的丫鬟,怎能讓她如此偏幫著大小姐?」翠微嘟著嘴不解的問道。

「人各有志,她想著依靠蕭慕雨要比我這個傻子有前途,我怎好攔了人家向上爬的路?隨她去吧,至於還能不能回來……就看她的造化了!」慕歌意有所指的隨口一說。

翠微卻沒聽出來話中的含義,她只是喜極而泣起來,「小姐,原來奴婢之前沒有看錯,小姐您好了!這是真的,奴婢不是在做夢!嗚嗚,夫人您若在天上看著,可以安心了,小姐好了……」

看著翠微又哭又笑還跪天拜地,那樣真誠又實在的心思,全然不似作假,慕歌也露出了笑意,「嗯,差不多就行了!你若想讓將軍府所有人都知道我不傻了,便繼續嗷嗷!」

翠微聞言一怔,「不能讓知道嗎?」

「不是不能,只是還不到時候……」慕歌狀似隨意的摸了下後腦的噬魂釘陣,眸色有些莫測起來。

據書上記載,噬魂釘陣極其邪惡,除非下陣之人,其他人中途拆除便會使被下陣者當場暴斃而亡!

自己如今這身體換了靈魂,所以噬魂釘陣的效果是沒有了,但自己卻也不敢輕易動手去拆,誰知道拆除過程會不會影響到自己?

所以只能等!

等十五歲之際,那下陣之人親自來下最後一釘陣成之後再拆掉!

這東西太過邪惡,即便是自己知曉現在並沒有影響,卻也不敢讓它長時間呆在腦袋之上,只是這下陣之人會是誰呢?

慕歌腦海中突然閃過之前出現的那個男人,眸色微沉!若是他的話,那自己已經露餡了!

不,不會是他!


在太子府遇刺時候,可沒見此人手軟,若是他,必然不會傷及自己這個謀劃了近十五年的傀儡!

那又會是誰?

柳素雲?也不應該啊,有這樣本事的人,會甘心做妾?

不可能!

慕歌太了解那些學習醫道邪術的邪醫們有多桀驁! 情生婚滅

唔,那這麼看來,好像那邪醫潛在府上的可能性也不大!

罷了!

不去想了,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不就半年時間,本小姐就等著你主動送上門!

「小姐是在擔心大小姐那裡知道小姐好了之後會對您有所防備嗎?」翠微看自家小姐嬌嫩的小臉上變幻莫測的神采,歪著頭想了下,問道。

慕歌聞言壓下心中思緒,抿唇一笑,「是啊,所以啊,我不傻的事情如今只有你和無歡知道,爹爹都不知道,可別給我說漏嘴了!」

翠微得知連將軍都不知道,頓時一股被信任的使命感油然而生,「小姐放心吧,奴婢就是死也不會說的!」

慕歌搖頭一笑,輕喚道,「無歡?」

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回來的無歡立刻現身,「屬下在!」

「去幫我悄悄盯著蕭慕雨,看她現在在做什麼,記著不要路面打草驚蛇,只需回來后告訴我便好!」慕歌知道那碗里有五石散,但是成分好像多少跟自己認知的有些不太同,她倒是想看看蕭慕雨想如何對付自己,自己也好把握下整她的尺度。

畢竟是爹爹的女兒,她只要不是特別過分,看在爹爹的面子上,慕歌表示自己受點委屈,不整那母女太狠便是。


「是!」無歡得了任務轉身便走了。

翠微在一邊看的直咂嘴,「無歡好厲害,居然一點都不好奇小姐不傻了!」

「有什麼好好奇的?我傻或不傻,都是你們的小姐不是嗎?」慕歌輕笑,無歡很好,真的很好。

「那是自然的,小姐有什麼吩咐奴婢去做的嗎?」翠微認證自家小姐不傻后,整個心情都是激動的,表示幹勁十足。

慕歌看著翠微那期待的眼神,笑了,「還真有,把筆墨拿來,我給你寫點藥草,你去偷偷給我買回來!」

之前那男人臨走時候的話讓慕歌心裡有些不放心,而且自己誆騙他的謊言用不了多久就會被他看出來,不知道啥時候人還會殺回來,還是早做些準備的好。

而且,之前看太子寫的字,跟自己在族中時候學的古文字是一樣的,所以慕歌寫起來一點不費力。

倒是翠微看到慕歌不僅腦子好使了,居然還能寫一手漂亮的字直接就驚愕的張大了嘴巴。

「快去快回!」慕歌抿唇一笑沒解釋什麼。

翠微也學著無歡的模樣,不問了,領了命就走。

「呼,終於都走了!」慕歌深呼了一口氣,揭開自己包紮著的傷口,然後,整個人都愣住了!

昨日還在的傷口,現在看來除了藥粉的顏色之外,竟平滑如同從未受傷一般!

慕歌震驚了!

春發枝便是再有奇效,也絕對不可能六日就恢復如初!

難道……自己這副身子還天賦異稟不成?

又摸了把腦後的噬魂釘陣,慕歌突然覺得自己這個身份好像一點不像表面上看起來那麼簡單任性啊…… 第012章比想象中還要狠

慕歌愣了一會兒后,起身自梳妝台內找了一隻最細的發簪,對著指頭肚刺了下去,鮮艷的血珠順著細小的傷口一點點冒出來,慕歌仔細盯著流血傷口處好一會兒,並無癒合的徵兆,

略微有些失望,「原來沒有自愈的功效?可是好得太快也太蹊蹺!」

想了下又拿了含有春發枝的傷葯敷到傷口之上,很快止了血后,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癒合,可能是因為傷口太小,片刻便恢復如初!

慕歌眸光微驚,看了看手中的藥瓶,低聲呢喃,「難不成真的是春發枝的功效?這也太神奇了點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