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玄冰膏?」

「玄冰膏是一種可以鍛煉肉身的天材地寶,你要的話就兩萬貢獻點給你吧。」老者淡淡的說道。

閃婚總裁花式寵妻 老人家,吶,這是兩萬貢獻點。」

雪傾城想都沒想,便是把自己令牌上的兩萬貢獻點划給了那位老者。

顯然,雪傾城知道傲天身上只有一萬多的貢獻點,所以便先幫傲天付了,免得傲天難堪。

老者接過貢獻點后便是向著店鋪深處走去,一邊走還一邊喃喃自語:

「現在的男學生都沒用成這樣了嗎?竟然還要女生幫忙付賬,唉,可悲啊……」

雖然老者的說話聲很小,但還是穿進了傲天的耳中。頓時,傲天被說的面紅耳赤,盯著老者的背影恨恨的罵道:

「該死的老頭,就你多嘴!」

雪傾城不禁被得傲天的模樣逗笑,頓時上前挽著後者的手臂,道:

「走吧,我們去其他地方看看吧……」

說著,傲天二人便是走出了店鋪。

只是傲天並沒有注意到,雪傾城在踏出店鋪的那一刻,目光瞟了一眼在櫃檯上的那株雙葉草:

「為了傲天,看來我這個第九的位置需要變動一下了啊……」

傲天和雪傾城在交易殿中逛了良久,再買了一些對修鍊有用的東西后便是向著交易殿之外走去。

「傲天,你出去后就準備塗抹玄冰膏了嗎?」雪傾城問道。

「嗯,不錯,玄冰膏既然有淬鍊肉身之效,那我就趁早先用了,希望能讓我的肉身強度再上一層。」傲天回答道。

「玄冰膏雖然有淬鍊肉身之效,但是你想要讓你肉身有質的突破的話,那就必須去寒冰塔走一趟。」

「寒冰塔,那是什麼地方?」傲天停住腳步,疑惑的問道。

「在玄天學院中有許多淬鍊肉身的絕佳之地,而這寒冰塔便是其中之一。如果你想讓玄冰膏的藥效完全發揮出來的話,那就最好去一趟寒冰塔。」

「哦?傾城,那你和我詳細說說這寒冰塔吧。」

「寒冰塔乃是玄天學院花費巨大財力建造而成。此塔共分九層,並且塔內極為冰寒,你越往上一層,那冰寒之力就會濃厚數倍。但是這股冰寒之力卻能刺激肉身,使得你的肉身強度有大幅度的增漲,並且玄冰膏的藥力必須在寒冰塔的刺激下才能發揮到極致。」

「一般購買了玄冰膏的學員,都會前往這寒冰塔……」

聽到雪傾城的話后,傲天的眼睛頓時亮了起來:

「走,我們去寒冰塔!」

傲天卻是不知道,他的庭院已經被那天衣幫團團圍住。要是現在他回庭院里修鍊的話,一定會有一場惡鬥,好在他改變了路線,去了寒冰塔…… 「傲天,你看,前面那就是寒冰塔了。」雪傾城指著不遠處的高塔說道。

傲天向著雪傾城所指的方向望去,頓時心裡猛的一驚。

只見在不遠處聳立著一座冰晶之色的巨塔,巨塔共分九層,在塔身之上勾勒著一道道玄奧的符文,符文都露出一股冰寒。

靠近那座冰晶巨塔,傲天便是感覺到周圍的溫度越降越低,直到最後,傲天已經是感受不到天上太陽所照射的溫度。

除了冰冷,還是冰冷。

輕狂 ?傲天心裡不禁暗暗震驚。

「寒冰塔雖說能夠淬鍊武者的肉身,但是因為過程會顯得頗為痛苦,所以,每天來這寒冰塔的學員並非很多,但是會來這塔里的,無不是意志堅定之輩。」傲天身旁的雪傾城說道。

傲天聽后心裡也是瞭然。

雖說玄天學院的學員大多是天賦出眾之輩,但是並不是每個都有著鋼鐵般的意志。而且,玄天學院中淬鍊肉身的地方肯定不止這一個地方,更有眾多的天材地寶也能達到淬鍊肉身的效果,所以,這也導致每天來寒冰塔的學員並不多。

不過這對於傲天來說無疑是正好,要是寒冰塔也像交易殿那樣人員爆滿的話,那傲天估計淬鍊肉身也難以安心了。

寒冰塔的大門之外,一位駝背的老者靜靜地站著,看到傲天與雪傾城向這邊走來后,頓時嘶啞著聲音說道:

「入寒冰塔需付一萬貢獻點。」

傲天微微一怔,旋即便是無奈的從自己令牌上劃了一萬貢獻點出去。

難怪當初自己加入玄天學院得到令牌后那麼多學員都是羨慕嫉妒的望著自己。感情在玄天學院中不管做什麼都要貢獻點啊?!要是沒有貢獻點的話,那還真是寸步難行啊。

而進這寒冰塔還要一萬貢獻點,難怪來這裡的學員屈指可數。媽的,這不是花錢找罪受嗎?!


「傲天,我就不陪你進這寒冰塔了,你自己進去后小心點,要是受不了裡面的冰寒之力就退出來,免得受傷。」雪傾城對著傲天柔聲說道。

傲天微微一愣,旋即有些擔心的說道:

「傾城,墨會那邊……」

「放心好了,墨剛要三個月後才能出關,其他墨會成員奈何我不得,所以,你不用擔心我的。」雪傾城笑道。

傲天遲疑了一下,旋即便是點頭同意。

雪傾城的實力恐怕不比自己弱,而且墨會中能威脅到她的也就尚在閉關的墨剛一人,所以傲天也就答應了她的請求。

然而,傲天卻是不知道自己的這一點頭,在玄天學院中掀起了一場莫大的風波。

雪傾城見傲天同意,便是緩緩的轉身離去。只是伴隨她的轉身,那臉上的表情也是瞬間冰冷了下來。

傲天望著雪傾城的身影消失在自己的視線中后,便是轉過身向著寒冰塔的大門邁去。

「寒冰塔內有一股特殊的力量,這股力量能夠壓制住你的玄力和靈魂之力,你在塔內只能靠自己的肉身力量,若是感到自己受不了那便立刻退出,以免受傷。」駝背的老者對著傲天說了一句后便閉目養神去了。

傲天微微一愣,旋即向著老者道了一聲謝后便是踏入了寒冰塔中。

剛踏入塔內,傲天便是感覺到一股刺骨的冰冷撲面而來。

放眼望去是一片寬闊的雪地,在傲天正對面有著一道冰梯,冰梯通向寒冰塔的更高層,而濃郁的冰寒之力便是從那冰梯上流傳而下,致使這片雪地一片冰寒。

而在這片雪地之上似乎瀰漫著一股詭異的力量,在這股力量的覆蓋下,傲天便是感覺到自己第二腦海的靈魂好似背負著一座萬斤巨山,使得靈魂之力無法從第二腦海中瀰漫而出。

而在傲天丹田中的金色能量團卻依舊綻放著耀眼的金光。顯然,寒冰塔內的力量雖然詭異,但是卻並不能封印住化天勁。

不過這也正常,化天勁是號稱可以同化一切力量的存在,即使它沒能到達巔峰,但也不是普通力量便能禁錮的住的。

其實,傲天並不將這所謂的特殊能量放在眼裡。雖然那個老者說能夠壓制住自己的靈魂之力和玄力,但是傲天知道,要是自己運轉起噬天印的力量,那麼這所謂的特殊力量會在瞬間被自己吞噬乾淨。

當然,傲天也並不會這麼做。要是自己用化天勁或者靈魂之力來抵擋這寒冰塔內的冰寒之力的話,那又如何會達到淬鍊肉身的效果呢?

所以,傲天也是決定要憑藉自己的肉身力量在寒冰塔內行走,只有這樣,自己的肉身強度才能有質的飛躍。

此刻,傲天已然是身處寒冰塔第一層。而這第一層一眼望去便是遼闊潔白的雪地,當然,在這雪地中也是有著稀稀疏疏的人影,這些也都是玄天學院的學員。


寒冰塔既然有淬鍊肉身的效果,那多多少少都會有學員來此,尤其是購買了玄冰膏的學員。畢竟,玄冰膏的藥力必須在寒冰塔內才能發揮到極致。

傲天並沒有去和周圍那些學員接觸,只是將的在交易殿中購買到的玄冰膏塗抹在自己身上。

頓時,傲天便是感覺到周身的冰寒濃厚了數倍,並且,強烈的冰寒之力如針扎般不斷的向著自己體內洶湧而去。

一股宛若能將自己靈魂都給凍結的冰寒在自己肉身上綻放而出。


此刻,傲天感覺到自己的一舉一動似乎都變得極為困難,整個身體好似都被冰封了一般。

就在這時,傲天心神一震,眼中的火熱之色竟是如同火焰般熊熊的燃燒著。

此時的傲天能夠清晰的感應到敷在自己皮膚表面的玄冰膏中所蘊含的能量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融入自己的肉身之中,而自己的肉身強度也是在緩緩的增漲著。

這種速度雖然緩慢,但是確確實實的在增漲著。傲天有信心,要是這樣下去,自己必定能在一兩個月內讓肉身突破到一轉後期。

而屆時,單憑肉身力量傲天都將不懼任何的先天武者。

這麼想著,傲天的心不禁迅速火熱了起來…… 在察覺到寒冰塔對自己所帶來的效果后,傲天望向這座冰塔更高層之時,眼裡便是充斥了一種異樣的渴望。

傲天很清楚,自己修鍊了九轉神龍身,第一層的寒冰塔並不能將得自己的肉身潛力完全激發出來。因此,傲天在適應了雪地上的冰寒之後便是向著對面的冰梯走去。

寒冰塔第一層的冰寒完全就是從這冰梯上流傳下來的,所以,越是靠近冰梯,傲天便是感覺到周身的冰寒愈發濃厚。

當然,這股冰寒並不能給修鍊了九轉神龍身的傲天帶去威脅。因此,傲天便是步履穩健的向著冰梯踏去。

寒冰塔共分九層,越往上冰寒之力便越重,而冰梯便是通向更高層的寒冰塔。

因此,傲天在踏上冰梯的那一刻,全身猛的繃緊,在其皮膚下冰藍涌動。顯然, 豪門寵婚:男神老公體力好

不得不說,冰梯中的冰寒比雪地上的濃郁了許多,不過好在傲天還是有驚無險的從冰梯上來到了寒冰塔第二層。

第二層的寒冰塔依然是一片雪地,只是雪地的溫度顯得更為低下,地上的積雪也是比第一層厚上了許多。

在這裡,就算是先天五六重的武者恐怕都無法長久的堅持下來。

而第二層的人影顯然比第一層的還少,只有寥寥數人,但是無一不是散發著強悍的氣息。

傲天體表玄冰膏的藥力竟是以一種更為迅捷的速度融入他的肉身之中,而他身上的冰藍無疑是變得更為的耀眼。

感覺到自己的肉身在不斷的變強著,傲天心中不禁大喜:玄冰膏配合寒冰塔果然無比恐怖。

旋即,傲天的視線便是定格向通往第三層的冰梯,眼裡有著熾熱的火焰閃動而起。

沒有絲毫遲疑,傲天繼續向著冰梯跨去。

在寒冰塔第二層的無一不是內院學員中比較傑出的存在,然而,即便他們也不敢輕易踏足前往第三層的冰梯。而傲天的舉動無疑是引起了他們的注意。

「那小子是誰啊?竟然敢向寒冰塔第三層踏足?」

「估計又是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傢伙吧。」

「我知道,此人就是打敗了王傑,佔據了內院排行榜第十的傲天。」


「哦?難怪他敢向第三層發起挑戰,聽說他的肉身足以和王傑媲美了。」


「當初王傑在第三層呆了數天時間就下來了,不知道他能呆多久?」

「嘿嘿,待在塔內也挺無聊的,就讓我們看看這個傲天能在第三層呆多久吧……」

寒冰塔內本就是一處寂寥的存在,只能不斷的淬鍊肉身,充滿了無趣。

而傲天的到來無疑是引起了眾人的興趣,他們都想看看這個內院排行榜上第十的傢伙能有多大的本事?能不能破掉王傑在寒冰塔第三層所創下的記錄?

當然,此刻的傲天卻是絲毫不知自己已經成為眾人的焦點,他依然是向著通向第三層的冰梯緩緩行去。

不得不說,寒冰塔中的第一層的冰寒之力與第二層的冰寒之力完全不能同日而語。即便是修鍊了九轉神龍身的傲天,此刻也不禁感覺到自己渾身僵硬,一股冰冷直入骨髓。

當然,愈發冰冷的地方便是越能刺激傲天肉身的潛力,也越能將的玄冰膏的藥力發揮到極致。

雖然此時的傲天被凍得渾身僵硬,但是那股肉身強度的增漲卻是讓的傲天的心裡充滿了興奮。

緩緩的,傲天的身影消失在了第二層眾學員的視線中。

寒冰塔第三層依然是一片雪地,只是雪地之上隱隱有著冰層浮現。在空中多出了一種寒風。這種寒風帶著漫天暴雪,寒風吹拂過,連得空氣都是微微凝固了起來。

而傲天來到第三層后,便是儘力避開這種寒風,他有一種感覺,那就是自己要是僅憑藉肉身力量,那恐怕很難抵擋的住這種寒風中所蘊含的強橫能量。

而且第三層中的冰寒之力顯得愈發濃厚,這股冰寒就足夠傲天受一場了。所以,傲天並沒有打算鋌而走險去招惹那恐怖寒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