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不愧是十萬大山,這螞蟻看着都個頭好大呀!”

“這裏的雞樅菌這麼多,想必底下應該有一個很大的白蟻巢構造。所以我們輕輕地採摘完,就快些走吧。還是不破壞這些白蟻的家爲好。”

聽杜風這樣說,林書湘也蹲下幫助杜風,採摘這些雞樅菌。

“看來在山中確實是餓不死呀!”

林書湘開玩笑說道。

“那是肯定的,除了各種各樣的菌類,還有野味,還有一些野果什麼的,其實都是可以吃的。”

“我們村中有一些老人,沒事的時候還喜歡採摘各種樹上,新冒出來的嫩芽來放在嘴裏咀嚼。”

“青澀中帶點苦苦的味道,就如同喝着綠茶一般,味道口感也是不錯的!”

“我覺得最主要的還是因爲鄉下的空氣比較好,所以有些植物即便是食用了,也沒有太大的關係。”

“要是在城市裏,即便是那些公園裏面的樹木的嫩芽,也是不能食用的!” “要是在城市裏,即便是那些公園裏面的樹木的嫩芽,也是不能食用的!”

“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城市裏面太髒了,空氣污染太嚴重了。”

“你說的也有道理,城市的空氣是真的太髒了,長久的呼吸,對身體各方面都是不好的。”

杜風將這些雞叢菌挖完,竹籃裏面也裝的差不多了。

“這林子裏面太大,遮天蔽日的,很快就要天黑了,不如我們先回去吧!”

林書湘提議道。


其實她是害怕杜風繼續在看見什麼奇奇怪怪的蘑菇就往回採摘了。

如果一旦吃出來什麼問題,那可就麻煩了。

“好吧,咱們往回走吧!”

杜風看了一眼背後的竹籃,光是這羊肚菌和雞樅菌就夠她們吃好幾頓呢!

如果是吃不完的話,還可以晾曬乾保存着。

這一躺的收穫不小啊!

“杜爺果然是牛逼哄哄的人物呀,一下子就採了兩種奇奇怪怪的蘑菇,還真的是無所畏懼!”

“我決定好好的在屏幕前守着杜爺了,要是萬一有個什麼差錯,我也好做一回雷鋒啊!”

杜風沒有理會直播間裏網友的話,他走着走着,又看見路邊長的一些綠色的植物。

他像是一個發現寶藏的孩子,立刻又蹲了下來,開始用柴刀割地上的植物,放在自己的竹籃裏面。

“這又是什麼?可以吃嗎?”

林書湘走在前面,發現杜風沒有跟過來。一扭頭就看見他趴在地上興高采烈的采地上的綠色的“野草”。

林書湘看了半天,也沒發現這植物到底是什麼東西?

“你知道嗎?這種植物在農村可謂是家喻戶曉,人人都知道的!”

“我們這裏的方言稱之爲地菜,其實它的學名叫做薺菜。這種地菜對土質,還有生活環境沒有多大的要求,一般上路邊都長了許多這種地菜。”

“小時候家裏窮,如果逢年過節的話,需要包餃子,包包子沒有多的材料,基本上就是用地菜的。”

“其實地菜包的包子或者是餃子是非常好吃的!清爽不油膩,還有益於健康。”

“這玩意兒,我知道!我在小區裏面的花園旁邊就見過好多呀!”

“說起這個,我想起來奶奶之前在外面摘了好多這種,回來還和我媽吵了一架,我媽說她又不是沒錢買菜,怎麼還吃草呢?”

杜風看了一眼直播間裏的網友發言,有些無奈的說道。


“看來現在許多年輕人都不知道這個菜可以吃了!這也是好東西,太可惜了。”

“其實這個地菜也是一種草藥哦,吃了可以清肝明目的。”

“這裏好多呀,我要多采一點回去!吃不完的,還可以曬乾留着。”

林書湘沒辦法,只好轉過頭來和杜風幫忙。

“這裏這麼多,真的可以吃嗎?”

“可以的,相信我,回去我好好給你露一手。”

杜風非常有自信的說道。

“那好吧,我期待一下!”

兩個人挖了足夠多的地菜,這才心滿意足的往回走。

不過杜風沒有直接回去,而是來到了斷崖下的那個小水潭。

“直接去水潭那邊,我將這些東西都洗乾淨再回去吧!”

“好的。”

林書湘早就想來這個水潭看看了。

她自從受傷以來,因爲不方便,也沒洗澡,此時看見這麼多的水,不由得就開始有些心動了。

可是礙於杜風是一個大男人,她不好意思開口,只能忍着。

如果此時能去水潭邊洗洗腳什麼的,也是舒服的呀!

……

“哇,這個水潭的水好清澈呀!直接可以看見裏潭底的石頭。人都說水自清而無魚,這個水這麼清,這爲什麼你還有這麼多魚呢?”

林書湘一來到水潭邊就特別的興奮,先是捧了一口水毫無顧忌的喝了起來。

“因爲這裏是河水啊!這個小溪流只不過是那邊的瀑布一支小的分流,就好像火車軌道中間的一個小站臺一樣。”


“這些魚可能就是從瀑布那邊流出來的。”

杜風走到林書湘的上游,將羊肚菌,雞樅菌還有地菜全部都倒了出來。

先是將滿是泥土的竹籃給清洗一遍…….

而林書湘在水流的下方,已經將自己的鞋子脫了下來,將一雙白皙精巧的腳丫子泡在了水中。

林書湘的皮膚真的太白了,這一雙腳丫子泡在水中,被水映照着也是閃閃發亮。

也立刻吸引了水中的小魚遊了過來,都想要一親芳澤。

杜風悄悄看了一眼愜意的林書湘,其實如果林書湘不說話,安靜簡單的坐在那裏,看着就是一個文文弱弱的帶着書生氣的可愛小姑娘。

可是她的性格,卻和她的外表有着兩極相反的差距!

一個極限運動愛好者,可是需要非常大的勇氣!

就比如這次她帶着裝備在大山中飛行一樣,遇到這麼大的事,差點葬身於大山之中,可是她的心態居然沒有一點點的波動。

不……不能說是沒有波動,只能說她的心態實在是太好了!

居然沒有一絲的害怕,非常的淡定,彷佛不是面對生死交關。

“你到底是做什麼的?”

杜風好奇的問道。

“我大學畢業,後來考了公務員,本來是說要去銀行工作………”

林書湘說着突然聲音變弱了。

“我爸和我媽都是從事教育工作的,所以他們希望我也能夠接班。”

“可是我偏偏不喜歡那些坐在辦公室裏面枯燥的工作,我更喜歡這些,在野外,在大山,天空,這樣自由自在的翱翔!”

“怪不得,如果不知道你其他的事情,單看你的外表的話,你就是一股淡雅的嫺靜氣質。”

“哈哈,可能是從小家庭氛圍養成的這種吧!”

林書湘笑着,可是表情卻沒有多大的開心。

杜風忽然覺得自己好像問起了不是特別好的話題。

林書湘的眉間染上了一絲擔憂,還有一些叛逆的神情。

其實從林書湘剛纔說的話,以及她的名字就能看得出來,她家裏肯定非常反對她的這個愛好。

林書湘受了這麼重的傷,可是卻沒有提和她家人聯繫的事情,只說了和朋友聯繫過……. 林書湘受了這麼重的傷,可是卻沒有提和她家人聯繫的事情,只說了和朋友聯繫過…….

由此可見,林書湘和家庭的關係肯定非常的緊張。

所以杜風識時務的轉移着話題。

“其實這山中石頭縫裏面還有許多的螃蟹,我小時候最喜歡的就是來的小溪流中,翻這些小石頭找螃蟹玩了。”

“螃蟹?這裏居然還有螃蟹嗎?”

“那是當然,肯定有的,你去找找唄!”

杜風成功將林書湘的注意力轉移到其他的地方去了。

林書湘挽起自己的褲腳,利落的下到了水中,然後開始在水中翻倒着那些小石頭。

“我太喜歡這個林妹子了,這個性格真的是太好了,一點也不矯情,說下水就下水了!”

“杜爺,這個鋼鐵直男真的是哪壺不開提哪壺,我都看見林妹子的表情不對勁了。”

“聽林妹子說的,她這樣的家庭,看來杜爺如果想要泡到林妹子,那真的是任重道遠呀!”

直播間裏的網友擔心的倒是有些多餘。

杜風此時就坐在一顆圓圓的石頭上面,慢慢的清洗着手中的東西。

而林書湘褲管挽的非常高,袖子也擼的挺高,這樣彎着腰在這個小溪裏面淌水。

她小心翼翼的搬起那些石頭,尋找杜風說的那些小螃蟹的身影……

“這也是絕了!一個女人在裏面泡腳,這主播居然還在裏面洗菜呢?”

“這有什麼的?我們老家的那條河裏面,不管是洗什麼,都是去那裏面洗的,能有多髒?”

“不乾不淨,吃了不生病,樓樓上的那位只怕是哪裏來的人上人呀?”

對於直播間突然吵起來的槓點,他懶得理會。

他絲毫沒有覺得林書湘在這個潭水裏面洗腳,對於洗菜是有多麼髒的……

其實如果在農村生活過的,應該都知道,以前農村裏面就那麼一條河,或者是一個塘。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