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現在的前臺專業素養越來越差了,身爲一個前臺人員竟然連銀行卡都認不出來,看來有必要開展一次培訓了。

看着正在前臺站着的幾個年輕人,大堂經理的臉上頓時露出笑容十分有禮貌的走了過來。

“你好先生,我是金都大酒店的大堂經理,周朝正,請問是你的銀行卡嗎?”周朝正一臉微笑的走到了卓森風的面前,畢竟在他的眼中卓森風這一身行頭價格十分昂貴,在金陵市也沒有幾個公子哥能夠這麼打扮。


卓森風看着這個大廳經理這麼有眼光,頓時臉上露出得意的笑容說道:“雖然我知道自己光芒萬丈,但是那張銀行卡是他的。”

周朝正也沒有管卓森風自戀的話語,而是面色一愣,轉身看向了卓森風示意的那個年輕人,發現這個其貌不揚的年輕人,然後直接徑直的走到楊小川的身邊,看了看楊小川說道。

“先生,你好。”

楊小川看着這個前後態度差別不小的大堂經理,心中頓時有些不快,但是伸手不打笑臉人,楊小川也沒有其他意思。

“我要開一個包廂,銀行卡就在那裏,不知道夠不夠資格?”楊小川也沒有和他客套,然後直接說道。

周朝正也沒有在乎楊小川的態度,畢竟即便他是大堂經理,做的也是服務行業,笑臉對人是服務行業就爲基本的要求。

“好的,先生請稍等。”周朝正也是從前臺一步步爬上來的,自然也知道不能以貌取人的道理。

畢竟有一些富二代公子哥,閒着沒事幹裝作窮人,然後享受那種打臉的愉快,他的上一任就是被這種公子哥給打臉了。

周朝正走到前臺說道:“你們的專業素質越來越差了,竟然連顧客的銀行卡都認不出來,這不是你們每月的考覈內容嗎?這個月的獎金你就不要領了。”

說完還氣憤的看了前臺一眼,畢竟自己也不是故意懲罰他,而是爲了彰顯公司的制度。

“好的經理,這就是那張銀行卡。”前臺聽到被扣了獎金也沒有在辯解什麼,因爲無論是從規矩還是條件來說都是無可挑剔的。

周朝正接過前臺遞過來的銀行卡,然後面色一驚,本來還是泰山崩於前而面色不改的樣子,突然變得疑惑,持續了半晌然後拿出手機,開始來回的比對。

其他人看着周朝正一反常態的樣子,頓時十分驚奇,難道這個銀行卡真的有什麼與衆不同的地方?

衆人也開始期待着周朝正的結果,還有不少人開始轉換方位試圖從縫隙中看一看這張什麼卡。

可是此時的前臺人員,周朝正,楊小川還有朱友昌等人走站在了一起,將前臺圍住,就連卓森風也看不到任何畫面,要不是卓森風自視甚高,估計他也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心直接走到楊小川的身邊去看一看到底是何方來歷!

過了半晌,周朝正似乎確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然後連忙的掏出手機說道:“總經理,我可能遇到水晶卡了!”

“什麼?在咱們酒店嗎?”

“沒錯,就在大堂這裏!”

緊接着一臉呆滯的周朝正就聽到電話那頭傳來一陣打亂東西的聲音,彭的一聲開門聲。

“現在能夠開包廂了吧!我們都快餓死了!”朱友昌一臉沒心沒肺的對着周朝正喊道,畢竟就是他提議讓楊小川請客,爲了報復楊小川不給自己說談戀愛和創業的事情,他中午都沒有吃飯,只爲了能夠這頓飯讓楊小川多出點血。

周朝正此時再也沒有了之前的矜持,雖然剛開始來的時候臉上也是帶着微笑,不過那也只是一種面具式的程序性微笑,此時纔是真正的微笑,帶着諂媚的微笑!

“公子,你稍等,等我們總經理來了親自給你們開我們酒店最豪華的包廂,我這裏沒有權限,我們經理馬上就要到了。”

朱友昌聽到周朝正的話,頓時雙眼暴睜:“臥槽,真的假的!”

不只是朱友昌,正在觀看這裏的所有人都十分的驚訝,聽到聲音的頓時心中泛起萬丈波瀾,金都大酒店的總經理,就是平時的一把手,竟然要帶着他們去最豪華的包廂。

卓森風在聽到水金卡三個字以後,整個人就已經愣住了,滿臉的不可置信,“不可能!你們是不是搞錯了,怎麼會出現水晶卡!”

說完瘋了一樣撥開人羣,可映入眼簾的是周朝正十分小心,就像是朝聖一般捧着手中的銀行卡,臉上無盡的諂媚。

“這怎麼可能!”卓森風情不自禁的脫口而出。

聽到以後,周朝正無奈的在心中吶喊,我特麼的也是這麼想的啊,誰知道竟然會出現水晶卡,要不然剛纔我就不會在打電話的時候說出懷疑了。

卓森風不甘心,想要搶周朝正手中的水金卡,他不相信一個農村出來的癟三可能拿的出水晶卡,這是什麼分量自然不言而喻。

周朝正也再估計卓森風的面子,連忙的把銀行卡放到了懷中,對着卓森風說道:“這個先生碰壞了你賠不起!” 看着周朝正一臉認真的表情,卓森風有些憤怒,又有些無奈,之前哪次來不是對自己點頭哈腰,現在翻起臉來到也不慢。

還有,碰壞了賠不起?這東西是什麼做的,他一個卓家的公子竟然說賠不起!

看着卓森風吃癟的樣子,其他人頓時偷笑起來,剛纔還不可一世的卓森風,此時竟然被人當做鄉巴佬一樣。

就在卓森風尷尬的時候,突然叮的一聲傳到了衆人的耳中。

在vip電梯中有一個人急忙的衝了出來,然後徑直的來到周朝正的面前說道:“水晶卡在哪裏呢?”

周朝正也被嚇到了,他只知道這個水晶卡在酒店高管的必備手冊中有過記載,但是平時根本沒見人用過,而且這個水晶卡的備註也只是一句話。

遇到水晶卡用戶一定要無比尊敬,猶如酒店董事長親臨。

無比尊敬四個字,也讓周朝正感受到了其中的重要性。

“王總,這位先生就是水晶卡的擁有者,水晶卡就在這裏。”周朝正連忙的把手中的卡放到了王鳳青的手中。

連忙伸出雙手接過水晶卡的王鳳青,一臉慎重的看着手中的銀行卡,最起碼在他任職期間還沒有見過水晶卡。

畢竟這種水晶卡在市面十分的罕見,就連識別方式都與衆不同。

王鳳青面色尊敬的在周朝正的指引之下,轉過身子對着楊小川一臉尊敬的說道:“這位孟先生,我能看一看這張銀行卡嗎?”

其他人看着這個金都大酒店的總經理一臉尊敬,甚至還帶着一絲的小心翼翼的樣子,更是吃驚的無可附加。

現在在這裏的雖然是在大廳吃飯的人,但是在金陵這個地方,他們也是絕對的精英人物,放在外面就是有車有房的成功人士。

但是他們就是給這個金都大酒店的總經理提鞋都不夠格,因爲金都大酒店能夠在金陵市做到如今的規模,靠的也不是單單這麼一家酒店,其背後的背景也有些勢力。

可是即便是這樣,這個總經理還是一臉諂媚的看着楊小川。

楊小川在衆人眼珠子都快掉出來的驚訝之中,聳了聳肩膀說道:“沒問題,不過你最好檢查一下,麻煩你能快一點,我的朋友都有些餓了,還有我姓楊。”

楊小川怎麼會聽不明白王鳳青話中的意思,只是這個王總不敢直面質疑楊小川,只能通過這種方式委婉的表達自己的意思。

聽到楊小川的話,王鳳青頓時一臉吃驚,半晌之後才連連點頭,不過他並沒有第一時間去檢查,而是對着身後的人說道:“快去給貴賓們準備我們酒店最好的餐前甜點。”

然後微笑的對着楊小川點了點頭,楊小川倒是對這個王鳳青印象不錯,從他剛纔靈活的反應中就可以看出爲人處世,沒有把自己心中的懷疑放在第一位,而是將楊小川隨口說的話當做第一要事,看起來能夠成爲酒店的總經理也不是平白無故。

此時一旁的圍觀者也十分的好奇,畢竟他們也沒有聽說過什麼水晶卡,只有幾個路過的包廂客人看到這裏如此的熱鬧,然後過來一打聽,竟然涉及到水晶卡,頓時也不管一會安排的事情了,停下腳步一臉慎重的看着這裏。


王鳳青此時將自己的手機手電筒打開,然後對着水晶卡遮擋住了外面的光,讓投影落入地面之上。

其他人看見王鳳青如此奇怪的動作頓時十分的疑惑,許多已經站在附近的圍觀者開始竊竊私語。

“他這是幹什麼?開燈做什麼?”

“不知道,怎麼看起來這麼詭異。”


此時一個老者正一臉嚴肅的站在人羣中聽到別人的話,然後緩緩的開口說道:“如果這真的是水晶卡的話,那麼他的驗證也有着於衆不同的方式,只有這種方式才能配得上它的身份!”

其他人順着聲音看去,發現這個老者有些面熟,然後有人低聲驚呼起來:“這位是金陵商會的會長,林老先生!”

其他人聽到以後頓時也是一驚,商會這種東西雖然不是專門的官方機構,但是從某種意義上將並不比那些官方機構差,甚至還是更加的具有權威性。

相逢恨晚,餘生皆你

而能夠當得上商會的會長更是其中的領頭羊,不僅需要強大的實力,更需要令人尊敬的名聲。

其他人也沒有想到,林老先生竟然會出現在這裏,有人也認識林老先生,然後疑惑的說道:“林會長,這個水晶卡難道有什麼不同之處嗎?”

林輝生也沒有管其他人的想法,而是面色露出一絲緬懷的樣子說道:“水晶卡不隸屬於任何一家銀行,但是卻是華夏所有的銀行共同推出的,這其中還有着許多故事,不過這些都沒時間說了。”

然後林輝生話語中充滿了羨慕的說道:“這些水晶卡不僅能夠在華夏任何地方刷卡提錢,而且沒有額度上限!”

其他人聽到以後頓時吃驚起來,沒有額度上限,那不就意味着只要是自己想要花錢,不管有沒有錢,能不能還得起都可以嗎?

短短的幾個字就讓衆人明白了這其中暗含的深度。

林輝生笑着說道:“而且水晶卡在整個華夏都十分的稀少,就算是持有,他們很少會拿出來使用,因爲太過耀眼,憑藉他們的身份水晶卡帶來的影響反而不是那麼重要。”

林輝生身邊跟着的一個年輕人說道:“爺爺,那這個水晶卡到底是什麼樣的來歷?”

其他人也頓時豎起耳朵聽着林輝生的話,這個銀行卡竟然有着如此高貴的身份,那麼它的來歷必然也是如此的驚天動地。

林輝生聽到以後寵溺的看了自己的孫子一眼說道:“其實這些銀行卡雖然不是獨此一張,但是它大多都被掌握在大人物的手中,這代表着一種意志。比如華都的八大家族,魔都的四大集團,西北世家等等,這代表的東西你們應該也清楚。” 聽到林輝生的話,不明白的人是一頭霧水,但是雖然不知道他們在說什麼,聽起來總是很厲害的樣子,而懂行的人聽到頓時十分的驚駭,難道這個人是那些頂級世家的人。

此時的王鳳青已經將手中的手機照射在銀行卡之中,投影落在地上的時候照出一個孟字!

“竟然是孟家!”林輝生聽聞也是暗自驚呼,他也沒有想到竟然是來自華都孟家。

這次不只是林輝生,就連其他人也看出了端倪,眼中透露出震撼和羨慕的眼光。

林輝生一旁的那個年輕人,也就十七八的樣子聽到以後頓時滿臉驚訝的說道:“爺爺,你說的是華都八大家中的上四家之一的孟家?”

“沒錯!沒想到在這裏竟然遇到了華夏最爲頂級家族的人,要是咱們家族也能夠成長到這種地步就好了,不,哪怕是能夠和他們扯上聯繫都可以。”林輝生雖然已經年暮,但正是因爲過了那種吃喝玩樂的年齡,他對於家族的強盛更加的專心。

此時的王鳳青看到孟這個字照印在大廳的地板上,眼中頓時透露出尊敬的說道:“孟先,不楊先生!原來你是孟家的人!我們有眼不識泰山竟然不沒有認出來,希望你不要怪罪。”

楊小川聽到以後,只是笑着搖了搖頭說道:“沒什麼,現在能夠帶我們去包廂了吧,我怕再晚一會我的朋友們就要把我吃了。”

王鳳青此時連忙的點頭說道:“可以可以,我帶諸位貴客去我們酒店最豪華的包間,在我們酒店的頂層!”

說完然後一副邀請的樣子弓着腰對楊小川幾人邀請。

朱友昌等人看着如此討好態度的王鳳青,頓時倒吸一口冷氣,王鳳青他也是見過的,雖然只是京都大酒店的總經理,但是能夠年紀輕輕坐上這個位置靠的不僅僅是他本身的實力,還有雄厚的背景,此時竟然如此討好楊小川。

要知道就連朱友昌的爸爸也不能讓王鳳青如此討好,最多是見面客氣的說兩句話。

不過趙婉晴也是見過世面的人,看到楊小川得到了孟家的賞識,心中也十分的開心,至於這種場面他倒是一點也不怯場,她的外公家也是魔都的四大家族!

楊小川回頭對着幾個人說道:“看什麼看,不是餓了嗎。咱們去吃大餐,估計他都不會讓咱們買單。”

經過楊小川的玩笑話以後,幾個人的面色都開始變得舒緩起來,然後朱友昌和孫長林面色輕鬆的說道:“走!沒想到現在楊小川這麼發達了,我要是不把他吃窮了,我都對不起我自己中午沒吃飯!”

幾個人看到以後也是面色一笑的跟了上去,而此時站在人羣中的林輝生看到剛纔王鳳青說道這個年輕人姓楊以後頓時開始思索起來。

這個水晶卡在這些大家族之中也不是很多,只有寥寥幾個,一般都是用於比較寵愛的後代,而且還是大多數的後代都沒有這些水晶卡。

林輝生思索了好久也沒有想到自己的印象中孟家有那個外親是姓楊的,想到了這裏林輝生找到了周朝正。

但是周朝正這個時候也是一連懵逼,什麼孟家他都沒有聽說過。

見到如此,林輝生也只是無奈的搖了搖頭,不過剛纔他好像看到了趙家的那個小姑娘。

……

此時的楊小川等人已經被王鳳青帶到了金都大酒店的頂層,這還是楊小川第一次來頂層,就連上一世楊小川都沒有來過。

剛到頂層,衆人也是被眼前的景色震撼住了。

不同於一般的露天頂層餐廳,京都大酒店的頂層更像是一個透明的蓋子蓋到了頂層,不僅沒有受到霧霾和風的打擾,甚至還有些更加舒適的設計。

比如經過精密設計的出風口,不僅能夠淨化空氣中的霧霾,而且還能讓顧客感受到來自大自然清風的舒適。

還有就是獨到設計的光吸收外殼,讓衆人能在這個充滿的燈光污染的商業中心看到最爲璀璨的夜空。

金都大酒店是集合公寓,酒店一體的設計,所以樓層很高,衆人能夠一覽無餘的看着金陵的市區。

還有無數經過精心培養的綠植,更能讓人感到驚奇,就像是植物長到了天空之上!


“我靠!這也太豪華了吧!”

“真特麼的浪漫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