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難不成,他們又是入了什麼別人圈下的位置?

他們可纔剛剛從一個地方區域出來沒有兩個小時。

“快走!”身後傳來了喊聲,鍾雨和程昱都轉身看過去,程昱要去的五金店正好靠近那一堆車子,所以相對鍾雨而言,程昱離那些報廢的車子更加的近一些。

剛剛喊那一聲的是一個孩子,一個,看起來只有十三、四歲的孩子。

那是個穿着牛仔褲黑體恤的女孩,頭髮被高高的挽起,她的手中提着一桶油漆,另一手往前伸,這一次,就算是近視眼也讓鍾雨看清楚了女孩子手中拿着的是什麼,一把手槍!!!

“快走!!”女孩子再一次喊叫,她對準前面忽然的開了一槍。

碰!!

這一聲很響,一直迴盪在鍾雨的耳朵裏,她猛地轉身看過去,那一槍似乎是對着車子打的,但是鍾雨卻看見一道虛空中出來了一個綠色的身影,從一個洞口開始涌現出了許多的綠水,染在了什麼上面,漸漸的現象出了一個東西的形狀!

忽然的,夢中的場景出現,鍾雨驚恐的瞪大了眼,看着程昱,鍾雨失聲大喊!

“程昱!!!!”

就在鍾雨喊了這一聲的同時,程昱快速的往前跑來,他大步的跑着,似是感覺到了危險的存在,程昱反手將匕首給甩了出去,匕首驀然的插在了一個物體身上,濃濃的綠色血液流了出來……

滴答!

手機忽然的聲響驚擾了鍾雨,鍾雨慌忙的低頭嫖了一眼,三個大字映入眼簾。


隱形新品種!!

大步的跨上了車子,鍾雨發動車子,她往前衝了幾步,幾步之遙,她抓住了程昱的手,程昱卻借力的往前飛踢了一下,鍾雨只聽見撲騰的一聲,然後,車子的前輪就擡了起來,這麼重的車子,就那麼被擡起來了。

程昱坐到了鍾雨的前面,他不管不顧的加速,車子後輪發出了嗤嗤的聲音,鍾雨抱住了程昱的腰身,他將臉給埋在了程昱的懷裏,緊接着,就如同程昱所料的一般,車子開始要翻轉,程昱改變方向,本來往前的車子開始往後退,車輪像是踩着那個怪物的身體劃往後面,之後,程昱再次快速的轉變方向,方向轉變,加速一衝,不過片刻,他們已死裏逃生了一回。

小女孩還在不停的開槍,看見她們過來之後她就將油漆潑在了地上,一圈都潑上了,鍾雨瞄了一眼,女孩的腰間有許多把槍,槍的款式都是一模一樣的。

子彈沒有了,女孩看着等在這裏的程昱鍾雨,她也不含糊,直接坐上來,不過是揹着坐的,坐上來之後,她就將子彈用完了的這一把槍給收回去,又從腰上拿了一把槍出來了。

程昱開車,速度很快,但是這好像絲毫都不影響女孩的發揮,鍾雨扭過頭去看,她看見似乎是那些怪物走過了那油漆遍佈的位置,之後,可以明顯的看見底下一團黃色油漆的肥大的物體在往前移動,速度不快,但是數量之龐大,無法想象。 女孩只拿了一把槍開,卻是一開一個準,鍾雨只看見越來越多的窟窿出現,在之後就看不見了,扭着頭看太累了,而且車子也遠了。

身後也沒有了聲響,鍾雨透過後視鏡看着女孩,女孩的身影太過於的嬌小,被她給遮清的,什麼都看不見了。


“右轉。”帶着點糯糯的聲音傳過來,程昱也不猶豫,一個急剎車猛地來了一個飄移,鍾雨防不勝防,嚇得趕緊的抓住了程昱的衣裳,反倒是後面的女孩,一聲不吭,什麼反應都沒有。

右轉的路上是空曠的,路修建的蠻好,就是沒有什麼東西,除了荒草就是荒草,什麼都沒有。

走到了盡頭,程昱停了車,車子忽然顫動了一下,鍾雨一看,是女孩子站着從車子上蹦了下來。

“跟我過來吧。”女孩招招手,程昱和鍾雨對視了一眼,他們當然是選擇跟上去。

女孩直接沒入了一堆荒草裏,程昱騎着車子過去,在高高的草堆裏,他們看見了一個潛在一旁的地洞。

程昱熄火,鍾雨從車子上下來,這是一個高高鼓起的土堆,但是任誰想得到,土堆後面是可以進去的。


將車子直接放倒,兩人空着手走了進來,這裏對於他們兩來說很矮,鍾雨目測,這個入口差不多一米五的樣子,她需要微微的彎腰低頭,程昱需要來一個垂直角度的鞠躬。

這裏面的空間其實還蠻大的,而且也不是真正的如同外面看見的那樣是土堆,鍾雨看見了鋼筋和木頭,這證明這個地方起碼是一個堅固的位置,當然,這個只是鍾雨進來的第一眼感受,在沒有看見裏面只看見門的時候,鍾雨只看見這個,但是當進去之後,鍾雨徹底的呆住了。

槍支器械,成羣的擺放在這裏面,一堆堆的擺放着,程昱進來之後也顯然被驚到了,裏面的空間很大,所以他們都不需要低頭彎腰。

“喜歡嗎?可以看看。”女孩在一旁將自己身上的槍都給下下來丟在了一邊,鍾雨吞嚥了一口口水,其實她挺想說能不能送給他們一些的。

“這些槍可以送我們一些嗎?”門邊傳來了一道聲音,鍾雨眼睛一亮,她趕緊的點頭看着女孩,隨後,她意識到了一些不對勁,這裏面就只有三個人,這種話是她的心聲,但是心聲還沒有厲害到可以自己說出來,那麼,這句話是?

僵硬的轉動脖子,鍾雨看見了一臉認真的程昱,程昱拿着一把步槍研究,鍾雨捏着自己的下巴回過頭來看着女孩,他們應該不會被趕出去吧?

“可以啊,挑吧,不用客氣,我留着這些東西沒有太大的用處。”女孩無所謂的攤手,“你們兩個外來人是要走這邊去找軍隊嗎?”

鍾雨眼睛一亮的走到旁邊來挑選自己心儀的趁手的武器,聽到問話的時候她的思維還沒有轉過來,反應遲鈍了幾秒纔回答:“嗯,這裏不能走嗎?不能走的話只能換路了。嗯…不知道該不該問,我很好奇你是哪裏弄來這麼多的槍支器械的?”

“國家的,只是我比較幸運的全部給撿來了。”女孩隨便打開一個盒子,盒子裏是清一色的手**,“你們不知道嗎?三個多小時之前的新聞,各個城市裏面通往軍隊的路都全數被這種看不見的東西給堵住了,這些東西都潛藏在車子的後面,看見有人來就一羣圍過來,直直將人給撕碎之後才罷休,但是一旦過了某一個範圍,他們就回老巢了。”

“你說什麼?”鍾雨拿着槍的手頓住了,她忽然想起那條新聞,下意識的摸自己口袋,忽然想起手機被她給放在了車子上面,再想想當時的慘狀,她對手機還活着不抱希望。

鍾雨下意識的看了程昱一眼,程昱沒有看她,他低着頭似乎在想着什麼。

“有預謀的制止我們過去。”程昱走到女孩的身邊拿過箱子裏的一個手**,“不過你說的國家給的兵器是什麼意思?”

“這裏曾經是一個訓練基地,曾經,只是曾經,半個月前的時候,新物種還沒有出現的時候,有一批軍人正好將飛機給停在這裏了,他們把所有的物資都給放在這裏,順便駐紮在這裏當一個臨時的基地,後來不是出現了新物種了嗎,那些駐紮在這裏的人本來是要去撤退的,但是出了一點點意外,被那些防不勝防的物種給偷襲了,我把他們剩下的武器全給撿了回來……你們不用這樣看着我,我記事起就在這個地方住着在,以前有位婆婆和我一起生活,不過她幾年前去世了,所以就我一個人在這裏生活,那些兵人也知道,還教我打槍,說要帶我回基地的……”

女孩子看着一件掛在槍頭彎曲了的槍出了神,鍾雨垂下眸子,程昱別開眼,世事難料!!

“今天,謝謝你救了我們。”程昱轉移了話題。

“不用謝,我只是正好路過看見你們過去了,一時心熱吧。”女孩子聳聳肩。

“怎麼稱呼你,我叫鍾雨,他叫程昱,嗯…如果你不介意,可以喊我姐姐喊他哥哥。”鍾雨說着說着就有些不好意思了起來,臉有些紅。

“可以啊,不過,我沒有名字,以前的婆婆喊我丫頭,他們也都叫我丫頭,你們也叫我丫頭吧。”女孩沒有接鍾雨後面的一句話,她儼然像一個小大人一樣,不將自己當成小孩子。

程昱拍拍鍾雨的肩膀以示安慰。

“那,丫頭,你知道這些怪物大概是什麼時候出現的嗎?”鍾雨盤腿坐下來。

“三天的樣子吧”女孩子擺手,“我剛好昨天將東西全部都給搬回來了。”

“三天前,和那些鳥一起出現的。”程昱沉思,“除了這個,還有其他的嗎?國外好像是出現了四種,我們已知的已經有兩種了。”

“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我就是偶爾跑去別人家玩電腦的時候看到了,今天也是在哪裏玩的時候看見的你們,不過我又知道一點,今天剛看見的,聽說白色的那種叫什麼來着,雪怪,對,這種開始減少了,也不知道是怎麼減少的,反正人們都開始發現,出現的最多的都是那種花和蛇,白色的幾乎都沒有出現,十個中才只出現了一個。”

“不見了?”鍾雨從自己的回憶中回神,如果不是丫頭這麼說,她都沒有注意到這一點,這一路上,他們的確沒有遇見雪怪,遇見最多的就是蛇怪了,蛇怪難纏,但是要避免也很是容易,畢竟蛇怪的體積不大,實在打不過避開就是,他們看見花的時候都會繞路,花是羣居的,目前爲止他們只遇見過兩波,一波就是程昱直接飛過去了,再一波,那些花在圍攻其他的人,他們,算是安全躲過去了,雖然還是被幾個給盯上了,但是都順利的被程昱給解決了。

鍾雨努力的回想着,在從高樓上吊繩索下來的那次,他們看見了許多的雪怪,蛇怪,妖姬窩在了屋子裏面,而且那一天,在外面沒有遇見什麼怪,都是從屋子裏面衝出來的,那次看的時候鍾雨就注意到,妖姬和蛇怪都屬於窩在一起的,但是每個雪怪卻都是形影單隻的,從不聚在一起。

“會不會,因爲沒有吃的,所以吃了同類?”鍾雨開始大膽的猜測,“新聞裏早就有說,因爲人類一開始被大肆的滅絕了許多,後來的人都躲起來了,或者聚起來了,反正基本上都有了個安全的小窩,人們在適應了之後,力量都開始展現露出來,一點點的強大了起來,導致這些怪物都開始沒有吃的,所以開始自相殘殺?”

“有這個可能。”程昱點頭,“這三個怪物互補,一個是吸血,一個吃內臟,另一個就是吃皮肉,但是論起來的話,那些花是羣居動物,既然羣居,自相殘殺的可能性就不大,蛇怪則是吸血的,它們的速度靈敏,不是羣居的,自相殘殺的可能性也不小,但是三個但論起來的話,光是一身蠻力的雪怪是最弱的,雪怪的身上又滿足了蛇怪的需要的血,又滿足了妖姬需要的皮囊,是最容易被內部絞殺的一個。”

“其實,我還想到一件事情。”鍾雨認同程昱的說話,但是在聽程昱說的時候,她卻忽然的想到了另一件事情,“雪怪論起來的確是我們敵對過的幾個裏面最弱的一個,但是,你們不覺着這就有點像是升級遊戲嗎?人在升級,這些東西也在升級,那麼,吸取了同類的那些蛇怪和妖姬,會不會因此也擁有同類的能力,比如,力氣大之類的。”

“當然,我只是忽然想到了就說出來了,不是肯定的。”鍾雨說完之後又感覺不可能,但是話已經出口了,怎麼也收不回去了,只能加上這麼一句,她尷尬的笑笑,耳朵發燙的紅了起來。

“那些白色的怪物有力量的原因是因爲它身上長滿了肌肉吧。”丫頭說着,她坐在一個箱子上面,兩條腿交疊在一起,身子微微的往後仰着。

“說的也是,是我想太多了。”鍾雨連忙接話,她侷促的捏了一下自己的手掌心,雖然她現在已經不會再害怕和別人說話了,但是,遇到這種事情,她還是有些不自在的想要轉移話題。

程昱找了個箱子靠着上面,他下意識的在身上摸了摸,卻想起來煙早就不知道什麼時候都丟掉了,在醫院因爲某些原因下意識的就不抽菸也沒有想起來自己的煙不見了。

“嘿,女孩兒,我們給你取個名字吧,丫頭丫頭的叫,總有些彆扭。”程昱收回手,他勾脣笑着看着女孩,女孩愣了一下,她的兩條腿分開來踩在了箱子的側面。

“不用,其實,我有一個名字叫肖珊,那個兵人有給我取名字,小珊,名字就用了諧音肖珊。”女孩撐着自己的下巴。

“肖珊,這麼名字挺好聽的。”鍾雨看出了女孩的落寞,她趕緊的出聲打破這個寂靜。

“好聽嗎?我不知道好不好聽,我覺着不是那麼的好聽,所以就不想說,既然你說好聽,那我以後就叫這個名字好了。”肖珊甜甜的笑了一下,“唔,你們是要從這裏過去嗎?”

“嗯。”程昱接過來,“你願意和我們一起走嗎?我們可以帶着你,因爲,我們需要你的這些武器。” 肖珊愣了一下,她本來揚起的嘴角有些不開心的癟下去了,她一下一下的踢着腿,也不擡頭兩人。空氣有些凝結,鍾雨感覺自己的喉嚨有些發酸,程昱的想法她知道,他們因爲要用這些武器,所以帶上這個女孩,這種感覺,就像是在利用這個女孩一樣,雖然,他們的確是在利用。

程昱說的這麼的明白,這一切還有什麼不懂的,鍾雨也知道,程昱完全可以不用說的這麼明白,只要極力的邀請這個女孩來,然後自然而然的利用這些歸屬於肖珊的所有的東西就行,但是程昱選擇了直白的說,就如同程昱和自己遇見的時候那樣,他總是說的那樣的明白,清清楚楚的讓她認清所有的事實。

“可以。”許久之後,女孩擡起頭點頭,鍾雨有些詫異,畢竟,對於這個年紀的孩子來說,這種事情是極其的傷害自尊心,及其難以接受的。

鍾雨注意到,肖珊的目光移到了牆上那個彎曲的槍支上,鍾雨看過去,她心中瞭然了,是的了,對於一個被拋棄的孩子來說,自己好不容易得到的一絲溫暖,好不容易有一個親近她的人,她自然是感感激,自然是有着深厚的感情的,她依戀他,所以,肖珊爲什麼會同意就一目瞭然了。

“謝謝你。”鍾雨從地上站起來。

“沒事,我也不是因爲你們。”女孩點頭,她從箱子上靈活的蹦下來走到了一個角落裏翻找,沒一會兒,她就拿出了一些零食,“要吃嗎?這些是我從別人家裏找到的,只有這些了。”

“啊!等等。我們這裏有食物。”鍾雨拍拍手,她從門這裏出去,剛一出來,刺眼的光就照射的她睜不開眼睛,適應了一會兒,鍾雨蹲着看了一會兒,確認沒有東西才走出去。

將車子坐墊給打開,鍾雨將包包給拿出來,她拎着包包走了進來,眼睛一下沒有來得及適應黑暗,不由得有些眼前發黑。

“吃這些吧。”鍾雨閉着眼睛將包包給放在了地上,她眨眼睛適應突然的亮之後突然的黑。

程昱過來撿起地上的包包,他從包包裏面拿出了兩包壓縮餅乾,給了肖珊一袋餅乾,再從包裏翻出了裝在袋子裏面的水也遞給了肖珊一份。

鍾雨移過來蹲在地上看着程昱找東西,程昱對着她笑了一下,他將餅乾遞給鍾雨之後纔開始繼續的翻找,沒一會就從包裏找出了他想要的東西,一包壓縮的雞蛋白。


這個袋子裏的雞蛋都是經過處理的,只有蛋白沒有蛋黃,是特質的,專門爲健身的人所弄的,這也是鍾雨在超市裏看見的,但是看着有就隨便的拿了一些,後來程昱看見之後又跑下去買了一些。

“喏,這個給你吃。”程昱甩過去,肖珊接過來,她好奇的看着,眼裏閃着興奮的光。

再從裏面拿了一個出來遞給鍾雨,程昱再找了一個罐頭出來就關上了揹包,鍾雨將餅乾袋子給打開,將其中的一半遞給了程昱,鍾雨再拿着自己的那一塊掰了一半下來,她將另一半遞給了程昱,剩下的就拿在手中小口的啃着。


“多吃一點,總是隻吃這麼一點不好。”程昱皺起眉頭,他將手中的餅乾遞給了鍾雨,“我還不餓,吃這個土豆泥就可以了,你自己多吃一點。”

鍾雨看着手中的餅乾皺眉,她是真的吃不下這麼多,再看看程昱,程昱已經打開了蓋子吃裏面的土豆泥,這個東西其實味道一般,不那麼的好吃而且還有點難吃,鍾雨開始看着程昱總吃這個就好奇的拆了一罐吃,嘗過一次之後,她就堅決的抵制這個,雖然壓縮餅乾味道也不咋地,但是起碼比這個要好吃一些。

“我吃不完,你吃一半。”鍾雨不由分說的將手裏的東西一股腦的全部都放在了程昱的手裏,她自己偷偷拿着自己的一小半小口的啃着,眼睛還直直的看着程昱,滿是警惕。

“我們的餅乾還挺多的,不用節省糧食。”程昱雖然這麼說,但是也沒有拒絕,她將餅乾給收在了一起,但是卻沒有吃,他湊到了鍾雨的身邊,兩人的臉幾乎要貼在一起了,鍾雨感覺自己的心跳爆棚,緊張的都忘記自己的口裏還咬着一口餅乾了,紅雲開始爬上了她的臉,鍾雨微微張着口看着湊近的程昱。

程昱看着鍾雨紅起來的臉笑了,他伸手將鍾雨頭上的灰拍了拍,“剛剛是不是蹭到了牆壁上了,頭上都是灰。”

鍾雨下意識的吞嚥了一下,頓時,她就被還沒有嚼碎的餅乾給卡到喉嚨了,一口東西卡在了喉嚨,鍾雨的臉馬上被憋紅了,她揮舞着手要水,程昱將水袋子遞給了鍾雨,他伸出手來拍鍾雨的後背,鍾雨猛的吸了一口,堵在那裏的感覺是下去了,但是卻有些嗆到了,嗆的她一口噴出了許多的餅乾碎渣子,碎渣子全數噴在了程昱的臉上,程昱閉上眼睛別開眼,他摸了一把自己的臉。

瞪着眼睛看着程昱,鍾雨諾諾的不敢說話,程昱非常的淡定,他毫不在意的拍拍臉,看着鍾雨的模樣,他忽然感覺有些自作自受,登時也不再說什麼,直接躺在了滿是泥土的地上,“唉,真的是……”

無限感慨的一句話,直接讓鍾雨本來就很紅的臉更紅了,鍾雨將腦袋給埋在自己的腿間羞的不敢擡頭。

肖珊咬了一口蛋白,她撐着下巴看着兩人,邊看看吃,三兩口就將這個足以比得上成人女子拳頭大的蛋白給吃掉了。

程昱從地上爬起來,他拉起鍾雨,直接將鍾雨手中的餅乾給咬到了自己的口裏,這餅乾的確比那土豆泥要好吃許多,“這個給我吃,你將另一塊大點的吃掉,快些吃,吃完了我們來擬定一下計劃。”

鍾雨的臉色只比剛剛的更紅,沒有絲毫的褪色,她悶着將餅乾給吃了,再吃了蛋白就飽了,肚子有些撐。

鍾雨默不作聲的移到了肖珊的旁邊,肖珊正在吃餅乾,她看着鍾雨,再看看程昱,眼裏閃着不知名的光芒。

程昱吃完之後就出門去了,鍾雨在裏面平復了一下自己的心情,肖珊將那把槍給拿下來細細的擦拭,這裏面似乎就是個睡覺的地方,圓形的,沒有什麼其他的入口,搭建這個地方的材料似乎都是廢棄的鋼鐵什麼的,毛毛躁躁的,但是屋子卻很穩。

程昱又進來了,進來的時候手上還有些黑色的液體,鍾雨一看見就慌了,她從地上站起來小跑到程昱的身邊抓起了程昱的手,“怎麼弄的,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沒事。”程昱眉頭一挑,他甩甩手,“剛剛看見一隻吃飽了的蛇怪,就順手解決了,血彪的蠻厲害,我又沒有帶手帕,就沒法擦掉了。”

鍾雨從自己的口袋裏面掏出手帕擦拭程昱手上的血,隔着一層手帕都可以感覺到這些血液的滾燙,全部抹掉之後,鍾雨看着程昱的手,程昱的手因爲觸碰那些黑色的液體有些發紅,手指上的繃帶也染上了一些,她嘆了口氣。

“需要我證明一下我沒有事嗎?”程昱彎腰,他的另一隻手不知何時來到了鍾雨腰間,看着鍾雨迷惑的眼神,他的手一轉就將鍾雨給摟起來了,牢牢的抱着鍾雨,程昱眯起眼睛,“看,這不是沒事麼。”

“程,程昱!!放我下來啦!!”鍾雨扭捏的縮着身子,她下意識的覺着自己肯定很重會壓到程昱,程昱的腿還沒有好完全,而且身上還有這麼多的傷,自己肯定會壓到他的。

“好啦,不要鬧,我的腿還沒有好利索呢。”程昱將鍾雨擡了下,他將鍾雨給放在了一個比較高的箱子上,坐在這個箱子上,鍾雨就正好比程昱高了那麼一點,頭也正好差一點就要頂到頂了。

鍾雨鼓着腮幫子不說話了,明明就是程昱在鬧,怎麼現在說的像是她鬧一樣的。

“鍾雨!”程昱低低的喊了一聲,鍾雨的心馬上就被這一聲給捕獲了,腮幫子不鼓了,她微微張着口看着程昱,程昱同樣也看着她,他將臉給埋在了鍾雨的肩窩,似是滿足的呼出了一口氣,這一口氣呼的鐘雨的心癢癢的,她臉上一紅,心裏一暖,也微微的將自己的腦袋靠在了程昱的肩上,手也抓住了程昱的衣襬,眼睛緊緊的閉着。

“有你真好!!”許久之後,鍾雨感到了程昱胸膛傳出來的震動,程昱的聲音低低的,暖暖的,說的她不由得紅了眼眶。

沒有再說話,兩人都格外的享受這一刻的溫暖。

能在這種時候偷得一時閒的和心愛的人相擁,這是何等的溫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