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很簡單,你辛辛苦苦的幫我取回了神諭,那我就要爲你付出一些回報。”再次淡淡的笑了笑,邁婭緩緩的說道。

“你是說,你可以讓我的腿?”都說精靈的恢復法術極其的高明,莫非,他們能將自己的斷腿復原?

“比你想象中的還要好得多,我們送給你的,將會是一份超值的大禮……” “超值大禮?!那是什麼東西?莫非……莫非你們要送給我一條黃金腿?”在得知自己的腿竟然不用血肉重生就可以復原後,心情大好的天賜,馬上跟邁婭開起了玩笑。

天賜當作是玩笑,而一本正經的邁婭卻不這麼想了。

“如果你覺得我們送你一條純金打造的假腿,你會更高興的話,我們可以滿足你這個要求。”聽到天賜的話,輕輕的皺起了眉頭,邁婭也有些納悶起來了。捨棄靈活的肉腿不要,卻去選擇一個一無是處的笨重金腿,這個亡靈,他到底是怎麼想的?

“不,不,不……”看到邁婭當真了,天賜趕緊擺手說道:“剛纔是說着玩的,剛纔是說着玩的。”

開玩笑,要是真給自己裝上一條金腿,那自己還戰鬥個屁啊,看到敵人一劍砍過來,就憑那條金腿,嘿,躲都別想躲了,直接等死得了。

“好了,神諭給我,你先去休息兩天,我也準備準備,等後天日出之時,我會再派人去找你的。”

“嗯……”取出神諭,遞給邁婭之後,看到她轉身,天賜有些疑惑的問道:“呃……長老大人,關於那個超值大禮,能不能給我先透漏點詳情?嗯……我想知道一下,我的這條腿,你們打算怎麼來複原它。”

轉過身,看着天賜神祕的笑了笑,邁婭慢條斯理的說道:“急什麼,等到後天,你就什麼都知道了。”

“啊?這還保密啊……”望着邁婭逐漸離去的背影,天賜突然又想起了什麼,趕緊大聲的喊道:“對了長老,那個,那個,能不能讓人先給我送點精靈之露嚐嚐?”

這頭剛喊出來,周圍就響起了一片壓抑的輕笑聲。掃視了一圈,看着那些掩嘴輕笑的精靈姐姐們,天賜自己也覺得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

身子停頓了一下,沒有說話,也沒有點頭或是搖頭,邁婭只是對跟在自己身後的精靈擺了擺手,就徑直的離去了。

答應了?看着那個笑着望着自己的精靈,天賜尷尬的摸了摸自己鼻子,不過,他裂開的大嘴,根本就無法掩飾他那狂喜的內心。

終於……終於又能喝到酒了。

“請跟我來,我帶你們去你們休息的地方。”一個衛兵,強忍住自己臉上的笑意,走到了天賜的面前。

“嗯,好。”興高采烈的拄着一截斷樹枝,天賜一拐一拐的跟在了她的後面。

此刻,精靈之露給他帶來的幻想,讓他完全忽略了身邊一直嘟着小嘴,悶悶不樂的妹妹。

“好了,這裏就是你們這兩天休息的地方了。”將兄妹倆領到一間屋子裏,看了天賜一眼,那個衛兵在轉身離去之前又笑着說道:“你要的精靈之露,馬上就會給你送來。”

“嗯,謝謝你了。”注視着衛兵的離去,天賜馬上在身邊的椅子上坐了下來,開始等待着美酒到來的那一刻。

“雪兒,待會送來的精靈之露,你也要嚐嚐哦,那可是精靈族的特釀呢。”聽到妹妹沒有吭聲,扭過頭,天賜在這個時候才注意到雪兒那低落的情緒。

“怎麼了?”將埋頭不吭聲的妹妹拉到身邊,天賜好奇的問道。剛纔不還好好的嗎,怎麼突然就不高興起來了?

“是誰惹到我的雪兒了,快告訴哥哥!”

“是你!”自己的情緒終於被哥哥發現,雪兒委屈的癟了癟嘴,兩顆晶瑩的淚珠在她的眼眶裏不停的盤旋着,似乎隨時都有可能墜落。

“我?哦?對不起,對不起,哥哥不是故意的……”雖然不明白自己到底哪裏讓雪兒不高興了,但是天賜還是立刻將她摟在了懷裏,輕拍着她的後背道歉着。

“哥哥幹嘛不要雪兒背?雪兒也想背哥哥嘛~”趴在天賜的懷裏,雪兒抽噎着嘟囔道。

“啊?這個,這個……”打破腦袋也沒想到自己的妹妹竟然會爲這個不高興,心中暗噓了一口氣的天賜,覺得好笑的安慰道:“妹妹哎,你可是個女孩子,哥哥怎麼能讓你背呢,萬一把你累着了,哥哥可要心疼死了呢。”

“哼,就知道騙人。剛纔的精靈也是女孩子,哥哥爲什麼讓她背?”

“呃……”尷尬的撓了撓頭,偷偷的看了一下門外,天賜附在雪兒的耳邊小聲的說道:“你是說那個沙琳?哥哥一開始真不知道她是女的……天啊,穿着那身鎧甲,怎麼看也像是個男的嘛~”

“噗哧”一聲,原本臉上還掛着淚痕的雪兒,被天賜的這句話一下子逗得笑開了,“怎麼可能啦~長得那麼漂亮,雪兒一眼就看出來她是女的了。”

“真的?我怎麼沒看出來?還是雪兒厲害呢~哎,精靈族穿起鎧甲來,男的和女的根本就很難讓人分辨得出來嘛……”

再難分辨,認真觀察的話,也是能夠區別出來的,只是糊塗的天賜,當時忘記留意罷了。

“哼,哼,就算一開始沒有看出來,那你後來問了她的名字,不就知道了?”

“是啊,是啊,可是知道後,已經被她背到地方啦……”咧着嘴,再次撓撓自己的後腦勺,天賜心中不由得暗自咂舌一番。還好,還好沒讓妹妹看到自己親到沙琳臉上的那一幕,不然,這下子又有得解釋了。

就天賜在那暗自慶幸的時候,門外突然傳來一聲輕咳,“對不起,打擾了……”

是衛兵,剛纔邁婭吩咐過的那個衛兵,此時,她正一手端着一壺酒,一手拿着一包東西站立在門口。

“啊,終於來了!”推開妹妹,拭去她臉上的淚痕,指了指門口的衛兵,天賜趕緊說道:“快去,雪兒,快去幫我拿過來。”

“哦……”雖然不想離開哥哥的懷抱,但是,看着哥哥臉上那急切的表情,雪兒只能乖乖的哦了一聲。

看到雪兒上前,那個衛兵將手中的那包東西遞到了她的面前,“這裏有套衣服,你進屋先把身上的換下來吧。至於酒,我給他端去就行了。”

“衣服?”


“嗯,你不會想一直穿着這樣的衣服吧?”指着雪兒身上的破布袍,衛兵笑着說道。

“不想!”扯了扯自己特意截去好幾截的大布袍,雪兒趕緊搖了搖頭。

“那還不快去?”將那包衣服遞到她的手上,衛兵指了指裏面的那間屋子。

緊緊的抱住自己的衣服,回頭看了看哥哥,她又一把從衛兵的另一隻手上奪過酒壺,呼的一下跑到了天賜的面前,將酒壺往他手裏一塞,接着就頭也不回的衝進了裏屋。

“她是你的妹妹?”望着打開酒壺蓋子就往自己嘴裏倒酒的天賜,門口的衛兵看得直搖頭。

“嗯。”喝了一大口後,天賜這纔出聲回答道。

“你怎麼能讓你的妹妹穿成這個樣子?那麼漂亮的一個小女孩……”

“我也不想讓她穿成那樣啊……”回味似的咂了咂嘴,晃了晃輕了四分之一的小酒壺,天賜不由得後悔起自己剛纔的喝法了。

這精靈之露,完全不像麥酒,它需要慢慢的品,越品味道越好,而像天賜剛纔那樣的猛灌,還真是糟蹋到家了……

看着天賜嚇人的喝相,聽着他那隨意的答覆,衛兵一邊搖頭,一邊嘆息着離開了。

“哎,酒鬼,十足的酒鬼,怎麼這樣的一個人也會成爲精靈族的恩人?”

“酒鬼?哪裏來的酒鬼?”就當衛兵一邊抱怨着,一邊朝屋外走時,諾雅突然出現在了門口。

“啊,公主閣下,您來了,客人就在裏面。”趕緊行了個禮,衛兵識趣的悄悄退下了。

雖然沒有搞明白她剛纔在說些什麼,但是,一想到自己的恩人就在屋內,諾雅也懶得去計較了,點點頭,她就興沖沖的朝着裏面走了進去。 “你這是在幹什麼?”諾雅怎麼也沒有想到,自己進門的第一眼,竟然看到天賜正在將精靈族辛辛苦苦釀造出來的精靈之露往地上倒。

“諾雅公主?”看到那個自己曾經碰巧救下的公主,天賜連忙將酒壺放在旁邊的桌子上,就想要起身站起來。只是,由於他站起來的時候那條腿的重心沒有把握好,以至於晃悠了兩下,馬上又重新坐了下去。

“你的腿怎麼了?”發現天賜彆扭的動作,諾雅的目光馬上就注意到了他的腿上。而這一看,卻讓她發現了自己的救命恩人,竟然少了半條腿……

“你沒事吧,怎麼會弄成這個樣子?”急忙朝着他的跟前走去,諾雅關切的問道。

“呵呵,沒事沒事,不小心被海怪咬到了而已。”擺擺手,天賜也懶得再從椅子上站起來了。

“海怪?你怎麼會招惹到海怪的?”

“從矮人那回來的時候,船出事了,結果掉到海里正好被海怪逮住……”簡略的說了一下,直聽得諾雅兩眼睜得大大的。


“哎,看來你的這條腿,是爲了我們的神諭而弄丟的了……”嘆了口氣,諾雅覺得自己對眼前的恩人,又虧欠了一些。

“呵呵,其實也沒什麼的,反正長老她說過會將我的這條腿復原的。”無謂的聳聳肩,天賜對於自己的這條斷腿,倒還是一點都不在乎。

“長老能復原你的腿?那會是什麼樣的法術?”搜索了一下自己記憶中的法術,諾雅卻沒有想到什麼合適的。

“哦,對了,你怎麼能把精靈之露往地上倒呢?不想喝也不能浪費啊,這酒我們平常自己都捨不得拿出來喝呢……”目光又注意到了地上的那灘酒漬,諾雅馬上又開始抱怨了起來。

也是萬分心疼的望了一眼撒在地上的酒水,天賜彎腰狠狠的拍了船長一巴掌,“都是它,這個東西看着我喝的時候鬧着要喝,真給它嚐了一口後它竟然扭頭不喝了……”

原來剛纔,當天賜在慢慢的品嚐着精靈之露的時候,一直眼饞的盯着他的小船長可急壞了,咬住他的褲腿就不停的晃了起來。

老夥伴的嗜好自己怎麼會不明白,看了看手中精製的小酒壺,雖然心中很是不捨,但是他,還是慢慢的將酒壺對準了小傢伙那早已張開的大嘴巴。

倒了一兩滴,看到船長一點反應沒有,連舌頭都不動一下,無奈之下,只得將酒壺的傾斜幅度加大。而這一加大,馬上就有了一大口酒水落入了船長的嘴裏。

嘴裏嚐到了精靈之露的味道,甜甜的,卻不是它所熟悉的那種口味。身子一退,脖子一扭,在吐掉口中酒水的同時,它也躲開了天賜原本正對着它的酒壺。

……

望着蹲在天賜旁邊的小傢伙,諾雅驚奇的問道:“它也會喝酒?”

“當然!”用那隻完好的右腿踢了踢船長,天賜指着地上的酒漬故意板着臉說道:“你自己看着辦吧。”

剛剛的那一巴掌,讓小船長馬上就知道自己做錯事了。看到天賜板着臉,它立刻乖乖的伸出舌頭將灑落在地面的精靈之露給舔得一乾二淨。

舔完之後,仰起頭,又可憐巴巴的望着天賜,想知道自己是否可以得到原諒。

“你怎麼能這麼欺負它?”同情心大發的諾雅,立刻蹲下身子,摸了摸它的頭,不滿的說道:“灑了就灑了,哪能強迫它喝呢?”

“誰欺負誰了?”咯吱一聲開門聲後,雪兒的聲音,隨後傳了出來。

扭過頭,看着重新換過衣服的妹妹,天賜的嘴巴差點又合不起來了。

“雪兒,你的這身衣服,還真的沒話說了。”望着妹妹那合身的純白色連衣紗裙,天賜看得都有些目不轉睛了。

“真的好看?”得到哥哥如此之高的讚賞,雪兒立刻高興得原地轉了一圈。

“嗯,這套衣服穿在你的身上確實很好看,不過,我怎麼覺得有些眼熟啊,你這衣服,是從哪裏拿到的?”雖然在看到雪兒的第一眼,諾雅也呆了呆,但是,與天賜不同,她馬上就恢復了過來。

“剛纔的精靈給的……嗯?你是……”也直到這個時候,雪兒才注意到站在天賜身邊的精靈來。雖然剛纔見過的衛兵也有着那種超凡脫俗的美貌,但是跟眼前的這位比起來,她們還是明顯的要差上那麼一兩個檔次。

這樣年輕而又出衆的精靈,莫非……

“你就是精靈族的公主,未來的女王諾雅吧?”想起哥哥跟自己描述過的一個精靈,雪兒馬上就說了出來。

“我就是諾雅,不過你是?”聽到對方竟然認識自己,諾雅好奇的看了看坐在旁邊的天賜一眼,在那猜測雪兒的身份了。

“我叫雪兒,是他的妹妹。以前哥哥不止一次在我面前提起過你呢。老是說我沒有你長得漂亮,今天一看,哎,果然……”

剛剛抿了一口精靈之露的天賜,聽到妹妹的話,差點沒有給嗆住。搞什麼,那個時候自己只是說着玩玩的,她怎麼還當真了。

“你是他的妹妹?那,你也不是人類嘍?”得到稱讚的諾雅,她的臉上,立刻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嗯,我跟哥哥一樣,都是亡靈。”望着眼前友好的精靈,雪兒也笑着點了點頭。

“……”

“……”

就當兩個人你一言我一語的聊來聊去時,坐在旁邊的天賜,卻突然有了一種被人冷落的感覺。

乾咳兩聲,將兩位美女的注意力吸引過來後,他才慢條斯理的說道:“你們兩個帶我說兩句啊,要不我一個人很無聊的啊。”

扭過頭,望着自己的哥哥,想起他前面對自己的冷落,雪兒做了一個鬼臉,故意對諾雅說道:“不要理他,走,我們倆到一邊聊去。”

“不要理他?嗯,好,我們倆到那邊坐着聊。”

“好……”

看着把自己涼在一邊坐在遠處聊天的兩位小美女,天賜只得無奈的瞅瞅還蹲在自己腳邊的小船長。

一把將它抱起來,放在自己的大腿上,揉了揉它的毛髮,喃喃的說道:“哎,老夥計,還是你最好,永遠都在我的身邊。”

看到天賜沒有再生自己的氣,小船長立刻嗚嗚的叫了兩聲,那樣子好像是在說“當然,當然我最好了”。

在天賜一口一口的將那壺酒給抿完之後,雪兒跟諾雅兩個人,還是坐在那裏。而且看樣子,她們好像越聊越開心了。

在兩個小女生又一陣銀鈴般的笑聲之後,天賜終於閒不住了,乾咳兩聲,他大聲的問道:“諾雅,嗯,你到這裏來,是來幹嘛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