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丹長縱心中微嘆,酒仙宗的矛盾,是一定要結成了。

就在這轉瞬之間,千鬼出潮,已經來到了歸元八陣之前!

那施展防禦陣法的長老,臉色帶著強烈的不屑。

「區區築基期的魂魄,一千個又如何?還不是……」

他的話語戛然而止。

李逵的半個身體,已經鑽入了法陣之中!

此時李逵的模樣不再是一個黑人了。

暗青色的皮膚,帶著詭異的紅色紋路,既像是一個惡修羅的模樣,頭頂又生長著一對猙獰的角。

猩紅的眼眸,中間是一點極致的白。

「這……這是什麼鬼東西!這怎麼可能?我的歸元八陣,足足有八層,即便是元嬰中期都無法……」

下一刻,這長老又面色驟變。

因為剩下的一千厲鬼,全部都鑽了進來!

「府長老!躲開!這些鬼魂,無視防禦陣法!」

丹長縱畢竟是一宗之主,直接就看出來了問題所在,他臉色都變的驚異無比,手中頓時出現一個法器。

「瞬移!」

丹長縱一聲低喝,抓住府長老的同時,又要去抓丹謝禮。

只不過,他的速度,明顯沒有李逵和那些厲鬼的快。

李逵已經在丹謝禮驚恐的雙目之中,身體鑽了進去。

丹長縱眼中閃過一絲驚懼,帶著府長老消失在了原地。

下一刻他們出現的時候,已經在數十米之外的地方。

丹謝禮慘叫連連,整個人身上爆發出大量的血霧。

而在吳淵這邊,那三隻箭已經射到了面前!

吳淵微眯著眼睛,神念早已經包裹在那三隻箭上!

神念一動,箭,忽而完全消失了。

吳淵心頭又是一喜,果然有用!

低聲呢喃:「師尊,你教會我太多太多,你放心,酒仙宗我一定會幫你照看好。」

龐長老的臉色也是驟變,因為那三隻箭悄無聲息的消失,太過詭異。

「你絕對不是金丹期!」

他的聲音都帶著一絲顫抖。

面對吳淵,他甚至有一種面對元嬰後期修鍊者的無能為力感。

丹謝禮的慘叫,穿透雲霄。

丹長縱的臉色也焦急了起來。

丹王閣今天已經失去了一個元嬰初期的長老,再失去一個煉丹師,那就損失慘重。

「吳宗主!手下留情!」

丹長縱大吼道。

吳淵根本沒有理睬他的喊聲,而是淡漠的看著丹謝禮。

此刻,他的慘叫變的微弱下來,明顯能夠看到元嬰逃遁出來。

緊跟著李逵忽而衝出,一口就將元嬰吞噬。

千餘厲鬼也從丹謝禮身上鑽出來,跟著李逵一起回到了修羅加工廠。

那些衝出的金丹期修鍊者,已經停頓了下來,臉色煞白無比的看著吳淵,沒有一個人敢上前了。

丹長縱臉色鐵青。

龐長老,府長老的臉色,也是憤恨無比。

與此同時,所有酒仙宗的弟子,也來到了吳淵的身旁。

十幾名長老如臨大敵一般,直接祭出攻擊靈器,盯著丹長縱。

周玉子則是憤怒無比的說道:「好一個丹王閣,前幾日直接上門,破我山門大陣,還要強搶我宗宗主,此時還有一長老金丹被毀!」

「今日,四個元嬰!十個金丹!既然丹王閣要背信棄義,我酒仙宗,定然不死不休!」

丹長縱臉色一變。

周玉子手中的靈器,直接攻擊了出去!

其他的長老,也幾乎同時攻擊。

「歸元八陣!」

府長老臉色大變。

「全部都是極品靈器!宗主,咱們趕緊撤!」

龐長老也是眼中露出一絲驚恐。

極品靈器的威力,已經不是簡單的境界可以抹平的,還有吳淵這麼詭異的魂魄,轉瞬之間就吞了丹謝禮的元嬰。

丹長縱臉色一陣變換,心中更是懊悔無比。

早知道如此,剛才就應該停手,弄清楚原因。

此時離開,和酒仙宗就結仇了。

兩個元嬰損失了,丹王閣還真的沒把握能夠報仇。

並且還完全沒有必要這樣做。

更重要的是和吳淵結仇,拿不到離神境界的感悟,失去了吳淵這個陰陽初始訣的修鍊者,也煉製不出離神丹。

」且慢!」

丹長縱心中一狠,直接壓下了自己一宗之主的臉面,喊道:「吳淵宗主!誤會!」

吳淵微眯著眼睛,忽而說了句:「周玉子長老,大家先停手,丹宗主似乎說,此前的事情是個誤會。」

周玉子臉色猶豫,不過還是停了下來。

每一個長老依舊警惕無比。

吳淵淡然的看著丹長縱,說道:「丹宗主,三日前,是否是你讓丹謝禮來我酒仙宗,要帶本宗主回去?」

丹長縱眉頭微皺,點了點頭。

「那今日,是否又是你帶著兩名元嬰長老,在明知道我酒仙宗沒有元嬰的情況下前來,還帶著十餘金丹,入宗之後,直接問罪本宗主,以元嬰修為,對本宗主出手?」

丹長縱閉口不言了。

吳淵笑了笑,說:「丹宗主,你覺得,這還是個誤會么?如果我有師尊修為,上你丹王閣,索要你宗主丹長縱,再動手打傷你長老,更是在抓你不成的情況下,乾脆想殺了你。」

「你,還認為,這也是誤會?」

丹長縱臉色再一次微變。

他忽而明白,原因是什麼了。

和自己猜測的一模一樣,甚至還要過分很多,丹謝禮,竟然是要抓吳淵。

心裏面一陣憤怒,自然,這都是對於丹謝禮的。



深吸了一口氣,丹長縱直接說道:」吳淵宗主……其中的確有誤會,你可否將丹謝禮元嬰歸還,我搜魂之後,定然有個結果。」

就在這時,周玉子卻忽而說道:「結果全都在這玄光鏡之中了,既然丹宗主說不知情,那便看看吧。」

話音落下,周玉子一揮手,一塊玄光鏡直接出現在半空中。

當日的一幕幕,全部在玄光鏡回放!

丹長縱帶臉色,變的憤怒無比了起來,同時狠狠的一甩袖子。

吳淵倒是驚訝,周玉子竟然會用玄光鏡將事情錄製了下來。

更是覺得神奇,原來現代的高科技手段,在曾經早已經可以用靈力和法術來完成。

他並不想和丹王閣徹底交惡,煉丹術還是要學習,並且還有離神境界的丹藥,自己就算是用不上,也有其他人用得上。

並且他也心裏面知道,丹長縱不太可能吩咐丹謝禮做那樣的事情。

他也只是想要給丹王閣一個下馬威,以免在去丹王閣的時候,造成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看完了所有的過程,丹長縱重重的嘆了口氣。

「原來如此,丹謝禮,竟然做出如此過分之事情,他死有餘辜,劍塵子,也是咎由自取。」

「本宗主之前就沒有讓劍塵子同行,他和斬劍宗有千絲萬縷的關係,丹謝禮擅作主張,兩人死在酒仙宗,也是命該如此。」

酒仙宗其餘人面面相覷。

吳淵則是眉頭微皺。

自然,這表情是他故意而為。

丹長縱則是立刻說道:「給酒仙宗造成的困擾,以及對吳宗主帶來的麻煩,老夫深表歉意。」

「老夫之所以前來,也是不相信吳宗主會像是丹謝禮所說那樣,直接對他下殺手。當日老夫的確有一路嬰丹在煉製。」

「還請吳淵宗主,不要見諒,當日老夫的誓言,毫無違背的念頭,丹王閣和酒仙宗,也本就應該交好。」


說話之間,丹長縱手中忽而出現一塊初始之石,在初始之石上,還盤膝坐著一個雙目緊閉的元嬰。

其餘兩位長老已經沒有多說話了,他們也知道,這一切都是丹謝禮在搞鬼,險些害得他們也隕落在吳淵的手中。


丹長縱深吸了一口氣說道:「吳淵宗主,這是之前我答應給酒仙宗的元嬰,至於劍塵子的元嬰,我就不要了,就當是賠罪。」

「只不過可否將丹謝禮的元嬰還給我,他畢竟是我酒仙宗的長老,還有我酒仙宗丹方的記憶……」

吳淵沉凝了一下,直接一招手,李逵頓時就來到了面前。

「吐出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