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反正周圍沒有人,索性脫光了衣服,縱身一躍,「撲通」一聲跳進了河裡,清洗身上的污垢。

就在林辰洗的正舒服的時候,一道人影從森林中走了出來,背後背著一把用布包裹著的劍。一身白色的長袍,臉色冰冷,但是身上沒有任何氣息波動。

林辰絲毫沒有感覺到來人的實力,但是那冰冷的模樣讓他瞬間警惕起來。一閃身來到衣物旁邊,眨眼間就穿好了衣服。

那人就是冰冷的看著他,沒有絲毫動作,直到林辰穿好衣服。冰冷的開口道「火焰聖經的擁有人,是嗎?」聲音沙啞,陰沉。

林辰心頭一跳,身體漸漸往後一退「你說什麼?什麼火焰聖經,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臉色顯得平靜,但是內心早已掀起驚濤駭浪。

「不用裝了,我自己感覺到了你身上火焰聖經的波動。出手吧,我是來搶劫的!奉勸你乖乖拿出來,否則,你,死定了!」那人繼續開口,囂張的口氣讓人感覺到不滿。

「舜天嗎?我記住了,但是我也告訴你,想搶我的東西,就要準備死的結果,否則你會屍骨無存!」林辰的口氣同樣冰冷,雙手已經冒出了絲絲火焰。

「哼,找死。」舜天冷哼一聲,取下背後的那把用布包裹著的劍,用力一震,布條化作碎片,銀白色的長劍頓時閃現,一股鋒利的氣息直逼林辰。

手臂微微揮動,一道劍氣彷彿斬破虛空,憑空出現在林辰的面前。臉色一變,身體極速後退。

右手握拳,布滿金色火焰,一拳轟了過去。「嘭」,劍氣消散,手上的火焰也就此熄滅。

不過林辰知道,自己恐怕不是他的對手。因為手掌多了一道細小的血痕,鮮血緩緩流了出來。看向舜天的臉色巨變,這僅僅是他的隨便一次攻擊,如果全力攻擊,那……結果不可想象。

舜天張狂的笑了笑,「擁有火焰聖經也只是這麼一點實力,浪費了!」說完,抬起劍,對準林辰就沖了過來。

「絕劍抹殺!」只聽他爆喝一聲,劍尖處頓時出現一道銀白色的光芒,強大的波動讓林辰感覺到一股無力感,似乎只有死路一條。

周圍的花草都被強烈的劍氣給震碎,林辰眉頭一皺,眼睛微微閉上。就在劍尖即將刺入他的胸口時,猛的睜開眼睛。

抬手就是兩拳,拳頭上滿是乳白色的光芒和火焰。劍尖被林辰打偏在一邊,抬腿一腳就往舜天的胸口踢去。但是還沒踢中,對手就直接消失不見了。

不遠處,舜天看見林辰手上金色白色相交的能量,臉上的表情有些變化。

「想不到你還可以修鍊聖元,但是我小看你了,不過,你還是太過於弱小了,廢物,這一次我就先放了你,下一次看見你,必死無疑。」舜天狂妄的口氣讓他握緊了拳頭。

只見舜天撿起地上的布條,重新包裹住銀白色的劍,身體緩緩消失在原地,彷彿從來沒有出現過。

林辰深呼一口氣,「這個人到底是誰?沒有一絲陰陽之氣,但是攻擊卻是這麼凌厲,霸道。難道是……」想起那把銀白色的劍,每一次攻擊好像都是從劍內打出來的,那把劍不同尋常。這是林辰最後的感覺。

好一會才回過神來,想起那令人心悸的一招,頭皮都有些發麻。要不是自己反應夠快,肯定要被那一劍給刺得透心涼。

抬頭看了看天空,起身飛向大羅天,速度飛快……

夕陽西下,大羅天的一個客棧內,林辰盤腿坐在床上,感悟著這幾天里所得的戰鬥經驗。

腦海中閃過一個個片段,每一招一勢都在回放,動作極慢。試想自己下一次攻擊,該打哪裡好。

突然,林辰猛的睜開眼睛,臉上有些變化,「今天是第五天了吧,我的武器終於打造好了嗎?」剛剛聽見聖老說,武器打造好了。

聖老漸漸出現在他眼前,手裡還拿著一把上半截是漆黑色,下半截是淡藍色的武器。認真一看,是一把刀,刀身上根本沒有絲毫變化,但是原本的氣勢有所改變。

隨手一扔,丟在了林辰手裡,「給,這是你的語氣,冰之刃,玄階高級武器。可惜了沒有冰雪聖經,如果有的話,有可能會晉陞為地階武器。」聖老武器中有些失望,但還是很驚喜。

林辰張大了嘴巴,「玄階高級武器……」旋即低著頭想了想,不由得浮現出了一絲微笑,看來,去毒霧森林應該有把握了…… 毒霧森林邊緣處,林辰站在入口處,手裡拿著半黑半藍的冰之刃,臉上有些微笑。

來到毒霧森林的外圍已經近兩個時辰了,也沒有看見一個人走進去或者走出來。偶爾幾隻鳥飛了進入,但是也沒有出來。

一絲絲灰色的霧氣飄蕩在外圍的出口處,卻始終不曾露出來一點,看了半天,林辰也沒有看出什麼端倪。

搖了搖頭,暗罵自己在害怕什麼,不就是一點小小的毒霧嗎,怕成這個樣子。

之所以選擇這裡,不就是為了歷練嗎?林辰突然想到了很多,眼睛迷茫的目光也漸漸堅定,抬腳朝著毒霧森林跨去。

剛一走進去,身體就已經覆蓋了厚厚的防禦罩,將灰色毒霧擋在了外面。而視線也只能看見周圍幾米的事物,這也讓這裡充滿了危險。

沒有理會這對自己沒有一絲威脅的毒霧,繼續朝著更深處走去,周圍沒有一絲聲音,只有一個人行走的步伐聲。

大概半個時辰后,林辰忽然聽見了一聲奇怪了聲音,好像是有人喊救命,又好像是妖獸的咆哮。

正在考慮要不要過去看看一下的時候,正前方,一頭彷彿跟水牛一樣大笑的青綠色蛤蟆張大了嘴巴,腮邊鼓鼓的,彷彿隨時要發動攻擊一樣。

沒等林辰後退,「呱呱」一聲響起,那頭妖獸便吐出一口青色的液體,還在冒著熱氣。

不敢大意,林辰身影一閃,躲避了那道攻擊。而原地卻留下了一個深坑,還在慢慢融化著東西。「這頭情毒蛙居然敢對我出手,看我不廢了你!」

情毒蛙一看第一招沒有打中林辰,就已經有了後退的心思。哎叫一聲,轉身逃竄。

但林辰並不打算就這麼放過它,提起冰之刃就沖了過去。輕輕的在它背後那凹凸不平的身體上劃過。


頓時,身體一頓,突然一絲鮮血從它的背後射出來,整個身體都被林辰這一刀給切成了兩半。

兵不血刃,這句話說得就是林辰手中的冰之刃,上面沒有一滴鮮血,根本沒有弄髒表面。

沒有多做停留,朝著更深處走去,而此時的霧氣更加濃重,幾乎除了周圍半米的事物之外,看不見任何東西。

腦海中突然靈光一現,既然不可以用眼睛看,那麼用靈識看看可不可以。說做就做,林辰閉上了眼睛,靈識漸漸散發出去。

毒霧好像並沒有對靈識造成阻擋,只見方圓十丈的事物圖都清晰的出現在林辰的腦海里,簡直比眼睛看到的都還要清楚。

臉上微微浮現出一絲笑容,加快了腳步,根本不在用眼睛來開路。他沒有注意到,一隻黑色的烏鴉已經飛了起來,朝著它們的老窩極速飛行。

忽然,正在行走的林辰發現,這些濃濃的毒霧居然有些稀薄,甚至沒有之前進來的那麼多。正在疑惑之時,耳邊傳來了一陣恐怖的呼嘯聲。

靈識覆蓋下,一大群黑色的烏鴉正流著口水朝他極速飛行過來,火紅色的雙眼,尖銳的牙齒,長長的啄,足以顯示出它們的恐怖。

林辰大吃一驚,臉上滿是鬱悶,「為什麼倒霉的總是我?這麼多毒鴉我怎麼打得過。算了,先打了再說。」說完,抬起冰之刃就是一擊,半月形的刀芒橫切過去。

不過,大量的毒鴉張口吐出一口墨綠色的毒霧,就好像一團烏雲籠罩了他的攻擊。僅僅半個呼吸間,攻擊就化作了烏有。

林辰看一擊沒有奏效,頓時身體懸浮起來,腳下立馬火焰升騰,包裹著他的全身,連武器都滿是金色的火焰。

這也是他剛剛想到的,所有的妖獸都害怕火焰,那這群毒鴉應該也不例外。「孽畜,受死吧。」爆喝一聲,冰之刃上瞬間全是火焰,朝著毒鴉涌過來的方向就一刀。

這一次,沒有白費。只見從半空中落下一大群毒鴉,渾身漆黑,但是全身都是冰冷的。

顧不了那麼多,林辰撒腿就跑。那麼多的毒鴉,簡直就是送死的節奏,他不會逞強到這種程度的。

避開一個個深深的沼澤,散發出碧綠色的氣體,光是輕輕的聞了一下,就感覺頭暈目眩的。

身後一大群毒鴉緊追不捨,一團又一團的黑色液體彷彿下雨一般落在他的防禦罩上,發出「嗤嗤」的響聲,居然走了融化的跡象。

突然,眼前一片明亮,沒有了毒霧的遮擋。眼前彷彿就是一片世外桃源,大片大片的花朵,一股氤氳之氣在半空中升騰。

管不了那麼多了,林辰一下子衝進了那看似世外桃源的地方。而身後的那一群毒鴉,彷彿看見了什麼恐怖的事情。尖叫幾聲,逃離了哪裡。

一隻毒鴉猝不及防,來不及減速,直接衝進了那片地方。只見一碰到那彩色的霧氣,整個身體彷彿是冰塊遇見了火焰。在迅速消融著。

而林辰,卻已經進入到了裡面。一股濃重的花香味撲鼻而來,鉤起林辰無限遐想。低頭一看,發現這種花好像在哪裡見過。


粉紅色的花瓣,淡藍色的花心,根莖確實淡淡的黑色。腦袋裡突然想起在書上看見過,驚訝的張大了嘴巴,「這是,這是迷魂花!糟糕!」

話音剛落,整個身體都開始搖搖晃晃的。眼前的景物在迅速變幻,身體有些不受控制。原本以為有防禦罩的阻擋,沒有什麼可以侵襲進來。現在才發現錯了,這些香氣根本不是侵襲,而且融入了他的防禦罩當中,輕輕一吸,眼前的景物已經開始變化了。

一個人影現在他的面前,背對著他。看那身影,就是林宇天。而在林宇天的腳下,林韻被捆在了哪裡,嘴裡塞著一團布,身上的衣物都已經破碎來了,露出無限春光。

而林宇天的雙手卻一步步走進林韻,背對著林宇天的林辰。彷彿看見了他臉上的表情。不由得眼睛通紅,想要走過去一刀砍了他,卻發現自己怎麼也動彈不了。

.眼睜睜的看著林宇天一步步逼近林韻,林辰的心越來越波動,他沒有察覺到,自己體內的聖元正在快速流逝,而且體力也緩緩下降。

就在這時,腦海中突然傳來一陣冰冷,瞬間將他從幻境中拉了回來,「看來,你的意志力還是太過於薄弱了,要不是我攔得及時,你早就變成一具乾屍了。」聖老緩緩開口道。

林辰也發現,自己眼前的這個畫面正在一點點破碎,漸漸恢復了原來的景象。額頭上多了一層細密的汗珠。心有餘悸的道「這些迷魂花,居然這麼厲害,差點就掛了。」

「都是你太過於衝動了,居然來到了這裡。也罷,我就指點你一下,你往這個地方的中心走去,會有一個小小的池塘,你會得到很大的好處,但是首先你要能撐過這片迷魂花陣。」聖老無奈的嘆息了一聲,回到了聖殿之石當中。

看了看這片只有方圓幾十丈的地方,中心處似乎有一個小小的池塘,還有一些叫不出名字的花朵。

握緊拳頭,整個人想往天空飛去。剛剛一飛起來,整個人就彷彿被一股強大的壓力給直接壓到地上,然後消失不見。

臉上一愣,心裡很吃驚,「看來,這個迷魂花陣是非闖不可了。」起身一步步的往下走去,每向前一步,林辰都覺得身上的壓力大了一點,而且迷魂花的味道居然順著他吸入的陽氣和陰氣進入了他的體內。

眼前的景象再次一邊,這次卻換成了無數個妖嬈的女子正在一個小小的池塘中嬉戲,身上沒有任何衣物遮擋,水珠亂濺。

一個女子彷彿看見了林辰,居然直接從池塘中站起來,臉上帶著笑容朝他又來。胸前的兩點殷紅,下面確實芳草淇淇,渾身潔白如雪。

作為一個未經人事的小孩子,哪裡能擋住這種誘惑,鼻血瞬間噴了出來,不過好在胸前的聖殿之石傳來一絲冰涼。

腦海瞬間清醒了很多,猛的一咬舌尖,整個人被疼痛感給驚醒,眼前的幻象再次破滅。張口吐出一口血痰,「這個幻境,好「恐怖!」,差點就迷失其中了!」

林辰心有不甘的吞了吞口水,繼續往前走去,這一次小心了很多,直接封閉了經脈,不讓元氣流動,屏住呼吸,整個人快速的朝池塘跑去。

看似沒有多遠的池塘,卻足足用了半刻鐘才到來,池塘邊並沒有迷魂花的存在,彷彿有一層薄薄的透明光罩覆蓋了整個池塘,顯得有些神秘。

池塘邊滿是深藍色,紫色的花朵,與外面的粉紅色的迷魂花根本不同,而且似乎還有些能量的波動。

深藍色的花朵上,似乎有些東西,就好像蓮蓬一樣,似乎有些不同尋常,一顆顆晶瑩剔透的,只有米粒般大小的東西就在花蕾處。

沒有理會那麼多,林辰朝著池塘中央看去,這一看不要緊,下了林辰兩跳…… 池塘中央,兩種顏色的水從中間隔開,一邊是火紅色,而另一邊卻是冰冷的白色。

兩股能量升騰在池塘的上空,稍微吸了一口,林辰就覺得全身都在顫抖,這是冰與火的力量。

池塘的中央,一頓七彩斑斕的花朵就從池塘中生長出來,散發著氤氳之氣,混雜在冰與火之間。

林辰站在光罩之外,沒有走進去,但是看見那朵七彩斑斕的花朵之後,也想要走進去了,因為在一本書當中,他曾經看過這樣的花朵,「七彩化蓮,整個花朵都是由天地之間最精純的能量匯聚而成,生長在能量聚集的地方,但是從來沒有人得到過。」

實力,林辰站在最需要的就是實力?這朵花,應該能夠幫助他進入到更好的境界。沒有考慮太多,他一隻腳已經跨進去了,剛好是火紅色池水的那個方向。

剛一進去,林辰就打開了防禦罩, 重生之都市超級天尊 。短短一個呼吸,防禦罩就消失不見,化作一股能量融入了七彩化蓮當中。

肆虐的陽氣不由自主的衝進他的身體,原本沉寂的聖元在這一刻全都暴動起來,乳白色的聖元開始轉變成紅色,整個身體通紅,彷彿像是燒紅的鐵棍。

經脈處傳來撕裂般的疼痛,痛的他齜牙咧嘴。暗叫一聲,「不好,陽氣太多了,有些控制不住了!」抬頭看向另一邊嗎冰冷的陰氣池塘。

忍受著烈火般灼燒的痛苦,一步一步的走向白色的池塘中。一腳跨進去,冰冷的陰氣瞬間就將他整個人變成一個冰塊。

龐大的陰氣也在朝他體內匯聚,當兩股能量遇在了一起,終於出現了一起交融的模樣。

丹田內聖元也被分為了兩種顏色,紅色和白色,分別佔據一邊,但是兩股能量還在緩緩交融,就好像形成了一個太極一樣。

分割的中間都有一團更加深沉的能量,不停地在使!他們互相交融。林辰緩緩打開心神,沉入丹田之中。


心神降落在火紅色的這一邊,頓時感覺到一股狂暴的能量在肆虐,彷彿要燃燒整個世界。「嘭」,冰塊破碎,林辰抬腿走到兩股能量的分界點,盤腿坐下。

感受著陽氣最本源的樣子,火,乃萬物之根本,掌控著萬物生存,就如同光一般。平靜時,沉默,怒火時,狂暴,毀滅萬物。

陽氣的真諦,短短几個呼吸之間就被林辰感悟完畢,接著心神飛到陰氣這一塊。

感悟,同樣只是短短几個呼吸。睜開雙眼,一道精光閃過,氣勢再度攀升,「轟,轟,轟!」彷彿天雷降落,林辰的境界,眨眼間就達到了三星陽靈的境界,體內的陰氣和陽氣也在聖元的控制下,形成了聖元。

起身,林辰走下了池塘,冰冷和火熱的池水已經對他不起什麼作用了,來到七彩化蓮的旁邊,正想伸手摘下來,腦海中就閃過聖老的聲音,「不要浪費,七彩化蓮最好的寶物就是它的蓮子,其他的根本沒有多大的用處」

林辰聽了聖老的話,低頭認真一看,在花朵的中央,發現了七顆不同顏色的蓮子手臂一揮,七顆蓮子頓時飛了起來,落在他手中。

一時間,七彩化蓮的光芒都消失了大半,但是他沒有時間考慮那麼多,因為剛剛聖老說七彩蓮子不能離開母體太久,不然的話就是消失的,必須儘快服用。

林辰也沒有猶豫,七顆蓮子往嘴裡一扔,頓時化作一股強大的能量湧入他的經脈之中。

體內的聖元開始不安分的竄動起來,七彩顏色的能量化作七股洪流,分別湧入他的丹田之中。

之前被雷劈的那一絲絲淡藍色的雷電能量,在這一刻也開始了吸收。藍色洪流的能量頓時被那雷電吸收完畢,一絲雷電能量已經變成了手指頭那麼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