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不一會,服務員把電子訂單拿了出來,上面只是顯示收到定金一千萬,並沒有寫接收什麼兵器,可能是為了顧客保密。

電子訂單一式兩份,訂貨方和供貨方一方一份,一模一樣。

「這訂貨單和您的房卡是你下個月領兵器的憑證,如果您弄丟了,我們煉烽號是認單不認人的,少了任何一個都不可能領到兵器,而定金也是不退的。」服務員機械的說道。

「明白。」天宇點頭。

這煉烽號霸王條款就是多,其實入住酒店的時候都登記了身份信息,酒店裡都有記錄,可就是不幫助客人,為什麼?獨份生意!如果別的酒店可以和這酒店公平競爭,他還敢有這種霸王條款嗎,太不把客人當上帝了。

天宇把東西都放進背包里,心想:「現在是中午,離晚上十點的飛機還早,這裡離西安機場有兩百多公里,先出去吃點東西,等一會去鎮上看看有什麼值得買的,下午再去西安。」

天宇想著就朝一家飯店走去。

昨天天宇吃飯的那家,中午正是吃飯的時間,裡面人聲鼎沸,江湖人嗎,喜歡熱鬧,雖然有一部分人已經把事辦齊了,但因為住宿時間最短為一個月,大部分人並不急著走。

······

「唉!我可不騙你們,昨天那幾場大戰你們可沒看見。」一個紅臉大漢說道:「嘖嘖···真是遺憾,那才是真正的高手,我這輩子能見到此等高手戰鬥,真是太值了。」

紅臉漢子搖頭感嘆道。


和他一桌的幾人都是登島失敗的人,自然是沒看見煉烽號的比武。

一個短髮青年諂媚的問道:「鬼哥,那高手有多厲害?有沒有咱們的老對手,天龍厲害?」

「且!天龍?」紅臉漢子鬼哥嗤笑道:「老九,你是不是腦殘啊?就那天龍,也就比我強那麼一點點,連一個指甲蓋的厚度都沒有。」


鬼哥邊說邊用手比劃,「那第七小組登台的四人當中,我一個也沒聽說過,即使那最不怎麼地的鬼狐杜焰,跟我的實力也是相差無幾,剩餘的三人可了不得,隨便出來一個,殺天龍就跟捏死一隻小蟲子差不多,隨便動動手,那天龍就死的不能再死了。」

《未完待續!您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動力,糊塗拜謝了!求一下收藏和推薦票!》 「不是吧!」那叫老九的短髮青年驚呼道:「天龍在咱們南方可是個人物啊,我聽說十年前他只有十幾歲的時候,就能一人戰幾十人了,特別是八年前的成名一戰,更是威震華南幾個省的**。

穩坐中國黑社會教父級**大佬前四把交椅,能和他一拼的也只有咱神鬼幫,黑雲會,東北青盟四個大幫會了,而那黑雲會極不穩定,只能在河南境內耍耍,跟其他三巨頭還是有差距啊,鬼哥,你說說,咱老大『神手通天余孟』如果對上那『天龍』有幾分勝算?「

「嗯···」鬼哥想了一下說道:「如果咱們老大單獨和天龍斗,那天龍必輸無疑,但他手下有四大金剛,身手個個了得,恐怕不下於我,老大能擊敗天龍,但想要擊殺他根本不可能。

況且那天龍有一個神秘的師父,是什麼境界?有多恐怖我們神鬼幫根本不了解,輕易不會動天龍,他在華南,我們在西南,雖然都是南方,倒也相安無事。「

「哈哈~~~」那老九大笑道:「鬼哥,那天龍的本事那麼了得,咱老大都能將其擊敗,可見咱老大也是神拳無敵啊,如果老大登台領教你說的那幾人,取勝不敢說,保命應該沒問題吧?」

「老九,別胡扯!」鬼哥急忙呵斥道:「以後在這種地方不要說咱大哥神拳無敵,你看一下四周。」

老九和其他幾人連忙看向四周,別人都在嗤笑他們幾個,要是在神鬼幫的地盤上,他們早就發飆了,但在這他們可不敢發飆,都是江湖中人,說不定一句話沒說好就血濺五步。

幾人悶著氣繼續吃喝。

這時候,離他們不遠的一桌有一個白須老者走了過來,來到鬼哥他們這一桌,也不客氣,往下一坐自己倒了一杯酒,又把酒瓶放到桌子上,一仰脖把酒喝了。

鬼哥這一桌總共有五個人,但桌子夠大,再做兩個也沒問題。

鬼哥看這老者自斟自飲,心想不能得罪,說不定就是鐵板一塊,見老者把酒瓶放下,趕緊拿起酒瓶想為老者滿上。

忽然感覺拿著酒瓶的手有點不對勁,眼睛一看,「這,這怎麼有手指印。」

五個手指印清晰的印在酒瓶上,甚至連指紋都清晰可見,鬼哥一下子變的呼吸急促,那本來就紅的臉更是變成了赤紅色。

這得有多高的功力?這可是玻璃做的,掉地上就碎了,按理說用這麼大的力量捏一定會碎,連自己都能捏碎這個酒瓶,但要讓酒瓶不碎還能在上面留下手指印,別說是他鬼哥,就算是他老大神手通天余孟也不可能辦到。

鬼哥幫老者倒滿了酒,因為緊張還灑出來一點,滴在了老者手上,鬼哥頓時嚇得大氣都不敢喘。

老者卻不在意,看著杯中的酒說道:「唉!真是好酒,多少年沒出來了,竟然有這等好酒,沒見過世面之前還以為自己的酒是最好的呢,殊不知天下之大,好酒無數,有誰敢說自己的東西是最好的呢,你們各位說是不是啊?」

老者環顧了一下飯店裡的眾人,這話不單單是說給鬼哥聽的,還故意大聲的讓別人聽見。

鬼哥趕緊介面道:「前輩說的對,是我們魯莽了,今天在這吃飯的客人我請客,還請前輩原諒。」說的無比恭敬。

「呵呵···」老者微笑說道:「小子,這外號可不是亂起的,要頂的起來才行,神手通天?好有氣勢啊!」

說完朝自己一桌走了過去。飯店裡又恢復了剛才的樣子。

「老闆。」一道聲音響了起來,門口走進來一個十四五歲的少年,飯店裡正在吃飯的客人都不約而同的朝門口看去,在煉烽號見過天宇的人都小聲議論起來。

「哎!師父,你說的清秀小孩是不是他?」


「是!是!就是他,先別說了,免得被他聽到,這『幻影神拳』可厲害的很,我們不了解他的脾氣,還是等以後再說吧。」

「幻影神拳?誰?」天宇何等聽力,這飯店裡所有人的談話他都聽的清清楚楚。

天宇坐下一邊點菜一邊觀察,四周的人時不時的往自己身上瞅。

「哦!是說我。」天宇瞬間反應過來,隨意的點了幾個菜又要了幾瓶酒。

「唉!老九,看見了嗎?就那小孩。」鬼哥朝天宇的方向努努嘴,「在煉烽湖上和那笑面如來切磋的就是他,那場面!真是一生難忘啊,說驚天地,泣鬼神一點也不為過,你們鬼哥我這輩子如果能修鍊到這一步,就是少活二十年我也干哪。」

鬼哥一臉嚮往的小聲說道。

「鬼哥,那小孩剛才朝我們笑了一下。」旁邊一青年說道。

「啊!」鬼哥大吃一驚,慢慢轉過頭,正對著那小孩,現在那小孩正向自己擺手,示意讓自己過去。

鬼哥苦笑一聲,起身走向天宇,到了天宇面前,坐都不敢坐,「小,小前輩,不知你喚我有什麼事,如果我可以···」

「不用緊張,坐。」天宇微笑說道。

「嗯!」鬼哥小心的坐下,臉色極不自然,說道:「小前輩,我們剛才不是有意說你,我們······」

「這位大哥,你不用解釋,我叫你過來,只是想打聽一點事,你要知道就回答,不知道就算了,怎麼樣?」天宇說的客氣。

「好好。小前輩要問什麼?我一定知無不言,言無不盡。」鬼哥有點不知所措, 婚有千千結 ,況且就算他見到了,估計也認不出來。

「嗯,我想問一下,這一帶除了煉烽號這一家兵器鋪,還有沒有別的,我想買點東西,但我對這一帶不了解,你們人多,說不定在這逛過,所以我打聽一下。」天宇問道。

天宇這是問對人了,這鬼哥一行幾人還真的逛過,他們來的早,已經在這住了快半個月了,這鬼哥剛要回答。

「陳天宇師傅。」一道洪亮的聲音傳來,天宇循聲望去,一個白須老者,正是剛才教訓鬼哥的那位,那老者走了過來,到了天宇面前,但卻沒有直接坐下。

天宇可不同鬼哥他們,這老者敢對鬼哥幾人無視,但對天宇明顯客氣多了,畢竟他到這飯店這一會,別人都在說這小孩的事。

這就是實力!

天宇見老者客氣,起身說道:「老先生請坐,不知······」

「呵呵···」老者樂呵呵的笑著說道:「這附近我可是熟得很,你要打聽不如我告訴你啊。」

「那就有勞老先生了。」天宇客氣道。

「由此飯店出門順著這小道往外走,大約三公里,有一個小鎮,煉烽湖鎮,這個小鎮已經存在差不多有兩千年了。

那小鎮上兵器鋪極多,說不定在一些小攤上都能淘到好兵器,其中還有兩家千年老店,就是位於十字路口的兩家,一家叫『煉火號』一家叫『神兵號』。」老者說的仔細。

天宇問清楚了地方,但沒想到有這麼多家兵器鋪,疑惑道:「老先生,這煉烽號不是很霸道嗎?這麼多的兵器鋪就在不遠處,難道煉烽號就眼睜睜的看著別人在自家門口搶生意?」

「哈哈······」

老者輕笑道:「看來天宇師傅小瞧了煉烽號啊,這兵器鋪是多,但打造的兵器質量那可就差的太遠了,這煉烽號用普通材料打造的兵器,就能比這小鎮上用極品材料打造的還好,你說煉烽號還會在乎這些小兵器鋪嗎?

再說了,有這麼多小的兵器鋪,這一帶也有人氣,煉烽號的規矩那麼嚴苛,那些登不了島的也要買兵器,不就可以在鎮上買了。」

「呃,原來是這樣。」天宇點頭說道:「老先生,我點的酒菜就要上來了,你先別走,我們喝幾杯如何?我請客,就當謝老先生為我答疑解惑了。」

「請客倒不用了,」老者指著鬼哥笑道:「今日這裡的所有賬都由他出。」

「對對···我出,今天我買單,天宇師傅儘管吃喝,都算我的。」鬼哥連忙說道。

天宇一樂,「這位老哥真夠意思,咱都是江湖中人,說不定以後還會再見,我也不矯情,這頓飯我記下了。」

這時候酒菜已上齊,三人邊喝酒邊聊天。

······

「鬼哥。」聊了半個多小時,天宇也知道了鬼哥的名字,叫黃鬼明,小弟都叫他一聲鬼哥,天宇也就這樣叫上了。

「你們今天就回去啊,不是還有半個月沒住嗎,幹嘛不多住幾天。」天宇問道。

「嗨,天宇兄弟,我們幾人是奉我大哥之命前來辦事,事情已經辦完了,晚上七點的飛機,等會吃完飯我們就得走,你要是去重慶,一定要去找我,我請你吃火鍋。」

黃鬼明高興的很,他當然高興,能夠和這種層次的高手稱兄道弟,他鬼哥做夢都沒想到,況且天宇這麼好說話,沒有一點高手的傲氣,還拿他鬼哥當兄弟,鬼哥高興的比娶媳婦都開心。

這次請客請的太值了。

而白須老者就沒那麼開心了,當他報出他是來自『劍山』的人的時候,天宇的態度不自覺的就有了一些變化。

《天宇第一個對手,劍山,梁子已經結下了,劍山能夠擋住天宇前進的步伐嗎?大家接著看就知道,順便求一下收藏和推薦票!糊塗在這裡拜謝了!拜謝!》 天宇心中暗想:「這老者是劍山的人,那和那八臂神劍顧子君一定有關係,自己重傷顧子君,難道這老者不知道?這件事知道的人可不少。」

天宇這樣想真的是錯怪這老者了,這老者是劍山的人沒錯,但已經有一千多年沒有回過劍山了,他也是在兩個小時前來的這飯店,和他一桌吃飯的人也是和他搭台的,共用一個飯桌而已。

這老者其實就是劍山的開山祖師的其中一個,名頭大的很,不過是一千多年前,近千年來,他很少現身江湖,這一次出來也是為了那千年之約。

老者一個人喝悶酒,見天宇和那鬼哥聊的火熱,把自己冷落一邊,心裡不是滋味,但他修行幾千年,也不會為了這個生氣。

獨自喝了幾杯酒站起來說道:「天宇師傅,你們聊,我還有事就先告辭了。」

「老先生請便。」天宇隨口說道。

鬼哥可不敢這樣,連忙起身相送。

······

老者出了飯店,邁步朝煉烽湖走去,這飯店離煉烽湖還有一段距離,但老者只是走了十幾步就到了湖邊,好像距離在他腳下縮短了一樣,都快走到水面了,也不停步,直接在湖面上一步跨出幾十米,

如果有人看見就會發現,這老者的雙腳根本就沒碰到湖面。

這一切都看在一個人的眼裡,就是煉烽島主,少女從監控的視頻里看這老者的樣子就猜到了是誰,雖然老者並沒有以真面目示人。

不一會,老者上了岸,走到了煉烽號門口。

還沒等老者敲門,大門就開了,一個壯漢走出來問道:「不知朋友為何而來?」

老者一摸白鬍子,笑道:「請轉告貴島主,朋友為魚而來!」

壯漢一聽,忙說道:「請老先生稍等一下。」

煉烽島主正在密室之中看著煉烽號門前的老者,忽然電話響起。「接通。」少女發出指令。

「余護法,門外有人求見,說是為魚而來。」電話里傳出男子的聲音。平時如果有人來訪,這一問一答就是暗號,知道這個暗號的人特別少,那老者顯然就是知道暗號的人。

少女說道:「把他帶到地下三層會客室,跟他說我十分鐘到。」

少女的聲音卻變了,變成了余成的聲音。

「是,小人明白。」壯漢掛斷電話,快步走到門口,看那老者正在等候,上前說道:「老先生請跟我來。」

老者跟著壯漢進入煉烽號,壯漢領著老者進入了一個房間,房間里還有房間,一個一個的打開門,連續進了七個房間,最後一個房間打開的時候,門裡面竟然是電梯。

「老先生請。」壯漢站在電梯口,並沒有一起下去的意思。

白須老者一步跨了進去,電梯門自動關了起來,裡面一點燈光都沒有,伸手不見五指,老者只感覺到這個電梯一會上,一會下,一會快速下降,一會快速上升,快慢還不一致。

足足過來有十分鐘,電梯才停下,也不知到了幾樓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