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趙炎朝梅洛瞟了一眼,這傢伙也比自己大不了多少歲,從外表上看也就三十不到,二十大幾,張口小子,閉口小子,真是討厭。。

趙炎喝道:「有什麼招就使出來吧!老傢伙!」你不喜歡叫人小子嗎?那我叫你老傢伙得了。

「老傢伙?」梅洛兩個眼睛圓溜溜的瞪著,長這麼大估計也挨過不少罵,但這還是第一次聽別人叫自己老傢伙。

我很老嗎?梅洛施法之餘摸摸臉,皺紋並不是很多啊!

「媽的!敢笑我,找死!」

梅洛雙臂用十分誇張的姿勢向前方擁去,像是面前有一顆粗壯的大樹一般。

水浪!

梅洛的聲音落下,而地面的積雪相呼應般應聲而起,匯成一道比梅洛高出一個頭的水浪,洶湧澎湃的朝趙炎奔去。

趙炎知道這個魔法,這和火系魔法中的炎浪是一個級位的。

趙炎很清楚,水浪作為中級的群體傷害魔法,其摧毀力只有4ooo多而已,就算梅洛的實力不凡幾乎接近s級,那也只是5ooo左右。水浪看上去洶湧澎湃,但趙炎卻並不畏懼。

趙炎心裡,已經有了對策。

古烈斯的奧義——太極龍炎!

每當聽到這個響亮的名字,愛櫻騰的雙眼便shè出異樣的神采,目不轉睛的望著賽場上的趙炎,心裡漸漸的有了個企盼。

希望趙炎勝利的企盼。

不過這種企盼不到幾秒中,愛櫻騰的腦海里便產生了一陣失落。。

奧瑪科,娜曼姿這些人的判斷雖然準確,但卻比不上這個sss級別的前輩的眼光。在趙炎和梅洛剛交手的那瞬間,愛櫻騰便判斷出了這場比賽的形勢。

愛櫻騰在心中嘆了口氣,「無論是天時地利,還是自身的實力修為,都相差太多啊!」

作為這個已經被自己排除的魔法,此刻卻又搬上了賽場,趙炎自然是有他的理由的。


要對付梅洛,把太極龍炎作為攻擊魔法的確是不行,但現在釋放它用來防禦那是再合適不過了。

太極龍炎也是群體傷害魔法,摧毀力和水浪一樣在5ooo左右,最重要的是它有強大的吸附xìng。就算不能對梅洛造成影響,但卻可以把水浪吸引過去,兩種摧毀力相同的力量纏繞在一起,來個同歸於盡。

的確,如趙炎設想的那樣,炎龍從趙炎的頭頂騰起,迅猛的躍到了水浪的上空,並在半空中自轉盤旋,用身體畫出艾雅大6上許多人看不懂的太極圖案。

梅洛微微一愣,覺得這個畫面有些眼熟。

嘩嘩嘩……

水浪一層一層向趙炎涌去,洶湧之勢猶可排山倒海,但卻在炎龍下停滯,並改變軌跡向旋轉中的炎龍涌去。

下一刻,半空中的炎龍幾乎被水浪包裹,但離炎龍最近的水能量分子總是在瞬間蒸。炎龍不斷的旋轉,造成強大的熱能,而水浪的力量卻逐漸削弱。

艾瑪婭睜大了眼睛望著半空之中,期待著繼續這樣下去,直到水浪完全被蒸。。

趙炎紋絲不動,梅洛面不改sè。

一切看似順理成章,循序漸進,但在悄然間,誰也沒有注意到賽場地面上的積雪中,一些不安分的水能量正紛紛的加入了水浪隊伍中。水浪的前方雖然很吃緊,但後備卻是無窮。

炎龍與水浪在半空中對峙了數分鐘,隨著時間的流逝,賽場上所有人都適應了這種變化。那原本唯我獨尊的炎龍動作緩慢起來,並且身體上漸漸的有水分子侵入,很多原本火紅的地方都黯然失sè。


與炎龍的變化相對應的便是水浪的勇猛,轉眼間,水浪幾乎將炎龍吞噬,半空之中,是一團自動攪拌的水流。

趙炎並沒有看見兩股力量爆破的情景,而是炎龍默默的消失。

「這……這怎麼可能?太極龍炎的摧毀力也不在水浪之下啊!」

趙炎疑惑間,炎龍的吸附力消失,水浪還在半空中狀態良好的存在著,不給趙炎過多的機會,鋪天蓋地的落了下來。趙炎的上空,就像遭遇到了一場傾盆大雨。

啊!

如果單單隻是傾盆大雨那就再好不過了,但可惜的,趙炎受到的是摧毀力高達5ooo的重創。

一聲慘叫,趙炎被水浪衝出很遠,直到身體撞擊到賽場邊緣的牆壁,才停了下來。

而水浪悄悄的浸入雪地,彷彿它們就不曾出來過一樣。。

炎!

幾乎是艾瑪婭和愛櫻莎同時在內心呼喚,焦心的看著賽場上那個倒在地上的人。狂龍嘴裡咬著肉愣在了那裡,雙眼瞪的老大。

相比這些關心趙炎的人的反應,梅洛就要顯得冷漠的多。

撇了撇嘴,梅洛很愜意的踮了幾步,道:「不堪一擊……怎麼了?站不起來了嗎?那就認輸吧小子,省得浪費時間。」

「裁判。」梅洛偏過去,朝隆克喊道:「他不行了。」

隆克站在原地,目光盯盯的望著梅洛,向他使了個眼sè,示意他看看後面。

梅洛轉過頭時,趙炎已站了起來。

「恩?抗擊打能力還不錯嘛!」梅洛心裡也清楚趙炎不可能讓水浪打了一下就敗了,如果才這麼點抗擊打能力,是不可能有命進入總決賽的。

趙炎轉了轉頭,又活動活動胳膊,在眾目睽睽之下肆無忌憚的扭了扭腰,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淡道:「下手還真是輕吶!」

趙炎探出頭,故意朝梅洛湊近一步,道:「你不會在讓我吧?」

呼……

趙炎的反應,讓艾瑪婭狂龍等人鬆了口氣。

只是誰也不知道,在他說完這句話后,在瞬間咬了咬牙。

笑話!換作是誰,被5ooo摧毀力的攻擊打了一下會沒事?趙炎全身酥麻酥麻的,暗嘆梅洛的水浪還真是厲害。

在被水浪沖走的那一剎那,趙炎已經明白心中的疑惑,但他看到雪白的賽場,頓時知道了這場比賽對於梅洛來說的優勢。

說的簡單點,趙炎是火,梅洛是水,雖然倆人釋放的魔法摧毀力都是5ooo,但周圍的環境卻對梅洛非常有利。整個賽場上到處都是水源,倆人的戰鬥幾乎就在水中,而且梅洛的水屬xìng還克著趙炎的火屬xìng,趙炎能不吃虧嗎?

「這真是一場艱難的戰鬥啊!」酷赤圖嘆了口氣。

愛櫻滕點點頭,道:「恩,炎沒有任何優勢。」

酷赤圖道:「老傢伙這下可要丟臉咯。」

愛櫻莎靜靜的站在後面,聽著倆人的談話,心裡不是滋味。默默的望著賽場上的趙炎,不知為何,愛櫻莎的心裡升起一股強烈的信心,一股對趙炎充滿無限希望的信心。

戰鬥逐漸的進入最投入的狀態,全場的觀眾也都安靜下來。

梅洛不願把這場比賽打成持久戰,已經沒有心思繼續斗下去了,道:「熱身已經完畢了,接下來要解決你了。」

梅洛向前一個信步,隨即雙手舉過頭頂,向下拉拽出一道虛空的弧形。

查克斯怔怔的看著梅洛,微微一驚。

冰雨!

查克斯很清楚,冰雨是殺招,就像他和貝蒙的那場戰鬥一樣。

在趙炎詫異的目光下,梅洛與他之間的上空出現了一團旋轉的氣團,下一刻,無數水線從氣團中降落,朝趙炎的位置撲去。

水線在攻擊趙炎的軌跡中不斷的加快度,並且逐漸的變化為冰針。

隨著空中氣團的加旋轉,冰針迅增多,而就當趙炎面臨第一波攻擊的時候,冰雨形成。

碴!碴!

趙炎本能的反應向後空翻過去,但雙臂,雙腿還是被無情的冰針給劃破,鮮血濺了出來。

梅洛yīn笑道:「哼……見血了,哈哈哈!」

「既然這樣,那就再狠一點!」也不知梅洛是否嗜血,此刻竟興奮起來。

儘管雙腿疼痛不已,但趙炎還是盡全力的向旁邊閃了過去,在受傷的情況下蠻橫可能會導致殘廢,但總比被冰雨擊中shè成蜂窩要好。

這種情況趙炎經歷過,在與路法的那場戰鬥自己不也是全身**著草劍嗎?

但歸根結底,那是草劍,穿透不了身體,但這冰針可就不同了,心臟只要吃上一針,馬上就能斷氣。

趙炎開啟敏捷靴,瘋狂的向旁邊跑著,但造成冰雨的氣團度也很迅,幾次趙炎都是險過,差點丟掉了xìng命。

形勢緊急,觀眾席上許多人都張大了嘴巴,看著賽場上那生死相博的畫面。

「這樣不是辦法,遲早……」

趙炎喘著氣,突然間腦海里閃出一道讓趙炎自己都不可思議的想法,xìng命第一,趙炎二話不說,手在懷裡一掏。

下一刻,一道綠光在趙炎面前閃過。


全場下巴掉了無數,鴉雀無聲。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個,都會成為作者創作的動力,請努力為作者加油吧! ()當眾人將下巴重新揀回來的時候,趙炎已經威風凜凜的騎在了綠sè老虎背上,度提高了十幾倍,圍繞在梅洛的周圍打轉。

趙炎以前不是沒有想過把夢寒一代改造成戰鬥坐騎,對於這種跨越時代的想法趙炎對此也充滿了信心,但猶如比賽的事情太過於的繁瑣,他的心思也沒有完全放在上面。

情急之下,趙炎也管不了那麼多了,避開冰雨,將夢寒一代放了出來,運用它的度來躲避冰雨的攻擊。

圍繞著梅洛轉了幾十圈,不但沒有被冰雨打到,反而讓梅洛的腦袋都開始眩暈了。

趙炎騎在虎背上,感覺得心應手,那原本洶湧的冰雨此刻顯得無比緩慢,對趙炎已完全造不成威脅。

梅洛的下巴也幾乎掉了下來,他萬萬沒有想到趙炎居然還有這一手,這已經完全脫他的思維範圍了。

梅洛不幹了,停止冰雨,對隆克喝道:「裁判,他犯規!」

隆克淡道:「他怎麼犯規了?」

梅洛覺得隆克的問題問的實在莫名其妙,大喝道:「他帶老虎進來幫忙這還不叫犯規嗎?」

隆克微微的閉上眼睛,道:「我沒看見他帶老虎進場,這隻老虎應該是他的召喚獸,這是符合規矩的。」

趙炎微微一笑,隆克的判決真地道。

「我……」梅洛氣急,罵裁判的話剛咽在嘴邊,周圍偏傳來一陣巨響。

兩儀炎龍陣!

轟轟!

趙炎抓住最好的時候,對梅洛釋放了古烈斯的奧義。。趙炎相信,只要梅洛中招,就算他不輸,也會受到重傷,從而失去作戰的最好狀態。

梅洛咬咬牙,猛的偏過頭惡狠狠的向趙炎瞪去,喝道:「媽的!」

看著對面朝自己呼嘯而來的炎龍,梅洛突然側過身,兩隻胳膊同時展開。

在正面的炎龍向梅洛撲去的時候,背後的另一隻炎龍也朝梅洛奔去,將梅洛夾在中間,共同撕咬。

但梅洛卻像是有先見之明似的,在第一時間側著身子,展開的雙臂攤開雙掌,每個掌心分別對準一條炎龍。

梅洛大聲一叫,「水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