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葉荒直直的看着眼前的方丈,毫無感情波動的說出這句話。

方丈也是打了一個寒顫,更加堅定的認爲此刻的葉荒正在頓悟的邊緣,不是入魔便是成佛,手上傳送的力量又大了一分。

“葉荒,你這不是入道,而是成魔,速速醒來!”

方丈說罷,和老天師和張鳳亭一塊猛地向葉荒體內輸送力量。

不同修煉體系內的人所攜帶的力量均是不同,如今老天師和張鳳亭向葉荒體內輸送的都是帶着道家浩然正氣的堂堂真氣。

方丈輸送的都是帶着佛家悲天憫人充滿解脫的佛家真氣。

而現在葉荒體內的大半真氣都已經被轉化成了充滿極端暴戾和無情的真氣,或許此刻已經不能在叫做真氣,叫魔氣更爲合適一點。

隨着真氣緩緩的涌入老天師和方丈還有張鳳亭三人緩緩閉上眼睛。

葉荒心湖如今已經變的一片漆黑,若不是有兩隻血紅的眼睛在心湖之上,根本不可能發現心湖之上站着的葉荒。

隨着老天師方丈還有張鳳亭意念的涌入,在葉荒心湖之上也開始泛起淡淡漣漪。

心湖之上突然從天而將三道光芒。

方丈寶相**的坐在蓮臺之內,宛如一尊巨佛,這是方丈的意識在葉荒心湖之上的具體體現。

另外兩道光分別是老天師和張鳳亭。

老天師一頭白髮,垂垂老矣,彎腰拄着一根柺杖,張鳳亭則是手持一柄寶劍,說不出的英姿颯爽。

扎三個形象便是三人的意識在葉荒心湖上的不同體現,伴隨他們出現的還有三道光芒。

隨着三位的緩緩下降,心湖上的漆黑也在緩緩褪去,最先體現的是站在湖上的葉荒。

老天師和方丈還有張鳳亭主要的目標便是葉荒,因此葉荒站在心湖之上,三位前輩在心湖半空之上,並指成劍指向葉荒。


彷彿有三枚聚光燈打在葉荒身上一般,葉荒身上的漆黑如墨一般消散,先是頭部,然後脖頸,然後軀幹,最後到腳下,然後慢慢向整個心湖蔓延。

心湖上的葉荒緩緩睜開眼睛,此時葉荒已經恢復清明,但是眼中仍有一絲不易察覺的紅色。

方丈和老天師還有張鳳亭在葉荒心湖之上的所作所爲,不看其表象,其本質就是打斷葉荒思考的過程,那些黑色都是葉荒心中極端的想法,而老天師和方丈還有張鳳亭散發出來的驅散黑暗的光芒,也都是方丈三人思維的具象話,在不停的與葉荒心內的極端意識交鋒,或是一一解答葉荒心中的那些極端問題。

以三位前輩的閱歷和智慧,自然能夠解決現在葉荒的思維死結,但也不是全部,因爲葉荒的有一些問題即便是方丈都不能完全解答,只能引經據典,利用佛家的最官方的對着一問題的解釋並加上自己的一些理解加以解答,雖然有效,但是還是沒有完全說清問題。

因爲沒有完全解釋清楚,所以葉荒心中就仍有疑惑,所以也就殘留了一絲魔性,或者說殘留了一絲佛性?

若是葉荒能自己悟透,那必然是立地成佛,若是不能悟透,那便只能墮入魔道!

今天葉荒有三位前輩相助,之後還能如此幸運嗎?

三位前輩見西湖已經完全恢復清澈,葉荒也在心湖之上向其拱手,便互相對視一眼,瞬間消散。

外面放在葉荒身上的手都收起。

葉荒睜開眼睛,眼神清澈,看似已經恢復,但是一絲紅色隱藏的極深,就像是眼球上的血管,已經和葉荒融爲一體,再無分別,既無分別,方丈等人也就沒有看出任何異常。

冷少撩妻成癮 阿彌陀佛,葉荒,你回去休息吧。”方丈第一句話竟然是讓葉荒回去休息。

葉荒也有點懵,都不問自己爲什麼心魔叢生嗎?

方丈自然有自己的考量,他在幫葉荒驅逐心魔的時候已經將葉荒心魔產生的原因弄得清楚,竟然是因爲衆生皆平等這一句話!

要知道這句話可是佛教的立教根本,爲何有那麼多人信奉佛教?很大一部分原因便是因爲這句話。

這句話每個人也都有不同的理解,有些人就是認爲這只是一個美好的願景,現實還是殘酷的,不平等的,有些人認爲衆生最終將真正的平等,現在處於末法時代,只要人人都信奉佛教,這世間自然也就平等了,還有些人沒有對這句話有太多的解讀,只當作自己的人生信條,就比如方丈,在他眼裏衆生皆是平等,但是他也清楚的知道在別人眼中衆生並不平等,但是也不去改變別人想法,只是默默的在這個不平等的世界裏堅持平等。

而葉荒絕對是個另類,可能是因爲他下山以來的經歷造成的吧,少林弟子很少有葉荒這樣的天才,年紀輕輕就達到抱丹九重,也很少有這樣年輕的人,在這個年齡便見到這麼多殺戮和殘酷,這一切都影響了葉荒。


讓葉荒對衆生皆平等這句話有了新的理解。 葉荒本來心思單純,經過了這麼多的事情難免會收到影響。

這些負面的影響便通過心魔體現出來,葉荒之前的幾次心魔皆是源於此,這是超我和本我的抗爭。

心魔不能完全清楚乾淨,即便是修爲在高深的人同樣會有心魔,通常來說修爲越高,心魔也就越少,但那是一旦心魔成功反噬,那麼危害也就越大!

普通人完全就是心魔的奴隸,被情慾,被口腹之慾,被貪婪之慾主導,世人幾乎難逃心魔,或者說世人便是心魔的化身,即便是修士,在剛開是也都是凡人,後面才慢慢的變成超凡或是超凡之上,這修爲沒一次的精進,都進一步的遠離凡人,也就是進一步的剝離心魔,直至徹剝離心魔,但是那個時候也就不再是人了,而是佛,而是聖,而是仙,總之不再是人。

“你不必多想,後面還有比賽,你回去休息吧。”方丈又繼續說道。

方丈不想跟葉荒解釋過多,因爲方丈現在內心中也是很亂,原本以爲只是簡單的心魔爆發,沒想到這引起心魔的問題竟然是佛家立教之本。

作爲一個佛家弟子,居然被佛家立教之本攪的心魔四起,那他還算是一個佛門弟子嗎?

方丈心中心潮翻涌,也不全是對葉荒的負面評價,因爲能在這種問題上引起心魔,也足見葉荒的不凡。

剛纔若不是葉荒思想走入極端,而是徹底領悟這個問題,那便不是心魔入侵了,而是頓悟!

真是個瘋子!

這是方丈對葉荒下的評語。

但他也知道,瘋子和天才只相隔一線!

葉荒也知道現在自己身體狀況很糟糕,便就不再推辭,向老天師和張鳳亭還有方丈行禮後便轉身離去。

其實還有一點或許葉荒自己都沒有意識到,因爲他擡頭沒有看見李靈,心裏自然的涌起了一陣擔心,自己剛纔的狀況一定很糟糕,李靈看見一非常擔心,現在要趕緊回去,告訴她自己沒事。

“你那位女伴我已經託蒼梧子讓其帶回住處了。”

倒是張鳳亭好像看出葉荒心中所想一般,朝着葉荒的背影喊了一句,葉荒停下身來,回頭又行了一禮,轉身走去,這次的速度又快了不少。

方丈看着葉荒的背影沉默不語。

老天師開口道:“可是擔心葉荒經此一番狀態不佳,在接下來的比賽中發揮不好?”



老天師自然知道方丈如此沉重的目光肯定不只是因爲如此,但還是如此說道。

“呵呵,不滿你說,我還真不是擔心如此,我是擔心葉荒心魔太深,怕是會墮入魔道!”方丈在說這句話的時候眼中有光閃過。

老天師這時卻是不好開口了,因爲方丈的意思很是明顯,這已經是他們少林寺的內部事物了,老天師不便多言。

但是隨後方丈又開口說道。

“我之前一直疑惑我那師弟爲何如此看重這葉荒,原本還以爲只是師弟看重他的天賦,但是現在看來遠遠不是那麼簡單。”

方丈話中意有所指,老天師和張鳳亭只是知道方丈口中說的師弟應該是普念大師,但是方丈話中的真實意思卻是不知道了。

老天師和張鳳亭雖然沒有聽懂,但是也沒有發問,只是默默的聽着。

方丈沉吟片刻又道:“這葉荒有靈性,有慧根,有佛性,若是能破除心魔,必定成佛,阿彌陀佛。”

老天師和張鳳亭被這方丈東一句西一句的快要整懵了,不知道方丈到底要表達什麼。

其實方丈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要表達什麼,已經很久沒有人能讓方丈如此失態,葉荒心魔雖然厲害,但是也不至於讓方丈如此,真正讓方丈如此失態的還是葉荒心魔產生的原因。

和葉荒對衆生平等的理解。

衆生在死亡面前皆是平等,世間有不平,便殺到平爲之!

方丈極度震撼,他能看出葉荒也想是讓衆生平等,但是這衆生本就不平等,那怎麼辦?

若是尋常人或許也就這樣了,既然生來不平等,那衆生平等便是錯的,又有什麼好想?

但是葉荒不同,他在想既然衆生本就不平等,那便要想辦法讓其平等,什麼辦法?

唯有死亡!

而且葉荒也覺得自己做對了,這纔是心魔如此快就能侵蝕葉荒的原因,甚至方丈在幫助葉荒鎮壓心魔之時葉荒還開口反問。

你這是在作什麼?我在入道啊!

可見葉荒當時已經完全接受了這個理念,如果不是方丈三人及時感到,恐怕葉荒真的就會成魔。

恐怕在葉荒眼中自己是成佛了,自己的使命就是將衆生真正平等,或許還會給自己起一個平等尊者的法號,但是這一切在旁人眼中便已經是魔。

這纔是真魔!

無比清醒的意識,無比通達的想法,堅決的貫徹自己認爲的理念,若是世人憎罵,也會傷心,然後會升起無盡的悲哀,悲哀世人想要平等,而自己給他們帶來真正的平等的時候卻還要忍受世人的誤會,然後帶着一種犧牲的悲天憫人的精神繼續殺戮!

方丈想想都不寒而慄!

這是真佛,也是真魔!

方丈不敢在往下繼續深想,因爲方丈已經感受到了恐懼,他怕自己在繼續想下去會帶動自己的心魔。

方丈底下頭去低聲唸了兩聲阿彌陀佛才擡頭對老天師和張鳳亭二人說道。

“這葉荒也算是我少林弟子,如今因爲葉荒的事情,倒是麻煩二位了。”

“哪裏哪裏, 歡喜記事 ,況且在我龍虎山上,我又怎會眼睜睜的看着有人死去?”

老天師知道方丈已經不想在聊那葉荒了。

“既然如此,我代葉荒再向二位道聲多謝。”

“方丈不必如此,龍虎山少林寺,雖然理念不同,卻也同氣連枝,就不必在說那些客套話了。”

老天師在前面做出了一個請的手勢,老方正跟上,後面是張鳳亭,一行人向住所走去。

片刻之後,此地便空無一人。

空無一人並不準確,應該是空有一人。

羅飛! 羅飛不知道是一直在這附近,還是得知了這裏的狀況後又敢來的。

此刻羅飛站在葉荒剛纔站的地方,閉上眼睛,鼻孔不斷的抽動,很是沉醉。

羅飛好似一個毒癮復發的癮君子一般,露出病態的神色。

“這美妙的味道!”

羅飛似乎在嗅着附近殘留的心魔的味道。

羅飛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幾道單單的黑色煙霧順着鼻孔被羅飛吸入肺中。

“僅是殘留的一絲都讓我如此受用,葉荒,你若是入我門派,絕對是天才!”

羅飛眼中精光閃動,隨後閃到一邊,片刻有人從此刻經過,沒有發現羅飛, 霸道總裁强寵成癮

……

葉荒急衝衝的向住處走去,莫名的着急,不知爲什麼,就是很急躁。

李靈並沒有走遠,或者說李靈並沒有走,她和蒼梧子在山下等着,葉荒瞬間便發現在下面不停走動滿臉焦急的李靈。

彷彿心有靈犀一般,在葉荒看相李靈的瞬間,李靈也望向葉荒。

眼神瞬間交匯。

“葉荒!”李靈大叫一聲向葉荒跑來。

葉荒也想着李靈跑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