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幫主!”

“幫主!”

“盟主!”

頓時幽魔谷內呼聲一片,衆義氣盟的弟子們見冷毅來到,一個個臉上又都露出了喜悅之色,內心裏又充滿了希望。

而血影聖王則是臉色一驚,愕然道:“聖光地尊?你是聖光地尊?”

“沒錯!我現在就是聖光地尊。”冷毅冷冷地答道:“今天,就是要來取你狗命的。”

“嘖嘖!好狂妄的口氣。不過一名一級聖光地尊而已,在我眼中不過是個屁。”血影聖王說完便發出一陣得意的笑,“哈哈!……哈哈哈……”

笑聲似鬼哭一般,久久地在幽魔山谷中迴盪,讓人聽了毛骨悚然。

就在這時,一襲紫衣從半空中飄然而落。

“錯了!是兩個聖光地尊!”木由美子朝血影聖王答道。

“還有我。”雲蕭蕭也從半空中落了下來。

血影聖王朝前掃了一眼,臉色立即拉了下來,旋即張開血盆大口,笑得更得意了:“我有十萬屍王……就算你們兩個地尊又如何?……鬥得過我的十萬屍王嗎?哈哈……”

就在血影聖王張開巨嘴的一剎那,陡然間,從前面的石林中鑽出一隻只巨大的龐然大物,一個個一身灰白,不停地揮舞着手中的鐵鏈長鉤,朝前砸了過去。整齊的步伐,踏得整個山谷都搖擺起來。

衆義幫弟子和南皇士兵們,一個個臉上再次露出了緊張的表情。

“屍王?”冷毅聚目向前微微掃了一眼,變化了一個手訣,仰天一聲怒吼:“流雲劍第八式……隕石烈火……殺!”

隨着一聲“殺”字音落,無數的光點從流雲劍的劍鋒處噴射而出,旋即便幻化成拳頭一般大小的火光,朝前方無數的屍王身上飛射而去,很快便傳來一陣陣,“啊!啊!”的低吼聲。

與此同時,木由美子揮舞着手中的冷月彎刀,對着半空中的月光,怒吼一聲:“月魔照……殺!”

忽見半空中一道寒光射出,緊接着從寒光處飛射出無數的如同彎月一般的光刃,朝那些屍王飛射而去,擊打在那些屍王的身上,很快便擊穿出一個個洞眼。屍水頓時從洞眼裏流了出來。

偷命

頓時,整個幽魔谷哀號聲匯聚成一片,一股噁心的屍水味,撲面而來。

血影屍王的臉色驟然間,變得冷若冰霜,他朝前望了一眼,臉上透出一股濃濃的殺意。忽見他張開雙臂,仰天一聲怒吼:“十萬屍王……起!”

忽見半空中颳起一陣颶風,緊接着,整個天際都暗了下來,半空中的黑雲幻化成一隻只可怖的屍王揮舞着手中的鐵鏈朝地面砸了下來。

旋即便劈出一道道電芒,擊打在義幫弟子或南皇軍的士兵們身上,很快便發出一聲聲慘叫,一個個倒在地面一動不動。

與此同時,從四面八方的石林或盛滿血水的池塘裏,陡然間鑽出無數的屍王來,他們一個個面目可憎,揮舞着手中的鐵鏈,不停地抽打着地面,發出一陣陣“啪啪”的響聲。

冷毅朝四處掃了一眼,微微閉上了眼睛,暗聚體內聖光。此時,他身後的雲蕭蕭,已然提起體內聖光,全神戒備,擋在了冷毅的面前。

雲天海則緊緊地跟在雲蕭蕭的身後。

冷毅朝一旁的木由美子和雲蕭蕭望了一眼,點了點頭道:“先替我擋一陣!我去把那血影聖王引出來,稍後你們集中火力攻打聖王即可。”

木由美子和雲蕭蕭兩人同時點了點頭,已然提起體內聖光。

冷毅身後羽翼一展,如子彈一般,朝前方的血影聖王飛射而去。

“小子不怕死就來吧!”血影聖王冷笑着從身前推出一陣霧氣,濃濃血霧朝冷毅撲了過去,冷毅揮舞着手中的流雲劍將熾熱的的血霧給擋了下來。

然而待他停下來時,四周已然是一片血紅,若置身於濃濃的血海當中。

冷毅心中一陣狐疑,就在這時,半空中傳來一個陰森森的怪叫聲:“哈哈!小子!你逃不掉了,你已經中了我的血霧之毒,墜入了我的煉血鼎內……哈哈!……逃不掉了!”

冷毅朝四周一瞧,在濃濃的血水裏浸泡着無數的白骨,一隻只骷髏在血水中浮浮沉沉。

“公子!”

“小毅!”

透過迷茫的血霧,冷毅可以聽到姐姐雲蕭蕭和木由美子小姐的聲音,但似乎她們並沒有看到他。冷毅心中一陣焦急,他提起體內聖光,正準備騰空而起,就在這時,他卻發現自己全身綿柔無力。


“哈哈!小子!不必掙扎了,沒用的。你已經中了我的血霧之毒,用不了多久,你體內的靈魂之氣,便會被血潭裏的幽靈吸光的。”半空中的血影聖王朝冷毅答道。

“怎麼辦?”冷毅無力地用手摸了摸胸前的那一塊玉佩,陡然間,一股冰涼的感覺迅速傳遍他的全身。

一個熟悉蒼老的聲音,在他的耳畔響起。

“小子!又遇到麻煩了?”

“是魂帝!”冷毅心中好一陣激動。

“哈哈!小子當然是我了,在如此關鍵時刻,老夫再不出馬,你就只有等死的份了。你現在面對的是一名四級聖光地尊,以他的力量,足可以殺了你們這裏所有的人。”

“那怎麼辦?”冷毅有些擔心地問道。

“看來只有償試一下十二聖像大法了,如果成功的話,擊敗一名四級聖光地尊不是什麼難事。”

“可是我要怎麼樣才能召喚出十二生肖聖像呢?”冷毅心急地問道。

“你先把天龍聖像卷軸取出來,用心試着與他溝涌一下,看能不能召喚出來。如果不能召喚出來,那我也沒辦法。”

“啊!”


“快啊!還愣着幹嘛!還不快抓緊時間召喚?”

冷毅聽了魂帝的話,立即從儲備戒指當中取出了天龍聖像卷軸,他輕輕展開卷軸,陡然間一道金光閃耀,整張卷軸立即在半空中展開來,呈現出九條神彩各異的龍圖來。

冷毅試着用靈魂力量與卷軸上的龍圖溝通,就在這時,忽見其中一條巨條尾巴輕輕動了動,緊接着其他八條巨龍也跟着動了動。


冷毅好一陣興奮,激動地叫了起來,試着想象着那些巨龍騰空而起,將所有的屍王打敗。

就在冷毅心念一動之際,忽,見天龍聖像卷軸裏的九條真龍騰空而出,朝前面的血影聖王撲了過去。

發出一聲聲龍吼,九條真龍各懷絕技,或吞雲吐霧,或噴射烈火,或射出水珠。

冷毅忽覺渾身充滿了一股巨大的力量,陡然間,他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沖天而起,只見他衣袂飄飛,揮舞着手中的流雲劍,站在九條龍的中央,像馴獸師一般,指揮着九條龍朝四處的屍王殺了過去,朝血影聖王殺了過去。

只見一條條巨龍張開血盆大開,發出一陣陣龍吟,旋即便將天空中的黑雲全給吞了進去。又見其他幾其真龍在半空中噴出一道道烈火,朝那些屍王射了過去,很快便發出一陣陣“呼啦啦”的聲音,一隻只屍王倒下去。

血影屍王驚恐地望着眼前的這一幕,他難以置信地望着冷毅,狐疑道:“怎麼可能?他怎麼可能召喚出真龍來?”

然而,就在這驚訝之際,忽見半空中一條巨龍張開血盆大口朝他襲了過去,只聽“吼啊!”一聲,一股巨大的衝擊波將血影聖王撞出數十丈遠,很快另一條真龍又朝他飛了過去,從嘴中吐出一陣熊熊烈火,只聽一陣“哧啦啦!”作響,緊接着是一陣如同鬼哭嚎般的吼叫,旋即,血影聖王的身子便化作一陣血霧消失在茫茫的夜色當中。

頓時,四面八方的屍王一個個自覺地倒了下去,最後化成一道道腐屍水。四處的血霧漸漸散去,從石林的前方透出一線光明來,正是通往幽魔谷外的大路。

頓時所有人都歡呼雀躍地叫了起來。

“我們終於可以出去了……”

冷毅心中默唸《馭獸訣》快速將天龍聖像卷軸收了起來。他擡頭望了一眼天空,明月當中,很是迷人。忍不住露出了微微的笑容:他怎麼也想不明白,他試着用《馭獸訣》竟然成功召喚出真龍來。


“小毅!真棒!”雲蕭蕭第一個衝上前去,抓住了冷毅的雙手讚歎道。木由美子則站在一旁有些尷尬地不知所措。

好在這時伯風和南千尋他們過來了。

緊接着是所有義幫弟子們都圍了過來,他們一個個口中高聲呼喊:“幫主萬歲!”

“幫主威武!”

那十萬南皇軍們開始一個個只是小聲的跟着叫喊,後面一激動也跟着大聲歡呼起來,高聲呼喊“幫主萬歲!”

冷毅望着眼前的十來萬士兵們,心中好一陣激動。轉眼間,他手下又多了十來萬將士。 從幽魔山谷出來後,冷毅便帶着三萬義氣盟的戰士及收編後的十萬南皇軍,浩浩蕩蕩回到了龍城的龍宮。

冷毅將南皇程武寧打敗後,龍皇軍勢如破竹,很快便將南皇的一些殘餘勢力如數剿殺。龍國江山再次統一。

當木由美子得知冷毅當了龍國附馬的事,自是悲痛萬分,趁衆人不備之時,踏空離去。姐姐雲蕭蕭在龍國皇宮中與師父流雲師太兩人再次相遇,一番傾述後,雲蕭蕭決定帶着父親雲天海一起上流雲宗與師父共同修行。

任憑冷毅如何勸說,她也不聽。無奈之下,冷毅只好由她去,離別時,冷毅將手中的流雲劍送還給雲蕭蕭。

雲蕭蕭接過流雲劍細細地撫了又撫,最後又將寶劍遞到了冷毅的手上,笑着道:“等你將流雲劍法修煉到第九式的時候再還給我吧!你曾經答應過我,要把心德及劍法灌注在劍身內。”

冷毅接過流雲劍微微笑了笑,就此與姐姐別過,兩人似有千言萬語,卻又說不出口。

與姐姐辭別後,冷毅交兵符交給了龍皇,他辭去了大將軍之職,果斷回絕了當附馬之事。龍皇卻是敢怒不敢言,只好由他去。只是苦了那一對雙胞公主,躲在屏風後暗自垂淚。

冷毅安頓好義氣盟的士兵及衆義幫弟子後,便開始着手救布蘭妮了。他從《四大墓庫聖書》中,領悟出通往亡靈界的途徑。原來,通往亡靈界的入口處就是在午陽城內的漢陽宮的赤焰殿,正是上次那一對噬血精靈帶着布蘭妮消失的地方。

冷毅在赤焰殿的正中央,盤膝而從,試着用靈識探索布蘭妮身處的位置,進入聖光地尊後的他,靈魂力量更爲精深了。

當他閉上眼睛時,不久便後,便見一道影子從他的印堂穴飄忽而出,正是他的靈魂脫離了肉身。

不一會兒,他便來到了一個灰暗的世界,不用說,這裏便是亡靈界了。只見一位身着黑袍只剩下一副空骨架的巨型骷髏站立在一座山洞門口,在他的身後,時不時傳來一陣陣嚶嚶的抽泣聲。

正是布蘭妮躲在山洞的角落裏獨自垂淚。

冷毅身後羽翼一展,正欲朝前飛奔而去,就在這時,忽見半空中一道電芒閃過“劈啪”一聲,一股巨大的力量,擊打在他的身上,他只覺身子一沉,便從半空中落了下來。

旋即,便傳來一個陣陰森恐怖的怪笑聲:“哈哈!小子!你總算來了,不請自到啊!今天剛好有筆帳要找你算一算,你殺了我聖光會衆多弟子,又殺了血影聖王,今天,我就要把你的靈魂給禁錮在這裏。來吧!”

說話間,一股巨大的力量,朝冷毅圍了過來,好似陡然間,從四面八方圍來了千萬只巨手緊緊地將冷毅抓住一般。

“快!用聚光成點!將黑暗邪神的暗力炸開。”陡然間從冷毅的心底傳來魂帝的聲音。此時的冷毅已是面紅耳赤,呼吸越來越困難,他來不及多想,暗聚體內聖光,集中一點,仰天怒吼一聲:“聚光成點!爆!”

隨着一聲“爆!”字音落,一股巨大的力量,朝外迅速擴散,很快便將那股暗力推開。

“快!閃!”隨着魂帝的一聲令下,冷毅的靈魂立即一個閃身,很快便朝遠處飛奔而去。此時,在他的身後傳來一陣陰森恐怖的怪叫聲:“氣死我了!又讓這臭小子給跑了,我黑暗邪神不會放過你的。”

冷毅只覺身子一沉,很快靈魂便又回到了肉身上。想想剛纔兇險的一幕,他不禁長長地嘆了口氣,看來要想去亡靈界救布蘭妮,僅憑靈魂力量還是不夠啊!

冷毅理了理衣裳,長長地舒了口氣。就在這時,忽見半空中飄來另外兩道人影,只見其中一位身着紫袍,另一位則身着碧綠色的長裙。

“公子!我來了!”

“冷毅!我來助你一臂之力。”

“木由美子!孟溪雅!怎麼會是你們?”冷毅驚訝地瞪大了眼睛。

木由美子朝他婉爾一笑道:“公子不必驚訝,沒錯!是我和妹妹,我們現在都已晉入了聖光地尊,可以動用靈識搜索對方的存在。我那天負氣出走後,便回到了月魔島,後面我打坐時,試着用靈魂力量搜索一下妹妹,看她到底在哪裏,結果我就找到了她。”

說到這兒,木由美子朝冷毅頑皮一笑道:“你猜我在哪裏找到了這丫頭?”

冷毅搖了搖頭,表示猜不出來。

“我在天龍神墓內找到了這丫頭。原來,這丫頭非常的留戀在天龍神墓內的那段日子呢?”木由美子朝孟溪雅瞟了一眼。

孟溪雅有些難爲情地瞪了木由美子一眼道:“好了!姐姐,今天我們是來幫公子一起解決問題的,別再扯那些沒用的。”

說着,她臉色潮紅地偷偷瞥了冷毅一眼。

冷毅只是微微笑了笑,很快便知道了對方的心意。他記得魂帝曾說過,當血影聖壇爆炸時,會將他們分送到他們想去的地方。看來,這丫頭的確是留戀天龍神墓裏的日子,所以纔會被傳輸到天龍神墓內。

“公子!我們今天是來助你一臂之力的,你不是想去亡靈界嗎?”木由美子朝冷毅問道。

“恩!”冷毅滿臉驚訝地望着木由美子:“你怎麼知道我要去亡靈界?”

“你忘了我會讀心術嗎?”木由美子朝冷毅宛爾一笑道。

冷毅只是笑着點了點頭,沒有再進一步追問。木由美子卻悄悄走到了他的身旁,輕輕在他的耳畔低聲笑問道:“聽說你不當龍國的附馬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