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我們想見見和你一起的那個男子,不知道可以嗎?”那貴婦人穩定了下心神道。

“什麼男子?”楊萍兒皺眉道“你們找錯地方了”說完直接把門關了起來,不過在關門的那一瞬間,楊萍兒突然在對方的身上下了個小小的法術,不過對方並沒有察覺到罷了。

其實楊萍兒也是不想多惹什麼事,畢竟他和唐七都只是路過這裏,最終的目標還是處在這個星球最中心處的神祕幽谷,她之所以下那個法術,也只是怕對方真的找唐七有事留一手而已。

告別了客棧,那貴婦人和那丫鬟兩個人漫步在街道上。

“肯定是小七”那貴婦人突然來了句道。

“小姐,你沒有搞錯吧?”那丫鬟瞪着雙眼道。

“不會錯的,我敢肯定那人就是小七,雖然百年沒有見道他了,但是他的氣息,我這個做姐姐的怎麼會忘記呢?”那婦人道。

“既然這樣,那爲什麼那個女的不讓我們見他呢?”丫鬟問道。

“可能是小七現在有什麼麻煩吧,不說了,後面有人跟蹤”貴婦人冷冷的看了眼身後,低聲的道。


“小姐,你先走,我去解決他們”那丫鬟面露寒光的道。

“不用,這次我要親手解決他們,讓天下人都知道,我們唐家的東西,不是他們可以染指的”貴婦人冷聲道。

說完二人向着郊外人煙稀少的地方走去,而她們身後之人顯然沒有察覺到死神的鐮刀已經找上他們了,依舊慢慢的跟了過去。

不知道走了多久,周圍的環境漸漸的變的荒涼起來了,那幾名黑衣人顯然也察覺到了不對,相互看了眼,然後分散開來向着不同的方向逃去。

“現在纔想走,是不是晚了”貴婦人的身影出現在了一個逃竄的黑衣人之前,冷冷的道。

下一刻,一道冷忙閃過,貴婦人的身影便消失不見了,而那黑衣人的身體在他消失後不久,就那樣突然的爆炸開來。緊接着,一道道悽慘的叫聲接連響起,不一會就再次的安靜了下來。

冷風吹過,陣陣的血腥味瀰漫在整個荒涼的郊區,時而還有一兩隻奇怪的鳥類飛過,發出了陣陣淒厲的叫聲。

“好狠的手段”一個五十多歲的老者,看着地上那滿地的斷肢寒聲道。

“看來不能在用對付普通人的手段來對付她了,哼”又一陣寒風吹過,在看那原地,哪還有什麼老者的身影?

貴婦人在解決了那些跟蹤的黑衣人之後,隨着那丫鬟慢慢的走到了一個隱蔽的山莊,山莊的門口掛着一個金色的巨匾,上面有着兩個金色的大字—-唐府。

穿過了大堂,是一個長長的走廊,走廊的盡頭有着一間非常普通的農家小院,中間有着一個平凡的茅屋,院中還有着一些家禽不停的到處跑着。

“小雨,你先回去吧”說完一個人慢慢的走了進去,然後緩緩的推開了那間茅屋的門。

茅屋之內,一個滿臉病容的讀書人正躺在牀上,猛然間一看,還以爲是個死人呢。

“馨兒……咳….你回…來了”那讀書人緩緩的睜開眼睛,試圖坐起來,不過卻沒有成功,反而引來了陣陣的咳嗽聲。

“子書大哥,你就這樣躺着吧”貴婦人連忙上前扶住了那個讀書人道。

“都怪…大哥沒用,只會…連累…馨兒…..咳…咳….”那讀書人喘了口氣,然後看着貴婦人面帶微笑的道“等大哥…死了…你一定要…..找個好人家….”

“不,大哥,你會好起來的”堅強的貴婦人,在這一刻居然留下了眼淚。

那貴婦人原名叫唐馨,是百年前被天雷所滅的唐家六小姐,事發的那天晚上,她帶着自己的丫鬟小雨,去十里以外的小鎮上見這個讀書人,可是等到他回來的時候,家裏卻全部變成一堆廢墟。

而這讀書人名叫子書銘,其實是當地的一個普通門派派主的兒子,從小就十分的聰明,甚至可以用鬼才來形容,二十歲便無師自通了奇門遁甲之術,後來愛上了唐家的六小姐,也就是唐馨,本來準備告知自己的父母,然後迎娶唐馨。

可是誰知道這個時候,唐家卻別天雷所轟,而自己更是染上了一種怪病,如果不是曾經碰到過一個好心的道人幫他用凝神草修築了這間小屋來壓制他的傷勢,可能他早已經成爲了一堆枯骨了,不過畢竟歲月不饒人,百年過去,凝神草的功效也已經耗盡,所以那讀書人死去也只是時間的問題了。

“子書大哥,你知道嗎?我找到七弟了,原來他還活着。”唐馨扶着子書銘溫柔道。

“真的嗎?,那…實在是…太好了”也不知道是不是看到唐馨我原因,子書銘那蒼白的臉上有了一絲的神色。

“過段時間,等我把這些江湖人士都打法了,就去讓小七來見你”唐馨紅着臉道。

就在這時,門口處傳來了一陣轟鳴聲,震的整個唐府都震動了起來。

“不好,有法力高深的人強行破陣,我這陣法可能難不了他多久,咳….咳…”子書銘不知道從哪來的力氣,一把坐了起來,可是還沒等他下牀有咳嗽了起來。

“子書大哥,你就在這裏休息,我出去看看,”直接向着門外走去。

此時唐府的大門口,一道人虛空而立,左手不斷打着各種奇怪的法訣攻擊着整個唐府的陣法。

“你是什麼人?爲何要攻我陣法”唐馨剛出來就看見了暈倒了一片的下人,一股無名的怒火燃燒了起來。

“哼,你就是當今武林的第一人”那道人斜了眼唐馨,不屑道“想不到居然達到了引氣後期,也難怪那些廢物不是你的對手”

“我不管你是誰,給我滾遠點,否則別怪我不客氣”唐馨看着那道人,怒道。

“就你”那道人冷冷的看了眼唐馨,剎那間,一股驚人的氣勢向着唐馨壓來,周圍的草木在這一瞬間全部彎了下去,也彷彿是畏懼那道人的氣勢一樣。


好強!唐馨驚訝到,不過她的臉色並沒有什麼變化,依舊冷冷的看着那道人。

“不錯,”那道人收回氣勢,對着唐馨讚賞道“比一般引氣期的修真者強多了,從你這境界看來,估計已經無限接近元嬰期了,你們唐家的法訣果然值得我出手”。

那道人說出了他的目的,然後整個人立於虛空,俯視着下方的所有人,一股淡淡的氣勢,慢慢的向着下方壓去,然後逐漸的增加。那道人顯然是要立威,所以出手一點都不含糊。

唐府內的普通人,現在大多都已經昏了過去,能站着的,也只有那麼少數的幾個人了。

“給你三天的時間,把你們唐家的功法給默出來,否則三天之後,我勢必會將這裏給移成平地”道人留下這樣一句話之後,整個人就消失在了半空之中。

瞬移!分神期修真者的標誌!

唐馨臉色蒼白的看着那個道人消失的地方,沒有說一句話,她知道,這次自己是無論如何也躲不過去了的。

———————————————

有緣客棧中,昏睡了接近半月的唐七終於醒了過來。

看着牀邊那因爲勞累過度而睡了過去的楊萍兒,他心底產生了一絲淡淡的暖流。

唐七輕輕的走下牀,然後將自己的外衣披在了楊萍兒的身上,雖然他的動作很輕,但是依舊將楊萍兒給驚醒了。

當楊萍兒看見已經無事的唐七時,不由的激動道“唐大哥,你沒事拉”

“恩,”唐七點了下頭,然後撫摸這楊萍兒的額頭道“辛苦你了”

“不辛苦”楊萍兒連忙搖着道,對後又叫店小二準備了豐盛的飯菜,然後又給唐七燒了洗澡用的開水。

休息之後,唐七看着楊萍兒道“萍兒,你的錢是哪裏來的?”其實從醒來那一刻開始唐七就在想,自己可是身無分文,而楊萍兒之前也是一直跟着自己,又那裏來的錢呢?

“呵呵,也沒什麼,就是聽說這裏有個不良地主,我去他那光顧了一下”楊萍兒頑皮的笑道。

“哈哈…..”聽到楊萍兒的話,唐七不由得開懷的笑了起來。

“大哥,我們接下來直接去幽谷嗎?”笑聲過後,楊萍兒關心的問道。

“不”唐七搖了搖頭,沉默道“我們唐家可能還有人活着,我要先找到他,那樣我才能放心的去幽谷”

聽到唐七的話,不知道爲什麼,楊萍兒突然想起了昨天到訪的那兩個婦人。

“在想什麼呢,難道還想去那個地主家‘光顧’嗎?”唐七看見楊萍兒陷入了沉思,不由得打趣道。


楊萍兒白了唐七一眼,然後道“昨天有兩個三十來歲的婦人說要見你,不過你那時候正在昏迷,所以我將他們給打發走了。” “哦?”唐七皺眉道。

這一刻他突然想起了上次自己回到唐家廢墟的時候,潛伏在樹林觀察自己的那個女人,雖然當時他並沒有去理那個人,但是直覺告訴他,找自己的很可能就是那個女人。

“唐大哥,你是不是想起什麼了?”楊萍兒見唐七也不說話,說以問道。

“萍兒,你還可以找到那個女人不?”唐七並沒有回答,反而問道。

“當然可以找到啊”楊萍兒笑了下道“我怕那婦人可能真的找唐大哥有事,所以就在他身上留下了個小小的追蹤法術。”

“呵呵,那就好,反正現在我們也沒有什麼事,出去轉轉吧”說完起身向外走去。

二人離開客棧之後,漫步在大街之上,是時許多帶刀的武林人士引起了二人的注意。

“唐大哥,你說他們這都是去哪?”楊萍兒開口問道。

“我也不知道,這些人神色匆匆,莫非有什麼爵士寶物出土你成”唐七猜測道。

“嬉戲。我們跟過去看看不就成了”說完拉着唐七跟這那些人走去。

依二人的修爲,跟着這些人簡直不費一點的力氣,只見那些武林人士慢慢的走出了城外,然後順着一條土路慢慢的前行着。

道路非常的荒涼,也許是久沒有人走的緣故,所以到處都長滿了雜草,不過對於這些武林中人來說,根本就沒有一絲的影響。

大約行了半柱香的時間,一片焦糊的土地出現在了二人的眼前。

“唐大哥,這不是?”楊萍兒指着眼前的的地方驚訝道。

這個地方不是別處,正是曾經武林第一世家,唐家的遺址。唐七冷漠的看着那些武林中人,並沒有說什麼。

這時那個帶頭的漢子對着身後的衆人道“各位兄弟,近日大家聚集到這裏,無非就是爲了當年唐家留下的祕籍而已,可是實話告訴衆位兄弟,這片土地,我狂一已經翻了數十遍了,結果並沒有發現什麼祕籍”

“你說沒有就沒有,我們兄弟大老遠趕來,難不成爲了你這區區的一句話就回去不成”說話的正是鬼命三兄弟中的鬼命老大。


“就是啊”

“你算老幾…..”

“……”

一時間場面瞬間亂了下來,唐七和楊萍兒也沒說話,只是冷冷的看着場中的那些不斷叫囂的武林人士。

“衆位兄弟”那狂一喊道,這一聲顯然是用上了佛門祕技獅子吼,所以在場的衆人聽道後,都安靜了下來,無數張眼睛向着那狂一看去。

狂一顯然對這中效果感到十分的滿意,點了下頭,繼續道“昨日在下得到了一個消息,那就是傳聞江湖第一的鬼娘子乃是當年唐家的人,我們與其在這裏漫無目標的瞎找,不如一起逼上門去,讓那鬼娘子交出祕籍,到時候,我們大家一起分享豈不快哉”

聽到狂一的話大家都沉默了起來,畢竟鬼娘子縱橫江湖已經五十多年了,其威名更是已經深入到了衆人的靈魂深處了。

狂一見衆人都沉默了下來,偷偷的斜了眼他旁邊的那個中年人,只見那中年人一雙小小的眼睛,朝天鼻,一張大嘴之中,更是暴出了兩顆大門牙,真可謂是奇醜無比。

那中年人也不說話,只是輕輕的點了下頭。

見到中年人點頭之後,那狂一才放心的對着場中之人大喝道“各位,實不相瞞,在下乃是仙門傳人,近日之所以在這裏告訴各位,是因爲那唐家氣數已盡,他們的祕笈之然是要易主的,在場的衆位兄弟,皆有可能得到,所以希望大家不要錯過了這次機會啊”

聽到狂一的話,下面的衆人都騷動了起來。

見到下面的那些人都有了一絲的動搖,狂一接着道“而且各位只需要隨我們仙門傳人前去那鬼娘子的住處,如果鬼娘子出手,將全由我仙門傳人接下”

“那我們有這麼可肯定,你們仙門的人會將唐家的祕笈借於我們一觀”鬼名老二說出了衆人心中最爲關心的問題。

狂一顯然早就猜到了這個問題了,利索的回答道“我仙門前輩都是神仙中人,自然不會去搶奪那唐家的祕笈,要知道我們仙門之中,可是現無法無數,這次在下出山,也只是爲了順應天命罷了,望大家不要錯過這次機會啊”

“既如此,我們兄弟就隨你走一趟吧”鬼名老大沉思了片刻,道。

見鬼命三兄弟已經表態,衆人也沒有多做猶豫,紛紛表示願意同那狂一前往。

看着下方喧鬧的衆人,狂一對着那名奇醜的中年露出了一絲詭異的笑容,而後道”那麼請各位兩日之後此地集合,到時候狂某人自當親自爲衆位帶路”。

“那先謝過狂大俠了”衆人紛紛圍了上去謝道。不過下方也並不是所有的人都跟着那狂一起鬨去了,也有不少人冷眼旁觀着,唐七和楊萍兒就是其中之一。

“大哥,讓我上去把那個煽動人心的傢伙給解決了吧”楊萍兒看着臺上的狂一,雙眼閃爍着攝人的寒芒。

“不用,他不過是個跳樑小醜罷了”唐七止住了楊萍兒低聲道“等着,我到要看看,他們誰敢動我們唐家的人”說完周身散發出絲絲的寒氣。

感覺到楊萍兒突然輕輕的拉了下自己,唐七不解的向她看去。楊萍兒也不說話,只是輕輕的看向了旁邊。

順着楊萍兒的目光看去,唐七才發現,自己周圍的十米處早已經一個人都沒有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