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精靈長老順著玥兒的目光看到了楓的表現,將近一千歲的老精靈長嘆了一聲,沉默了。

其他人都注意到了這一幕,悲哀的氣氛在大廳中瀰漫。

古科輕輕地咳嗽了一聲,向長老問道:「咱們族中現在共有多少精靈?」

長老眼中淚花閃動:「一千零二十八人,僅僅這幾天就失去了七個族人,還好二黃的毒霧並不致命,否則……」他長嘆一聲,不再言語。

古科向蕭天問道:「天弟,你一次最多能幫多少人整容?」

蕭天眼睛一亮,急急答道:「每天十個左右吧!如果服用丹藥,差不多能提高一倍。」

古科搖了搖頭:「太慢了。」

幾個少年都意識到古科要做什麼,林傑激動地跳了起來:「咱們可以分批走,隊伍太大了惹眼,分成幾批更合適。」

古科還是搖頭,滿臉都是無奈的表情:「人類不會給我們這麼長時間的。」

玥兒根本沒理會他的憂慮,已經在同長老正式談這個問題了:「任長老,事實上精靈王國並不是消失了,而是轉移到了另一個森林裡,那兒沒有人類的足跡,自然條件也比這兒好的多。」

玥兒沒把話繼續說下去,人老成精的草原精靈長老已經明白了她的意思。

任我行長老眼睛一亮,站了起來,問道:「不知王國可否容許流落在外的遊子回歸母親的懷抱?」

玥兒點了點頭。

精靈長老的心中火熱,眼裡卻流下淚來,不由得長長地吁了一口氣:

任我行,父母給他取這個名字,本來是希望天下之大,能夠任我行走。

精靈王國滅亡之後,任我行一直以為自己這一支族人就是精靈族最後的希望。

三百年來,任我行和族人縮在這個小島上不敢出去,身上還擔負著種族繁衍的重任,現在突然知道精靈王國沒有滅亡,還親眼見到了現任的精靈女王。

任我行心裡的激動無法表達,自己終於盼到了黎明的曙光,能夠回歸祖國的懷抱,這麼多年如履薄冰的日子,總算是沒有白過。

玥兒從懷中取出一頂小小的王冠,王冠底座是赤金雕成的枝蔓,上部由玉白色的九瓣花蕾組成,每一個花蕾的中間嵌著一粒小小的綠色珍珠,珍珠發出柔和的綠色光茫,映得花蕾嬌艷無比,像是一朵朵鮮活的花朵。

簡陋的大廳中一時間充滿了神聖的氣氛。

精靈長老以及草原精靈們睜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著玥兒手中的王冠,所有的精靈臉上眼淚縱橫,低下頭右手扣胸向玥兒施以精靈族最崇高的禮節。

青青目不轉睛地盯著這頂王冠,粉紅色的小眼睛里竟然閃爍著金屬的光澤。

咳……不要誤會,他這不是激動,是在估摸這頂王冠值多少錢……這個,近墨者黑,究竟這墨是蕭天還是林傑?恐怕就連青青自己也說不清,是誰把這未成年的孩子帶壞了的。

可以肯定的是,一年多前青青在山洞裡遇到蕭天的時候,一人一鳥純潔得就像兩塊剛開採出來未經雕琢的水晶。

唉…只能說,為了生活……

玥兒將王冠放在桌上(青青咕咚一聲,咽下了一口口水),嫩白的小手解下頭髮上的束髮金環,將王冠戴在頭上,手心向天,雙手在胸前相疊,小精靈的臉上莊嚴肅穆,清朗稚嫩的聲音在大廳中回蕩:「我以精靈王國女王的名義,身懷遠古流傳下來最神聖的血脈,歡迎失落在外的遊子回歸母親的懷抱……」

草原精靈們跪了一地,淚水打濕了每一個精靈面前的地面。

精靈族自家舉行儀式,蕭天和青武,飛宣,言朵朵不好意思站在前面,幾人躲在屋角里,裝著沒看見彼此眼中的淚光。

簡單的儀式過後,真正的難題擺在所有人的面前:怎麼才能把這一千多個精靈安全地帶到魔玉森林。

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天下事大抵都是如此。

蕭天即使不吃不睡不停地嗑藥,每天也最多能為二十個精靈整容,而妖精森林中大批的人類傭兵和冒險者說不上什麼時候就會找到這裡。

時間,是現在最寶貴的東西。偏偏這個東西不論錢,或是權勢,都買不到。

古科沉吟著,提出了一個建議:「要不這樣,買幾輛大車,讓來不及整容的精靈坐在車裡,戴個斗篷什麼的遮住。整了容的可以騎馬,有什麼事需要交涉的,盡量由整了容的出面。」

這個建議可行,所有人都點頭不已。

蕭天看看這個再看看那個,說:「如果整容效果保持時間在十天左右的話,我想我每天可以整四十個,這樣有二十多天就都好了,咱們分成兩撥,每十天一撥,老弱婦孺先走,年輕力壯的墊后。畢竟橫穿森林也是有一定危險的。大車進不了森林,現在森林中還有不少的人類虎視眈眈。」

玥兒拿出了精靈女王的威嚴,安排所有人的工作:「青武和飛宣明天出發,去買大車和衣物,放在小鎮外,等候大隊人馬。天哥你現在就開始整容,任長老你去安排族人,先從老弱婦孺開始。古科和林傑染髮。」

看不出來玥兒還頗有指揮才能,只是粗心大意,忽略了精靈長老臉上尷尬的笑容,長老看玥兒沒注意自己,咳嗽了一聲:「這個,我們沒錢……」

玥兒潔白如玉的小手伸了出來,手心又紅又白,真如白玉雕成的一般,伸到蕭天面前:「拿錢來……」

蕭天摸了摸鼻子,從黑戒中掏出一疊銀票,分成兩疊,遞給她一疊,想了想,又把錢袋拿出來,倒了個底朝天,把裡面的金幣都遞了給玥兒。

白嫩如水蔥的小手伸過來,將兩疊銀票和金幣都拿走,猶豫了一下,又將空空的錢袋也搶了過去。

林傑下意識地捂住了自己的口袋。

青青的眼中冒出了火花,令人以為他修習了火系元素訣。


青武和飛宣見怪不怪,滿臉看熱鬧的表情。

蕭天滿臉的苦笑。

古科羞得滿臉通紅,低下了頭。

任我行長老看著女王陛下充滿豪氣而又熟極而流的動作,滿頭的冷汗:那個,難道精靈女王陛下改行了?入了傳說中的綠林道?專做替天行道,劫富濟貧的營生?也對哦,這個人類很富,我們草原精靈很窮,這個,也是應當的,應當的……


咳咳,這都是哪兒跟哪兒呀,其實女王陛下哪有這麼多的想法,她心裡就一句話:天哥的錢,就是我的錢!我的錢,就是精靈王國的錢!

什麼叫大公無私,以天下為已任?精靈女王陛下就是了!

青武和飛宣提著輕了一半的錢袋,(另外一半被精靈女王陛下揣自己口袋裡了)仔細看的話,那錢袋一角還綉著一個小小的蕭字。

兩人化為原形,向西北方向飛去。

精靈王國歷史上一場始無前例的整容運動開始了。

蕭天吃了兩片女王陛下不知從哪裡變出來的私房點心,嗑了兩粒白大師給他的十全大補丹,開始了規模龐大的整容工作。

一個個優雅俊美的草原精靈排著隊走進來,一個個耳朵奇形怪狀什麼都像就是不像耳朵的人類走了出去。

這也不能都怪蕭天,因為時間的關係,他也做不到每一個都精雕細琢,粗製濫造也是難免的,只要不被人類認出來,難看一些,似乎也沒什麼的。

經過蕭天整容的精靈們到另一間屋子裡,林傑和古科將染髮藥劑調好了一大盆,幾個美麗的精靈少女正幫著精靈們染髮。

這道工序沒什麼技術含量,也不用耗費元素力,少女們細心地用小刷子給每一個精靈的長發刷上染髮藥劑,一邊低聲地談笑著,議論著哪個精靈的耳朵看起來更漂亮一些。

頭一天,四十五個精靈在蕭天的手中變了樣。

第二天,四十三個。

第三天,蕭天堪堪整到第三十七個的時候,青武和飛宣回來了。

同兩人一起回來的還有一個壞消息。


鎮上又一次集中了規模宏大的傭兵和冒險者,這些人中頗有幾個實力非常強大的強者,正在向森林中進發。

似乎是因為在前幾天的戰鬥中,有幾條漏網之魚從精靈族的手中逃脫,看到精靈隊伍中有一個美得慘絕人寰的精靈少女。

說到這兒,青武和飛宣還偷眼瞄了瞄玥兒。

玥兒當然知道這個所謂的美女就是指自己,撇了撇嘴,極不耐煩地說:「然後呢?」

然後竟然有一個傭兵用元素聯盒攝下了這美女的影像,影像以極快的速度大陸上傳播,已經有幾個豪門世家通過元素公會和傭兵公會懸下重賞,不惜一切代價捕獵圖中的美女精靈。 青武說到這兒,從懷中掏出一張薄薄的羊皮捲軸,遞給了玥兒。

玥兒將捲軸展開,蕭天正在她的身邊,涎著臉湊過頭去看:

圖中的玥兒雙手虛捧,臉上散發著淡淡的聖潔的光芒,身材婀娜有致,小手中有一串綠色的光點正漂浮而起,向天空飄去,斑駁的光線從林中落下,照在她淡綠色的長發上,長發下露出兩隻尖尖的耳朵,淡青色的嘴唇微微張開,露出一排細細的潔白的牙齒。

圖中的美人活靈活現,便似一個縮小版的玥兒走到了畫上一般。

影像旁邊以大陸通用語寫著幾行字:

懸賞

若有活捉圖上所示之精靈者,將其交到元素公會,可獲得五十萬紫金幣,或一套全系元素防禦裝備。

蕭天不由得嘖嘖一聲:「玥兒,五十萬紫金幣,看不出來……」

玥兒神色一動,蕭天急急施展浮光掠影向門口逃去。

已經遲了,蕭天的下半截話被堵在了嘴裡:屋樑上突然長出了一枝綠色的藤蔓,彎曲著扶搖而下,捆住了急速奔逃中的蕭天。

藤蔓的盡頭,一朵小小的紫色花苞迅速地綻放,在幾秒鐘的時間內變成了一朵人臉大小的花,空氣中瀰漫著一股清甜的香氣,淺紫色的花瓣像章魚一般揮舞著貼在了蕭天的嘴上,蕭天唔唔兩聲,無奈地接受了現實,捆得像一隻粽子被吊在了屋樑上。

青武和飛宣想笑又不敢笑,憋得那叫一個辛苦。

言朵朵卻是肆無忌憚地指著蕭天大笑起來:「師弟你這是和花朵有個約會嗎?」

蕭天唔唔兩聲,身子扭動了幾下,發現掙不脫,索性死了那條心,一動不動地閉著眼睛裝死。

停了一會兒,見玥兒沒什麼動靜,青武小心翼翼地上前一步,小心翼翼地看了看玥兒的臉色,陪笑道:「這個,玥兒,還是把天哥放下來的好,整容的事,一點都耽誤不得呀!」

玥兒哼了一聲,玉手一揮,藤蔓鬆開,縮回樑上,蕭天啪的一聲掉了下來,灰頭土臉地從地上爬起來,臉上糊著一大片黃色的花粉的痕迹,如果不仔細看,很容易被人誤會沾上了某種排泄物?

這一會兒的功夫,已經有精靈將精靈長老請了來,任我行一進門,聞到這股清香味,又看到蕭天臉上的黃色花粉,精靈長老已經猜出發生了什麼事。

在這兩天里,活了將近一千歲的任我行早已將少男少女之間的關係看得清清楚楚。

他看得出來女王陛下傾心於這個看起來普普通通的人類少年,也看得出來這人類少年對女王陛下那寵溺的笑容更多的像是兄長對於妹妹的寵愛,更看得出來這個少年隱隱是這個由青烏族,精靈族,和人類組成的小團體中真正意義上的頭兒。

精靈長老心底私下裡為自己的女王感到不值:一個生命短促的人類竟然得到美麗的精靈女王的青睞,對於他來說真是無上的榮耀,在長老心中,蕭天應當感激涕零,跪在地上吻女王的鞋子才對。

但這人類少年偏淡淡的不以為意,真是教他怒火攻心,恨不得將眼前的少年按在地上暴揍一頓。

此時看到蕭天明顯地是被玥兒教訓了一把,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總是教人心中大快,精靈長老人老成精,裝著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向著兩個青烏族的少年問候:「辛苦你們了!外面怎麼樣?」

青武和飛宣簡單介紹了一下情況。

精靈長老臉上的皺紋更深了:「我們的時間不多了……」

玥兒好看的眉頭緊緊皺了起來,向蕭天問道:「天哥,你說怎麼辦?」

蕭天看著眾人期待的目光,嘆了口氣,對青武和飛宣道:「你倆去買一些元素師的長袍和傭兵常穿的衣服,對了再買些傭兵常用的武器,整好容的精靈都扮做傭兵和冒險者的模樣,分成幾個隊伍穿越森林,在小鎮外集合,由青武和飛宣帶領,回魔玉森林。我加把勁,儘快把所有人都整好容。」

古科眼睛一亮:

「天哥這個辦法好,咱們索性大大方方地混在傭兵的隊伍里,反而更不容易被發現。」

蕭天點了點頭,向門外走去,隔壁的小廳里還有大把的精靈在等著他整容呢!

「天哥!」

玥兒喊了他一聲,蕭天回過頭來,玥兒手中拿著一方雪白的小手帕,迎上前來,細心地幫他擦掉了臉上的花粉,旁邊的幾個人面面相覷,雖在困境之中,卻不由得都微笑起來。

玥兒不經意間碰到了蕭天的臉頰,蕭天只覺得女孩的手指細嫩柔軟,鼻中充盈著小精靈身上淡淡的香氣,心中溫馨無比。

玥兒端詳著他的臉,溫柔地笑了笑:「好了,去吧。」

蕭天匆匆走進小廳。

師父給他的捲軸中,還記載著一種方法可以一次性為大批的精靈整容,只是書中說得很清楚:

此法於施法者危殆!慎行!切記!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