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也唯有在面對林峯的時候,鳳纔是會表現出如此女人的一面。

“呃,算是吧。”

聞言,林峯迴答,伸手接過茶杯,TSGS組織的事情,至此應該算是告一段落,剩下的事情,就交給國安局葉德去做,在金海市,他林峯能耐再大,也不能將手伸的太長,畢竟,有些關乎到國家的事情,還是有着底線的。

不過,大事沒有,小事卻是纏身,對此,林峯現在也已經習以爲常、見慣不慣了。

“那,有沒有想姐姐呢?”

然而,鳳的下一個問題,差一點就讓林峯那剛剛喝進喉嚨的水給嗆出來,這話題轉換的調幅,貌似有些大了點。

就連凱麗,都忍不住的一聲偷笑,外人都稱呼總裁爲冰之女皇,然而,又有誰知道,這個冰之女皇,與首領之間,又會是什麼樣的關係存在。

凱麗這麼多年,一直跟隨在鳳和林峯的身邊,早就司空見慣了兩人的曖昧,說是姐弟,又不是姐弟,說是情侶,貌似沒有那種熱戀,總之,說不明道不清,千絲萬縷,有時候,就連凱麗,看着都爲他們而乾着急。

“那個,凱麗啊,這水有點燙,能給我加點冰,冰嗎?”

林峯頓挫,直接轉移話題,看向凱麗。


聞言,凱麗撲哧一笑,每次首領在總裁的面前侯不住,總是會拿自己來做擋箭牌,這都已經快成爲了習慣。

“弟弟怕燙啊,那要不要姐姐來給弟弟吹吹…”

鳳的聲音,很是**,又極度曖昧,再加上此刻的鳳,貼近着林峯,所以,那種體香,幾乎是直撲林峯。

“呃,那,那個,我,弟弟自己來就好。”

面對鳳的步步緊逼,這一次,林峯是徹底的語無倫次了。 勞倫會客完,已經是半小時之後,原則上,勞倫是一個很注重時間觀念的人,不過,綜勝貿易確實有很多亮點和長遠的發展前景,因此,勞倫準備破例給後者一次機會,想聽聽對方的解釋,然而,讓勞倫失望的是,十分鐘的面談,勞倫的第一感覺,就是在聽一部天方夜譚,雖說所有的論點都圍繞有着企劃書案,但是,給人的感覺,卻是有形無實,這與勞倫想象中的完全不同。

再者,整個過程中,對方絲毫沒有提及誤約這個事情,這更是讓勞倫很是失望,因此,這個面談,很短,對此,勞倫唏噓不已,很難相信,他所收到的那一份企劃案,會是出自這樣的一個領導班子。

總裁辦公室內,林峯面對鳳的無限挑逗,只能舉手投降,並允下承諾,答應抽一天時間出來單獨陪鳳遊玩金海市,最後,這纔是換來了鳳的滿意點頭和寬大處理。

隨後,三人就坐在沙發上,隨意而聊了起來,雖說進駐金海市才短短几天,但是,金海市

的水,無疑,哪怕是鳳,都深深感到了一種渾濁。

“咚咚咚!”

就在這時,門外傳來一陣敲門聲。

“應該是勞倫,進來。”

聞言,鳳開口,放下手中的一疊資料。

果然,鳳的聲音剛一落下,勞倫就推開門,走了進來,見到林峯,這個一向紳士的青年,也是難以掩蓋心中的激動,幾個疾步,就來到林峯的面前,啪的一聲,蹭亮的皮鞋根緊緊靠在一起,一個立正:“首領!”

“勞倫,辛苦你了。”

林峯站起身來,給了前者一拳,隨即,兩人深深擁抱了一下,兄弟情誼,盡在其中。

當年,兩人執行任務,陷入死亡沙漠,迷失方向,在無水斷糧的絕境中,兩人整整堅持了將近二十天,而也就在這二十天中,兩人建立下了堅如磐石,生死與共的友誼。

“哎呀,肉麻死了,兩個大男人。”

見狀,凱麗嘟喏着小嘴,一臉的不滿道。

“不會吧凱麗,你連男人的醋,都吃啊?”

聽得凱麗的話,勞倫大笑道,不過,沒辦法,在龍隱,傾心愛慕首領的女性不在少數,而凱麗,自然也是其中一員,只是,首領好像始終都在逃避着這些事情,哪怕是鳳,這麼多年,兩人的關係,都沒有觸及。

至於爲什麼,或許也就只有首領自己知道,不過,大家還是能夠猜到一二,不是首領不想觸及,而是因爲首領害怕自己會給她人帶來危險,畢竟,首領的身份,太過敏感。

“現在大家都在了,說說北俄的事吧,你們怎麼看?”

隨即,林峯示意勞倫坐下,開口道,剛纔在閒聊的過程中,北俄那邊的情況,林峯也是從鳳和凱麗的口中,知曉了一些,貌似有了一點小插曲。

在龍隱成員監控銀狐組織的過程中,發現對方在北俄居然暗中掌控着幾個巨大的天然氣儲備,這對於龍隱組織而言,絕對是一個意外的驚喜,所以,這個情報,在第一時間到了鳳的手中。

爲此,就在昨天,鳳安排老奧,也就是在鳳身邊,除了勞倫、凱麗之外的第三位龍隱成員,那個話語不多的中年人,奧德賽,前往北俄。

同時,他隨身還攜帶有第一手最新的資料,是比爾藉助衛星,並結合侵入對方密室檔案,所推測而得出的,最有可能成爲銀狐組織暗中操控的幾個天然氣儲備的情報,鳳的目的很明確,就是要拿下銀狐的這些天然氣儲備,當然,在北俄,龍隱不可能長期進行大批人員的駐守。

故此,老奧此行的任務,一個是調查清楚這些天然氣儲備的確切信息,第二個就是在北俄尋找新的代言人。

“人員布控已全部到位,如果僅僅只是爲了殲滅對方,隨時都可以行動,但是,如果想要吃下銀狐在北俄的全部資產,可能還需要一段時間,另外,北俄那邊的**,我們也必須要去活動一下。”

勞倫開口,身爲龍工集團手下掌控着數十個子公司的總管大人及外交大臣,勞倫的觀點,比較注重大局,而看法,也往往都是從大角度出發。

“北俄**…”

林峯一聲低喃,勞倫說的倒是一個事實,銀狐在北俄根深蒂固這麼多年,自然與北俄某些派系存在着某種利益,龍隱想要橫插一腳,其中必然會傷其利益,如此的話,屆時倒是一個大問題。

“或許我們可以利用這一次北俄總統的競選,來藉此發力。”

鳳的手指輕敲着桌面,美眸微擡,緩緩道,在這個時候,女人的精明,彰顯無疑。

“總統競選,對,這是個好主意。”

勞倫聞言,隨即一想,便就拍手叫好,如此一來,很可能,龍隱能夠一舉打開北俄的大門,甚至於獲得更大的利益。

“只是,我們如何才能選擇對象,北俄**雖然不如其他國家的政權那麼複雜,但是,諸方勢力也不在少數,最後鹿死誰手,很難揣測。”

勞倫又道,不得不承認,這確實是一個需要考慮的棘手問題。

“普金斯基,還記得嗎?那個猥瑣的中年人,聽說他現在是國防部的部長,或許我們能夠從他那裏着手。”

聞言,凱麗忽然想到一個人,開口道。

說起普金斯基,此人年輕的時候,是一個特工,隸屬國家情報局,一直潛伏於米國,爲北俄竊取許多重要的情報,歸國後,坐上了情報局一號的寶座,現如今,更是穩居國防部部長一職。

之所以會談到普金斯基,那是因爲龍隱與其有過幾次的接觸,那種互惠互利的合作,其中,兩年前米國紐約金融市場突然爆發的一場動盪,就有龍隱、北俄的影子,只是,因爲沒有實質性的證據,米國也無力追究,稍加進行了一些打擊報復後,便就不了了之。

“普金斯基,這倒是一個不錯的人選,雖說有些猥瑣,但卻始終有着堅持。”

聞言,林峯點頭,倒是十分贊同,雖說林峯和他僅有一次的接觸,但對普金斯基的印象,還是不錯,當然,那個時候是站在同一戰線上,如今,要在他北俄的地盤上搶食,恐怕龍隱爲此,是要付出一些代價了,否則,這個猥瑣的傢伙,可不會那麼好忽悠的。

“那要不我就讓老奧先去接觸一下?”

鳳問道,這事必須抓緊,北俄的總統競選,還剩下不到一個月,如果龍隱要走這一步棋子的話,給予他們準備的時間,已經不多。

“好,就讓老奧去探探口風,屆時,我再走上一趟。”

林峯應答,直接拍板道,算是將這個事情給確定了下來。

北俄的總統競選,不像非洲或者東南亞地區,隨便干預一下,就能夠左右大局,這一點,林峯非常清楚,所以,想要最終將這個事情敲定下來,林峯必須得親自走上一趟。

隨後,三人又討論了一些細節,期間,也談及了龍工集團最近的經營狀況,雖然總部的駐點發生了改變,但是,總體來說,對於龍工集團並沒有多大的影響,反倒是因爲鄭家的覆滅,而從中獲利不少。

並且,隨着龍工集團後續工作的展開,華夏這個新興的國際市場,必將成爲繼米國之後的又一大寶庫。

……

如約,今日龍工集團的全體員工,全部提前一個小時下班,至於聚餐的地點,則是選在萬國酒店。

凱麗打的電話,直接找範同輝包了一個樓層,八十餘人,訂了十桌。

範同輝從接到這個電話起,就親自上陣安排了起來,好在萬國酒店有着充足的人手和聯盟的食材供應商,所以,當龍工集團全體員工乘坐的大巴,緩緩駛向萬國酒店時,這邊,所有

的準備工作,全部到位。

萬國酒店因爲龍工集團的發佈會徹底響徹金海市,如今,一到晚上,幾乎是虛無坐席,再加上最近鄭家體系的倒臺,不少企業或者投資者紛紛將目光投注在萬國酒店的身上,希望能夠從中捕獲一些有利的信息。

“苗總,還真的是你,剛纔我一看那車牌,還以爲看錯了。”

奧迪緩緩靠邊,苗仁軍推開車門,剛一下車,就聽見一道招呼聲傳來。

擡頭一看,居然是何申堂,看樣子,應該也是來萬國酒店吃飯的,當初兩人因爲不夠果斷,而與龍虎保安失之交臂,前段時間,龍虎集團陷入窘境,兩人還爲此慶幸了一把,結果,僅僅數日之後,這龍虎集團,非但沒有被打壓至死,甚至還一飛沖天,成爲了如今金海市人人都要攀附的對象,然而,這還不止,據說就在昨日,龍虎集團收到了龍工集團發出的合作邀請,這下子,那是徹底讓兩人悔青了腸子。

當然,像苗仁軍、何申堂這樣,還算是好的了,畢竟當初是自己沒有站好位,最後,留下來的,也只是惋惜和後悔。


然而,有些企業,原本是合作的聯盟,可在見到龍虎集團成爲了鄭系的打壓目標後,非但不給予幫助,反而,紛紛撤資,甚至還火上澆油,結果呢,一轉眼,什麼都變了,鄭系倒臺,自己的企業被查,有的還鋃鐺入獄,你說,這是什麼仇什麼怨,到頭來,反而把自己給栽了進去。

反觀龍虎集團,無聲無息,搖身一變,再度舉目,成爲了一個巨擘。

甚至於,有專業人士分析,現如今的龍虎集團,已不同往日,因爲在他的背後,有了市委的影子。

而就在苗仁軍、何申堂兩人站在門口閒聊之際,兩道亮如白晝一般的車燈光,照了過來,隨即,一輛黑色的勞斯萊斯幻影,便就出現在兩人的視野之內。 如今,凡自認爲是金海市商業圈中的一員,有誰不知道龍工集團海倫總裁的座駕,是一輛黑色的勞斯萊斯幻影,所以,在苗仁軍、何申堂看到這輛價值數千萬的豪車時,兩人的第一表情,就是驚愕,隨即,當目光移至那車牌,看清那車牌的號碼時,那個激動,甚至是連身體都是顫抖了起來。

那日,龍工集團在萬國酒店的發佈會,他們這些小型的個體私營,根本就無緣參加,爲此,愁了不少人,所以,哪怕此刻見到的只是一輛車,就已經讓苗仁軍、何申堂欣喜若狂,金海市那麼多的酒店,爲何他們老是經常的往這邊走,就是想要看看,能不能找着一個機會,與龍工集團的人員,接觸上一面,哪怕只是一個照面也好。

再者,就算是沒有機會,那至少,咱這也是在與萬國酒店建好,在與範同輝建好,如今,眼前的一幕,無疑,更加是堅定了他們的選擇。

範同輝應該是提前跟門口的保安打過招呼,所以,當勞斯萊斯幻影剛一駛入酒店的大門,範同輝就接到了通知,隨即,趕到了門口。

“嗒!”

車子停穩,勞倫率先從副駕駛位上下來,隨即是凱麗,推開駕駛位的車門,走了出來,兩人下來後,並沒有立即離開,而是走向後座,伸手,同時拉來了後座的車門。

“勞倫經理、凱麗祕書,……”

範同輝老遠,就迎了過來,然而,這話纔是剛說到一半,範同輝的眼睛就定格在了那裏,因爲他見到了一個熟人,從勞斯萊斯幻影中,與海倫總裁一左一右,同時從後座上下來的一個熟人。

“範老哥,有些日子沒見了啊!”

林峯從車上下來,見到範同輝站在那裏發愣,於是,上前兩步,來到了他的跟前,開口說道,至此,聽着林峯的聲音,範同輝方纔是確信,面前這近在咫尺的人,真的是林峯。

“峯少,真的是你!”

範同輝一臉的驚詫,沒有想到林峯已經回到了金海市,更沒有想到,林峯會和海倫總裁一同出現,想起剛纔兩人從後座一起下車,範同輝的心,就噗通噗通的一陣緊張。

“不是我,還有誰呢,來,我們都進去吧。”

聞言,林峯一把攬住範同輝的肩膀,呵呵一笑,隨即,向着身後大聲道,此時,勞斯萊斯幻影身後的三輛大巴車上,龍工集團的全體員工,八十餘號人也都已經全部下車。

聽得林峯一聲吆喝,衆人一邊談笑,一邊開始步入萬國酒店的大廳。

萬國酒店此時雖說還不是食客最多的時間段,但是,大廳內,依然有着不少人,而大廳與外面走廊是用透明的鋼化玻璃所隔開,因爲,外面的一切,從大廳內望外看,十分清楚。

因此,這突然出現的八十餘號人,自然是落在了他們的視線中,見狀,一個個都十分驚愕,心想,是哪一個企業這麼牛掰,搞這麼大的陣勢,然而,正當他們心中泛着嘀咕時,大廳的門口處,萬國酒店的總經理範同輝卻是被一個年輕人攬着肩膀走了進來。

“這年輕人是誰啊,居然與範經理關係這麼哥們?”

角落處,一囧胖的男子開口說道。


“對呀,在我的印象中,可從沒見到過範經理這般……”

旁邊,一位他的朋友微微點頭,很是贊同,只是,這話說說,卻突兀的戈然而止。

“這般啥呢?”

囧胖男子聽聽怎麼就沒有了後話,於是,轉身本想催促一下,結果,定眼一看,發現他的這位朋友,此刻,那眼睛,居然瞪的如銅鈴一般,直直盯着門口。

“喂,你咋滴了,不會是臉部抽筋了吧?”

說着,囧胖男子拍了拍他的朋友,同時,順着他朋友的目光看去,不看不要緊,這一看,不得了,囧胖男子的手,禁不住一抖,下一刻,連茶杯中的水撲在自己的衣褲上,都沒有發覺。


周邊,整個大廳,此刻都是陷入了一片安靜,至此,誰都清楚,那八十餘號人,恐怕都是龍工集團的員工,因爲這些人,有意無意的,都落後於面前幾人,而這幾人,總裁海倫、經理勞倫、祕書凱麗,哪一個,不是龍工集團的真正核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