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等到祝贛說完,大家當即互相看了一眼,確實發現隊伍裏少了不止昨天淘汰的十個人。

對於祝贛說的話,大概也猜到了是之前獲得了喜夜並且喝掉了,卻沒有贏得怒夜的幾個人也在裏面。

聽完事情的經過之後,這一羣人瞬間炸了鍋。

“我靠!你們的酒被搶了?”

“被搶了多少?”

“怎麼被搶的?”

“他們爲什麼會械鬥?搶回去之後分髒不均嗎?”

……

一羣人嘰嘰渣渣的問個不停。

以至於原本看到祝贛說完之後依然情緒不佳,準備先關心一下祝贛情況的夥伴們都插不上嘴。

“聽說是……”祝贛剛剛準備回答,就看見易鶴臉色難看的走了進來,立刻閉上了嘴。

注意到了祝贛的異狀,其他人立刻反應過來,當即就和很小的時候、還會怕老師的年齡一樣,快速地各就各位,一副剛剛什麼都沒有發生的樣子。

不過隨即他們也發現了在易鶴的身後,沒有那十個託着酒的人了,只有一個穿着白色軍服的女人。

女人很漂亮,用鏗鏘玫瑰形容也不爲過。

雲落天發現這個女人其實自己相當的印象深刻,簡直就和機器一樣,冷冰冰的不說,還特別的心狠。

還記得第一次見到這個女人的時候,就是第一場遊戲修改規則的時候,那些人因爲膽怯,並不敢去參加接下來的遊戲。

那個時候,當真是血流成河也不爲過!

當時正是這個女人帶的頭。

隨後在自己和易鶴之間的謠言傳開的時候,也是這個女人抓捕了散佈謠言的人,並且處決了他們。

雲落天還記得那裏面還有自己本來打算做朋友的武仁。

雖然已經打算只做個普通朋友,但是還是挺在意的。

後面再見面,這個女人變成了雲落天等人乘坐的、運送大家去第二場遊戲場地的飛船上的服務人員。

到現在已經是第四次見面了。

只是今天這個女人雖然也是板着個臉,不過雲落天卻感覺女人比起之前還要冷上幾分,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

不過轉頭看向易鶴的表情,雲落天的臉色也變得難看起來。

易鶴這個人在雲落天的印象裏,很少這麼喜怒形於色。

無論是雲落天猜到的那個身份,還是易鶴這個人在他面前表現出來的一切,都是一樣的。

除非他真的非常的高興或者生氣。

當然大多數情況下,是雲落天紈絝少爺脾氣上來的時候。

只是經過了易鶴半年的訓導之後,雲落天早就已經改了不少,也就越來越少見到易鶴這麼惱怒的樣子了。

不過雲落天更清楚,易鶴這個人根本就不是一個會自己一個人老老實實吃虧的人,不管是誰讓他這麼生氣,到最後都要被易鶴好好的收拾一頓。

只是,到底心裏還是有些不岔。

雲落天暗戳戳的在心裏記了一個小帳,打算觀察到是誰在找易鶴的茬時,等有機會了在幫易鶴報復上一波。

“都到一樓大廳集合!”看到大家都自覺站好,易鶴的神色似乎好看了些許,不過站定之後,卻是一揮手,讓大家一起去一樓大廳。

結合之前祝贛說的事情,大家心中已經有了結論。

大傢俬下里交換了一個眼神,默不作聲的跟在易鶴身後分批次從不同的梯柱一起來到了一樓的大廳。

等到大家在大廳重新集合之後,大廳裏其他教練也帶着他們負責的玩家一起陸陸續續的來到了大廳這邊。

只是無論是哪個教練都帶着自己的玩家隊伍遠離易鶴這邊。

雲落天注意到就連之前的時候多少有些巴結易鶴的血修羅畢修一夥兒人也是一樣的態度。


看來今天發生了不少事情……雲落天微微眯起眼睛,狠厲的眼神一閃而逝。

自從媽媽出事、自己被渣父追殺、又被易鶴救了之後,自己就發誓要好好的珍惜對自己好的人。

教練是沒法兒收拾了,但是不是還有教練手上的玩家嗎?收拾他們讓他們丟臉,也就等於是讓那些個教練沒臉。

想孤立我們這一組,讓學員們怨恨易鶴?可以!不過那也得我雲落天同意纔可以!多少還是猜到了節目組這邊意思的雲落天心裏這樣想着,手緊緊的握成拳頭。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巨大的投影出現在大家的面前。

是一個人的半身像,看起來相當的帥氣,只是略顯陰沉。

投影中的人像緩緩的張開嘴,低沉的嗓音傳遍整個大廳:“尊敬的玩家大家下午好!鑑於有些教練私自違規使用特殊物品幫助部分學員提升實力,引發其他學員嫉妒不滿,發生了搶劫、鬥毆致死等惡性事件,甚至暴露在了網絡之上!今天特意召集各位玩家宣佈節目組做出的決定!”

“第一,對於造成這起惡性事件的源頭,我們將會對他進行撤職處理,他將不能繼續擔任原來組別的教練!原組別的所有學員重新打散分組,投放到其他教練的名下!”

但是投影中的人沒有想到的是,剛剛說完第一條處罰措施,就有人站了出來表示不服。

不是別人,正是雲落天。

“等一下!我就想問一下什麼叫做私自違規使用?甚至還導致了發生搶劫、鬥毆事件?這些事情關教練什麼事情?”雲落天根本無法忍耐,直接不管這個投影是個什麼厲害人物,就直接站出來維護起易鶴來。

不過,雲落天盯着這個巨大的投影,有一絲疑惑不解。

就在自己站出來的那一瞬間,似乎看到了投影眼中閃過了一絲殺機。

但是這一絲殺機轉瞬即逝,快到雲落天都快以爲自己看錯了。

不過之前半年跟着易鶴最長做的訓練之一,就包括危機訓練。

雲落天雖然並沒有取得很好的成績,但是依然還是警惕了不少。

對於這樣幾乎一瞬間汗毛全部炸開的感覺,顯然提高了警惕。

不知道殺機爲什麼產生,沒關係!至少知道最近需要多多提防纔是。

雲落天不着痕跡的背起手,在自己的個人端上輕輕的撫摸了一下,眼神凝重了不少。

就在雲落天站出來之後,扈平幾個人也紛紛站出來,表示抗議。

有人帶頭,本來就覺得挺不公平的玩家們也紛紛響應。

“這種強盜邏輯都有,簡直是開了眼界!”

“沒毛病,被搶的人都是活該!不然咋別人都不搶就搶了你們?喝了酒,因爲酒的效果怪罪釀酒人!邏輯滿分!”

“原來這事兒的源頭還在教練‘私自’拿自己的東西補貼節目組是嗎?”

“我就想知道,你們原本給教練的獎勵,夠不夠買教練送出來的一壺酒的!”

……

羣情激憤之下,大家說的話也越來越難聽。

投影的臉色也越來越難看,那副表情簡直恨不得把大家都給吞了。

就在那個陰沉的人就要爆發的時候,易鶴雲淡風輕的聲音帶着幾分愉悅響了起來:“你們這是在做什麼,不知道現在是什麼場合嗎?都給我安靜點,好好的聽講,別學其他人沒有是非觀念、一點兒規矩都沒有!”

易鶴用相當愉悅的口氣‘呵斥’了大家一頓,但是其中那種指桑罵槐的寓意,卻讓大家不由自主的鬨笑了一會兒,隨後又趕緊裝着什麼事情都沒有的樣子,。

投影的臉色更加的不好了,但是礙於場合卻不能直接發泄,憋得那叫一個難受極了。

故意不去看易鶴那邊的情況,投影像一個沒事兒人一樣,故意忽略掉之前大家夥兒維護易鶴的時候提出的犀利問題,故作鎮定的開始繼續往下說:“第二,經過檢驗,昨天出事的一羣人是因爲喝酒導致的酒後鬥毆,情節嚴重,直接扣除前兩場遊戲中的總積分,以示懲戒!”

“被搶了酒的玩家,作爲受害者!被搶的幾位玩家將會獲得節目組的補償!一人一次性獎勵五千積分!”

“切……”投影想象中的感激目光別沒有,反而是易鶴這邊隊伍中的各種噓聲再其他隊伍都相當嚴肅的情況下,顯得尤爲刺耳。

轉過眼, 誤惹奪愛少爺

簡直將投影氣的一佛昇天,二佛出竅。


要不是現在還在通過投影講述結果,他絕對會直接發脾氣。

可惜,現在他能做的就只能是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的繼續下去。

“以上就是來自節目組的決定,不知道大家有什麼意見沒有?”投影在例行公事地問出這句話的時候,突然就發覺了不妙了!

果然,餘光一掃,他就看見了雲落天和易鶴那邊的學員同樣不以爲然的表情,明顯沒把他放在眼裏。 “這位先生,我有意見要講!”雲落天更是站在隊伍的最前面,吊起眼睛看着投影中的人,嘴上說的話聽起來還挺有禮貌的樣子。

這幅樣子落在投影裏那個人的眼中,卻更加的想要打人了。

雖然知道雲落天可能不會說什麼好話,可是卻沒有任何的辦法,只能硬着頭皮說了一句:“請說!”

畢竟是他開的頭不是嗎?



雲落天可不會在意投影裏的那個人心裏是怎麼想的,他這次站出來,就是爲了維護易鶴的。

“我是其中一個被搶了酒的玩家,我就想問一下,節目組的積分已經這麼值錢了嗎?區區五千積分恐怕不能償還我們的損失吧!”不過雲落天開口說的第一件事情卻是問節目組的補償。

這一舉動讓投影裏的那個人微微皺眉,沒有應聲。

雲落天卻不依不饒:“您不說話是什麼意思?難道我提的要求有什麼不對嗎?”

“不過是五千積分,能兌換些什麼東西,玩家可能不清楚,您作爲節目組的人員不會不知道吧!”看着投影裏的人皺着眉頭,拿不準自己想做什麼的樣子,雲落天步步緊逼,強調着自己蒙受的損失:“我們被搶的可是怒夜!七夜中的第二夜!如果您不知道它的價值,我也可以跟你說道說道!”

雖然雲落天話裏話外都在對投影裏的那個人進行口頭上的逼迫,但是一直用着敬語,只是聽在那個人的耳朵裏卻格外的刺耳。

偏偏還不能發作。

投影裏的那個人覺得自己快要被氣炸了。

“那你想怎麼樣!”他當然用不着雲落天來給自己科普關於七夜的相關內容,畢竟他也是不斷尋找七夜的人種的一員。

只是讓他萬萬沒想到的是,易鶴這個傢伙手上竟然能夠每天拿出十瓶出來當做激勵的手段。

這麼一來,易鶴手中絕對不僅僅只有十套那麼簡單!


偏偏他和易鶴相識多年,曾經還有過過命的交情,都不曾知道這件事情。

現在倒好,拿出來給這些活不到一年的人喝!

能隨便拿出十套七夜,這讓他不由得猜測易鶴可能是保管了剩下三成七夜酒的人。

呵!居然好意思說把他當成兄弟!

投影裏的那個人越想越不忿,看着雲落天的眼神也越來越不滿。

現在倒好,一個玩家也敢給他臉色看,還要跟他算什麼損失?

他到要看看,雲落天敢提什麼要求,又有沒有命來享受這一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