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猛然回頭,卻是見到一位白衣少女,此時,兩者的距離只有丈許。陳風額頭溢出幾滴冷汗,雖說剛才他在吃肉,但卻絲毫沒有放鬆警惕。這少女是如何來到他身邊的?如此近的距離,倘若後者要對付他,他甚至連躲閃的機會都沒有。

「你是誰?」

霍然起身,長劍擋在胸前,陳風目光緩緩打量前者。當看到那絕美的容顏時,陳風愣了一下,但緊接著,劍眉皺起。

這女子,衣著上並沒有五大院的標誌,顯然不是五大院的學員。看年紀,也只不過才十七八歲,更不可能是導師。

「不用看了,我可不是那些學員。我的名字叫林若雪,來自西域。」林若雪嫣然一笑,笑的很甜美,彷彿冰山中盛開的雪蓮花,令人過眼不忘。

西域!

紫晶大陸,東西南北,唯西域最為複雜。

那裡不受帝國管制,宗門教派無數,至少有七成的武道強者,都聚集在那裡,那方才是真正的武道聖地。

「這試煉之地外有五大院導師駐守,你是怎麼進來的?」


林若雪眼中閃過一絲神采,略帶戲謔的說道:「當然是跟你一樣了。不過,你竟然沒死,倒是令我很好奇。」

聽到此話,陳風啞然,旋即臉頰閃過一絲緋色,看向前者的目光變得飄忽不定。若是如她所言,豈不是也同剛剛自己一般,被那青風卷席的衣衫破損,連那關鍵部位都……

「好香啊……想不到你烤肉的手藝還不錯。」

就在陳風浮想聯翩的時候,林若雪已是自顧自的撕下了一塊烤肉,放進嘴裡大口大口的吃著。前一刻的冰山雪女,此時吃相倒是有幾分彪悍。

「你究竟是來這裡幹什麼的?」

陳風並沒有從前者的言語中感覺到敵意,自己也是逐漸放鬆了警惕,仗著膽子走至近前,與其一同吃了起來。

「我呀……來這裡找寶貝的……」

「寶貝?」陳風搖頭笑道:「這試煉之地可沒寶貝,雖然它不是五大院所創造的,但被五大院掌控已經有百年了。要是有寶貝的話,五大院早就收走了。」

「這可不一定哦……」林若雪若有所指的回應一句,然後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陳風,多多指教。」

陳風抱拳拱手,即使在這般美女面前,也是顯得很從容。

通過交談,兩人逐漸變得熟路。對於這個來自西域的小美女,陳風倒是並沒有多問她的身世,而是閑扯了一些有關修鍊的法門。不過,令他吃驚的是,這個名叫林若雪的女孩,對於修鍊的理解遠遠超於他。以至於說到後面,一些問題,陳風根本回答不上來,只能虛心求教。

短暫的接觸,林若雪對陳風的好感也是倍增。這些年,她所遇到的同齡異性,比陳風天資高的數不勝數,但面對她,所有人都眼睛放光,要麼是虛偽的奉承追捧,要麼是耍酷裝帥,全然沒有陳風這般真實。而這種真實,則是內心善良純潔的體現。

偌大個烤野豬,被兩人瓜分殆盡,只留下滿地碎骨,以及噼里啪啦的篝火,仍在灼燃。

嘶嘶~

就在這時,樹林深處,忽然傳來了陣陣嘶響,好像繩索摩擦地面的聲音。這聲音由遠及近,速度很快,幾個眨眼之間,便是鋪天蓋地。

「什麼聲音?」陳風手提長劍,目光四下張望,他能感覺得到,似乎有什麼東西在包圍他們。

「我們有麻煩了。」

林若雪一張俏臉也是閃過幾分凝重,她的感知力要比前者強的多,自然明白如今的處境。

嘶嘶嘶~

聲音逼近,自那草叢中、樹梢后、灌木里,一條條五彩斑斕的蟒蛇,幾乎同時露出了猙獰的蛇頭。

陳風眸子一縮,不由自主的退後了兩步。這蟒蛇,竟然有百條之多,此時如彩色巨網般將他們圍困住。

「天羅蛇……怎麼會有這麼多天羅蛇?看樣子……它們似乎是被操控了……」林若雪在後面正色說道。


「被誰操控?」陳風實在很難想象,什麼樣的傢伙能操控如此多的天羅蛇。

林若雪深吸口氣,道:「天羅蛇在猛獸里排在中等,單體攻擊力並不強,而且這些傢伙喜歡獨居,一般來說,對武者沒什麼威脅。除非……除非有著天羅蛇王的存在,方才能讓它們老老實實的聚在一起。」

天羅蛇王!

陳風面色劇變,猛然間想起了自己所得的那三枚天羅蛇蛋,再看看此刻的局勢,似乎並不是什麼巧合。

「真不知道自己是幸運還是倒霉……」

陳風暗自苦笑,不過現在一切都晚了,他總不能把蛇蛋交出來,然後跟這群天羅蛇說,「爺爺,我跟你們開玩笑呢,你們大人不記小人過,走吧!」

嘶嘶~

一百多雙蛇目,掃過野豬殘骸,然後死死凝視陳風二人。那般感覺,如同弒父弒母的仇敵一般。

既然逃不掉,那便戰吧!

綜恐:喪屍生存守則 ,陳風氣勢瞬間轉變,稚嫩的面頰閃過冰冷之色,嘴角微啟,一道聲音緩緩飄出。


「你快走,這群傢伙,我來阻擋!」

「……」

少年決然的聲音,傳進林若雪耳中,後者嬌軀一顫。卻是沒有想到,一個實力低微,看上去很不起眼的少年,竟然會在這種生死關頭,毫不猶豫的選擇保護她。

這種感覺,出奇的溫暖,那擋在身前的消瘦身影,如山嶽般高大。

嗖~

說時遲,那時快。天羅蛇群中,一條足有成人臂膀粗細的蟒蛇率先發難,化作一條流光沖向陳風。緊接著,其他天羅蛇緊隨而動,那般氣勢,極其駭人。

刷~

一劍破空,陳風發出全力,一劍將為首的天羅蛇斬成兩段。不過,那強大的衝擊力,震的他一個趔趄,倒退的腳跟踩在石頭上,身體不由自主的向後倒去。

「糟了!」

這一倒,便失去了還手的能力,面對漫天而來的群蛇,陳風以是無力阻擋。

「大玄冰掌。」

白衣賽雪,自陳風頭頂悄然越過。少女青絲舞動,嫩白的手掌冰氣繚繞,一掌接一掌的憑空拍出,那冰氣化作一股勁力,打在群蛇的身上,瞬間將天羅蛇化為冰雕。

「元力破體,轉靈之鏡!」

陳風回過神來,表情愕然,他之前倒是看得出林若雪比他實力強。但卻是沒有想到,這傢伙竟然突破了轉靈鏡。在五大院中,這般年紀達到轉靈鏡的,可只有一個人,那可是妖孽般的存在,就連院長都對他寵愛有加。

轉靈鏡雖說是武道修鍊的第二個境界,但卻和武徒鏡有著巨大差異。武徒鏡凝練武元力於血脈丹田,增氣力,穩心神,煉體質,提速度,說白了就是穩固自身。而轉靈鏡則不同,元力破體,配合功法武技,能夠以氣禦敵,以一敵百。到了這般境界,方才算是真正踏入武道一途。

場中的戰鬥並沒有持續太久,當林若雪瀟洒飄落的時候,那一百多條天羅蛇,已然盡數化為冰棍。

… 順著森林往裡走,兩道身影並肩而行。

幽藍色的天空逐漸暗淡,雖然在這靈界中,沒有太陽月亮,但卻有黑天白天。此時看天色,已是過了午後,一路向前,耳旁也時不時的能聽到許多打鬥聲,那無疑是五大院的學員們在忙著修鍊。

陳風仍是沒在剛才的震驚中回過神來,幸虧這女子不是五大院的學員,否則的話,連他都要忍不住嫉妒了。如此年紀,這般修為,只能用厲害二字形容。

林若雪倒是恢復了那如雪般的淡然,手捧古木色香盒,一縷縷奇特的香氣從裡面飄出,化為一圈圈能量漣漪,擴散開來。

豪門孽婚 這東西究竟是什麼啊?我看你一直捧著它。」陳風忍不住開口問道。

「此物名叫探寶盒,它裡面的香氣擴散開來,能夠使封印中的寶貝產生共鳴,繼而傳出波動。」

竟然還有這種東西?

陳風可算是長了見識,心中暗嘆,看來茫茫大陸,他所不知道的東西太多太多。將來若有足夠的實力,定要遊歷大陸,好好的了解一番。

「呃……剛才的事,還真是要謝謝你。若是沒有你的話,我恐怕已經死了。」陳風斟酌許久,還是由衷的道了聲謝,不管怎樣,天羅蛇群的災禍,還是他引起的。

「不用謝,是你自己……救了你自己而已。」林若雪聲音平和。腦海中回想之前少年擋在她身前不畏生死的影像,那一幕,註定會銘刻在她的心中。

「你快走,這群傢伙,我來阻擋!」

多麼稚嫩的話語,多麼不自量力的話語。但試問天下,有幾人敢在生死時刻說出此話。

他,敢用生命去守護一個萍水相逢的女子,這一點,足矣。


嗡~

兩人前行的腳步徒然一頓,旋即一股強大的威壓壓迫而來,陳風只覺得心跳加速,身體不受控制的定格在了那裡。

「何人闖吾試煉之地!真當五大院無人否?」蒼勁的聲音,炸響開來,如古鈡般嘹亮高亢。

陳風面色變幻,急忙提醒道:「不好,肯定是五大院的導師來了,你快走,若是被抓住就完了。」

林若雪倒略顯輕鬆,對於那威壓,也是沒有顯現出任何異狀。將手中探寶盒收進吞納戒,無奈道:「這麼快就被發現了,看來你們五大院也有些本事。陳風,咱們就此別過,將來有緣再見。」

沒有任何猶豫,林若雪體內武元力爆發開來,身形如白鶴般竄出,幾個眨眼間,便消失在了視線里。不過,就在她身影消失的時候,一道白光掠回,直奔陳風胸口。

砰~

雙手發力,將那白光穩穩接住,其上繚繞的武元力崩散,陳風也不由自主的倒退了兩步。低頭觀瞧,只見一本金色的武技,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這是……」

陳風定睛一看,上面赫然寫著幾個大字:三生印,武徒鏡,造化武學。

「造化……武學……」

四個大字,震人心神,雖說這武技只是武徒級別,但冠上造化二字,其威力,哪怕是轉靈鏡的強者,都不會輕視。

在這片大陸中,功法武技都是按照武道等級劃分的,武徒鏡,便對應武徒鏡,轉靈鏡,便對應轉靈鏡,不可越級修鍊。而相對千奇百怪的武技,卻還有著更加細化的分別,分別為:小成武學、大成武學、造化武學、絕世武學,等等。甚至還有更高的層次,但那種層次,不是凡人能夠涉足的。

一般來說,大成武學已是不錯,而造化武學,更是千金難求,有價無市。而且這種武學,沒有高低之分,甚至有時候,低級的反而更加搶手。畢竟修武是很難的,不是誰都有天資成為強者,在低級的時候獲得一本造化武學,對於戰鬥力的提升,無疑是巨大的。

「這女子背後的勢力……絕對不簡單……」

陳風可不是傻子,就算兩個人關係再好,隨手掏出本造化武學送人,這手筆,若是背後沒有大勢力做支撐,絕對不可能。

嗖~

一切發生的很快,就在陳風將那《三生印》收進吞納戒的時候,一位灰袍老者,已是閃到了近前。

這老者六旬左右,凌亂的頭髮黑白摻雜,臉頰刻滿了皺紋,帶著一股歲月的滄桑感。一襲灰袍,略顯肥大,乍眼看去,倒有些像個老叫花子。唯有那衣著上綉著的葫蘆,證明著他的身份。古學院,導師。

五大院中,唯有古學院最為神秘。據傳言說,最早東域並沒有五大院,一位老祖在這裡開創了古學院,培養出了五名傑出的弟子。而在他死後,五人為爭院長之位,鬧得不可開交,最終分別創建了學院,延續至今。

而當今的古學院,招生條件也是非常苛刻。他們只收武元力與精神力雙修的學員,這就導致古學院的學員人數非常之少。

灰袍老者雖然邋遢,但一雙精目,卻好似能夠看穿人的靈魂。默默地凝視了陳風幾秒,當看到他衣衫胸口處那聖林學院的標誌后,倒是並沒有多說什麼,身形再度攢動,朝林若雪奔走的方向追了過去。

待一切恢復平靜,陳風這才長出了口氣。

「幸好來人不是唐師,否則的話,我這修鍊就沒戲了。林若雪實力神秘,想來能夠成功逃離出去,我也該抓緊時間修鍊了。」


密林中,一處隱秘的岩洞內,陳風盤膝而坐。

在其身旁,擺放著三枚五彩斑斕的蛇蛋,還有那金色的武徒鏡造化武學,三生印。

陳風先是掏出了一個瓷碗,小心翼翼的將天羅蛇蛋打碎,把裡面的蛋清倒進碗里。天羅蛇蛋沒有蛋黃,但卻有著另一種東西,天羅珠。

天羅珠,便是天羅蛇未成形之前的獸核,這東西很敏感,稍加力道便是會爆炸,威力取決於血統。血統越是純正的天羅珠,殺傷力也就越大。

陳風望著那三枚猶如龍眼大小的天羅珠,嘴角掛起了一絲滿意的微笑。「看來,和我預料的一樣,這三枚蛇蛋,真的是天羅蛇王的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