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放眼凡間界,以天妖子和洞虛子已經達到了築基階段頂峯的實力,想來敢阻止他們的人也沒有幾個。

天妖子和洞虛子都是怔了怔,隨即天妖子面色微微一變,眼中閃過一絲異色,隨即真的退開了一步,盯着來人深深看了一眼。

張三風這纔看清楚面前來人的模樣,可是一眼看去,忍不住一陣癡迷,彷彿瞬間被施了定身咒,好美比起他所有認識的女子都要美上三分,一時間心中百般雜念,口乾舌燥。心中有千百萬種念頭,一時之間雜念叢生。

“醒來!”

小珠的聲音瞬間在張三風的心底響起來。

“怎麼會事?”張三風心底沒有來由一驚。

“主人,似乎受那個魔唸的影響,你現在自制力是越來越弱了。”

“這可如何是好。”張三風心中沒有來由的慌亂。

“其實,也沒什麼的,只要主人平安渡過了心劫,主人就不會有問題得。”

“心劫哪裏有那麼好渡過的,以後再說吧。”

天妖子和洞虛道人,似乎因爲來都停止了爭鬥。

只見天妖子微微拱了拱手道:“雲緲長老,好久不見。”

洞虛子卻微微頷首,輕輕一笑道:“是我的不是啦,雲緲仙子教訓的是,既然是在你修煉聯盟,我怎麼敢輕易和人動手……”

那黑衣女子臉上露出一絲的微笑,那絲笑容給人一種春風拂面的感覺,她的聲音也是恍若飄緲:“兩位都已是這凡間修煉界大佬存在,現在卻是在這麼多人面前爭鬥,就不怕丟了身份?就當給我修煉者聯盟幾分面子。否則的話,別怪我不客氣趕你們出去!雖然你們背後的勢力強大,不過我修煉者聯盟也不是省油的燈。”

“雲緲所說甚是。”洞虛子拱了拱手。

天妖子也是點頭稱是。

“修煉者聯盟?”張三風心中卻是活絡了起來,這是張三風第二次聽說修煉者聯盟的存在。第一次便是前段時間聽到修煉者聯盟發佈了赤色通緝令。

天妖子卻是退到了張三風的身邊。

“前輩不知這修煉者聯盟又是什麼?”張三風尋問道。

天妖子似乎對張三風不清楚修煉者聯盟而驚訝,不過還是對張三風將修煉者聯盟的來歷講述了一遍。


“這麼說這修煉者聯盟豈不是無比強大?”張三風此時不禁爲蔚尋雪擔心起來。


“這修煉者聯盟也算不錯,雖然那些勢力都加入了修煉者聯盟,不過本身也是比較鬆散的組織。”天妖子微微一笑道。

“天妖子前輩似乎對我有些不一樣?”張三風問出了心中一直想不太明白的問道。

“我只是想看看那個落無情看重的人是什麼樣子的人,要知道那傢伙一直自視清高得狠。”天妖微微頷首一笑。

“落無情?”張三風微微點了點頭想了一下,似乎自己除落無情以外還真沒有和天妖谷的人有所交際,“落無情那傢伙現在在天妖谷混得如何?”

雖然落無情傳授了張三風,太浩正氣訣,不過張三風語氣行間並沒有太多的恭敬,在張三風眼中,落無情是朋友,還是那種固執要死的那種。

“他呀,可是不得了,現在估計己經突破了金丹境界了吧,還得到小公主的賞識,估計用不了多久就會成爲天妖谷駙馬爺了……”

“天妖子,天人榜結榜之後,你必須跟我回天妖谷,將我們的婚事辦了,否則你就等着整個天妖谷追殺吧!”一直在一旁沒有說話的妖音仙子沒等天妖子說完,突然打斷道。

“師姐,我……”

“你不必多說,我妖音從來都是說一不二!”妖音仙子冰冷的看着天妖子,若是他敢說個不字,張三風覺得天妖子可能被立馬凍成冰塊。

“我知道了,師姐。”

看天妖子答應,妖音仙子也不再多說話,反而轉身離開了。

“我說天妖子前輩,這妖音仙子很漂亮呀,她答應嫁你,你該高興纔是,怎麼這副表情?”張三風“嘿嘿”一笑道。

“你懂什麼,我這妖音師姐雖然長得漂亮,可惜喜怒無常,雖然是天妖谷大多數人的夢中情人,當然其中也包括我,只是人太冷,沒一個人敢追,而且具有恆古雪妖的血脈,我真怕她一言不合把我冰成冰雕,要不是因爲那件事,我也不會……不說了。”天妖子似乎想到什麼不開心的事,也不再往下講。

“天妖子前輩,這妖音仙子怎麼突然走了?”一旁許若欣忍不住問道,在她看來若是想抓天妖子回去,本該守着天妖子纔對。

“她呀,其實還是此次天人榜得評審之一,當然要先離開了。”

“這天人榜,還有評審呀,那都有幾人?”鍾鈴也很是好奇。

“一共有五人,我天妖谷的妖音,修煉者聯盟得雲緲,天魔門的魔心子,羣星殿的星辰子,佛羅門的金羅漢。”

“怎麼連這天魔門也在其中?”張三風有些納悶,這天魔門不應該是衆門派得敵人嗎?

“怎麼沒有我正一道的人?”張雲飛也不服氣得撇了撇嘴,作爲正一道門下第一道館的傳人很不服氣道。

“正一道在凡人眼中高不可攀,不過在修煉界卻僅是修煉者聯盟中的一員而己,還不是那種頂級的存在。”

天妖子搖了搖頭,將目光投向張三風:“說到底這天下哪有什麼正邪之分,只不過修煉方式不同。”

張三風微微一愣。

就在這個時候,原本散作一旁的修士,突然全都站了起來,視線同時望向了一個方向。

“來了,馬上就要開始了。”不知是誰喊了一聲。

看其它人都站了起來,天妖子卻是隨意找個地方坐了下來,周圍的人看見天妖子都紛紛的走遠躲開了,天妖子看到那些人的行爲,忍不住露出嘲諷之色。

此時,己經有不少的修士,完成了石階的考驗,來到了這平地廣場之上,一眼看去,茫茫人海,摩肩接踵,人氣鼎盛,可見天下這築基期修士不在少數。

“我說天妖子前輩,人家坐着得時候你站着,這人家站起來的時候你怎麼又做下了?”張三風忍不住問道。

他聽見張三風的問話,嘿嘿一笑,翻了個白眼,道:“小子,真覺得這天人榜,有那麼神聖麼,不過都是噱頭罷了?這世間高手不知幾何,乞是一個小小天人榜可以一蓋而括的,我給你一個忠告,參與參與便好不要爭什麼五方強者,當年的玉仙子又何嘗不是……”

“不是什麼?”張三風有種感覺,當年敏姨得遭遇,似乎並不像他們認爲的那樣簡單,還有什麼不爲人知的祕辛,甚至還和這天人榜有關。

“你現在知道太多,對你並沒有什麼好外,不過你要切記一定不能爭那五位強者的位置。”

張三風本來還想問人明白,不過看到天妖子閉口不言的樣子,只好撇撇嘴,目光卻飄向了遠處。

只見從遠方慢慢出現了五個身影,張三風識得其中兩個,一個是光彩動人,勾魂攝魄的雲緲仙子,一個是寒若冰霜的妖音仙子,在她們身旁還站着三人,只見其中一箇中年人身穿白色儒生長袍,手中還持着一把扇子,那人俊美絕倫,臉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臉俊美異常。外表看起來好象放蕩不拘,但眼裏不經意流露出的精光讓人不敢小看。

一個披袈裟手持禪杖宛若一尊怒目金剛。

最後一個是須發皆白的老道士,一身乾淨的道袍,頭上挽了一個道髻,滿臉飄然出塵的氣息,雖然飄灑着三柳白色的鬍鬚,可是一張麪皮確實又白又嫩,標準的鶴髮童顏。

“我說天妖子前輩,你是不是記錯了,這哪有什麼天魔門的人。”除了兩個知道底細的,一個和尚,另外兩個人一個比一個顯得正派,哪裏有什麼魔道修士的影子。

“小子,華國有句俗話,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人眼看到得也不一定真實,說實在的這麼多年讓我佩服的人還真沒有幾個,不過這魔心子卻是算得上其中一個了。”天妖子灑脫無比。

你們一個妖,一個魔,和在一起就是妖魔,能不佩服。張三風心底暗自吐槽道。

天妖子,站起了身,向着那五人拱了拱手並未說話,只見那五人也未開口說話,微微頷首作爲回禮。

只見鬚髮皆白的老道士,微微一笑,開口道:“今天是五月初五,離上一次天人榜開榜己經過了十年,第五十六屆天人榜在今天開啓,很多東西都不必我多說,諸位道友我們開始吧。”

說着從懷中掏出一枚玉牌出來,另外四人也是微微頷首,也都掏出一枚相同的玉牌,五枚玉牌出現的瞬間,齊齊飛了起來,玉牌和那八卦似的石臺遙相呼應。

“當”

一聲清脆的鐘鼎之聲不知從何處傳來,迴盪在白雲渺渺的天山雲海之間。


一時之間令所有人精神爲之一振,原本喧鬧的廣場上頓時安靜了下來。

就在這時,從廣場的地方突然傳出一陣的轟隆聲響。只見在巨大的廣場之上,一個巨形臺子被九根石柱緩緩架起,越升越高越升越快。 只在衆人等待的這段時間裏,已然豎起了一座大臺,以腰粗的十二根巨石柱頂起搭建而成,彼此間相隔俱有十幾丈之遠,成九宮方位排列。

此刻在臺下前後已是人山人海。在巨臺之前再次出現了新的石階階梯,在石險階梯部立了一坐巨大的石碑,此石碑之上卻是刻着歷來登上天榜修士的排名。

不過這榜單卻是和張三風所想的不盡相同,因爲榜並非是從第一第二那種排列的方式。而是由上向下分爲天地人三個部分。

天字部分僅僅有寥寥三個名子:妖王詩白羽,魔王段海,仙王**道。

地字部分卻多了不少,足足有數百人,張三風可以看出這些名字稱號都是以子結尾,像天妖子,洞虛子,玉仙子都在其中。

而人字部分卻是很多,足足有成百上千人人多。在人字部張三風還看到了蔚尋雪的稱號,原來並不是他所知的“毒娘子”,而是“毒娘使”!

“小兄弟我去那邊的觀禮臺上,等着一觀你得風彩了。”天妖子看時間差不多了,指了指別一條沒有石碑得石階說道。

“那是?”張三風看着另外一邊的石階很是好奇。

“凡是越過五十歲,並且在石碑之上留名的人,也是可以再上那石臺的,不過卻不可以再掙排名。只能在觀禮臺上觀看。”天妖子微微一笑解釋道。

“老大,這天字部分真娘得霸氣,要是能讓我封王就好了。”張雲飛二眼冒着金光有些興奮地說道。

“說實在的,你封王,封子都很好記。”張三風嘴角上場,詭異一笑道。

“爲什麼?”張雲飛卻是滿懷疑問。

“封王叫胖王,封子叫胖子,多好記呀,又朗朗上口。”張三風“哈哈”一笑。

“老大,你……”

還沒等張雲飛說完,張三風己經向着石碑走了過去。鍾鈴幾人也都跟着走了過去,這時張雲飛一看衆人都己走遠,也忙跟了過去。


“不公平啊不公平,爲什麼不讓我上去!”這個時候張三風己快要走到石碑前面,一個修石大聲嚷嚷着,一邊嚷嚷還一邊掏出飛劍想要闢開那塊石碑。

“住手!”一聲輕喝,從旁邊傳來,衆人一驚,轉頭看去,卻是幾個身着身衣的修士走了過來。

原來這天人榜雖然是衆多勢力共同發起的,不過也是需要人來管理,在開始之時,五方勢力均會派出弟子來充當執法隊,千萬不要小看這些執法人員,每一個最低要求便是在天人榜上留名。

當下不少修士連忙行禮,道:“執法者!”

執法者點了點頭,皺頭一皺看了看,那個大呼小叫之人,道:“你己經過了留名的年紀你不知道?若是再胡攪蠻纏,我定當對你不客氣!凡是超過五十的人自覺退去。”

“是。”衆人齊聲道。

那個修士轉頭看向四周,他一眼便看到四周的修士對他那種充滿了嘲笑的眼神,那修心中似是被針刺了一下,不由得低下頭去,他真想給其它人一點顏色照照,但是他並沒有那麼做,他知道自己不可能是這些人對手,更不可能是執法者對手。

張三風搖了搖頭。

“阿牛,你雖然依靠肉身己經有了築基修爲,不過卻沒修煉出靈氣來,也不知道能不能通過石碑考驗,若經過了最好,經不過你就在下面等我們吧。”衆人之中唯有阿牛最爲特殊,便爲巨神一族只修蠻力,不像其它修士一般。

阿牛連忙擡頭應道:“是,老闆。”

張三風看了看阿牛,見他似乎有些不自在,便道:“你沒什麼事吧?”

阿牛連忙搖頭,指了一下石臺,道:“沒事的,老闆。阿牛隻是覺得在那石臺之上,有什麼東西在召喚我一樣。”


張三風又看了他一眼,道:“阿牛,你的情況和我們不一樣,若是真這個機會,你一定要盡力嘗試上去,式許會對你大有好處,知道了麼?”

阿牛點了點頭,答道:“我知道了,老闆。”

只見在正中那個巨大的臺前的石碑前,其中一個執法者向前走上一步,環顧着其它修士,朗聲道:“現在用你們的手去觸碰石碑,只要與石碑產生共鳴便可留下你們的精神烙印,你們便可以人字處留名,一旦你們可以達到石階頂就可地字處留名。”

衆人還等聽執法者講述天字處留名的條件,但執法者卻是閉口不言。

有幾個修士忍不住問道:“那天字處留名又有什麼條件?”

“不知道!”

“不知道?”

“不錯,自從天人榜開起便沒有人知道,而那天字處留名的人到底是誰也沒人見過。”

執法者,聲音低沉道,“你們也不必管這麼多了,這天人榜石碑其實就是在測試你們的潛力,你們中能有百人在天人榜留下名子就不錯了,一般到了地字外留名的都是五方強者,甚至不少五方強者也僅是人字處留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