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八天。

江北站在船頭,看着遠處的那條黑線,這樣美好的生活可能真的要結束了。

那是陸地……

要到了,老爹說是還有最後一天的路程了。

就在昨天,老哥也凝鍊出了丹火。

事實證明,本身就是火屬性功法,加上又晉級了,再有老爹的親自教導,還和自己“探討”了很多之後,老哥的天賦依舊不容小覷。

而老爹一激動,又獎勵了江南一小盒煙,江北能看出來,老爹肉疼。

可能是很珍貴的二級靈草吧,就這麼給老哥拿去抽了……

果然地主家的兒子不一般,啥都缺,就是不缺錢,不缺修煉資源,氣不氣。

誒,這話要是在外面說是不是容易捱揍?

以後可以試試。

這幾天,江北基本就沒幹別的,表面上認認真真的對着那個小本本發呆。

心裏無時無刻不在想着怎麼刷他爹的時候刷更溫柔一點。

還有就是以後去了什麼雲瀧城怎麼刷別人,爲了修煉,他不得不考慮。

畢竟他是得罩着他爹的男人!

只要是實力高的不是特別誇張的大哥,來一個刷一個。


前提是能跑路。

小城市就是這點不好,老爹說能打得過他的隨隨便便就能拎出來一堆。

但是江北已經明白了,之前老爹還嚇唬他什麼多如狗遍地走的呢。

現在看來,這雲瀧城可能真不太行。

拿腳指頭都能想明白,老爹吹牛都不好意思繼續吹下去。

很煩,實力比自己差,那怒氣值就多不了哪去,歸根結底想修煉還得去那什麼主城。

倒也可以在城外的森林等等修士,老爹不是說有來歷練的嗎?


沒準就有撞槍口上的。

他煉丹的實力也能得以體現出來了,想想這個,生活又有了動力。

“北兒!”

耳邊傳來老爹的聲音,江北趕緊鑽進船艙。

看到老爹已經拿出了一張精緻的地圖放在茶几上了,不由得面露好奇。

“爹,這是星隕大陸的地圖?”江北主動開口問道。

“不錯!”江萬貫讚許了一下。

江北發現老爹已經變了,自從他頭陣子和老哥同時化身舔狗,導致了現在老爹時不時的就得誇他們一下。

很難受,在老爹身上這怒氣值可能不好刷了。

其實他不想這樣的,但是每次刷完,作爲回報他都能讓老爹驚喜驚喜。

比如什麼境界又提升了啊,這樣。

但是最近晉不了級,怒氣值就穩定在三千多,偶爾有海妖們來送一波。

可能是喝酒喝多了,想起他這個風一樣的男子了。

不過也很值得欣喜,到下一階段的晉級已經有十分之一了。

江萬貫的手已經放在了地圖上,比劃着。

江北這才微微回過神來,朝着地圖上看去。

挺直觀,哪裏有野怪啥的都得標註一下,不能去。

老爹手指的位置上面是一個巨大的森林。

“看,這就是雲瀧城!我們要先苟住的地方!”只聽得江萬貫沉聲說道。

這話說的不好聽,他也很難受,但是不得不這樣。

江北順着看過去,哪來的雲瀧城?

而當老爹把手挪開的時候,看到了,被這手指頭壓住了。


真小啊……

第七妾 ,至於這片森林,我也沒深入過,你倆在修成丹術之前好好在雲瀧城待着。”

天知道當初爲啥不是約定實力晉級到某個境界才同意出城,不過這是已經約定好了的!

江萬貫就想把這兄弟倆綁住,讓他們在雲瀧城招搖已經很誇張了好嗎!

“再向南你們也能看得到,隔着這一片山脈便是碎星城。”江萬貫繼續說道。

“以後要是成了丹師了,這裏能去嗎,爹?”江北趕緊問道。

爬山什麼的,以前懶得爬,現在一下就能飛上去,多有意思。

江萬貫擡了擡眼皮,看了一眼江北道:“這裏超過半數的山峯都已經有主了,宗門林立,且基本都和老子有仇。”

“呃……”江北沉默了,不能去就說不能去唄,嚇唬人幹啥!

只見老爹又伸手指向旁邊,繼續道:“雲瀧城東邊,有兩個魔門,你倒是可以去那攀攀關係,不給你抓走都算我的。”

“至於再往東,算了,你過不去的。”

江北:“……”

南北東都不行,那西邊應該可以了吧!

下一刻,只見老爹看了一眼自己,四目相對,江北有點慫。

“西邊分兩條路,一條是拐個彎通往碎星城,一條則是通往西絕城的。”

突然,江萬貫像是想起了什麼,再次補充道。

“這西絕城裏面什麼人都有,要是知道你是我兒子,你活不過,嗯,一炷香的時間,能不能去你自己考慮就行。”

江北:“……”

做人就不能真誠點嗎?說話的方式不能簡單點嗎?

“而此次,我們就是要從這裏進,然後抄小路前往碎星城和雲瀧城的這條路,明白了吧? 重生悍婦 !”

江萬貫說着,伸手指在海邊的一個位置。

億萬掌權者:寵妻要上天 好嘞,爹!”

江南抽着煙答應了一聲,自從掌握了丹火,感覺這個世界都美好了起來。

江萬貫嘴角抽了抽,“路上就別抽了,這東西太惹眼。”

江南苦着臉答應了一聲,一天不抽菸,會很難受。

地圖雖然有點雜亂,但是江北還算是看明白了。

就是朝着西面可以拐個彎去碎星城,其他的……哪都去不了。

好坑。

可是要是從那些什麼宗門的山峯中間穿過去,保守估計也就只需要兩個時辰的事。

很煩,有點慫,不太敢,可是又好想去旅個遊。 江萬貫現在很煩,看着自己這小兒子一臉的慫樣。

意識到了一很嚴重的問題。

不知怎的,他總覺得這個什麼君子約定看起來是不可能完成的,但是他總覺得他吃虧了。

或者說一個什麼區區丹師的名頭根本就困不住江北多久!

至於爲什麼,他也不知道,但是這一部分,是作爲強者的直覺!對未知事物的直覺。


挺準的。

更多的,則是對這敗家玩意的瞭解!坑了他這麼多回了,還能不瞭解他嗎!

心裏還真是有點懷疑,又有點期待呢。

難道這小兒子真能在短時間內成就個丹師?

不由得暗暗咂了咂舌,可就算是他有神識,也不至於這麼誇張吧?

很不理解這個念頭到底代表着什麼,但是他已經在想跟高深的問題了,不管如何,都得給他困住。

要把和他的鬥爭進行到底!不然指不定哪天這小子就又被人追殺然後找自己哭鼻子了。

一羣人跟在他屁股後面要砍了他們一家,想想就不寒而慄。

想到這,更頭疼了。

看着江北一臉難受的還在看着那個地圖,江萬貫突然意識到了一個很嚴肅的問題!

可能能讓江北安穩下來的方式只有兩個。

第一,就是放出消息,說有人要弄了他,嚇得他哪都不敢去!

嗯……這個暫時是不太可能。

第二,就只能靠着他自己去作。

然後引來一大堆人真的來追殺,讓這敗家玩意明白他打不過人家。

然後嘛,就憑他這慫炮的尿性勁兒,他敢再出去?

他要是敢出去,自己都願意叫他一聲大哥!

嘴角不由得勾起一抹笑容,看來好像可以對着敗家玩意施行一下放養政策。

但是這一切都得等他有了丹師之名,那個約定困不住他的時候!


心裏有點抖啊,萬一他作大死……

不行不行,到時候得提前跟他約法個五六七八九章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