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琉新也分不清,如果說剛進入他還知道自己是在闖關試煉塔,那麼現在他已經不這麼想了,他感覺自己現在所經歷的就是現實。

因爲這一切太過真實,真實到琉新難以不相信,因爲這一切太過美好美好到琉新不願醒來!

琉新也不知道自己在想着什麼?他現在只想見到小狐狸,他要跟小狐狸分享他已經殺死桑梓的消息,他要讓小狐狸做她的女人,因爲這曾是他兒時的誓言……

琉新飛行的速度極快,但帝都距離約克鎮還是有些距離,他要去的地方正是白狐一族的所在地,洛斯托克山脈東域。

這一路飛行,琉新並未停歇,只是忙着趕路,然而,奇怪的是他竟然感覺不到疲憊,始終都是神采奕奕,一如他剛纔殺桑梓那般!

時間又過去了幾日,當第三日清晨來臨之際時,琉新便來到了約克鎮。

約克鎮,這個琉新從小成長的地方,有着太多的故事發生,對他也有着最爲特殊的意義!

正是在這裏,他被自己的父母遺棄,正是在這裏,他被狐夫人所收留,正是在這裏,他結實了小狐狸,正是在這裏,小狐狸對他血祭,他才覺醒,踏上魂師修煉的道路,正是在這裏,他與桑梓定下了三年之約……

琉新並沒有着急的去找小狐狸,而是先去了白狐酒館,他猜想着,這麼久的時間,又無人打理,恐怕白狐酒館早已佈滿灰塵……

這般想着,所以他的速度也加快了不少,來到約克鎮,琉新便沒有繼續飛行,而是落入地面,擡步走着,他對約克鎮有着很深的感情,這麼長時間沒回,他也想邊走邊看看約克鎮會有什麼變化。

約克鎮一如以前,街道人來人往好不熱鬧,只是那街道上的青石地板似乎變得更加陳舊,琉新卻發現了一個奇怪的地方,街道上的人雖不少,但是卻都好似不認識他,即使他走在其身邊,也都不搭理。

琉新的幼年都是在約克鎮度過,而約克鎮又並不大,可以說好多人都是看着他長大,如今雖然時隔久遠,但他的容貌卻並無太大的變化,就算陌生,也不至於不認識吧!

琉新雖疑惑不解,卻也沒有多問,而是向白狐酒館走去!

然而,當他在見到白狐酒館後,他卻猛然一驚,因爲白狐酒館並非變成他想象中那樣,破損不堪,灰塵佈滿。

放眼看去,竟然如以前一般,店門大開,人來人往,琉新看到白狐酒館那特殊的招牌,其上那隻雙目血紅的血狐,是那麼的親切而又熟悉!

“莫非?”

琉新心頭涌起一個大膽的猜測,於是他便快步的跑進了白狐酒館,他目光快速的掃視,最後落於一道豐滿豔麗的身影上……

“狐姨?”

琉新的雙目瞬間便的通紅,那道纖影豐滿俏麗,有着一股慵懶的美感,隨手間誘惑天成,不正是狐夫人嗎?

“琉新,你回來了?”

狐夫人見到琉新便笑着走過,倒是沒有如何的激動。她輕扶琉新的臉,如一個長輩看待自己的孩子一般,目光柔和,“小琉新你終於長大了!”

這句話直接令得琉新涌出眼淚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時。

琉新從小就被父母遺棄,若不是有着狐夫人的收養,恐怕至今他還流浪街頭,又或許早以被魂獸吃了也不一定。

是狐夫人在幼年時期給了他關懷,給了他家的溫暖,雖不是親人,卻比親人還親,回到白狐酒館就如回到他的家,琉新就會格外的放鬆,沒有絲毫的壓力,沒有任何負擔……

“都這麼大了還哭?”狐夫人微笑着道,做出一副責怪的樣子,輕拍了拍琉新的肩膀。這時,他纔看到琉新的手上提着一個黑袋子,皺着眉道:“這是什麼東西?我怎麼聞着有股血腥氣?”

聞言,琉新這纔是將眼淚收起,輕聲道:“這是桑梓的腦袋,我把他殺了,我爲小狐狸報仇了,我……”

“原來如此,”狐夫人蘇展起眉頭道:“其實你殺死桑梓的事情我們都已經知道了,所以我纔會離開族裏面又來這裏開起了白狐酒館。”

“我……”琉新吞吞吐吐不知想說什麼?

瞧得琉新的樣子,狐夫人饒有興趣的白了一眼琉新道:“我知道你想說什麼?讓我猜猜你是不想來提親啊!”

狐夫人的話,令得琉新的臉色直接紅了,他不自然的撓了撓頭,後又忙着問道:“小狐狸沒事吧!”他可是清楚的記得,小狐狸對他施展血祭,血脈之力大損,受了不小的創傷,也不知恢復的怎麼樣了?

看着琉新忐忑不安一副焦急的模樣,狐夫人又是掩着嘴輕笑起來,笑聲如鈴。

“小狐狸?沒事吧!”琉新聲音顫抖的問道。

“好了不逗你了,”狐夫人莫名的笑了笑,輕拍了玉手!


只見,那後門的門簾突然掀起,一道白色的影子從簾子後閃出,速度雖快,但琉新卻看的真切,這是一隻通體有着雪白的白狐,奇特的是,它的那雙眼睛卻是一片血紅,透着一股靈動勁!小狐狸沒化形前,不正是這個模樣嗎?

“是你嗎?小狐理?”琉新眼疾手快一把把這隻血狐抓住,急切的問道。

然而,他手中的血狐卻並未能說話,那一雙血紅靈動的雙眼盯着琉新,一片依戀。


“是的,你就是小狐狸!”琉新激動的叫了起來,就是這雙眼睛,就是這種眼神,他永遠也忘不了……

又是過了片刻,小狐狸的身上突然閃耀起一層粉紅色的光華,瑩瑩光暈流轉,將琉新一下子彈開,他目瞪口呆的看着這一幕……

光華綻放間,一道纖影便在這粉紅色光芒間若隱若現,而後逐漸凝實。

這道纖影身着一身嬌豔紅裙,略微緊收的裙帶,將那盈盈一握的柳腰完美的勒現而出,前凸後翹的曲線極爲誘人,尤其是那張清純嫵媚的俏臉更是精緻無比。

小狐狸的模樣琉新雖然見過的時間並不長,但卻令他永遠難忘,那般美豔的模樣,在琉新所認識的人中恐怕也只有罌妖公主才能相比,琉新不覺便看呆了。

看到琉新的那般呆傻模樣,小狐狸不覺便笑了,這一笑如蓮花綻放,美豔不可方物!

“看呆了吧!”小狐狸吐氣如蘭,不過也使得琉新回過神來!

琉新尷尬一笑,撓了撓頭,便情不自禁的走到小狐狸身前,將她那柔弱無骨的玉手輕握了住,因爲他實在不敢相信這一切盡然是真的。

玉手被握,小狐狸的俏臉上便浮現出了幾分羞紅,不過她卻並未甩開琉新,而是任由其握着。

“這是真的嗎?是真的嗎?”琉新凝視着小狐狸,語氣中滿是難以置信。

“是真的,琉新哥哥!”這一聲琉新哥哥彷彿將琉新的心都是融化,他的雙目也不覺又有些泛紅,當然這次他是開心的,他萬萬沒想到,兩人就這般相遇了。

“我爺爺已經知道了你殺死桑梓,你已經完成了三年之約,所以爺爺就讓我跟狐姨出來了,我們知道你一定會來這裏,就在這白狐酒館等你……”


小狐狸緩緩的像琉新訴說着緣由,聽的琉新頻頻點頭,之前他心中有好多話想對小狐狸說,然而現在小狐狸就在他的面前,卻又不知從何說起。

而小狐狸卻似乎有很多話對他說,兩人坐在一起,看着近在眼前的小狐狸,琉新感覺像做夢一般,就算是夢,他也不願醒來!

接下來,琉新便徹底在白狐酒館待了下來,他的心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放鬆,他什麼也不想,也不願想,他只想跟小狐狸多待一陣,哪怕多一秒鐘也好……

小狐狸、琉新、狐姨三人在這白狐酒館過着寧靜而又安逸的生活,雖然平淡卻充滿幸福感,因爲能跟喜歡的人在一起……

這一日,琉新與小狐狸相互依偎着,他們在看夕陽,美人在懷,琉新的臉上卻看不到喜色,反而眉頭卻有着幾分憂傷。

“已經三天了,”琉新嘴裏呢喃着,這三天他與小狐狸每日都在一起,到處遊玩,過的好不快活!

“不過也夠了……”琉新自顧自的說了一句,那目光也變的堅定,他低頭凝視着小狐狸,似乎要記住這張臉一般。

“琉新哥哥,你怎麼了?”小狐狸察覺到琉新有些不對勁。

“還真的挺真實呢?不過假的始終都是假的。”琉新又說了一句,他右手一翻,斑駁的利刃短劍便出現在手中。

“琉新哥哥,你要幹什麼?”小狐狸焦急的問道。

“對不起,對不起……”琉新輕聲道,而後他一咬牙,握着匕首直接刺入小狐狸的心臟。

“琉新哥哥,你……”小狐狸的嘴角溢出絲血跡,而琉新卻閉上了眼睛,似乎不忍看這一幕,只是他閉上的眼睛,卻有着眼淚溢出。

只是片刻,琉新懷中的小狐狸就化爲點點光芒消失不見,不只如此,就連琉新所在的這個世界也如被砸碎的玻璃一般,逐漸破碎……

而後,琉新就直接出現在了試煉塔第二十層。

“所謂心魔,不過是人心中最爲嚮往的願望,最爲憧憬的畫面……僅此而已。”

空曠的試煉空間內,隱隱響起琉新的一聲低嘆! “恭喜你闖過試煉塔第二十層所謂心魔,三秒鐘後你將被傳送出試煉空間……”

冰冷而不帶絲毫感情的聲音響起,令得琉新那微微失神的思緒迴歸過來,當下他便被傳送出試煉空間。

站在那門外,琉新依然遲遲不肯離去,一念間恍然如夢,正是他此刻的心情寫照。

“所謂心魔!”這四個字是第二十層的關名,也是他要去闖關時,那個偶遇的人所告訴他的,其實在那人告訴他是,琉新心中就已經有了些緊惕,已經通過這幾個字有了猜想。

心魔本就無形無象,沒有具體的形態,沒有人能夠說清楚他到底是什麼?但是他卻無所不在,無孔不入,在你不知不覺間,就跑了出來,影響你,甚至是危害你,而且危害巨大,說不定就要了你的命。

而第二十層就是誘導心魔,引出自身的心魔,讓心魔控制你,使得你身陷入一場幻境,但是這場個幻境卻更加的真實,因爲這本就是自己的心中所想,若是破不了心魔,那麼你就會身陷入這個幻境中,永遠活在自己的念想中,無法自拔!

而琉新的心魔顯然便是殺桑梓,尋小狐狸,而這也在那個幻境中真實的在現出。

完成三年之約,殺掉桑梓,這是一直以來支撐琉新修煉的主要動力,也正是爲了這個目標,他纔會不斷的提高自己的實力。哪怕是吃在多的苦,他也不怕,有修煉目標,這本是一件好事,因爲這堅定了修煉的心。

卻不想就是因爲這個執念,卻成了琉新的心魔。

試煉塔第二十層,確實是極爲恐怖的一層,琉新現在回想起來,依然不免後怕,因爲只要他稍有不甚,心中稍有猶豫,就會陷入幻境中,難以拔出。

初使,剛入幻境,琉新還堅守着本心,他還以爲這只是對他的考驗,所以在他殺死桑梓後,他依然不免猶豫。

但就在殺掉桑梓後,他猶豫了,桑梓都殺了,那麼琉新就有了去找小狐狸的資格,有資格去提親,抱着一試的心,琉新便去找了。

卻不想,還真的找到了小狐狸,心中的欣喜自然無法言說,他放鬆了一切的緊惕,他多年的修煉,所爲的不就是這一刻嗎,既然都達到目的了,那麼又何須想的太多……

美人在懷,徹底的迷惑了琉新的心智,而且這一切又是那麼的真實,就算是一場夢,琉新也不願醒,這是一場他夢寐以求的夢,一場他本就不願醒夢。

溫柔鄉,亦是英雄冢!此話果然不假!

與小狐狸所待的幾天,琉新無論是身還是心都感到了極大的放鬆,他們都待在一起,看朝陽出升,看夕陽西下,賞自然美景,觀山河風光,晚了便與小狐狸,狐夫人一同吃飯,日子過的雖然平淡,所正是琉新一直所想往的生活。

幸虧在最後一刻琉新清醒了,也明白了他一直感覺到不對勁的地方是什麼?

因爲真實,就是因爲太過真實,因爲容易,因爲太過容易。想得到幸福是如此的不容易,又怎麼會觸手可及,又怎麼會這麼容易就得到,所以琉新的心中就有了懷疑。

這種懷疑到得最後越來越盛,琉新才徹底想通關節,明白此刻他正存於一個虛幻的世界,一個他心中所想的虛擬國度,但這個世界的一切都是假的。

隨手就能殺死桑梓的實力是假的,約克鎮是假的,白狐酒館是假的,狐夫人是假的,甚至他魂牽夢繞的小狐狸也是假的……

一切都是假的,只是他一直不願承認罷了。


雖然心中明白,但琉新卻不捨得打破這一切。這纔是這個幻境最可怕的地方,即使你明白所有緣由,也難以退出,難以放棄……

能殺死桑梓與小狐狸在一起,是琉新做夢都難以想到的事情,然而現在卻真的實現了,也難怪琉新會不捨得放棄。

所以琉新就徹底的放開了自己,與小狐狸遊玩了三天,享受這三天最快樂的光陰,三天過後琉新就決定打破這幻境,回到現實,因爲人不可能永遠活在已經的夢中,想得到幸福,只有通過自己的努力得到,這才真實,這纔是根本,不是水中月,鏡中花!

在這場夢中,或許是在這場幻境中,小狐狸是中心的所在,因爲一切都是因小狐狸而起,這一切最終的目的,就是小狐狸,所以想要結束這場夢,打破這個幻境,只有殺死那個虛假的不存在的小狐狸。

親手殺死小狐狸,琉新又如何能夠做到,儘管這個小狐狸是假的,只是一個執念所化。

琉新的心中進行了極大的心理鬥爭,他不捨得將劍刺向小狐狸的胸口。

然而,當他握住短劍的那一刻,琉新的心卻堅定了下來,不再多想,直接閉眼刺入了小狐狸的心臟,而最後流出的眼淚確實最好的證明。

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爲到傷心處。琉新親手殺死了小狐狸,儘管是假的,卻依然不免傷心難過。

虛假的小狐狸被殺死,於是這個幻境便被徹底的打破,所有的一切都煙消雲散,原來這只是一場夢,一場永遠都難以忘記的夢。

“呼……”琉新輕出了口氣,回想着那幻境中的事,雖然閉上了眼睛,但那一幕幕依然不斷的閃現眼前。

“想不到我一直就擅長使用幻境困人,卻不想如今卻自己陷入幻境中,還無法自拔!”琉新自嘲一笑。

雖然闖過了試煉塔二十層,如今也算是有了參加狩獵戰的資格,這本是一件開心的事情,然而琉新卻開心不起來,繼續闖下去,琉新也沒有心情,便想着回去好好睡一覺,收拾心情。

“所謂心魔,不過是人心中最美好的最渴望的念想……”琉新的腦海不覺又涌起了這句話,而其心頭也閃過一絲明悟。

琉新的識海,有着一滴如水珠般的液體,只有指甲蓋大小,這液體有些渾濁,卻似乎有着無盡的力量,這一滴液體,代表着他的精神力修爲。

精神力液化的標誌,就是琉新識海中的那般模樣,雖然只一滴,卻遠比之前那氣態雄厚的多,而琉新自從在遠古祕藏中突破後,又經過這麼長時間星辰精神術的修煉,一直都無寸進。

而在此刻,這滴液體卻悄然泛起了些波動,竟然在識海中旋轉了起來,而且旋轉的越來越快,隨着它的旋轉,一些莫名的氣體便從識海的四周涌了出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