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那個小子肯會死的,”另一名強者又是說道。

“是嗎?那我們繼續看着。”莉吉爾眼皮都未擡,淡淡的說道。

這兩人言語說着,卻是暫時形成了一個平衡,兩人都未動手,但是,那目光都是投向了,那另一邊的戰圈。

就在莉吉爾與那強者的交談間,駱剛面色變得又是冷厲了幾分,雙掌一握,雄渾的魂力鼓盪在其周身,傳出嗡嗡聲響。

“砰!”

駱剛勢若奔雷的又是衝出,那氣勢比之剛纔又是凌厲了幾分,面對着這名氣勢洶涌且經驗豐富的靈爵強者,琉新的面色也是變得凝重起來。

十數步距離,幾乎是眨眼便至,駱剛那凌厲的攻勢,也是在頃刻間將琉新所包裹。

“砰砰砰!”

琉新面色緊繃,雙指併攏,雄渾的魂力在雙指上急速的凝聚着,每一次指風的點出,都是會生生的將面前駱剛的攻勢震退,以如今琉新的實力,單打獨鬥根本不會懼怕駱剛。

兩道身影,如同旋風般的交錯在一起,雄渾的魂力相撞間,爆出低沉的悶響。

而是伴隨着兩人交手的越發激烈,駱剛的面色,卻是逐漸的有些難看起來,琉新所展現出來的實力以及戰鬥經驗,讓得他大感棘手,而且最主要的是,琉新的肉身力量極其的厲害。揮手間,那迸發的大力,使得他都不得不收緩攻勢。

“駱剛,你能不能行?”剩餘的那名中年強者又是一聲猛喝,以他的眼光自然能夠看出,駱剛正逐漸的佔據下風,照這麼下去落敗只是時間問題。

“這小子怪異的很,要不你來試試?”駱剛不奈的答道,而後,他的眼神逐漸的冰冷下來,他的右拳之上,竟是爆發出極爲璀璨的魂力光澤,轉瞬間,這些光澤便是凝聚成了一道刺眼光團。凌厲的令人頭皮發麻的能量波動,從中傳出。

“竟然是極光殺!這可是下位月級魂術,看來駱剛要出殺招了!”瞧得駱剛那變換的凌厲攻勢,中年強者緩緩的說道。“這招之下,那個小子必死無疑。”

“是嗎?”莉吉爾並與太大的表情波動,她對琉新一如既往的有信心。

幾息間,駱剛的“極光殺”就已經凝聚到極致,旋即,拳頭便對着琉新直接轟出,如同一道光束般,直轟琉新頭顱。

這一霎,就算是琉新,心中都是升起了一股強烈的危機之感,目光極速閃爍着,身體停滯了一瞬,然後,他的心神一動,一股精神力衝擊波,直接是狠狠的撞向了駱剛的腦袋。

突如其來的精神力衝擊,直接是讓得毫無準備的駱剛腦海中傳來一陣劇痛,拳頭之上的凌厲勁風也是大減。

而就在駱剛陣腳大亂時,琉新身體確實極爲靈敏的竄進他的懷中,又是一道精神波動飛快傳出,駱剛的眼神迷離,似乎已經迷失。而琉新手上的動作卻並未停止,手掌一翻,他的利刃短劍便是出現在手中,輕飄飄的從駱剛的脖頸間滑過……

這般變化,簡直就是在電光火石之間,原本還剛剛處於危機的琉新,卻是在霎那間解除了危機,而且還以詭異,狠辣的手段擊斃駱剛!

“駱剛!”

見到駱剛嘴角涌出的血沫,那癱軟下的身體,剩餘的那名中年強者也淡定不下來了,瞳孔一縮,旋即面色猙獰的可怕,手中的魂力極速凝聚,狠狠的打向琉新。


“你的對手可是我!”莉吉爾冷哼一身,腳下走出一個詭異的步伐,快速的攔至中年強者身前。

“滾開!” 中年強者大喝一聲,手中的雄渾魂力直接打出。

“砰!”

莉吉爾俏臉一片凝重之色,玉手之上如波的魂力也是極速涌動,最後狠狠的迎了上去。

洶涌的氣勁在兩人對碰間爆發而出,那中年人不傀爲快要突破至魂爵的強者,只是肩膀一震便將力道泄去,而莉吉爾卻被震退了數步。

一擊震退莉吉爾,中年強者臉色未曾變化,腳步一踏,手掌之上又有一個魂力光團凝聚。旋即,狠狠的拍向琉新背心。

“嗤!”

不過就在那魂力光團到琉新身體尺許距離時,一股無形的力量,卻是突然出現,竟是生生的那中年強者的攻擊阻攔了下來。

藉助着精神力的阻攔,琉新手裏握着短劍,然後身形飄退十數步,做完這些,他方纔目光冷漠的望着那緩緩攤倒在地的駱剛,以及滿臉面色猙獰的中年強者。

“你殺了駱剛!”

中年強者的臉龐劇烈抽搐着,望着面前那脖頸處一片血紅,瞪大眼睛,彷彿死不瞑目的駱剛,他在暴怒之餘,也是感到了一絲心寒之意,以上位師爵面對靈爵強者,琉新不僅未被迅速斬殺,反而還尋找到機會,殺死了對方,這種手段就算是與駱剛同等階的靈爵強者也未能辦到但琉新卻做到了。

就在這時,莉吉爾也走了過來,與琉新並肩而立,冷冷的注視着那名中年強者。

琉新的短劍上還有着血珠滴落,他握着短劍而立,偏頭看了眼莉吉爾,然後回過頭對着那中年強者,面色漠然的道:“下一個,就該你了……” “下一個,就該你了……”

琉新那噙着淡然冷漠的話語,令得剩餘的那名中年強者心都是忍不住一顫,他的目光望着琉新掌心那泛着斑駁鏽跡,卻掛着血珠的短劍,不知爲何,渾身皮膚都是彷彿在此刻收緊起來了一般。


他未曾料到,這個看上去還有些稚嫩的少年,但出手,卻是如此的狠辣,面對着招至圍殺的境地,不慌不亂,心思縝密,還抓住機會將階別高出自己的靈爵強者殺死,這等手段,就算是他,心頭都是忍不住有些顫抖。

“這次或許是有些大意了……”

中年強者的心中,閃過這道念頭,不過緊接着,他心頭也是泛起一陣苦澀,不是他們大意,而是他們低估了琉新的實力,誰又能想到一個上位師爵會這麼強,而且還懂一些偏門的招數……

“說吧,你們到底是什麼人,因何而來,爲什麼假扮成桑家的人殺我?”這時琉新打斷那人的思緒冷聲道。

“我們就是桑家之人又何需假扮,而且現在這已經不重要了,不管如何,今日你必須死?”中年強者冷哼一聲,“別以爲殺了駱剛那個廢物,你就可以得意了,不管如何都改變不了你的命運。”

那中年強者如是宣誓般的話語剛落,一股極強的氣勢就是至他的身上崩發出來,比之駱剛要強的多。他的周身雄厚的魂力瀰漫,一種極強的魂力壓迫如龍捲風般襲捲而來。

“上位靈爵強者!”莉吉爾感受到那人的氣息,語氣凝重一口道出那人的實力。

“呼……”

琉新長呼了一口氣,他目光冷盯着那中年強者,那迎面衝擊來的壓迫氣勢令得他的衣袍都緊貼着身,但是他的目光卻堅定如鐵。迎着那極具壓迫力的氣勢,非但沒有退卻,反而更是向前跨出了一步。

此刻,他的實力已經施展至了極致,胸前濃郁的血光瀰漫至全身,形成一層淡淡的血色薄膜。血色薄膜之上,是逐漸升騰而起的雄厚幽黑魂力。紅與黑交織,形成一抹詭異的光澤,卻代表着最爲純粹的力量……

瞧得琉新的這般變化,那中年強者的表情也是變得精彩起來,他倒是沒有預料到,面前這個看上去仍顯稚嫩的少年,竟然會有着如此的心性,或許他的實力不是最強,但是那股一往無前的堅定氣勢,將他也是深深震撼。

緩緩搖了搖頭,將腦中的不安甩去,那中年強者的目光逐漸變冷,時間已經過去不少,如果再拖延下去,這裏恐怕就會被人所發現,所以他必須要儘快動手了。想到這裏,那中年強者腳下猛的一踏。

“轟……”

隨着這中年強者的腳步踏下,他那腳底的青石地板立馬快速的崩裂四濺開來。而他的身體已經快速的向琉新奔來。

洶涌的魂力隨着他的身形翻滾,他一秒便是出現在琉新的身前,琉新頓時感覺到遍體生寒,他能感覺到在那濃郁的魂力之下,隱藏着一絲如暗中毒蛇的寒芒,正等着給他致命一擊。

“叮!”

就在他要做出反應時,莉吉爾的漆黑細劍已經不知何時出現在手上,她的玉手揚起,劍尖準確的點在那道寒芒之上,一陣尖銳的金鐵之聲響起,一股極強的氣勁至那對碰之處散落開來,莉吉爾的身形連連倒退了幾步。而那中年強者卻腳步未移,只是身上瀰漫的滾滾魂力散開了幾分。

一擊震退莉吉爾,中年強者並未停頓,隨手一握,一柄通體青色的長槍出現在手上,這長槍約莫有着兩米高,槍尖之上閃着滲人的寒芒,琉新毫不懷疑,只怕被這槍芒輕輕觸碰,身上立馬就會被打開一個血洞。

中年強者臉上閃着獰笑,手中青色長槍劃出一個半圓弧度,直指着琉新。冷冷道:“對付你一個上位師爵的小子,用出了我的青嘯鷹槍,你也該自豪了!”

“青嘯鷹槍?”琉新呢喃着,其實不用他說,琉新也能感覺出這槍的不凡,似乎並不不普通的魂器,比之魂器更多了些靈氣。似乎很有靈性一般。

“小子,準備受死吧,還有那個女娃子,不殺你並不是怕你,只是爲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煩。”中年強者手執青嘯鷹槍語氣森冷的道。

“廢話可真夠多的!”琉新撇了撇嘴冷然道:“動手!”

他的話音剛落,腳底便是青光涌動化爲一道殘影向那中年強者掠去,與此同時,他的精神力也是至眉心處狂涌而出,面對這個神祕的強者,琉新一出手就是用上了全力。而在其後,莉吉爾手執着漆黑細劍,殺意繚繞間,那瀰漫的劍影也是向其籠罩而去。

見得琉新竟然搶先動手,那中年強者臉上也浮現出一絲愕然,隨即,他便感到一股精神力向他瀰漫過來。當下若有所思,目光奇異的看着琉新。

“竟然是懂的精神力?而且看樣子還不弱,想必這就是你能殺死駱剛的原因吧,不過這對我可沒有用!”中年強者冷聲道。之後,他握着那青嘯鷹槍的手猛然一震。

“唳!”

一道猶如實質的鷹鳴之聲,從他的槍身傳出,那其上瀰漫的青色光芒陡然大漲,透過那銀色光芒能夠隱隱看到,有着一隻青色的兇鷹在裏面騰飛着,它的嘴尖銳而利,它的眼神滿是兇疾,它的翅膀扇動間,一股奇異的力量便是散發出來,與琉新所發出的精神力撞擊在一起,而後泯滅。

精神力竟然直接被對方擋住並且直接化解,琉新也因此受到牽連,臉色變的蒼白了幾分。他滿眼的愕然之色,因爲這樣的情況,還是他至從懂精神以來,首次遇道。

“這是柄靈器?”

就在琉新愕然間,莉吉爾突然驚疑不定的嬌聲道,她的攻擊也在剛纔,被那道奇異的力量波動所消融。

琉新目光眨也不眨得盯着中年強者手中那柄青嘯鷹槍,此刻,這柄槍似乎又恢復到最初的樣子,除了其上透露着的魂力波動,和瀰漫光澤,其餘並無特別之處。但是琉新卻仍能感覺到在這槍裏似乎蘊含着一介兇物,凌厲異常。

他疑惑的問道:“何爲靈器?”

“魂器有靈,便爲靈器!這裏的靈所指的就是魂獸的精魄靈魂,一件普通的魂器,通過特殊的方法運用,將魂獸的精魄靈魂封印、融入到這件魂器中,那麼這件魂器便會升級爲靈器,因爲其製作的不易,靈器也遠比魂器要稀少珍貴,當然威力也會更甚,靈器也有高低之分,依次爲下品,中品,上品,極品,當然還有最爲厲害的神品,不過這樣的靈器已經算是神器,只存在於傳說中。”莉吉爾緩緩的解釋道。

“原來如此,”琉新頓時又有了長見識的感覺,問道:“那麼你看他的青嘯鷹槍,會是什麼品階的靈器?”

“他的槍裏應該是封印了一隻三階魂獸青風鷹的精魄靈魂,應該是下品靈器吧!”莉吉爾微皺着眉頭沉思了片刻道,“不過雖然只是下品靈器,可他對戰鬥力的增幅依然是極爲恐怖的,從剛纔的對戰中,想必你能夠看得出來。”

“嗯,我明白,”琉新點了點頭,心中有些焦急了。

“倒是有着識貨之人啊!”那中年強者詫異的看了莉吉爾一眼,隨即,冷聲道:“即使知道我這青嘯鷹槍有多厲害,那麼我看你還是自裁算了,又何必做無用的抵抗呢?”

“讓我自裁,放棄抵抗?你是在做夢吧!琉新不客氣的回道。

“既然如此,那也只好我親自動手了,”中年強者冷笑一聲,渾身衣袍,無風自動,獵獵作響,一股極爲強悍的魂力波動,如同洪水涌動般,徐徐的散發開來。


在這等強悍的魂力波動下,琉新的臉色也是凝重了起來,他知道這中年強者恐怕要使出絕招了。

在琉新的凝視下,只見那中年強者身上如洪的魂力都是灌注入那青嘯鷹槍中,旋即掌心緊握,微微一抖,猛然刺出。

“唳!”

隨着一道尖銳刺耳的鷹鳴聲響起,魂力劇烈波動間,璀璨青光,竟然是直接在槍間匯聚成一隻傲然兇鷹,而後帶起一股極爲兇悍之勢,怒衝向面前的琉新二人。

“不傀爲上位靈爵,卻是能夠化出如此凝聚的魂力形物,”望着那猙獰兇鷹渾身瀰漫着凌厲的槍芒,莉吉爾眼中也是掠過一抹凝重之色,旋即,身形急退兩步,手中漆黑細劍光芒涌動,體內的魂力同樣是被她催動到了極致。而後,魂力凝聚在劍間,豁然劈下!

“嗤!”

漆黑細劍重重的劈在那渾身瀰漫着凌厲槍芒的兇鷹之上,劍刃處淡灰色的氣流流轉,竟然劃過,直接是將兇鷹生生劈開,莉吉爾不傀爲天之嬌女,竟然將那中年強者的一擊破掉。

一招被破,中年強者也不意外,只是詫異的看向莉吉爾手中的漆黑細劍淡淡的道:“你這劍恐怕也不普通吧!”

“這個不用你管,有什麼手段就來吧,”莉吉爾冷聲道。

“這會的年輕人……”中年強者正準備回答之際,他突然感覺到一股滲人的詭異之力,讓得他很是不舒服,順着感覺看去,只見這股力量之源竟然來自琉新,此刻,琉新微閉着眼睛,他的身上並未見到有何動靜,但是他的手上卻緩緩的結出一道道手印。隨之,一股股震撼的力量正在緩緩凝聚。即使是這個中年強者,也滿臉的驚容。


“這傢伙,究竟要施展什麼樣的魂術?”

(看過後請點個頂踩) 正在疑惑爲什麼那中年強者會停止下攻擊的莉吉爾, 在這時,也是察覺到了一些異樣,她美眸驚駭的看向琉新。以她的眼力自然能看出,琉新是在準備着什麼攻擊。

看得出來他對此招術並不熟悉,因爲他結手印時十分的緩慢,但是他所要結的手印卻極爲的玄奧,而且隨着他手印的結出,他身上的魂力也迅速的波動起來,一股極其恐怖的力量似乎在緩緩甦醒。這股力量讓她有着預感,即使是她恐怕也難以接下。琉新到底是在做什麼?

就在莉吉爾疑惑間,琉新突然睜開了眼眸,對着前者道:“你來擋下他幾分鐘,今天我一定要將他留在這,必須要問出他的身份。”

看着琉新那堅定的眼神,莉吉爾臻首輕點,他能理解琉新心中所想,突然招至不明身份的人追殺,如果還弄不清楚殺手的身份,恐怕任誰心裏都不舒服,日後也會寢食難安。

雖然她不太清楚琉新要施展什麼樣的魂術,但是透過現在所表現出來的波動,以及琉新剛纔所說,她對琉新有着信心,或許琉新真的能給予那人真正的重創。所以她必須要給琉新創造機會。念及至此,她玉手上的漆黑細劍也是悄然握緊了幾分。

莉吉爾的這般變化中年強者自然是看的明白。他對着琉新不屑的道:“就憑你也想留下我,當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雖然話是這般說的,可是感應到琉新此刻所散發出的那恐怖能量波動,依然眼皮不由的猛跳,他又想起了駱剛,心中便有了計較,裝作有些隨意的道:“跟你們浪費的時間已經不少了,現在就把你們解決了吧!”

他話音剛是落下,腳步突然一踏地面,身形化爲一道虹芒暴衝而出,而其左手,也是在此刻爆發出道道璀璨光澤,在那之下,有着極爲強橫的魂力匯聚。

“青風掌印!”

低沉的喝聲自半空落下,旋即,衆人便是見到,一道丈許大小的青色掌印,陡然自那中年強者手中爆轟而下,在那等強猛的攻勢下,連空氣都是被震得發出低沉的氣爆之聲。

通過這攻勢就能看出,這中年強者出手,顯然是沒有留手的打算,如此一擊,足矣將一名普通剛突然的靈爵強者轟爆。

丈許大小的青色掌印,直衝着琉新轟擊而去,顯然,這中年強者的首要目標還是琉新。

然而,他註定要是失望了,就在那青色掌印距離琉新幾米之時,莉吉爾的嬌軀突然躍起,她的周身魂力滾蕩,濃郁的殺意繚繞,凌厲的劍氣在她的漆黑細劍上爆發,莉吉爾似乎又進入到了最完美的戰鬥狀態。

“唰!”一道劍影霍然閃過,那凌厲的劍意在這片空間劃過一條黑線。最後停在那青色掌印之上,兩者接觸之處,轟然爆發出一道悶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