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林傑寵溺的揉了揉她的小腦袋,道:“放心好了,有我在,我會好好照顧李叔的,倒是你,去了那邊,要多多注意,這可是難得的機會,你一定要好好把握。”

“知道了。”

感受着林傑掌心的溫度,李柔柔乖巧的點點頭,小腦袋瓜裏卻是不斷的閃過小方少口中的姐夫二字,心中暗暗下定了決心,

她一定好好努力,然後用絕對的資格,站在林傑的身邊。而不是,一直躲在他的身後,成爲他的累贅。

“好了,別想了,今天晚上,我們好好的慶祝一下!”

林傑笑着開口道,隨即拿出來手機打電話,論這些地方,最熟悉的莫過於孫少和小方少了,這兩個公子哥,儘管跟在林傑身邊正經的很,但是平時的玩樂,還是熟絡的很。

很快,孫思明便是安排了一家酒店,包含了KTV,電玩城等一系列的東西,一條龍服務而且很少有人打攪,加上孫少的身份,絕對是個好去處。

夜色降臨,一行人便是來到了酒店之中,連李叔和何老三等人都是全部叫了過來,只不過他們都是和黑狼的人,找了另外的地方吃飯。

這一天,孫少直接包了好幾個大包廂,幾乎包圓了整個酒店,一夥兒吃喝玩樂,倒也是過的十分自在開心。

最近壓力也的確比較大,如今馬家徹底完蛋,大家夥兒也都是得到了片刻的放鬆,盡情的釋放着。

不過,有着林傑在這裏,而且黑狼和孫思明等人早已經有了交代,去了其他地方任憑他們胡鬧,在這些地方,還是要注意收斂的。

有些實在忍不住的傢伙,就是被黑狼送去看夜總會了。經過幾天的處理,那幾家夜總會基本上已經是全部歸於了林傑,只不過這些事情,還並沒有給太多人知道而已。

尤其是方彩鈴。

對於她而言,涉獵的太多,只會引來更多的麻煩,僅僅是一個香榭裏,就差點讓她焦頭爛額了,更別說再來其他的東西了。

“喲?這不是孫少麼?”

就在林傑和幾人在電玩城玩的熱乎的時候,一個陌生的聲音,忽然傳入了耳中。轉身一看,就是一個年齡相仿的年輕人,臉上閃過一抹玩味之色,打量着面前的孫思明。

“秦少?”

孫思明眯起眼睛,說出了一個令所有人驚訝的名字。

幾位知名的公子哥,如今南海市除了孫思明和小方少,就是這位秦少名頭最大了,說起來,就算是孫思明,也得排在他的後面。

倒不是兩人的實力相差懸殊,而是秦家太過於強大了。

儘管馬家的金碧輝煌也算是南海市的龍頭企業了,但是相比之下,根本不算是什麼,無論是秦家還是孫家,乃至方家,所擁有的地位,遠不是金碧輝煌可以比擬的。

若不是有着黑龍會的支持,怕是金碧輝煌,根本入不得這一個圈子。

聽到孫思明的稱呼,林傑也是放下了手中的塑料槍,饒有興趣的看了看身前的年輕人,早就聽聞過秦家的名號,倒還真是第一次見呢!

“我聽說有人包了大半個酒店,還以爲誰這麼大手筆,沒想到是孫少呢,帶朋友來玩麼?”秦少輕哼一聲,對於林傑等人,完全沒有放在眼裏。

愛你是一場空歡喜 不,是帶我老大!” 聽到孫思明這話,秦少天頓時一愣,怔怔的站在原地,幾乎懷疑自己的耳朵出現了問題。

孫少是什麼地位,他心中自然清楚,儘管圈子裏都以他秦少爲尊,但是他很瞭解,孫思明絕對不是省油的燈,而且孫家的實力也一點都不弱。

而此時,孫思明居然說這個年輕人,是他的老大?

目光移轉,秦少天將視線落在了林傑的身上,上下打量着,眼眸中滿是訝異之色,這個年輕人,看上去也不過是普通人而已,若不是身上的那價格不菲的衣服,他甚至都懷疑這個傢伙只是個鄉巴佬而已。

甚至都沒有資格踏入他們的圈子。

偏偏就是這樣的人,居然是能夠被孫思明稱爲老大,簡直是太不可思議了。

“孫少真的是會開玩笑!”秦少天微微一笑,開口道。

“我沒有開玩笑。”然而,面對他打趣的一句話,孫思明卻是一臉的認真,開口道:“秦少,給你介紹一下,我老大,林傑。”

“老大,這位就是秦少,秦少天。”說完,轉身和林傑說了一句,儘管看上去兩人似朋友一般交流,但是秦少天能夠聽出來,語氣中那一絲恭敬之意,是絲毫不加掩飾的。

秦少天的嘴角覆上了一抹玩味,原來這個就是林傑。


難怪了,他剛剛回到南海市不久,看到的一系列翻天覆地的變化,居然都和林傑有着分不開的關係,這個人,可不是省油的燈。

“秦少,你好啊!”

“林先生,你好。”

兩人語氣和諧的打招呼,看上去平靜無波,但若是身處兩人中間,便是能夠感覺到那隱約泛起的火光了。只是兩人都沒有多說什麼,倒是處於了一種微妙的平衡。

“秦少天?你怎麼回來了?”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聲音傳來,將這一維持了不過幾秒鐘的平衡,轟然粉碎。

“彩鈴?你怎麼會在這裏?”秦少天看到了來人,臉上猛地攀上了濃郁的喜悅之色,快步上前,就是要去拉方彩鈴的玉手。

沒想到,居然是被後者避開了。秦少天面色一怔,他從小和方彩鈴青梅竹馬,幾年前都已經是定下了婚約,若不是他臨時去了京都,說不定方彩鈴早已經成爲他的妻子了。

可是他做夢都沒有想到,回來的第一次相遇,方彩鈴居然是避開了他的手掌,讓他不由得怔在原地,愣愣的出神。

“秦少,似乎和我的女朋友很熟悉麼?”

林傑自然也不是傻子,一眼便是看出了兩人的關係非同尋常,嘴角泛起一抹笑容,上前自如的攬住了方彩鈴的肩膀,笑着開口。

後者也並沒有反抗,而是任由林傑將她攬入了懷中,看的秦少天差點暴走。

“彩鈴,這是什麼情況?”秦少天深吸一口氣,強忍住了心頭的怒氣,儘可能的流露出比較平靜的笑容,道:“你們在一起了麼?”

“難道,秦少看不出來麼?”林傑笑了笑,像是看傻子一樣的望着秦少天。

原本,他對於這位秦少只是好奇而已,但是經歷了剛剛的一幕,他已經是瞭解到,這位秦少可不尋常,尤其是當他抱住方彩鈴的時候,明顯感覺到了空氣中陡然間濃郁的一絲殺意。

儘管很是微弱,但對於如今的林傑而言,是絕對不會感覺錯誤的。

這個傢伙,可不是什麼善茬!

“彩鈴,你別忘記,我們還是有婚約的!”對於林傑的話,秦少天基本上都選擇無視,儘管他知道了很多有關林傑的事情,可惜在他眼中,這些都算不上什麼。

尤其,他覺得林傑完全配不上方彩鈴,只有他,才應該是方彩鈴的最佳歸屬。

而看着林傑這一副得意的樣子,他實在是忍不住心頭的惱怒,這話已然是帶了幾分火氣。

“秦少,希望你自重,那婚約不過是長輩們說的事情,如果你非要糾纏的話,我勸你不如去找我爸談。”

原本看到秦少天歸來,方彩鈴的心中還是有着一絲愧疚的,這位少天哥哥小時候時常照顧她,而且一直都是她的保護傘。

但僅僅是這麼一會兒的功夫,她卻是找不到分毫之前的感覺了,彷彿在她面前的,是一個陌生人。

“呼……對不起,是我太沖動了!”秦少天意識到了自己的失態,深吸一口氣,擠出一抹笑容,道:“我還有個朋友要陪,就不多說了,下次有機會再聊。”

說着,便是準備轉身走人,忽然看到門口一位佳人走了過來,秦少天的臉上頓時攀上了一抹喜色,快步迎了上去,笑道:“孟小姐,你怎麼來這裏了?”

“我聽到這裏有聲音,就順便來看看,沒打擾到秦少吧?”

佳人踱步上前,目光一掃,便是落在了林傑的位置,久久無法移開,欣喜的道:“林傑!”

秦少天還沒有來得及開口說什麼,就是被這兩個字直接打落谷底,眼睜睜的看着孟新雅越過了他,大步走向了林傑。


看着兩人交談甚歡的樣子,秦少天一臉呆滯,只以爲自己的眼睛也出了問題。

這個林傑的身上,到底有什麼魔力,居然能夠讓這麼多的女人都圍繞在他的身邊,方彩鈴自然不說了,南海公認的第一大小姐。

孟新雅呢,那可是京都的第一大小姐,就算是他,也得禮讓三分,怎麼到了林傑的面前,倒像是孟新雅還要倒貼呢?

這個世界,到底怎麼了?

“孟小姐,沒想到你們認識啊!”

爲了彰顯自己東道主的地位,他還是硬着頭皮走了上去,喃喃的開口道,語氣中明顯多了幾分無奈。


他這張臉,今天算是丟盡了。


就算是在京都,都沒有被人這麼無視過,沒想到回到了南海的第一天,呼風喚雨的美夢,就是被狠狠的擊碎了。

怨恨,嫉妒,惱怒,不斷的充斥着他的心頭,整個人的神色,也是暗淡了許多。

只是這一切,孟新雅似乎並沒有察覺,反而是自如的笑道:“沒錯,我們都是老朋友了,沒想到今天能夠在這裏遇到,不如我們一起玩?”

“這個當然好,不過我剛剛收到消息,家裏有點事急需我去處理。”秦少天艱難的笑了笑,道:“本來還想和孟小姐說抱歉的,如今看孟小姐找到了朋友,我倒也是可以放心了。”

“既然如此,那就不打擾秦少了。”孟新雅似乎完全沒有察覺到語氣中的不甘,反而是淡淡的丟下一句話,便是徑直轉身,朝着林傑的方向而去了。

“林傑!”秦少天認真的記下了這個名字,臉上攀上了一抹濃郁的寒意,惡狠狠的瞪了林傑的背影一眼,甩袖離去。

可惜對於這一切,林傑等人彷彿毫無察覺,自顧自的玩耍着。

帶着幾人將整個電玩城的東西都玩了個遍,終於將幾個女人全部滿足了一遍,她們才總算是消停了下來。

幾人就找了個座位,各自點了一杯喝的,相互談論起來。

孟新雅這次來到南海市,原來只是爲了和秦家談一筆合作,本來僅僅是個走流程的事情,但是得知居然秦家是在南海市,她便是趕來了。

沒想到,還真的是遇到了林傑,倒真的是不虛此行了。

聽到這些的時候,方彩鈴下意識的扯住了林傑的手臂,像是保護自己的寶貝一樣,生怕被眼前的女人搶走。

連她自己都不知道爲什麼,這個之前被人所不屑的傢伙,此時的她,居然是一分一秒都不肯讓他離去。

而得知了李柔柔即將出國,前往米國進修的時候,孟新雅臉上也是攀滿了欣喜之色,拉着李柔柔的小手,道:“妹妹,你放心好了,米國那邊我來安排,到時候自然會有人幫忙照顧你的。”

“這樣的話,倒是最好不過了,我還正在擔心這件事呢!”林傑聞言,臉上也是閃過了一抹喜色,興奮的道。

不料,腰間的軟肉,忽然被一股大力擰緊,來了一個一百八十度的大旋轉。

差點忍不住驚呼出聲,轉眼看了一下方彩鈴,後者居然是裝出一臉沒事人的樣子,看的林傑一臉無語。

女人的吃醋能力,果然是不容小覷的。

不過有着孟新雅的幫助,她的朋友應該都是比較靠譜的,這樣的話,倒也是不需要給李柔柔操心這些事情了。

最擔心的事情也得到了解決,衆人一片歡呼,陷入了長久的狂歡之中。


叮鈴鈴!

就在喝的正嗨的時候,忽然,手機響了起來,孫思明接通電話,面色陡然一變,絲毫不假思索,便是大步走到林傑的面前,低語了幾句。

後者的臉色,也是瞬間難看,不過很快便是恢復了平靜。

和幾女商議了一下,今晚也差不多了,便是各自安排車子,將他們送回家去。連同孟新雅,全部安頓好了之後,林傑和孫思明,卻是帶人走了出來。

“到底是怎麼回事?”

“還不太清楚,但是黑狼說,的確是有人砸場子,而且來勢洶洶!”孫思明面色凝重的開口道,剛剛的電話,正是黑狼的求助。

“走,去看看!” 夜色籠罩着整個城市,一切都顯得靜謐安詳,但是在很多鮮爲人知的地方,依舊是燈紅酒綠,喧囂震天。

比如這一家夜總會,儘管已經是凌晨,依舊是能夠聽到喧囂聒噪的音樂,昏亂的燈光下,人們瘋狂的扭動着自己的身體,放肆的宣泄。

但是這樣的瘋狂,在今夜,卻是被人生生的打破了。

一夥兒人,拎着鋼管等各種武器,浩浩蕩蕩的衝了進來,不等衆人回過神來,夜總會的桌子和舞臺已經是被砸毀了好幾處。

瘋狂的宣泄,頓時轉化爲了瘋狂的逃跑,儘管他們享受這裏的瘋狂,但遠遠不代表,他們想要連命都丟在這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