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石門開了,而出現在葉天面前的卻是一個巨大的石洞,在石洞中央有著一張碩大的木桌,上頭放滿了各種各樣的冊子。

而在石洞的四周則是分佈著好幾道大門,可以通往另外的地方。

此刻在那木桌後方正端坐著一個老者,面容慈祥,只不過眼中卻時不時閃現凌厲的意味,讓你琢磨不透。

「葉天,你終於來了!」

就在這時,老者開口說話了,同時將一對感興趣的目光投向了葉天。

「不知前輩是何人?叫小子來此處有何貴事?」

葉天望著面前老者不謙不卑的說道。

「呵呵!你不知道老夫很正常,但是老夫卻認得你。」

老者淡笑著說道。

「認得我?不知前輩何出此言呢?』

葉天再次問道,這老者給他的感覺就是透著神秘之意。

「哈哈,小子不要再裝傻了,假若當初沒有主院那個規定,此刻你的大名定然會被整個學院所知曉,當初之事老夫可是在場的!」

老者大笑著解釋道,他隱晦的說出了那一戰。

「額……原來如此,看來前輩乃是功德堂的重要人物了!」

葉天當即就猜測道,當初一戰前去的一般都是暴風學院極為強大之人,而這老者既然在場,那極有可能就是功德堂的最強代表了。

只要發出急救信號,那四大學院與各大外堂必須同時到場清除外敵,這是暴風學院的規定。

「小子倒是有一些眼力勁,老夫正是功德堂的大長老!」

老者臉上淡笑著,緩緩道出了自己的身份。

「大長老?」

聽到這稱謂,葉天反倒有些震驚,沒想到自己面前的就是招生堂的掌權者。

之前雖然猜測過老者的身份,但完全沒有到達這一步。

「葉天,你可知昨晚我因何讓你進來嗎?」

大長老又淡笑著拋出了一顆重磅炸彈,讓葉天來到此地的神秘人正是他。

「小子實在是不知,還請大長老為我解惑!」

葉天此刻已經反應了過來,忙拱了拱手說道。

對於他而言,面前這人可真的是大人物了,比那什麼招生堂大長老厲害多了。

畢竟面前老者管轄的是整個學院的功德,在這老者的手中定然存在著數之不清的寶物。

「呵呵,老夫讓你來此地的原因便是感謝你昨晚的所作所為!」

老者直截了當的解釋道。

「感謝我?」

葉天說話的同時環顧了一下四周,心中越來越疑惑了,既然是感謝,那何必要來這麼神秘的地方? 「葉天,我知道你在想些什麼,讓你來到此地乃是有原因的!」

大長老臉帶神秘笑容說道,彷彿一切事情都在他掌握之中,而事實也確實如此。

「哦?什麼原因?」

葉天忍不住介面問道,大長老給他的神秘感實在是太強烈了,以至於他這般精算的人也猜測不出什麼來。

「此地乃是我功德堂存放功德獎勵的地方,你看到了周邊那幾扇大門了嗎?這每一扇大門的背後都是藏寶庫,所有的獎勵全都來自這兒!」

大長老話說到這兒頓了一下,看了葉天一眼繼續道:「為了表達老夫的感激之情,你可以隨意在這裡挑一件物品,哪怕是極為尊貴也無妨!」

「什麼?」

這一刻,葉天心中徹底震驚了,感情這地底乃是整個功德堂乃至整個暴風學院的藏寶之地,這處地方可謂是除了神秘未知的主院外最為富饒的地方了。

只要有人到達這個地方,難保不會心生邪念,就連葉天也無法避免。

望著那一扇扇雕刻著功德二字的大門,葉天心中在那麼一瞬間真的生出了霸佔此地的想法,不過待看到大長老笑眯眯的臉色后這抹小心思便又消失了。

大長老既然敢讓他進來,那肯定是胸有成竹的,況且這一直和藹可親的老頭可是見過葉天恐怖一面的。

「小子,我知道你沒有惡意,但也不要多想,這地方可謂是整個暴風學院最為安全的地方,只要這兒出事,那整個主院都會出動,沒有人敢來此地鬧事!」

大長老彷彿勘破了葉天的小心思,突然出言解釋道,但是言語間並沒有責怪葉天的意思。

「額……小子抱歉了!」

葉天微微拱了拱手以示歉意,沒想到這地方直接與主院掛鉤,怪不得外頭那功德城是這般的繁華,試問沒有任何的麻煩阻擋,那發展的速度會不快嗎?

「大長老,你之前說讓我隨意挑一件物品可是真的?」

葉天道歉后突然臉色一正問道,他實在是想不通大長老為何要給他這麼大的恩賜。

那個時候不就替功德城的治安出了一把力嗎?讓那小兵放葉天進來其實已經算是還情了,大長老完全沒有必要如此。

「老夫說的話當然算數,此地的東西你儘管挑,哪怕是一些高價值的東西老夫也認了!」

大長老一臉肯定的說道,語氣還極為的輕鬆,彷彿絲毫不將這些放在心上。

「額……」

葉天思來想去也沒能想明白其中的緣由,不過有好處不佔他便是傻瓜,一切等拿到好處再說。

此刻對於他而言有比周遭獎勵更為寶貴的東西,因此只聽他道:「大長老,我可以不取任何物品,但是有一個不情之請!」

「哦?什麼請求,道來聽聽!」

大長老聽罷臉上頓時就出現了感興趣的表情,面前這小子居然放棄了取獎勵的機會換取一個請求,這倒是有些意思。

「小子想讓大長老為我開設一個額外的任務,好在完成後得到我所想要的獎勵!」

葉天緩緩說道。

「額外的任務?這倒不是什麼難事!」

大長老擼了擼下巴的鬍鬚淡淡說道,不過下一刻他就緊接著問道:「不知你想要什麼獎勵,畢竟那東西是與任務掛鉤的!」

葉天就知道大長老會這般問,於是直接答道:「小子此行前來的目的就是要得到破立丹,還望大長老給予幫助!」

「什麼?你要破立丹?」

說這話時大長老的音貝提高了許多,明顯驚訝於葉天所說的話。

而在這一刻氣氛一下子也尷尬了起來,畢竟大長老首次出現不淡定的模樣,葉天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對於他們這一驚一乍葉天反倒已經免疫了,他也知道破立丹的價值,但也沒有達到聞之色變的程度啊。

時間過去了半響,大長老終於說話了,只聽他認真問道:「葉天,破立丹非同小可,而且在我們功德堂也只有一顆,屬於主院之物,不知你想尋來做什麼?」

對於大長老的問話,葉天也不打算隱瞞,當即解釋道:「小子一位兄弟身受重傷,丹田盡毀,我需要利用破立丹來為其恢復傷勢!」

「丹田盡毀?」

聽了這話大長老深深的皺起了眉頭,如果是其他問題他倒可以利用功德堂如海的資源幫助一下葉天,但像這麼嚴重的傷勢大長老也無能為力了。

「大長老,這事小子已經請教過師尊了,他說在中域只有這破立丹才有恢復丹田的效果,所以還請大長老成全。」

葉天誠懇的請求道,不知為何,他總覺得這大長老會答應自己。

因為大長老與他會面之時一直都是和顏悅色,彷彿極為看重葉天一般。

又是一會的沉寂,半響后才傳來大長老感慨的聲音,只聽他道:「罷了罷了,這事我確實可以幫你,但無法馬上給你丹藥!因為破立丹珍貴至極,一直都藏於主院內部,老夫得要去申請才能為你要來!」

「哈哈,那簡直太好了,大長老能幫忙小子已經感激不盡了!」

葉天聽罷當即大笑了起來,他倒不是想要立刻得到丹藥,只要有得到丹藥的機會他就已經很滿足了。

因為由之前那功德堂學生的態度上來看,這破立丹壓根就不可能作為任務獎勵來贈人。

「小子,你不要高興的太早,能否成功還不一定呢,畢竟這丹藥可以改換資質,擁有著改天換命的功效,主院不一定就會這麼交出來的,況且就算交出來也得付出不小的代價!」

大長老語重心長的告誡道,此刻他的心中很亂,不知道答應葉天究竟是對還是錯。

因為那破立丹實在是太恐怖了,當初一顆就塑造出了四大院主這般的強悍存在,而現在儲藏在主院內部最後的一顆可謂是珍貴至極的存在。

戰王醫妃 ,不是他們不敢,而是索性就將這丹藥當做了神物,作為下一屆四大院主的備用物品。

此刻葉天成了前來爭取的第一個人。

「大長老,一份付出一份回報的道理小子還是懂得,只要你說出條件來,小子定然答應!」


葉天當即許諾道,他早已將與凌寒楓的兄弟情看做了生命中最為重要的東西之一。

「想要換取破立丹,最少也得是一顆天地靈珠!」

大長老突然語出驚人道,彷彿是想嚇退葉天。

往生門 天地靈珠?』

聽了這話葉天也著實驚訝了一把,天地靈珠乃是先天之物,經過成千上萬年才能孕育出一顆,有些威力強大的更是蘊含著各種各樣的源泉。

葉天就是靠著這些源泉才能這般厲害的。

此等寶物居然與破立丹等價,這未免有些太過變態了。

況且天地靈珠不可再生,而破立丹只要集齊了三位煉丹祖師便可再次煉製,雖然對於材料與時間的要求很高,但怎麼說也沒有天地靈珠來得有價值啊。

假如葉天此刻有天地靈珠,給凌寒楓吸收了,說不定他的傷已經恢復了。

「我知道這要求很過分,但無可避免,相信這是主院開出任務的最低條件,畢竟現在破立丹已經停止煉製,而天地靈珠時不時還會冒出來!」

大長老淡淡的解釋道,但是話語卻與葉天心中所想完全相反。

「破立丹已經停止煉製,這是什麼意思?」

葉天介面問道,他不相信玄丹門那種煉丹大門會不煉製破立丹。

「你的師尊可能不知曉,其實早在百年前煉製破立丹的必需品破障草就已經絕跡,現在可能只有玄丹門有著一些存貨吧,不過他們也不會去煉製破立丹了,因為這丹藥成功率太低,萬一失敗,那破障草就消耗一空了!」


大長老再次道出了葉天不明白的一些事,身在這個位置,他所知道的確實涵蓋很多。

「破障草?」

只可惜他解釋這麼多,葉天的心神卻全在這破障草身上,因為葉天好像在哪裡聽到過這東西。

想了片刻,葉天突然眼前一亮, 逃妾


破障草是煉製破障丹的必須品,沒想到也是煉製這破立丹的必需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