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下次再遇到,我就直接吃了她!」雲夏有些後悔,今天沒有吃掉李詩韻的說道。

「呵呵,好的,下次把她留給你!我去空間煉丹,你在這裡守著!」墨九狸笑著說道。

「知道了主人!」雲夏說道。

萌妻討喜:老公太高冷 墨九狸身影一閃回到了空間中,將韓斌給她的冰仙草,取了一部分煉丹用,剩餘的便交給了小書栽種到空間裡面了,這樣以後再用的時候就不愁沒有了……

「主人,我是器靈,又不是農夫!」 傾城絕戀:絕色太子妃 小書栽種好冰仙草,飛回到墨九狸懷裡不滿的說道。

「小書,你的意思我可以理解成,你以後不想吃丹藥了么?」墨九狸看著賴在自己懷裡的雪白一團問道。

「不是不是,我很樂意為主人種花種草的!非常非常的樂意!」小書立即獻媚的說道。

墨九狸滿意的笑了笑道:「很好,我現在要煉丹,你先自己去玩會!」 我嚇了一跳,剛纔我看了半天,也沒有發現他們,怎麼就突然冒出來了?

但隨即一想徐鳳年剛纔的那句叫聲,肯定是他們事先商量好的。

頓時,我一下子就明白了徐鳳年剛纔爲什麼那麼拼命的糾纏黑白無常,幾度把自己逼入絕境,甚至還拼着受傷,也要纏住白無常。

這一切都是因爲要給郭勇佳和楊塵偷襲黑無常的機會!

黑無常雖說也是鬼魂,但是郭勇佳和楊塵手裏拿的紅匕首我知道厲害,徐鳳年當初也被我刺過一刀,還流了許多鮮血!

不過他們這次用的刀似乎有點不太一樣,因爲我看他們剛閃身出來的時候,刀子就是紅色的。

刀柄是紅的,刀身也是紅的!

偷襲成功,兩把匕首都插進黑無常的身體後,郭勇佳和楊塵沒有拖泥帶水,立即退後。

而黑無常還只是呆呆的愣在那,我看他臉上至今還帶着不可思議的表情,似乎非常想不明白,郭勇佳和楊塵到底是從哪裏突然冒出來的…

說時遲,那時快,白無常臉上原本笑眯眯的神情瞬間消失不見了,而是換上了一副凝重。

這是我第一次見到白無常不是在陰沉的笑,可是我卻覺得,現在的他,才更加讓人可怕。

冷靜的可怕!

我聽楊塵說過黑白無常之間的往事,這兩人雖然都有點缺心眼,但無可厚非,都是男人中最講誠信和義氣的人。

白無常見到黑無常受傷以後,沒有露出緊張的表情,而是凝重,這是怎麼回事?

不待我多想,白無常直接抽出徐鳳年身上的令牌,頭也不回的朝黑無常走去。

而徐鳳年沒了白無常支撐,一下子跪倒在了地上,臉上全是冷汗,正一手捂着自己胸口,嘴裏死死咬着牙抽搐。

我看徐鳳年的本身就透明的虛影更加清淡了,似乎快化成雲煙,隨風即散。

郭勇佳和楊塵一人一邊抓住了徐鳳年的兩隻手,眼神警惕的看着白無常,扶起徐鳳年迅速朝後。

我早就按捺不住了,看到徐鳳年受了重傷,我心急如焚,也顧不上許多,瞬間朝他跑去。

路過黑白無常的,這兩人還是發呆,根本沒瞧我一眼。

“徐鳳年,你怎麼樣…”我接過郭勇佳兩人手中的徐鳳年,用自己並不高大的身子撐起了他。

徐鳳年面色慘白,但見到我還是笑了笑,似乎是不想讓我擔心。

“沒…沒事,就是受傷了…”徐鳳年有氣無力的說了一句,眼睛看向了前方的黑白無常,嘴角露出一絲嘲諷。

我連忙扶着他朝後走了幾步,生怕等會打起來會波及到他。

“八弟,你沒事吧?!”白無常楞楞的看着黑無常胸口上的兩把紅色匕首,聲音有些悶沉的問道。

“沒…沒事?” 名門盛寵:軍少,求放過 黑無常好像傻了,看了看自己胸口上插着的匕首,眼神渙散的自語道。

白無常皺了皺眉,看着傻愣愣的黑無常,一手抓在了黑無常胸口的刀把上,二話不說直接拔了下來。

“啊…”一向面無表情,沉默寡言的黑無常瞬間發出殺豬般的吼叫。

那聲音特別悽慘,就連我在遠處聽了,渾身都忍不住顫抖起來。

是什麼樣的痛,纔會讓黑無常叫的那麼慘?

我隱隱覺得他身上的匕首似乎沒那麼簡單…

白無常面色大變,聽着痛叫的黑無常,一把按住正在瘋狂扭動的他。

但是黑無常就好像瘋了,仰着頭亂叫,白無常根本壓制不住他。

此時白無常惡狠狠的回頭瞪了我們一眼。

如果眼神能殺人的話,我覺得白無常會毫不猶豫的把我們全都殺了…

但我很快就呆住了,就見白無常突然出手,又抓住黑無常胸口上的另外一把匕首,“唰”的一聲扯了下來。

黑無常原本大叫的聲音突然戛然而止,黑圓的面孔瞪大了滿是血絲的眼睛,朝看了我們一眼。

我看出來了,那是憤怒和不甘心。

隨即,黑無常翻了一個白眼後,直接暈倒在了地上。

而且他身上還發出淡淡的光芒,整個人變得漸漸透明,最後消失在了地上…

我看的發呆,有些糊塗,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白無常渾身發抖的盯着黑無常消失的身影,猛地回頭怒視着我們喊道:“你們居然殺了我的兄弟,我要你們永世不得超生!”

從白無常臉上的表情,我意識到了嚴重性。

真沒想到郭勇佳和楊塵剛纔那一手,居然直接把黑無常給滅了!

魂飛魄散?!

我驚訝的朝他們望去,發現他們兩人此時正面色嚴肅,虎視眈眈的看着白無常,擺出一副隨時攻擊的架勢,並沒有多說什麼。

徐鳳年臉上慘淡一笑,似乎見到白無常抓狂的樣子非常欣慰。

“我要殺殺殺,殺光你們!”近乎瘋癲的白無常,整個人的氣勢和剛纔都不同的,他隨手幻化出一根白色的雞毛毯子,一手持令一手捏棍,朝着郭勇佳和楊塵衝了過去。

“白素,帶着徐鳳年退後!”郭勇佳丟下一句話後,並肩於身邊的楊塵衝向白無常。

我呼吸有些急促,連忙扶起地上的徐鳳年又朝後走了一段,纔回頭望去。

白無常已經和他們兩交手了,三人混戰,以二打一。

可是讓我驚奇的是,剛纔黑白無常聯手都一時都徐鳳年沒辦法,現在換成了郭勇佳和楊塵,按理來說,少了黑無常,對付白無常起來應該綽綽有餘纔對。

可是真實情況並不是這樣的。

白無常就好像變了一個人似得,猶如戰神附體,整個人陷入了狂暴,抽風了一樣對着郭勇佳和楊塵胡亂揮舞着手裏的武器。

郭勇佳兩人對白無常手裏的武器非常忌憚,一時間被逼得連連後退,根本沒辦法出手。

“你們居然敢動我兄弟,你們該死!”

萬年陰笑的白無常早就沒有了往日的平靜,正紅着眼睛一臉戾氣的衝郭勇佳和楊塵喊道。

我心裏有些着急,現在白無常發狂,郭勇佳和揚塵手裏又沒有武器對付他,這可怎麼辦啊…

武器?!

突然,我朝黑無常消失的那邊看了一眼,就見兩把明晃晃的刀子遺落在地上。

我心裏提上一口氣,安撫了徐鳳年一句,輕輕把他放在了地上,衝過去撿起地上的小刀,對着郭勇佳和楊塵喊道。

“武器…”

說完,我用力朝他們拋了過去。

被逼得一直後退的兩人聞聲回頭看了我一眼,一把接過我出去的匕首。

“你跟着你兄弟一起下去吧!”郭勇佳手裏拿着匕首對瘋狂的白無常喊了一聲,整個人一頭撞在了白無常的懷裏,也不顧白無常拍打在他身上的令牌,用手裏的匕首刺向他。

我心裏一凜,郭勇佳這是要同歸於盡啊…

白無常雖然瘋了,但是沒傻,知道被着刀刺了以後就算是他們也會魂飛魄散。

所以他立即退後了幾步,滿臉憤怒的看着郭勇佳。

“別逞強!”楊塵趕到郭勇佳身邊低喝了一句,率先衝向了白無常。

有了武器的楊塵顯然比剛纔厲害多了,並沒有被白無常壓着打,看起來有些勢均力敵的樣子。

而郭勇佳就悄悄的躲在一旁,趁着白無常對付楊塵的時候,時不時的就會用刀狠狠的刺過去偷襲他。

白無常被打的壓抑,乾脆對着郭勇佳一把擲出手裏的令牌。

郭勇佳早有防備,偏頭一閃就避開了,可是那令牌就好像有靈智一樣,與郭勇佳擦肩而過的同時,猛地掉頭,狠狠刺在了郭勇佳的後背。

鮮血一下子揮灑了出來,染紅了白色令牌… 「好的,主人!」小書乖巧的說道,然後,直接飄到了正在沉睡的,球球身上趴著去了。

墨九狸看了眼疊在一起的兩隻,暗嘆好在球球長得比小書大,不然早晚被小書給壓死了……

收回心神,拿出天地鼎,喚出小黑,開始煉製冰仙丹液。冰仙丹是溫養經脈的丹藥,因為現在大舅和三舅的情況比較嚴重……

她決定將冰仙丹煉製成冰仙丹液,這樣他們服下以後,藥效可以更好的發揮,更好的溫養他們的經脈……

沒用多久的時間,墨九狸便提煉出來一瓶冰仙丹液。她還是習慣性的去看了看雪封,然後才離開的空間……

墨九狸將煉製好的冰仙丹液,給墨辰風和墨辰雲服用下去后,又用玄氣幫助他們快速的催化了丹液,便於讓丹藥更好的發揮效果。然後才轉過頭看著墨家的幾個老祖和墨辰落道:「這段時間,墨府就交給你們了!我總覺得墨彩雲似乎在墨府找什麼東西,也不確定她找到了沒有,萬一再回來的話你們要多加小心,有事就馬上通知我!」

「丫頭啊,你就放心好了!我們四個閉關也很久了!現在墨家就剩下這麼幾個人,我們是絕對不會再讓他們出事的!」墨春保證的說道。

他說的是心裡話,他們墨家一直就人丁單薄,可是他們怎麼也沒有想到,現在就剩下墨辰落一個完好無損的,墨城兄弟正在閉關,還有其餘兩個重傷的五人了!如果沒有他們幾個的話,這墨府簡直都快關門大吉了……

「你們知道就好!那我先回去休息了,明早我再回九樓。」墨九狸看著四個老頭兒說道。

看著墨九狸來看的背影,墨春看了看墨辰落道:「你把府上的人都召集起來,如今皇室被滅了!這裡也不再是將軍府了,以後只是墨府,如果有人想要留下來效忠墨家的就留下,想要離開的就都給些錢他們,讓他們離開吧!」

「是,老祖宗,我這就去安排!九狸給了我許多的玄石!讓我提升墨家人的實力,也是時候為我們墨家培養一些護院了!」墨辰落想了想說道。

「嗯,墨丫頭說的是。這事就先交給你去辦了!等到他們兩個醒了,你再回煉丹公會吧!」墨春說道。

「我知道了,老祖宗!」墨辰落說完退了出去。

「老三老四,你們兩個去守著墨城兄弟倆,我和老二在這裡守著他們!墨家只剩下這麼幾個人,再也不能讓他們任何一個人出事了!」墨春看了看並排躺在一起的墨辰風和墨辰雲,對著墨冬和墨秋說道。

「知道了大哥,我們這就過去!絕對不會讓他們出事的!」墨秋點頭道,隨即跟著墨冬兩人來到了墨城兄弟兩人閉關的小院,住了下來……

而墨春和墨夏則直接住在了墨辰風的住處……

墨九狸回到自己在墨家的小院的時候,寶寶已經玩累先睡了。她一個人坐在床邊,看著寶寶熟睡的側臉,一股滿足感油然而生……

「無論如何,娘親都不會讓你有事的!」墨九狸在心裡輕聲道。

忽然,墨九狸察覺到一股危險的感覺靠近,心念一動寶寶便被她送入了空間裡面…… 鮮血一下子揮灑了出來,染紅了白色令牌…

郭勇佳面色大變,被白色令牌刺中後一個踉蹌朝前走了幾步,一隻手撐在地上,另外一隻手緊緊的抓住背後的白色令牌,不讓它繼續穿過。

我不可思議的看着郭勇佳,他面色猙獰的咬着牙,額頭上冒出冷汗,忍痛想把令牌衝他身體裏拔出來,可那令牌明明就好像透明虛影一樣穿過他的身體,也沒有見血,爲什麼他會這樣?

白無常見到郭勇佳受傷,臉上重新露出獰笑,他一指半跪在地上的郭勇佳,嘴裏叱喝道:“收魂!”

郭勇佳本來就身形不穩,這一聲叱喝就好像有一記錘子,重重的砸在了郭勇佳的背上。

郭勇佳渾身一震,身後的白色令牌又刺進去了不少。

我呼吸有些急促,因爲我看到郭勇佳的頭頂上,居然慢慢跑出一個虛影來!

那也是郭勇佳!

對應白無常之前所說的話,他是要把郭勇佳的魂魄收走…

楊塵此時沒有和白無常繼續糾纏,而是閃身來到郭勇佳身旁,看着他頭上的虛影,面色端重,隨手掏出一張符紙,貼在了郭勇佳的虛影上,然後一把按住他的魂魄,塞回體內!

同時,郭勇佳背後的白令被他扯了出來,向白無常甩去。

令牌衝着白無常迎面而去,但是白無常卻無動於衷,就在令牌快刺到他的時候突然停了下來,被他抓在手裏,一臉震怒的看着他們。

“道士,應順當天道,斬妖除魔,可你們居然助紂爲虐,企圖對抗天道!”陰冷的聲音從白無常牙縫裏蹦了出來。

楊塵扶起一臉蒼白,驚魂未定的郭勇佳,面色不善的盯着白無常,並沒有說話。

“我靠,虧我以前一直崇拜重情重義的無常二爺,可現在我纔算明白,你們兩根本就是老不羞!”郭勇佳指着白無常的鼻子罵道。

“屁話誰都會說,我們道士和你們都是抓鬼的,是沒錯,可你也不看看你自己配和我相提並論嗎?居然藐視王法,揹着閻羅王替別人賣命,你們不是黑白無常,你們黑白走狗!”郭勇佳一臉義憤填膺,憤憤不堪的神情。

白無常眯了眯眼睛,見郭勇佳頑固不化,索性也不去看他,而是扭頭朝我這裏看了過來。

我心裏一驚,雙手緊抱住徐鳳年,萬一白無常過來,我就帶着徐鳳年先跑!

但是白無常並沒有如我想的那樣,他只是冷漠的盯着我,眼神裏還帶着一絲憤怒。

“冤有頭,債有主,今日的事,我可以不和你們追究。”白無常沉聲對着郭勇佳道。

“但是徐鳳年,我必須帶走。”他指了指我懷裏虛弱不堪的徐鳳年。

這話一出,我心裏滿是疑惑。

郭勇佳和楊塵剛殺了黑無常,惹得白無常發狂,說一定要我們永世不得輪迴,可如今怎麼就變臉了?

難道徐鳳年對他來說,比相伴千年的黑無常更加重要?

我心裏直接否定了這個念頭,就算是兩頭豬呆在一起上千年都培養出感情了,更何況是一對手足情深的兄弟。

一瞬間,我腦子裏又浮現出白無常那張陰沉的笑臉。

我覺得白無常心機很重,根本就沒打算放過我們,現在的情況是黑無常不在,他一個人難敵郭勇佳和楊塵聯手,所以纔會這麼說!

我看向郭勇佳和楊塵,楊塵倒是還好,臉上非常淡定,似乎對於白無常所說的話一點也不吃驚。

郭勇佳就不一樣了,他不可思議的望着白無常,呆了半響才說道。

“我們殺了黑無常,你肯就這麼放過我們?”

我心裏一咯噔,這話聽起來怎麼感覺郭勇佳好像真的要把徐鳳年交出去的意思?

不過我心裏沒慌,我知道郭勇佳這個人不會這麼做的!

“只要徐鳳年交給我,我可以既往不咎。”白無常乾巴巴的臉皮子抽了抽,臉上重新露出陰笑,只不過看起來卻不太自然。

“我靠,你當我們傻啊,誰不知道黑無常是你兄弟,我纔不信你會放過我們!”郭勇佳絲毫不給面子,依舊牛生牛氣的說道。

因爲現在我們佔據優勢,白無常帶走徐鳳年已經是不可能的,他只好跟我們談判,否則的話,他只能走黑無常的老路。

白無常面對氣勢洶洶的郭勇佳,深呼吸了幾口,臉上的眉毛都在一直抖。

看樣子是被郭勇佳氣的不輕。

“我說到做到,給我徐鳳年,我保證和你們老死不相往來!”白無常陰柔的說道。

“爲了一個鬼,和我撕破臉皮,值不值當,你們心裏有數。”

嚴先生是個鋼鐵直男 這下郭勇佳沉默了,皺着眉頭不知道在想什麼。

楊塵倒是沒去在意白無常的話,反而從兜裏掏出煙點上火吸了起來。

我有些不知所措,難道郭勇佳還真的要徐鳳年交出去?

我看了看懷裏徐鳳年,他也正看着我,還對我笑了笑,輕聲道:“放心吧…他不會把我交出去的。”

徐鳳年話音剛落,前面跟白無常對持的郭勇佳就開口了。

“要不這樣,你就當今天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該回哪回哪,黑無常沒了再找個伴,你肯定也早就想換了,換個女的陪你四處抓鬼多好啊?嘿嘿,男女搭配,幹活不累。閻羅王問起來,你就說黑無常因公殉職了,我們呢,就帶着徐鳳年回去,你也死了這條心,如何?”郭勇佳嘻嘻哈哈的說道。

要不是現在情況不對,我都要忍不住笑出聲了。

白無常和郭勇佳說了半天,本以爲郭勇佳在考慮妥協,沒想到是反過來要白無常放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