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秦少羽看着來人,知道自己是跑不了,他看了眼對方,對方並不是以靈魂狀態存在的鬼地之人,而是活生生的人。

“單闖鬼窟禁地者,死!”三人異口同聲,看着秦少羽,猶如在看着一個死人。

“你們不是鬼地之人,爲何聽從鬼地的安排,殘害龍血大陸同胞?”秦少羽盯着三人,他這是緩兵之計,更是在試探對方,對方既然聽從鬼地仙王的命令,一定有其緣由,他這是故意爲之。

“既然你都知道了,那你今天必須得死!”三人當仁不讓,並沒有因秦少羽的話而又半分猶豫,他們此時的殺意更濃。

“果然,帝都方面肯定有鬼地的內應,說吧,既然我也即將被你們擊殺,也好讓我死的瞑目。”秦少羽釋然道,他知道,這些人是鬼地的傀儡,雖然貴爲龍血大陸的人,但是,他們早已歸屬鬼地。

“知道了太多,死的越快,你既然想要知道,那我們也好讓你做個明白鬼,帝都中的……”

啪!

一聲清脆的耳光聲響起,其中一個黑袍守衛一巴掌扇向身旁的說話的那人,讓其生生止住了聲音。

“耳目太多,你想害死我們?”黑袍守衛怒視着身旁的那人道,接着他再次看向秦少羽,空氣中殺氣瀰漫,在他眼裏,秦少羽已經是個將死之人。

“出賣龍血大陸,你們的下場會很慘!”秦少羽道,他眼睛更是不斷查看四周,想要趁機逃走。

“你以爲你還能活着出去嗎?”黑袍陰沉道,說着慢慢靠近秦少羽。

“殺!”秦少羽知道這一戰不可避免,當先下了殺手。

轟!

秦少羽祭出葬天碑,雖然每使用一次,都會耗費大量靈力,幸好他擁有五口靈泉,勉強能使用幾次,不然,以一般人靈力之數,估計用上一次,就會耗盡體內靈力。

轟隆!

葬天碑再次出現,驚天氣勢鋪天蓋地,同時將三大守衛籠罩。

“這靈器好霸道,竟然能有如此威勢,哈哈,天助我也,如果能奪了這等兇器,就算對上真仙強者,我也能抵擋一陣!”黑袍守衛道,他緊盯着葬天碑,眼裏滿是貪婪的目光。

“吞天,衝出去!”秦少羽當先向三人同時殺去。

此時秦少羽全身氣勢爆發,葬天碑被他操控在手,散發出祥和的瑞光,一道道金色漣漪不向四周蔓延,威力絕倫。

仙光灑下,三大守衛不敢懈怠,這等法器,極是不凡,三大守衛境界雖然高深莫測,但是面對着這等逆天法器,也必須認真對待。

轟隆!

三道強大的力量同時爆發,散發出道韻,絲絲秩序神鏈鎖空,有雷電產生,他們在抵擋葬天碑散發的仙光,不同力量的碰撞,虛空抖動,有裂縫產生,一些雷電觸碰在深淵周圍的石壁之上,頓時堅硬的石壁化爲飛灰。

“靈帝級別的力量!”秦少羽驚恐,他怎麼也不會想到,對方竟然是三個靈帝高手。

噗!

僅僅一招,秦少羽被對方擊飛,重重的摔在地上,氣血上涌,他猛的噴出一口血水,全身骨頭不知道斷開了多少根。

“這等法器不是你能完全掌控的!”黑袍守衛道,葬天碑雖然霸道,但是秦少羽實力有限,葬天碑的威力不是他所能操控的。

秦少羽陷入絕望,實力太過懸殊,對方是三尊靈帝強者,境界比他高了太多,秦少羽癱軟在地,他受傷太重。

“羽哥,我來助你!”吞天瞬間即至,吞天神通全面爆發,猶如一道天淵從天而降,將黑袍守衛統統籠罩。

“自不量力!”

黑袍守衛大袍輕揮,捲起一道強風,瞬間瓦解了吞天獸的本命神通。

碰!

吞天獸落地,摔了個四腳朝天,他比秦少羽好不到哪裏,全身骨頭寸斷,受了極重的傷。

“吞天,你沒事吧!”秦少羽掙扎着爬了起來,葬天碑被他收入體內,這等法器,即使死去,也不能讓對方奪去,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小子,交出那座古碑,不然,要你生不如死!”黑袍守衛見狀,狠聲道。

“呸!老子要是怕死,也不會殺你仙王殘魂,你這出賣龍血大陸的敗類,休想得到神碑!”秦少羽吐了口血腥沫子,完全無視身旁的黑袍守衛。

“找死!”黑袍守衛動了震怒,秦少羽竟然敢這般藐視他,身爲靈帝強者,何曾被靈士之境的修士這樣辱沒,說着當場要擊殺秦少羽。

“住手!”一聲巨吼,人未到,聲先到,一把黝黑的古劍刺破虛空,攜着閃電,瞬間飛來。 古劍所過之處,化爲一片虛無,三大守衛看在眼裏,不敢輕慢,他們踏空而行,一齊迎向古劍。


鏗鏘!

黝黑的古劍自行運轉,閃耀着金色聖光,不斷與三大靈帝強者碰撞,頓時電光四射。

“宗主!”秦少羽也終於看清,一道偉岸的身影由遠及近,騰空而來,那人正是玄天宗宗主玄天銘。

“小羽,你沒事吧?”玄天銘化爲一道閃電,瞬間來到秦少羽身邊,他一把扶住秦少羽,看了眼對方傷勢,不由得問道。

“宗主,我沒事!”秦少羽雖然受了極重的傷,但是暫時沒有生命危險。

“闖我鬼窟禁地,你們今天都得死!”三大守衛即使面對玄天宗一宗之主,也毫無懼色。

“哼!三大靈帝強者,欺負一個靈士級別的修士,這樣很光彩嗎?”玄天銘呵斥道,絲毫沒把三大黑袍守衛放在眼裏。

“你……你是在找死!”黑袍守衛見玄天銘仍無懼色,他們不免謹慎起來,眼前的人實力很可能不再他們之下,必須認真對待。

“欺負我玄天宗弟子,今天,將你們一併鎮壓!”玄天銘強勢無比,他踏空而行,古劍歸位,想要橫掃三位靈帝。

“宗主實力果然霸道,這等強者,他都沒放在眼裏!”秦少羽驚道,他本以爲玄天銘最多不過靈帝之境,此時看來,他倒是嘀咕了這個宗主的實力。

“小羽,好生看着,玄天訣遠比你想象中要強大!”玄天銘看了眼秦少羽,接着緊握古劍,一道道金色神光不時從劍身射出,劍走游龍,快若閃電。

“真仙強者!”三大靈帝驚恐,他們沒想到來者竟然是一尊真仙,再加上玄天銘劍技出神入化,有種人劍合一之境,這樣的強者,不是他們能夠匹敵的。

轟隆!


玄天銘大顯神威,他一襲白衣勝雪,黑髮無風自動,封神如玉,每一劍落下,都會搗毀一大片石壁,有幾次從三大黑袍守衛上身劃過,頓時鮮血直流,這等至強寶術,不是黑袍守衛能夠承受的。

噗!

黑袍守衛被玄天銘一劍盪開數裏遠,他們三人都被劍氣沾染,身上的口子更是深可見骨,血水流了一大片。

“宗主大大威武!”吞天獸不知何時爬了起來,看到玄天銘大顯神威,不由得叫好。

秦少羽被玄天銘的劍技吸引,他從來沒想過,玄天訣衍化的劍技會這樣霸道,戰鬥只用了幾個回合,三大黑衣守衛立馬敗下陣來。

“鬼窟到底有什麼陰謀,你們從實招來!”玄天銘劍指三大守衛,厲聲道。

秦少羽一怔,自己宗主難道也看出了端倪?爲何他會如此詢問眼前三人?

“要殺要剮,隨便!”三大守衛態度堅硬,完全無視生死,即使玄天銘以劍相抵,他們仍然無動於衷。

“宗主,他們已經歸屬鬼地,這鬼窟是鬼地的一處巢穴!”秦少羽道,這些祕辛必須上報,不然,龍血大陸會遭到極大的危難。

“你已經知道了?”玄天銘看向秦少羽道。

秦少羽也看着玄天銘,他沒想到自己的宗主真的知道了其中的祕密,便道:“恩,無意中知道了一點,帝都方面有鬼地的內應,估計用不了幾年,鬼地就會大舉進攻龍血大陸!”

玄天銘點點頭,其實在秦少羽暗中利用葬天碑擊殺仙王殘魂時,他已經在暗中隱藏,葬天碑已被他窺視,他看着秦少羽,自己無意中接收的弟子,身上有太多的祕密,要不是在秦少羽心性不壞,他還真想硬逼秦少羽說出那些祕辛。

秦少羽同樣看着玄天銘,自己的這個宗主難道一直在暗中跟蹤自己?秦少羽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葬天碑的祕密很可能被對方窺視,不過,想來自己的宗主沒有私慾,不然,早已奪了自己的逆天神碑。

“說吧,帝都誰是真正的內鬼?”玄天銘轉過頭去,繼續看着三大守衛道。

“哼,我們不會告訴你們的,你殺了我們吧!”三大守衛異口同聲,完全無視生死。

“好,那我就成全你們!”玄天銘古劍出鞘,劃過虛空,猶如一道流星掠過黑袍守衛咽喉,頓時斬殺了一個黑衣守衛。

堂堂靈帝強者,在自己宗主面前抵不上一招,一劍斬殺了一尊靈帝之境的高手,秦少羽對玄天銘另眼相看,他開始重新估量起玄天銘實力來。

“再不說,該輪到你了!”玄天銘古劍入手,再次指向另外一個黑袍守衛。

那人看向玄天銘,並無一絲懼色,相反,他臉上露出戲謔的表情,然後道:“哈哈,你不過是一個小丑罷了,我死後實力會更上一層樓,仙王會將我復活,到時候殺你如宰雞……”

噗!

玄天銘沒有聽對方繼續廢話,他手起劍落,一劍竟然斬殺兩大靈帝強者。


“宗主大大,這……”吞天看着斷然出手的玄天銘,很是不解,還沒查出內鬼是誰,就這般斬殺對方,這不是明智的做法。

“鬼地能如此放心讓他們出手,一定有其手段,不然,這麼多年來,帝都還一隻沒查出內鬼!”玄天銘解釋道。

秦少羽聽在耳中,果真應了他的猜測,帝都方面知道了內鬼一事,但是他仍有點不明白,明知道鬼窟屬於鬼地的底盤,爲何還要各大宗門來此歷練,這不正中了對方圈套?

“我知道你有很多疑惑,但是以你現在的境界,知道的越少越好!”玄天銘看着秦少羽,嚴肅道。

“我……”秦少羽語塞,他沒想到玄天銘竟然能看穿他的心思。

“還有,你那座古碑很神祕,以後不到萬不得已,千萬別輕易使用,不然會遭到殺生之禍!”玄天銘別有深意的看了秦少羽一眼道。

“宗主,你……你都知道了?”秦少羽望着自己的宗主,尷尬不已,葬天碑一事,終究被外人知道,不過,幸好玄天銘是自己宗主,沒有強奪葬天碑之心,這是大幸。

“其實我一早隱藏在深淵之中,不過,那仙王殘魂給我極大的威脅,我隱去真身,沒有輕舉妄動,沒想到擁有那古碑,竟然度化了那仙王殘魂,說起來,你那古碑甚至還救了我一命!”玄天銘微笑道,他很欣慰,自己弟子能有如此神器,對於他以及整個玄天宗來說,這是好事。

秦少羽聽後釋然,原來玄天銘知道了一切,他突然想到,自己開闢五口靈泉一事,玄天銘也必然已經知道,他再次看向玄天銘道:“宗主,我身上的祕密還請宗主替我守住,不然,我怕引來殺身之禍!”

“呵呵,你放心吧,即使你不說,我也不會將此事透漏,我知道,你的未來不僅僅在龍血大陸,如果順利成長,即使整個無雙大世界,也有你的一片天地!”玄天銘知道了秦少羽的一切,他對秦少羽已給出極大的評價。


“多謝宗主!”秦少羽由衷謝道,自己入了玄天宗,這是大運。

“好了,我們走吧!”玄天銘看向深淵上空道。

“去哪?要出去嗎?”秦少羽問道,此次鬼窟歷練,難道就這般結束了?

“呵呵……出去?難道仙王藥庫已經被你洗劫完了?”玄天銘看着秦少羽,露出戲謔的表情。

“宗主,你這要去洗劫藥庫?”秦少羽突然反應過來,仙王藥庫被自己拿了一部分寶藥,但是大部分仍還未動。

“臭小子,自己得了好處就想溜之大吉,也不讓宗主分點?”玄天銘故作生氣道。

“宗主,這你都知道?”秦少羽再一次對這個宗主刮目相看,看來自己心中的一切被對方瞭如指掌,看來自己以後要小心行事了。

“別廢話,這次不少宗門進入了鬼窟,我們要快點行動,如果晚了,恐怕連根靈草都沒有了!”玄天銘說着,大袍一揮,瞬間將秦少羽和吞天獸捲起,轉眼間消失在無盡深淵之中。 再次回到仙王藥庫,此刻的秦少羽變得底氣十足,他不再擔心守衛的報復,有玄天銘在,除非仙王親自蒞臨,不然,沒有任何生命威脅。

此時的吞天獸和秦少羽一樣,也不再偷偷摸摸,他趾高氣昂,長得像狗的頭顱伸的老高,一副很欠揍的模樣,就連一旁的玄天銘,對吞天也很是無語,不過,他知道這隻靈獸來歷巨大,乃是吞天一族的後裔,吞天一族雖然沒落,但是,即使沒落的吞天族,也絕不容小覷,這是一股強大的力量。

秦少羽之前洗劫了不少寶藥,早已將空間袋裝滿,此時看着成堆的寶藥,雖然眼紅,但是,盛裝不下,他只能眼睜睜的看着。

“小羽,怎麼不動手?”玄天銘見秦少羽靜立着不動,不由好奇問道,面對如此多的高階靈藥,自己的這個弟子竟然無動於衷,這使他不解。

“啊,這個……”秦少羽語塞,他總不能告訴玄天銘自己的空間袋已經裝不下了吧?況且,他空間袋裝有一個寶箱,那裏面盛裝 的很可能是一株不死仙藥,財不外露,這個淺顯道理他還是懂的,他當然不會將其告訴玄天銘。

“是不是空間袋裝滿了?”玄天銘似乎看透了秦少羽心思,突然道。

秦少羽聽後尷尬不已,知子莫若父,知徒弟者莫若玄天銘,秦少羽這回真的服了,玄天銘貌似能看透他的內心,看來自己以後在這個宗主面前,幾乎是無祕密可言了。

“來,拿着,將這個空間袋裝滿!我去看看還有沒其他仙藥!”玄天銘說着扔給秦少羽一個空間袋,然後重新審視起這個藥庫來。

“吞天,拿着,裝滿!”秦少羽見玄天銘走了,轉手將空間袋扔給吞天獸,自己也像玄天銘一樣,打量起仙王藥庫來。

“羽哥,你……你太不厚道了,自己在那閒着,要我幹苦力!”吞天獸撅着大嘴巴,埋怨道。

“嘿嘿,我去尋仙藥,你先辛苦下!”秦少羽不再理會吞天獸,自己往仙藥藥庫另一方向行去。

“羽哥,我聞到了一股特別的藥味!”原本被秦少羽仍進空間袋的萬年玄冰草突然開口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