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正是!不知林師姐可還記得!當初在丹賽上技壓羣雄的滅霸道友!”秦墨白的聲音響徹這閣樓前的空地。

先前那接引的女弟子也懵了,這鼻子嘴巴往外噴着氣的,就是滅霸?

不像啊,滅霸這個名字不應該是那種豪氣沖天,身穿白袍,長相剛毅俊美的男子嗎?他這個……啥玩意啊?

倒是身旁那穿着白袍的男子和想象中的很像,這八成就是滅霸的哥哥,滅絕了。


江北也就是不會讀心術,要是知道這女弟子這想法,絕對得跟她好好地理論一番!

“什麼!滅霸師兄親自來了?”林沐雪驚聲問道。

“快快有請!”

說着,房門頓時敞開。

江北更無語了,好不知禮貌的人,有請?那你不來親自請我,也不給點指導費,就這樣的,我纔不玩火給你看!

哼!時間就是生命,這你不懂嗎!

秦墨白當即大喜過望,朝着江北拱手道:“滅霸兄,請!我等就不進去了,還請您去給林師姐指點一二。”

“不去。”江北一臉認真的答道。

秦墨白的笑容瞬間凝固在臉上,瞪大了雙眼,傻愣愣的看着江北。

他沒聽錯吧?這麼好的機會,能和林沐雪獨處的機會,而且人家都同意了啊!教她玩丹火啊,手把手的教啊!

這是多少天才弟子做夢都想不到的待遇,可是眼前這滅霸哥說了什麼,不去?

他不去?

沒踏馬聽錯吧?


而那旁邊的女弟子也懵逼了,堂堂的林師姐爲了丹術這幾日連着憋在練功房幾天了。

眼下這滅霸得到了機會,能進門指點林師姐丹術,他竟然給拒絕了?不知道這連山脈,甚至周圍多少城池,多少世家的弟子想要這種能和林師姐獨處的機會嗎!

他!憑什麼拒絕!就算是丹賽第一又如何!不還是一個區區一階丹師!


先是不解,後是震驚,最後,怒從心起。

來自江小白的怒氣值+66

江北無語了,這姑娘叫江小白,你這名字起得可以。

而裏面的林沐雪也懵了,不是說好來見她的嗎?可是爲什麼這倆人……

不太理解,可是看着自己面前剛剛因爲丹火不足而又浪費的一爐丹材,輕嘆了口氣,站起身來,朝着門外走去。

而隨着她來到門前,江北只覺得天氣又冷了幾分。

林沐雪眉頭微皺,倒是更給這絕美的人兒增添了幾分悽苦之美。

江北明白,很可能是因爲煉不出來丹,在這鬧心呢。

繼續抽着自己的煙,也懶得搭理她。

“林師姐,小生秦墨白,再次相見,林師姐風采依舊。”秦墨白主動上前一步,拱手施禮。

林沐雪倒是也還了一禮,“秦師兄客氣了。”

江北不主動說話,江南更不可能主動說,女朋友這種東西是不可能的,是煙不好抽還是欺負弟子的時候不好玩?

至於侯煙嵐?那更不可能主動給人家施禮,挽着江北的手臂,像是在宣佈主權。

江北的胳膊肘直往外拐,給侯煙嵐弄的那叫一個難受,這王八蛋,只負責點火不負責滅火的!

再看看那冷若冰霜,面色略帶糾結的林沐雪,真是……

突然!侯煙嵐心裏一驚,她怎麼能想到這種東西?她怎麼能想讓這王八蛋去調戲一下林沐雪,肯定是自己被他給帶壞了!

這王八蛋,一天天的淨不幹人事!

怒氣值+22

江北略帶無語,他女朋友最近的氣性有點大。

而林沐雪也不知道現在該怎麼辦了,按照往常來說,都應該是客人主動給主人施禮,就如同剛剛的秦墨白一般。

可是這滅霸他爲什麼對自己這般冷淡?還有他身後的那白衣公子,這個眉眼,很可能就是那滅絕。

林沐雪不太擅長與人打交道,從小到大絕大多數的時間都是用來修煉了。

眼下這倒是真的給她難住了。

氣氛一時間陷入了尷尬,大家都不再說話。

一旁的秦墨白轉頭就看自己的滅霸哥還有滅絕哥在那悠閒的噴着氣,更是急了。

朝着滅霸哥開始擠眉弄眼,說話啊,不主動說話多施禮啊。

江北皺了皺眉,一臉不解,你要來見他,跟我有什麼關係?

而秦墨白有點懵了,但是修煉者,頭腦還是不差的,下一刻,他便懂了!

原來,如此才能吸引到林沐雪的注意力!學到了!他學到了!

此時,林沐雪也是握緊了拳頭,臉上帶着些許紅潤,主動走上前來。

“敢問,這位便是滅霸公子了吧?” 還是這林沐雪忍不住了。

畢竟這可是在丹賽取得了第一名的強大丹師。

先前自己在練功房裏也不是沒有想起過他,他那丹火,無法言喻。

而現在,這滅霸就在自己面前,怎麼可能叫林沐雪不激動!

雖說男人都一個秉性,而她作爲冰寒閣的內門大師姐不該這樣,但是她卡在一階丹師的末端已經很久了!

總覺得可以在丹術上再晉一步,但是!她就是不行啊……現在不正是一個機會嗎!

江北微微挑了挑眉,隨手把手中的紅塔山丟在地上,踩滅。

“不錯,小生正是滅霸。”微微拱了拱手,不卑不亢的答道。

什麼當舔狗,那簡直是要了親命,而且我女朋友可一點都不比你差。

“不知滅霸師兄爲何拒絕我的邀請?一同研習丹術……”

“我不需要。”江北淡淡的說道。

笑話!本尊會個毛線的丹術,都是開了掛的結果,現在讓我教你?你又沒有神識。

小辣雞兒一枚而已。

“這……”林沐雪也愣住了,好他孃的一個裝逼犯!

要知道每一個丹師,那在丹道上都是有自己獨一無二的理解的,尤其是他們這種一階末端的丹師!

而她對於丹火的掌控雖說照比這滅霸差了些許,但是在丹術上,她可絕對是更勝一籌啊!

起碼,她做不出來在丹賽決賽上煉製還靈丹的舉動。

緊咬着銀牙,卻是說不出一句話。

一旁的侯煙嵐,則是不在意江北胳膊肘往外拐的舉動了,這小男人做的,真讓人開心。


江北輕輕一撇略帶笑意的侯煙嵐,胳膊肘又趕緊往外拐了兩下。

損了別的女人的面子,討好了自己的女朋友,算不上是舔狗!

起碼好處是實在的!


“不知滅霸師兄如何纔會指導我一下,沐雪在丹術已經遇到了瓶頸。”林沐雪一個字一個字的咬了出來。

江北無語的搖了搖頭。

“這樣吧,培訓費,一千塊靈石。”江北淡淡的說道。

另一旁的秦墨白已經完全懵逼了,親自指導林沐雪,一對一服務,他竟然還拒絕。

現在,還能要點什麼……培訓費?感情是他去指導林沐雪丹術,人家還得給他來點靈石?

林沐雪也愣住了。

“好。”深吸了一口氣,半晌才如此答道,多一個字都不發。

江北摸了摸下巴,沒想到,這還真是個有錢的姑娘,一千塊靈石說拿就拿出來。

可能也是因爲大師姐的原因吧,沒少吃回扣,也可能是這冰寒閣太過富裕,給這幫小弟子開的工資比較多。

江北轉頭,卻只覺得胳膊一疼,再看看侯煙嵐那滿臉醋意的表情。

還朝着他冷哼一聲?

胳膊肘再想往外拐也不行了,侯煙嵐已經放開了他的胳膊。

好煩。

“既然如此,老哥,煙嵐,你們先跟着秦兄和這位師姐去會客堂等着,我去去就來。”江北笑着說道。

說着,朝着前方的小樓走去。

而那林沐雪也趕緊側開身子,讓這滅霸先過去。

擦肩而過之時,江北還深吸了一口氣,不錯……這妹子不知道噴什麼香水了,這味道聞起來還真是不錯,香遠益清。

站在門前,愣住了。

趕緊轉身!

而林沐雪卻是低着頭也朝着自己走來,這一個不留神,腦袋啪嚓一下就撞在了江北的下巴上。

“啊!不好意思,滅霸師兄!”林沐雪趕緊驚呼了出來。

好在侯煙嵐他們已經走遠了,沒有看到這讓人尷尬的一幕。

江北摸了摸下巴,還行。

朝着林沐雪伸出一隻手,差一點就杵在了人家的胸口上,林沐雪下意識的後退,臉色一片怒意,微紅。

“滅霸師兄,不知這是何意?”林沐雪強忍着怒意問了出來。

“培訓費。”江北淡淡的說道。

這下,林沐雪算是明白了,趕緊從自己腰間紋着花紋的儲物袋中取出了十塊中品靈石遞給江北。

而江北呢?也樂得其所的給收下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