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就在古葬天進入睡眠的時候,原本在精英樓的所有人都一個個的緩慢的走出了精英樓,直接潛伏在了不遠處的樓頂之上。

「郭閑你說那丫頭會不會把古葬天大哥半身不遂啊!我現在想想那丫頭就感覺到恐怖。」

炎煌做為花武學院最開始的學生王現在被一個小丫頭逼得不得不逃出來是他自己想想都覺得羞愧。

「再看吧!我想那丫頭一定會給古葬天一點面子吧!畢竟古葬天現在身後站的是皇室,那丫頭不會太過分的,不過受一頓皮肉之苦是一定的。」

郭閑看著對面依舊靜悄悄的精英樓有點不確信的向著炎煌說道。

「好了不了看戲!好戲就要上演了。」

古葬天一開始就見到的那個修指甲的傢伙看著出現在出現在精英樓面前的少女向著郭閑和炎煌說道。

眾人聽到那傢伙的話都不約而同的向著精英樓看了過去。

「轟!」

只見那個看上去弱小的少女狠狠的向著精英樓踹了一腳,整個精英樓就開始不斷的搖晃,牆壁之上出現了一個恐怖的大洞,

「我的房間啊!這個該死的野丫頭!」

炎煌看著這那少女踹的地方,心痛的向著眾人說道。

眾人看著心痛的炎煌,眼神之中露出了同情的神色,也笑了起來,但是很快他們就笑不出來了,只見少女挨個向著他們居住的房間上的牆壁之上留下了一個大大的洞。

眾人看著牆壁上那一個個的大洞心中不斷的流血著,那可都是錢啊!他們頓時之間感覺到自己的錢包之中的錢在源源不斷的流向孤獨老頭的腰包之中。

在房間之中依舊熟睡的古葬天感受到整頓樓的搖晃,直接飛身而起快速的走出了精英樓,看著眼前瘦小的少女,眼神之中露出了一絲和藹的笑臉是,對著少女說道。

「小妹妹!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走我帶你回家,這裡遊學多變態的大哥哥他們會欺負你的。」

古葬天說著直接走到少女面前緩慢的拉起的少女的手緩慢的向著花武學院大門的方向走了起來。

遠處樓上的眾人看著古葬天的表現,都直接閉上了眼睛,露出了一副孩子保重的神色。


就在古葬天緩慢的拉住少女的時候,之間少女的眼神之中閃過一絲異樣的神色,但是很快她就手臂一甩直接把古葬天狠狠的摔到了一旁的牆壁之上。

躺在地上的古葬天搖了搖自己有點暈的頭,看著眼前的少女眼神之中閃過一絲驚訝的神色。 「你是這座精英樓裡面的人嗎?」

一道輕靈的聽上去讓舒坦的童音緩慢的從少女的口中傳來了出來。

「不是!不是!我只是在這裡接住了一天而已,我先真準備回我自己的宿舍呢!」

古葬天練滿搖頭說道,現在的他腦海之中也終於知道了那群混蛋要他比武的對象了,不過剛剛的感受到了少女的厲害的古葬天以及該沒有和少女比武的心思了。

「那幫沒有用的男人,竟然都逃了,真是沒有用,不過看起來你更加的沒有用,連他們都比不上更加的廢材。」


少女鄙夷的看了古葬天一眼,沒有絲毫掩飾的說道。

古葬天聽到少女的話,頓時之間有一種想要去撞牆的想法,他一直以為自己的武道天賦還是很強的,但是在少女的眼中竟然是廢材。

「好了!既然你說你不是這座精英樓裡面的人的話,那麼今天你就請我吃飯!本來是準備和他們打一架之後讓他們來請我吃飯的,沒想他們都逃了那麼今天算你幸運就請我吃飯吧!」

「好吧!我請你吃飯!今天你就放開了吃,只要是你能吃飽吃好就行。」

古葬天說著就直接接帶著少女向著食堂的方向走了去。

「這小子太陰險了!竟然一口福鼎了他是精英樓的人,不過到了食堂之後有他哭的。」

眾人看著離去的古葬天和少女心中都不約而同的想到。

「好了兄弟們還是回家睡覺了。」

郭閑說了一聲原本靜靜的隱藏在附近的眾人就好像是約定好的一樣拍拍自己身上的土直接向著已經破破爛爛的精英樓走了進去直接拿出各種工具開始修葺自己房間的牆壁了。

食堂之中古葬天看著自己眼前已經快已經堆得像一座小山的碗碟,嘴巴張的可以塞進兩個雞蛋了。

食堂之中的人看著少女在那邊似乎已經習慣了只是不斷的向著少女的桌子上端著飯菜。

「這也太能吃了吧!」


古葬天緩慢的向著自己的口中塞飯,一邊不斷的看著自己面前狂吃海喝的少女。

「你說什麼?我沒有聽清楚,你在說一遍!」

少女突然間停了下來,靜靜的盯著古葬天。

「沒什麼!沒什麼!」

古葬天連忙擺手說道,他可不想和一個女孩子動手,更何況是一個變態的女孩子。

「沒說什麼就好!雖然我很喜歡吃,但是我不傻。這能吃也不是我的錯,只要我看見這些吃的我就忍不住自己,而且我吃的越多就越厲,所以我喜歡吃。」

「哦!很神奇!不過我們聊了這麼久,但是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呢,說說你叫什麼吧?」

古葬天看著少女問道。

「我叫慈雲,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只是睡了一覺就被一個白鬍子老頭帶到了這裡,他說只要我每天去打那些精英樓裡面的人,他們就會給我好多的吃,所以我就住在精英樓的對面的那棟樓。」

「這有事那個該死的老頭的主意,看來以後的日子不好過了。」

古葬天在心中不斷著罵著帶慈雲回來的老頭,但是臉上依舊充滿笑意的向著慈雲問道。

「那個對面的那棟樓上住的都是些什麼人啊?」

「不知道!方正是一群很奇怪的姐姐,他們每個人都很強,但是他們很久在出現一次,一般都是我一個人住在哪裡,不過她們每一次出現都會給我帶一些特別好吃的東西,我很喜歡她們。」

慈雲一邊不斷的向著自己的口中扒著食物,一邊向著古葬天說道。

「看來這個花武學院不簡單啊!有可能還有一批更加的強大的學院沒有出現在眾人的眼中,看來要好好的計劃一下了。」

古葬天眼珠子不斷的在眼眶之中旋轉著,心中不斷的算計,猜測著孤獨老頭把自己安排到精英樓的目的。

「喂!你在想什麼啊?」

慈雲看著陷入沉思的古葬天搖晃著自己的手臂,向著古葬天問道。

「啊!哦!沒什麼!吃完了沒有,吃完的話我們就該走了,你看他們現在都在看著我們。」

「等一下!」

慈雲說著快速的把自己的碗中的最後一點飯菜吃完之後向著古葬天說道。

「好了我們走了,我先在要去睡覺了,你要去哪?」

慈雲和古葬天一同走出餐廳,在大門口向著古葬天問道。

「我要去找一個人,問他一點事情,你先回你的宿舍吧!以後有機會我再請你吃飯。」

古葬天說著就想著孤獨老頭的辦公室走了過去。

慈雲看著離去的古葬天,眼神之中露出了思索的神色,很快眼神桌子紅閃爍起了詭異的神色。

「老頭出來!」

古葬天走到孤獨老頭的辦公室的門前大聲的說道。

「臭小子進來。」

聽到孤獨老頭的話,古葬天直接推開們走了進來。 限時嬌妻,老公大人別玩了! ,在說還有慈雲在哪呢。

孤獨老頭緩慢的走到古葬天的身前,圍繞著古葬天仔仔細細的把古葬天全身上下看了一遍。一邊走著一邊口中不斷的吶吶自語的說道。

「這不應該啊!到底哪裡發生了錯誤啊!」

古葬天看著孤獨老頭的一副奸計未達成的表情直接向著孤獨老頭喊道。

「老頭!你是不是特別希望我挨打啊!」

「想!特別想!」

順著古葬天的話,孤獨老頭直接說道,但是說完之後他突然感覺有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孤獨老頭回頭看著雙目赤紅的古葬天,笑著說道。

「當然不是了,只不過是想考研一下你小子的實力嘛!沒想到那群傢伙竟然這麼沒有用,竟然還號稱花武學院之中最強的學生。恩!看來帶好好的教育一下他們了,不然在這樣下去我的一世英名就毀在他們的手中了。」

孤獨老頭說著露出了一副堅決的表情,口中不斷的說著他接下來準備如何的訓練精英樓中的那群傢伙的方法和計劃。

古葬天看著在一旁不斷的說著各種計劃的孤獨老頭,直接走道他的身邊說道。

「老頭子!現在還是先解釋一下你把我安排到精英樓的目的吧!不讓我就以後不讓我的兒子叫你太爺爺。」

「臭小子!你竟然用這個威脅我,你真是太沒道德了吧!再怎麼說我也是你的爺爺吧!你不尊敬我也就罷了,竟然威脅我。 你舅舅拐跑了我小姨 。」

孤獨老頭起的鬍子一起一起的,看著古葬天氣憤的說道。

「好了!開玩笑的!爺爺你就說說吧!也好讓我有一個計劃,面對一些事情的時候不用太那麼的迷糊!」

古葬天聽道孤獨老頭的話就已經知道,他已經猜到了自己躲過一頓暴揍的方法了,連忙向著孤獨老頭說道。

「這種態度還不錯,好了告訴你吧!學院之中最強的一批學生並不在學院之中,精英樓之所以那麼多的空房間是因為他們一般都是跟著學院之中的那些長老親自教導。」

「那精英樓之中的那些人是什麼情況?」

人們對於未知的東西總是充滿好奇感,古葬天當然也不能例外,於是古葬天緩慢的走到孤獨老頭的身後請的給孤獨老頭捶著背問道。

「總的來說他們也是學院的前一百名的強者吧!不過他們還沒有達到有長老選擇他們的實力,所以他們只能算是學院之中的第二階梯的學生吧!」

孤獨老頭悠閑的端起桌子上的茶杯,一邊緩慢的喝著茶一邊想著古葬天說道。

「哦!那我進去幹什麼啊!就那群的實力我都覺得我不是他們的對手啊!看來這次的學院聯盟的大比也沒有我什麼事啊!我還是回家,再說韻蝶現在懷孩子我不想他擔心。」

「你臭小子想的是什麼我清楚,不用想了,這不是我的安排,我也不知道是誰的安排,不過你還是安心的住在精英樓裡面吧!」

「唉!看來就是我沒有選擇事吧!必須呆在那裡是不是?」

古葬天苦著臉向著孤獨老頭說道。

「對你就是沒有選擇,除非你可以打破一切可以安排你的力量,包括命運,要不然不管你再強但是只要有比你更強的人關注你,你一樣沒有任何的選擇,只能按照安排來辦事。」

「力量!還是力量!這真是一個力量至上的世界啊!真是弱肉強食,適者生存啊!」

古葬天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靜靜的看著窗外的天空說道。

「對就是這樣的,不過就算是你想通了這一切,但你仍然是一顆棋子,當然我也是棋子,不過我們所在的棋盤不同而已。」

求收藏!求收藏! 「好了我走了,我差不多已經知道了我想知道的了。」

古葬天看著一臉感慨的孤獨老頭緩慢的走出了辦公室,心中不斷的猜測,現在的他比以前更加清楚的感覺到似乎有幾股力量不斷的在推動著自己的前進,而且絲毫並不給自己思考機會。

「算了!還是不想了,就像老頭子說的一樣現在的自己只是一顆低端局的棋子,甚至就連成為棋子的能力還不夠,還是老老實實的提高自己的實力吧!」

古葬天抬頭看著天空,把先前腦海之中的那些幼稚的想法統統的讓道腦海,開始果斷的向著精英樓的方向走了去,他知道那群人的天賦不錯只是機遇不太好的而已,只要收服他們一定對自己來說是一個巨大的助力。

花園之中的花朵在風中不斷的搖晃著,古葬天漫步站在其中但卻絲毫沒有欣賞的意思,腳下的步伐不斷的加快速度向著靜音樓的方向走著。

「這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