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雖然在座的對我來說都是陌生的面孔,但是以後要做三年的同窗,朋友,哥們兒,姐妹兒。所以大家不能有生疏感和距離感,在以後的學習和生活中還要互相的幫助,我們大家一起努力,考入自己理想的大學校園。要不這樣吧,咱們先來個自我介紹怎麼樣,順帶把自己的想說的意見或建議表達下,還有自己想擔任個什麼班幹部的也說下,就當他是個即興演講。”

在大家的活躍氣氛中,楚箐的話立即得到衆人的擁護。慕尊沒想到這個漂亮老師不僅人漂亮有氣質,演講口才方面也這麼不簡單,幾句話就拉近了自己和學生之間的距離,調動起了大家的積極性。

班裏五十多個人輪流上臺介紹,有幾個人表達了自己相當的班級幹部。凌晨雪上臺介紹的時候全班的男生表現最爲熱烈,全都豎起耳朵聽着介紹。凌晨雪雖然只是介紹了下自己的名字和愛好,但下臺時仍是一片掌聲。而慕尊上臺更簡單,只是介紹了自己的名字,頓時引起了班裏男生的噓聲,誰讓他剛開學第一天就把班花給泡走了。凌晨雪班花的位置是班裏男生一致默認的,即使說是校花也絲毫不遜色。不同於男生的表現,女生方面好像在示威一樣,剛纔男生怎樣對凌晨雪,她們就怎樣對慕尊,而且有個反應過來說慕尊就是今年的中考狀元,氣氛更加暴漲,搞的大多數男生們鬱悶無比。

而慕尊只是稍微留意了一下,剛纔對自己有敵意的那個叫傅鑫涵的傢伙。“負心漢”?當他說出自己的名字時,引起了不小的笑聲,楚箐聽了也不禁莞爾。可本人卻沒有受到任何影響,依舊款款而談。英俊的外表優雅的談吐也贏得了不少人的看好,最後還表達了自己想擔任班長的意願。

“很好,大家都已經介紹過自己了,也對身邊的同學有了些初步的瞭解。我已經記下幾位印象最深刻的同學的名字,以後我們就是朋友了。剛纔有同學表達了自己競選班幹部的想法,在今天就確定下班幹部的人選,以後如果有什麼變化在進行調整。”楚箐似乎早有準備的說道。

慕尊是沒有當班幹部的想法,也就按剛纔別人介紹時的意願填了上去,只是沒有投傅鑫涵的票,也許看他不爽吧。投票的結果也基本上是和慕尊的填的一樣。一個長得比較壯實的同學擔任體育委員,沒想到凌晨雪擔任了學***,而傅鑫涵那傢伙竟然以高票勝出擔任了班長。慕尊不由得高看了他一眼,沒想到這麼短的時間裏就拉攏了這麼多人,看來也有兩下子。傅鑫涵看自己高出另一個人選差不多有十票,臉上也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好了,競選結果已經出來,傅鑫涵同學擔任班長,凌晨雪同學擔任學***,牛強同學擔任體育委員…..既然有這麼多同學投你的票,那就是代表着他們對你的信任,你不能辜負他們的期望哦。”楚箐說着又把新生入學的一些規章制度以及學校管理制度手冊發放到學生手裏,並且又將一些重要的容易觸犯的條款給跳了出來叮囑了一遍。

“大家還有什麼問題要問的嗎?”楚箐將所有因該注意的事項解釋完畢後再次確認道。看到沒有再提問的了,便宣佈說:“今天的內容就到這裏,等等班長找幾個男同學把新書抱來給同學們發了後就能回家了,記住明天不能遲到哦,要給我留下個良好的印象知道不?”楚箐笑着說道,有意無意的朝慕尊的方向看了一眼,說完留下個美麗的背影便離開了。 班主任的離開,教室裏再次熱鬧起來。

“老大,沒想到凌晨雪和咱們分到了一個班。你不知道,凌晨雪剛進來時差點引起男生的集體暴動,許多男生過去搭訕卻沒有一個成功的,而你剛一來她竟然主動和你打招呼,我看她可能是看上你了。怎麼樣老大,要不你把凌美眉也收了吧。你有了個清純型的啦,再來個公主型的多棒啊。”張豪知道鄧美眉對老大有意思,現在看來似乎凌美眉也對老大有意思。如果自己能有個如此風騷牛X的老大,說出去自己不也有面子嘛。說着嚮慕尊扔過去個男人都懂得眼神兒:“趕緊抓緊點。”

“呵呵,放心吧哪一個都跑不掉。要相信你老大,你的明白?”慕尊胸有成竹的說着站起了身來:“多學着點,看看你老大我怎麼再給你找個大嫂來的。”朝着凌晨雪的座位走去。

蜜寵小萌妻 ,心裏感慨道:“老大就是老大,能人所不能啊。”

凌晨雪有一句沒一句的和剛認識的一個開朗清秀的女生聊着,可眼睛卻不自覺的往身後慕尊的位置瞟去。

“晨雪,看你心不在焉的樣子,是有什麼事情嗎?看你不停地往後看,你不會是喜歡上了那個男生了。”凌晨雪的同座注意她的動作已經很久了,最後還是忍不住調笑道。

“啊?纔沒有呢,史靈你別亂說。”凌晨雪連忙收回心思,只是眼神裏的慌亂出賣了她。

“呵呵,還說沒有。我都注意你很長時間了,要不我們過去和他打個招呼?”名叫史靈的女孩兒鼓動道。

“還是算了吧。”凌晨雪心裏雖然有些意動但還是拒絕了。雖然假期裏倆人通過幾次電話,發過幾條短信,可只要她一想到那天懷裏抱着大抱熊的漂亮女生的時候,心裏就想扎進個刺一般不舒服。凌晨雪還是第一次對一個男生產生了好感,不想就這麼放棄了。也許是自己的誠意打動了上天,慕尊竟然和自己分到了同一個班裏面。在慕尊剛走進教室的時候凌晨雪還以爲自己看花眼了呢。再仔細一看真的是他,她也就沒在意女生的矜持,大膽的主動和他打招呼。可自己都這麼主動了,慕尊這的傢伙竟然一點表示都沒有,坐到那裏不動身,真是太可惡了。心裏甚至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沒有魅力了,可是剛纔有好多男生來和自己套近乎的啊。凌晨雪沒想到第一次對一個男生產生好感竟然會是這種情況。

“嗨,好久沒見了,一個月沒見又變漂亮了啊。”就在凌晨雪胡思亂想的時候,心裏暗罵的那個可惡的傢伙微笑着走了過來。

凌晨雪剛想冷一冷這傢伙,誰知她還沒開口旁邊的史靈就搶先說道:“嗨你好,我叫史靈,晨雪剛交的朋友。你就是慕尊吧,找我們晨雪有事兒?”



“我就是慕尊。放心,下次一定見面禮一定少不了,要不然你就讓晨雪別理我,這種行了吧。”慕尊一看史靈那狡黠的目光,頓時明白了對方話裏的意思。

“呵呵,反應挺快的嘛,那我們就說定了哦。陳雪你們好好聊聊啊。”史靈眼神曖昧的看着凌晨雪起身給慕尊讓了坐,而自己又加入某個女生的圈子八卦去了。

慕尊也沒客氣,道了聲謝直接坐了下來。看的周圍的男生又升起一陣熊熊妒火。

慕尊沒有在意周圍的男生的目光,微笑着看着凌晨雪。

“沒想到我們分到了同一個班。”

慕尊和凌晨雪突然異口同聲的說道,然後兩人一愣,便同時會心的笑起來。凌晨雪一散剛纔的鬱結,心裏有些小甜蜜,女人對這種來自心靈巧合地東西格外的珍惜。周圍仍蠢蠢欲動的雄性牲口們聽到兩人心有靈犀地話後,心靈再次受到了沉重的打擊。

“呵呵,還真是被你說中了。佛曰:‘前世五百次回眸換得今生的一次擦肩而過’你說我們要擦破多少件衣服纔能有今天相遇呢?”凌晨雪笑着問向旁邊的慕尊。

“有些事是命中註定的,有些東西又是可遇不可求的,所以不必深究,順其自然最好。”慕尊一改以往談論時的神采飛揚,聲音略帶深沉的輕聲說道。

凌晨雪有些喜歡他那張揚後又透漏出的憂鬱味道,眼中輕浮的背後隱藏着許多豁達和睿智,就像一個謎一樣,吸引着她想着去了解,又漸漸的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一個月沒有見面,倆人似乎有着說不完的話題。正聊得開心的兩人耳邊卻傳來一個不怎麼和諧的聲音:“晨雪,這是你的新書,我已經幫你整理好了。”

被慕尊逗得發笑的凌晨雪突然笑容一滯,語氣有些不高興地說道:“謝謝你幫忙,不過請你叫我凌晨雪。”慕尊擡頭看見說的原來就是剛競選上班長的傅鑫涵,一看這傢伙的眼神便猜到他那些心思。

“呵呵,下次注意,下次注意。”傅鑫涵臉色有些不自然,勉強笑了聲想要掩飾自己的尷尬。

“這位同學,你的座位好像不是在這裏吧,你的書發下來了,還是回座位收拾一下去吧。”傅鑫涵不敢對凌晨雪說什麼,只好把目標轉移到一旁慕尊的身上,而且語氣也沒有那麼客氣了,似乎他纔是這個座位的主人,立刻下了逐客令。

慕尊沒想到這傢伙這麼快就找上了自己的麻煩,剛想開口凌晨雪卻不樂意了,自己難得和慕尊聊會兒天,有你什麼事啊,但這話只能心裏想想,但嘴上說道:“慕尊就是我的同座,他的座位就在這兒,就不勞班長大駕了。”

傅鑫涵沒想到凌晨雪會這麼圍護慕尊,被她擠兌的頓時臉色一陣紅一陣白,無奈只能狠狠瞪了慕尊一眼有些不甘的走開了。

“這人真討厭,你沒來之前就屬他纏着我最久。要不是因爲只是開學第一天而且是剛認識的同學,我真想和他翻臉。”凌晨雪見傅鑫涵離開了,道出了心裏的不痛快。

“呵呵,這也難怪了,誰讓晨雪你長得這麼漂亮,這麼吸引人呢。要是沒有這麼多人找機會和你搭訕,在我看來還真是奇怪了。”慕尊嘴上這麼說,但心裏卻想着:“果然是自古紅顏多禍水啊,有美女的地方就有男人間的衝突,鬥爭。可如果那個叫傅鑫涵的傢伙真的不開眼的話,我一定讓你後悔得罪我。”

“唉,我也許能吸引別人的注意,可我卻不知道能不能吸引你的注意。誰知道你會不會在和我聊天的同時心裏卻想着另一個女生呢。”凌晨雪突然唉聲嘆氣的說道,眼神有些幽怨的看着慕尊。

“你難道還懷疑你魅力嗎?我和你這麼個漂亮的美女一起聊天,我當然是想你了。”慕尊說話的底氣明顯有些不足,從凌晨雪的話裏他聽出,她還是因爲那天見到鄧依琛的事而耿耿於懷。

“是嗎?我真的有那麼漂亮嗎?”凌晨雪嫵媚的看了他一眼,沒有繼續追問下去。一個聰明的女生(女人)知道有些事情是不能問出來的,只要讓他心裏有自己就行了。

慕尊被她這麼看了一眼,頓時有些愣神,不過瞬間變反應過來,說道:“呵呵,我從來不騙女人。”而心裏卻暗道一聲:“真是個小妖精。”

“嘻嘻,看你這麼直接那我就先放過你一次。”凌晨雪明顯注意到慕尊剛纔看自己時,那一瞬間的愣神,看來自己還是很有魅力的嘛。

第一天除了報道和領新書外便沒有什麼事兒了,拿到書的同學都陸陸續續的離開了學校。慕尊和凌晨雪到了別,跟張豪回家去了。

“老大,這次你總該教教我該怎麼泡妞了吧。你這先有了鄧依琛,現在又有了個凌晨雪。兩個都是難得一見的極品,你就可憐可憐小弟我,我現在還是光棍一個呢。總不能你吃肉,我連口湯都喝不上吧。”路上,張豪拉着慕尊可憐兮兮的說道,看他那樣子大有你不說我就不讓你回家的衝動。

“咳咳,我有些渴了。”慕尊根本沒有看張豪裝出來的樣子,只是不經意間咳嗽了兩聲說道。

“我這就去買水。”張豪作勢飛奔到校園超市,不到兩分鐘便買來了瓶可樂,說道:“老大喝水。”


“恩,這新書拿着挺沉的。”慕尊接過水,活動了活動肩膀,似乎用來證明揹着書的肩膀有些酸。

“老大我幫你背。”張豪都快急哭了,一咬牙伸手想搶過慕尊揹着的書包。

“呵呵,好了,我跟你開玩笑的。”慕尊笑着拒絕了他的‘好意’,繼續說道:“其實這追女生吧,要先確定好目標。而所謂的目標的制定就是要在自己能力範圍之內的。好比你看上一個女生,長得很漂亮,那喜歡的人自然就很多。可你如果沒有什麼特別出衆的能力能吸引對方的注意,到頭來即便在努力也將一事無成。所以就需要你先判斷出自己的能力的強弱,選擇好恰當的目標,在某些不經意的時候,用你的誠心、細心、細緻的關懷來打動對方,因爲女孩子都非常在意這些的。好了今天這節課就先講到這兒,你先好好理解一下。”慕尊打開拉環喝了一口,對着旁邊皺眉思索的張豪說道。

“聽老大一句話,勝讀十年書啊。”張豪像是參悟了什麼一般,興奮地送上一記馬屁。

“呵呵,行了。”慕尊這些都是從司空摘月那學來的,自己只做了稍加改動指點了下張豪。他還有很多沒說呢,做師傅的就得留幾手,要不然教會了徒弟,師傅就沒什麼事兒了。

“對了老大,我在假期裏打聽到一個關於咱們學校的一件事兒。”張豪突然神祕兮兮的說道。

“什麼事,說來聽聽。”慕尊停下腳步,好奇的問了句。

“你知道咱們學校存在的校園勢力嗎?”

“恩?什麼校園勢力,學校還有什麼勢力存在?什麼意思。”

“看你那樣子就知道你不知道。我打聽到咱們學校一共有三大勢力。”

“三大勢力?哪三個?”慕尊這次真被張豪勾起了好奇心。

“我告訴你啊,學校三大勢力:一個是高三的叫蒼鴻創立的天鷹幫他被衆人稱作“小諸葛”,手下有四大金剛,而且他的幫會大約有200人左右,都是些平時打架鬥毆的人。他們呢經常欺負一些膽小家貧的同學,甚至還有收保護費的情況。有些老師都不敢惹他們。不過卻是實力最弱得一個。”

“那學校都不管嗎?”慕尊說出了自己的疑問。

“管?怎麼管,難道都開除了?他們一般都在校外活動,在學校時也都很小心,很少被學校抓住把柄的。如果有人敢告狀,那等你回家的時候把你拉到某個角落一頓揍就老實了。”張豪解釋道。

慕尊點點頭示意張豪繼續。

“第二是高二的張楚創立的小刀會,聽說他的父親是本市的三大黑幫之一的刀會會主張廉。張楚的小刀會成員大都是些社會上的小混混,張楚在學校也是橫行霸道,許多人對他都敢怒不敢言。蒼鴻的天鷹幫曾經和他有過幾次摩擦,不過之後不知道因爲什麼原因而不了了之,雙方也是勢同水火。有些學校領導收他的賄賂,所以許多事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張豪繼續說道。

“沒想到臨山一中還有幫派社團的存在,有趣。最後一個勢力呢?”

“最後一個是一些***富二代組成的同盟會,據說還得到某些成員家長默許。爲首的是高二的王子謙,父親王海山是臨山市市長,母親蕭玉嵐是平南市檢察院院長。同盟會里人數大約將近一百人左右。張楚的小刀會和蒼鴻的天鷹幫一般不去惹那些人,畢竟自古民不與官鬥嘛。對了咱們班有幾個人也加入了同盟會,有財政局副局長的兒子徐亮,剛調到臨山市當公安局局長傅賀強的兒子傅鑫涵。”張豪說道‘傅鑫涵’的時候語氣明顯加重了。是個人就能看出來傅鑫涵對凌晨雪的心思,這麼一個情敵一般人還真是會感到頭疼。

“原來是這麼個情況。”慕尊現在知道爲什麼傅鑫涵會這麼囂張了,原來有個當局長的爹啊。

“所以我希望老大你能小心一點,儘量不要和他發生什麼衝突。張豪擔憂的說道。”

“呵呵,放心吧。對了對了你怎麼打聽到這麼多事兒的啊。”慕尊似乎不想在這個話題上繼續討論下去。

張豪撇了撇嘴無奈的說道:“還不是你整個假期我在家裏,我找你也不出來。那我就給自己找了個有趣的事兒,既然咱們都要去臨山一中上學,所以就打探了好幾天學校的情況,找了許多人打聽,消息就這麼來的。”說完還攤了攤雙手。

“嘿,沒看出來你小子打探消息這方面有一手啊。不錯,我又發現了你一個優點了。”慕尊還真沒想到收集消息信息方面張豪有着這樣的能力。

臨山一中三大勢力,有意思。 慕尊回到家,看見桌子上已經擺了好幾道菜,而且都是自己平時愛吃的。呂凝聽見有人來了,穿着圍裙從廚房走了出來,說道:“小尊回來了,快洗洗手吃飯了,媽再做個湯。”今天是兒子報道的日子,她跟着也高興,做菜也有心情。

“今天感覺怎麼樣啊,老師同學怎麼樣,學校還不錯吧?”呂凝端着湯從廚房出來嚮慕尊問道。

“恩,都還挺好的。對了媽,我和張豪還有凌晨雪分到了一個班。”慕尊邊說邊吃着菜。

“哦,是嗎?那太好了,看來你們幾個還挺有緣分的。以後要懂得要互相照顧知道嗎?”呂凝也沒動筷子一直給慕尊夾着菜。張豪她知道,兒子的好朋友;凌晨雪,在假期裏對方打來的電話,還是她接的呢。她問兒子倆認識什麼關係,得到的答案只是說是普通朋友。雖然之後沒有最問下去,但她可不認爲三天兩頭打電話,倆人只是普通朋友。

“知道了媽,我知道該怎麼做。你也快吃啊,菜都涼了。”慕尊見母親光是給他夾菜自己不吃,連忙勸說道。

“你多吃點,現在你行高中了學習壓力也大了,有正是長身體的時候,得補充營養。凌晨雪這孩子挺不錯的,現在你們倆又成了同學,如果往後再考上同一個大學,最後能成了我的兒媳份兒那就太好了。”呂凝夾了口菜,像是自言自語的憧憬道,只是目光卻不經意的掃過慕尊。

“恩噗~~咳咳~~”正對着飯桌一頓掃蕩的慕尊聽到母親的話,猛的被嚇了一跳,艱難地嚥下嘴裏的飯菜,有些哭笑不得的說道:“我說媽你什麼時候有了這種想法的啊,我纔多大,你就開始給我考慮媳婦兒的事啦,這都哪跟哪啊。”這老媽比我想的都遠,真是強大無比。

“媽這不是擔心嘛,你小子從小就沒有什麼異性的朋友,和女生都沒說過幾句話。現在好不容易碰到了這麼好的一個女孩兒,媽當然希望你給抓緊了。”呂凝給慕尊夾了塊紅燒肉理所當然的說道。兒子現在比以前變得開朗了,她跟着心裏也放開了許多。

“呵呵,行。既然我親愛的老媽發話了,我當然把她追到手給你當兒媳婦兒。”慕尊笑着說道,心裏卻想着:“就怕以後兒媳婦太多,你會看花眼。”

“好,媽就等你的好消息。不過你不能把學習給落下了。”

“哦了,我吃飽了,回房間去了啊媽。”慕尊放下筷子,便一溜煙兒的回房了。

“真吃飽了?不再吃點了啊,呵呵,這孩子。”呂凝還以爲兒子怕她繼續說招兒媳婦兒的事害羞逃跑了呢,笑着搖了搖頭。

慕尊回到房間直接把門反鎖,慢慢了冥想狀態,來到了白色空間。

“是什麼事兒,非得當面和我說啊。”慕尊匆忙離開餐桌並不是呂凝心裏想的那麼回事兒。

“聽說你和那個叫凌晨雪的漂亮小姑娘分到同一個班裏了?”司空摘月對現代的世界瞭解已經跟多了,學堂不叫學堂改叫學校了。

“是啊,怎麼了,你想說什麼就直接說。”慕尊有些不習慣他看自己那怪怪的眼神。

“我還聽說,一個叫鄧依琛的也很漂亮小姑娘對你有意思,而那個和你一個班的小姑娘也同樣對你有不一樣的情愫。不愧是我教出來的弟子,這麼快就有兩個了。雖然比我當年的戰績還差一點,不過你有現在的成績我已經很欣慰了。”司空摘月一臉驕傲的說道,絲毫不覺得他此時的表情有多麼的猥瑣。

“汗,你會叫我進來就是要和我說這些吧。”慕尊承認跟這傢伙學了不少關於泡妞方面的東西,可論起臉皮的厚度,他還是自愧不如。

“呵呵,當然不是。你小子不是一直想學我的本事嗎,今天我就開始教你。等你學會了,有了更強大的實力,那才能保住現有的勞動果實旋而繼續擴大戰果。我知道現在的這個時代是什麼一夫一妻制,雖然我很討厭這條規定。不過你不是說有很多有錢有勢的人,除了老婆外,外面還有情人、小三什麼的。所以等你厲害了,那一切規矩對你而言全是擺設。”司空摘月還是有些大男子主義,對於現在談論的什麼男女平等,心裏根本不屑一顧。所以他也不希望慕尊未來只找一個老婆,那太丟人了。


“你的意思是說我達到了你說的要求了?我可以學的本事了?你今天就要開始教我了?”慕尊一連問了三個問題,心裏興奮的都快要吼出來了。

“我騙你幹什麼,又沒有什麼好處。”司空摘月白了慕尊一眼,繼續說道:“《玄天訣》你變態的在兩個月便練到了第二層,太極拳、五禽戲則提高你的身體身體的素質,再加上我從旁協助你。可以說你現在就像是一個等待開發開發的寶藏。現在我的任務就是要打開你身體的寶藏,把它挖出來,讓你懂得如何去運用它。這下你心裏該明白了吧。”司空摘月耐心的給慕尊解釋了下。

“明白了,那你準備要教我什麼呢?”慕尊已經迫不及待了。

“我的一生讓我最自豪的絕技一共有三項,分別是:《幻手七式》《伏羲八卦法》《風神腿》。顧名思義,《幻手七式》是手上功夫,《伏羲八卦法》是身法,《風神腿》是腿法招式。因爲你的修習的時間比較短,底子還不是很足。所以我打算先教你《幻手七式》第一式、和《風神腿》,最後如果還有時間就給你介紹關於《伏羲八卦法》方面的東西。畢竟不可能一口吃成個胖子嘛”

“你說吧,我仔細聽着看着。”慕尊壓制住心裏緊張的心情,示意自己已經準備好了。

“我先教你《幻手七式》,《幻手七式》是古時一位高人所創的。據我所知這項絕技原本只有六式,而第七式是後來有人練成六式之後,融合前六式之長處自創出來的。可我到現在只是練成了第六式,而第七式“幻手式”至今還沒有領悟出來。你有了《玄天訣》爲基礎,而它有複製他人功夫之能,你學起來就會事半功倍。甚至你可以練到第七式,抑或更進一步,創出獨有的幻手第八式。”司空摘月目光灼灼的看着慕尊,熾熱的眼神中夾雜着對慕尊很高的期望。

司空摘月深呼了一口氣,繼續說道:“第一式名叫‘懸空式’,有‘妙法空門’之意。簡單地說就是要求用巧妙手段路線,攻擊對方的破綻空門之處。這招不僅要求手要靈活,而且你的每根指頭都要有獨立的活動能力。也就是說你五指併攏後,每有活動一個指頭別的幾根卻保持原樣,這也是最難得一個方面;除此之外還需要你又足夠強的眼力,發達的臂力。最終達到以巧破敵。”

慕尊按照司空摘月說的擺弄着十個手指,發現要在不影響其他幾根手指的情況下讓剩下的一根自由活動,這簡直是坑跌嘛:“唉我說,你說的這些人能辦到嗎,我看光這訓練十指就不知道要多久才行。”慕尊抱怨道,這也太難了吧。


“你彆着急啊,我還沒說完呢?”司空摘月看着拉着一張苦臉的慕尊。“每一式都有相應的口訣作爲輔助,同時也有教你如何集中眼力的訣竅。”

“那你不早說。”慕尊不服氣的撇了撇嘴。

司空摘月沒理會慕尊繼續道:“我把訣竅法門告訴你,然後你再學着我的動作一起做,有些動作可能已開始做不標準,不過你只要努力地做到的最好就行,不必太過心急。慢慢你就能體會到它的神奇了”

“明白”慕尊也不墨跡乾脆的說道。

接下來司空摘月的手上動作真是讓慕尊大開眼界。只見他的一雙手由慢到快像陣陣波浪一樣流動,柔軟到彷彿手上沒長骨頭。突然雙手手指併攏,十根指頭一根一根動着,看着像是個獨立的個體一般,每根指頭都玩去扭動到一種不可思議的角度,而且相互之間完全沒有影響。

慕尊心裏直感慨:“手活兒真棒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