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海平遙入凌雲絕宮天劍閣修行多年,劍法已然大成,更是得公良真人贈劍,單這分實力與膽色就讓人無比的佩服。

就在長劍即將要確到海平臏的肩膀之時,他的手中火光乍現,隨手一揮,立時兩劍交擊,強悍的氣勁震得海平遙退了六步。

而海平逍則僅退了兩步,便反衝而來,身速暴增,劍法較先不知厲害了多少。

海平遙手中「驕陽」劍橫在胸前,暴喝一聲,人劍合一,化作一道紫光立時朝那海平逍射去。

兩道人影於結界之上疾走狂奔,眼睛根本無法捕捉成象。

二人的身影一觸即分,接磁卡便傳來那刺耳的交擊脆響,一連走了近百招,仍不分上下。

當他二人身形顯來之時,那如出一轍的臉上,竟然連神態都是一模一樣。(未完待續。。) 「平遙,你現回頭還來得及!若再執迷不悟,可別怪我手下無情!」海平逍厲聲叫道。

可海平遙堅持了多年的想法,又怎麼說變就變?

海平遙冷聲道:「大哥,不用再做戲了,今日在場中殺我的難度遠比我回到神山中要大,難道不是嗎?我不會回去的,你們死了這條心吧!我也知道你是想讓我將雪兒帶回神山……..」

海平逍的眼神中充滿了期待,只聞其弟話音一轉,「但是,我也很喜歡她,想與她廝守終身!」

一語激起千層浪,兄弟反目的真因原來是因為納蘭雪。

都說「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你動我衣服,我便斬你手足。」此言無虛啊。

納蘭雪那嬌美的容顏雙見紅霞,羞澀的模樣更加動人。

妙音笑道:「看來此次我倒是做了件好事!」

納蘭雪低下頭去,似乎一切都可任由他們做主。不過,她絕非沒有主見的人,反而心中極是有數。

當年的婚約並非她所願。而她真正中意的人也並非海平逍,而是海平遙才是。

只是當年的海平遙過於自卑與謹慎,這才背影離鄉。

若納蘭雪有那麼一些喜歡海平逍,早當成親才是,何以每次當他逼婚之時,納蘭雪都以修行為名,一拖再拖。

眼見此次斗神大會之後,他們便要成親。

不想,多年不開竅的海平遙,終於說出了藏在心中多年的話。

這一切當然要感謝楊稀伯,不是他傳音於海平遙,這嘴笨的小子,又怎麼會一語便將納蘭雪有些冰冷的心給捂暖,又怎會激得海平逍立時亂了方寸。

海平逍這位海家後輩中第一大天才,平日里對所有的事都漠不關心。除了修練之外,便是守著納蘭雪這位不苟言笑的未婚妻,沒想到,這些年來第一次見她松馳的神情竟然是在自己那該死的弟弟身旁。

聞自己的親弟要跟自己搶女人,這是公然的挑釁,試問自小便集萬千寵愛於一身的海平逍如何能受這種打擊?

在眾人的嘲笑聲中,海平逍陰冷的面容似乎讓整個洪都神山的氣溫驟降。

海平逍的身體周圍,就像有一層薄薄的黑霧,永遠都無法散開。剎那間,海平逍好一團隨風飄飛的黑煙。轉瞬殺入海平遙身前。

眾人心知,這是海平逍動真格的了。

暗力,軒嘯在原界之中才知道這種元氣的名字,它們象徵著黑暗與死亡。


而洪都神山所使之元氣,便屬於暗力,不僅如此,當初西成山脈中的幽鬼一族也源自於洪都神山才是,還有南荒的魂族。

這些人給軒嘯的感覺無疑都是黑暗的,不過自從軒嘯得到原界之後。便不覺得它們恐怖。

海平遙對這元氣所屬並不驚訝,因為他出自洪都神山,見得大哥如黑緞一般地繞身而上之時,手腕翻轉之時。驕陽劍狂旋不已,劍影狂斬在那黑緞之上,生生將它逼離自己的身體。

海平遙冷哼一聲,驕陽劍高舉指天。耀眼的光芒迸發而來,似奪取日月光華一般,讓它們在這一刻顯得無比暗淡。

劍芒驅散著黑暗。當空劃過,長達數丈氣刃如同附著在嬌陽之上的外衣,轟然斬在那黑緞般的暗力之上。

成千上萬道劍影在這一刻自四面八方同時怒斬而來,聲勢浩蕩,驚人無比。


轟…….

驚雷般的劇響連綿不斷,震得眾人頭暈眼花,結界之中氣旋狂撲,連空間在這一刻亦生出亂流而來。

正當眾人為海平遙振臂高呼之時,黑影衝出漫天塵土,直逼失神的海平遙而去。

海平逍的手中寒光逼人,讓人在那一刻見到了屍山血海,似乎能嗅到驚人的血腥之氣。

在這一刻,實力境界稍弱之人,立時被嚇得渾身癱軟。

軒嘯一眼便看出這就是他手中那柄奇形怪狀的雙刃刀所致。

此刀出現之時,便帶著濃濃的煞氣,配上暗力使來,立時在眾人面前營造出一副末世慘狀。

不過軒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此刀命名蝶羅極煞,仙界大戰之時有名的殺器,命喪這刀下的亡魂沒有一萬亦有八千。

試問這等沾染著如多仙君大能鮮血的煞器,如何能不叫人膽寒。

自仙界大戰結束之時,此物便被供奉在洪都神山的神堂之內,再沒見過天日。

不想上官衍竟然如此大的手筆,竟然此物交給了海平逍,看來此人在神山之中頗受器重啊。

蝶羅極煞破空而來,離海平遙的頸部僅有不足一丈之距,刀氣兒卷,護體元氣竟也無法阻暗力的侵蝕,叫海平遙肌膚生痛,皺眉不已。

刃芒在距他一尺之地停滯不前,「認輸,將你大嫂送回,今日的事就當沒生過!」

海平遙冷哼一聲,暴喝道:「你當我還是當年任人宰割的魚腩嗎?你與父親當年為爭權奪利,殺光了納蘭一族,只剩下了雪兒一人,不否認你很喜歡她,可是她又怎麼可能跟你在一起?」

洪都神山之內本就是一潭渾水,家族之間內鬥不斷。

不過海平遙將這神山秘事道出之時,仍叫在場之人驚嘆連連。

海平逍面色劇變,他本以為這事不會讓任何人知道,可海平遙又是怎麼知道的?」

海平遙冷笑道:「你認為雪兒是傻瓜嗎?我為什麼會知道?這一切都是雪兒說的,你忘了為何要屢屢派人刺殺我?是因那些日子的夜裡,雪兒總來尋我,一哭便是整夜。紙永遠是包不住火的,你們要為當年所做的事付出慘痛的代價!」

軒嘯頓時明白過來,為何納蘭雪這般刻意地跟著妙音到了凌雲絕宮一陣,且不願離開此地,原來她早做好了打算,看準時機逃離神山。

不得不說,此女心思縝密,於洪都神山忍辱負重多年,裝作無知,其實心中跟明鏡似的。

當初海平遙勸她跟自己一起走,納蘭雪不願,所以海平遙才在洪都神山又等了許久,是終才離去。

她本是為等一個報仇的機會,後來才知道憑她個人的能力已經無濟於事。

如經她選擇了凌雲絕宮,便是看準兩大仙派之間必有一戰,還有個更重要的原因,就是曾經那個深愛的男子他此刻正是凌雲絕宮的一員。

海平逍的嘴角抽搐,已抑制不住內心的怒火,當初不管他如何對這個弟弟,都只是嚇嚇他,讓他知道這一生都不要再和他爭,若早知是現在這結果,在他三歲的時候,就該讓他淹死。

從水中將海平遙撈起來的人,是海平逍事先就已經準備好的人。海平遙一直責怪自己的父母,不站在他這邊。原來是因為海平逍做得並不算出格而已。

這時海平逍以那陰森恐怖的聲音幽然道:「你我兄弟之情就此結束!」

蝶羅極煞,於掌心旋飛,黑芒狂漲,電閃般劃過海平遙的喉頸。

眾人剛回過神來,就見得海平逍毫無徵兆的出手,且是殺招無疑。

剎那間,眾人眼前一花,立時揉眼看去,原來海平遙在那短短一瞬,竟然做出反應,屈身而下,躲過一刀,仍然直立的人影,不過是因為他速度太快而留下的殘影罷了。


海平遙屈身的同時,如同一隻蓄勢已久的猛獸,狂吼一聲,猛地蹬地而起。

嬌陽劍一馬當先,直朝那海平消腰腹之地狠狠地刺去。

氣勁透體之時,海平逍冷哼一聲,手中短刀迴旋而下,刀劍交擊,「鐺!」地一聲脆響后,接連拼了數記。

只見海平遙頓時落在下風,翻身跌退,身前不斷逼近的正是滿臉殺氣的海平逍。

看來這兄弟二人終於還是到了反目成仇的境地。

海平遙周身上下已被那暗力所侵蝕,如黑色的火焰般,燒得他痛不欲生。

不過這痛苦又怎能跟心痛相比?

海平遙身速爆漲,飄身飛退,與其兄保持身距,於結界之內疾行飛掠,似有意避戰一般。

衛南華在側,淡淡問道:「平遙會出手嗎?」

軒嘯有遙感那一道微弱的元氣,搖頭嘆道:「當斷不斷,必會生亂,平遙既然請戰,必然知道熟輕熟重,就算他不忍心,這一場之後,二哥你依舊可以拿下,雷海之心就到手了!」

衛南華聞言心中一驚,「三弟你有十足的把握拿下斗神宮嗎?」

軒嘯平淡的目光中透露出的不是自信,而是一份理所當然,這世上本沒什麼事是理所當然,不知軒嘯為會這般肯定?

二人各有所思,均覺吟不語。

結界之後,海平遙迷茫的神色終於消失,似乎下了很大的決心般,身形頓時一滯,萬道劍影如傾盆暴雨般立時降下。

海平逍的護體元氣罩之上,立進火光迸發,如煙花炸開。

海平消冷笑一聲,「我還以為你要一直當這縮頭烏龜!」

海平遙的臉上無喜無悲,淡然得如若一潭靜水,冷冷喝道:「萬劍歸一!」

那萬道劍氣立氣聚攏,驕陽劍同時消失,天地之間再看到一柄劍的蹤影。

結界之內,安靜得可怕,海平逍突然有種心驚膽顫的感覺,下一刻,身體如遭雷擊一般,鮮血狂噴而出。

只見那血漿不斷從胸膛上那道觸目驚心的豁口處狂涌不止,海平逍身體一軟,立時下墜。(未完待續。。) 海平遙並未如軒嘯等人預料的那般下死手。

海平逍始終是他的大哥。

而納蘭雪似乎對海平遙這決定也不反感,畢竟害得刀子家破人亡的不僅僅是海家,真正的幕後主使是上官衍。

第八輪的較量結束。

此次斗神大會的最終對決將會在凌雲絕宮與斗神宮之間展開。

當眾人以為懸念會留待第二日的時候,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公孫兆此時竟然越過羅法,縱聲道:「斗神宮退出終極一戰,凌雲絕宮獲勝!」

一語激起千層浪,眾人辛苦等待的結果,難道就是斗神宮認輸?那麼眾人先前的奮力阻攔又有何意義?送了這麼多條的人命,又該有誰來償還?

凌雲絕宮奪魁了,說來有些讓人難以接受。因為這魁首之位來得太過簡單了一些。

場外儘是不滿斗神宮的言論,眾人早已到了暴發的邊緣。

這時,仙君戰榜之上,僅剩下凌雲絕宮之名,它便象徵著此次斗神大會此次奪魁的仙派。

雷海之心光芒大盛,如同長眼了一般,緩緩朝軒嘯所在之處飄飛而來。

雷海之心的光芒柔和,讓軒嘯在這一刻,感受到了親和之意,他實在難以明白,不過是一顆寶石罷了,怎麼會有如此奇特的感覺。

當雷海之心飄浮在軒嘯面前之時,成百上千道殺人的目光死死地盯著他,似乎他只要一伸手,便會被撕成碎片。

軒嘯早已犯了眾怒,雖然心中無懼,但這一刻還是有些猶豫,到底接還是不接呢?

軒嘯從未如此糾結過,雷海之心近在眼前,倒底接還是不接。

如果接。必然會成為眾矢之的,如果不接,雷靈仙海之中的秘密將永遠無法揭開。

雷靈仙海的秘境之中,絕對有什麼逆天的東西存在,否則不會引得眾人爭搶,不惜犧牲無數條人命。

更何況那秘境之中似乎有股神秘的力量不斷地召喚著軒嘯,拉著他不斷向雷靈仙海靠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