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還真的都出現了,今天。」萊洛在人群之中逛了一圈,不僅看到了熟悉的面孔,身後還跟了幾個真正的熟人。他今天之所以會出現在這裡不過是為了印證某人的話語,如果有人非要貼上來,他不是不可以陪他們玩一玩。

「採用全信息化的技術,其實根本一點都不安全。」只要拿走了別人的終端,獲得了許可權的地方就基本上能去了,因為機械不會專門去辨識到底是不是本人……不過前提是失主沒有去掛失。

在離開之前他還想去見一見這個終端機的主人,不過他們沒有約定好在哪裡見面,這個終端機扔在路邊不管也可以,他還想要到處走走,說不定會碰到有趣的事情,「還是去那個地方看看好了。」

一直以來雷希特亞都處在一個微妙的狀態,雖然是獨立的個體,但很多的地方已經被其它家族慢慢侵蝕,而真正代表核心的又潛伏在暗中不肯露面,造成了現在的混亂狀態,任何人都可能與敵勾結的情況。

雖然萊洛說過他並不喜歡圖書館這個地方,但能在這裡遇到認識的人的幾率出乎意料的高,現在他走在之前的那個小樹林的時候,就看到了一個小小的,鬼鬼祟祟的身影在眼前跑過去。

「喲,真巧啊。」這個小心翼翼地在樹林間竄來竄去的人是特洛婭,她明顯地在躲避著什麼,但在萊洛看來,附近並沒有什麼可疑的人物,所以這傢伙現在不過是多此一舉。

「巧什麼巧,我現在正在逃亡,別來煩我!」因為將安里給坑了的關係,特洛婭現在很害怕對方報復,她必須要抓緊時間離開這個島,免得到時候被抓住嚴刑拷打,「我現在沒有什麼情報可以提供給你的。」

「所以你要回去,」現在最安全的地方大概就是這座島嶼了,但萊洛並不打算告訴特洛婭外界將會發生些什麼,他要離開的話就隨便她好了,跟他沒有太大的關係。

「話說你這傢伙來這裡做什麼,」在特洛婭眼中萊洛就是危險的代名詞,有他在的地方就沒有好事,看來她必須要往他相反的方向離開,不然的話會發生什麼都不清楚。

「去找我的合作者。」說完后萊洛就沒有再管特洛婭繼續往前走去,特洛婭在身後充滿地看著他,想起了經過某個地方時看到的兩人,沒想到其中居然有他的合作者。

因為與上次發生爆炸的地方有些接近,所以這個樹林很少人會來,人們的心裡或多或少都會對發生過危險的地方有些避諱。但現在它意外地多了幾個來客,或者說是那些人又來了。

「失敗了嗎,為什麼現在都還活著……」樹林里傳來對話的聲音,那語氣之中還帶著一絲不解,似乎沒有辦法接受這個結局,「你已經放棄了嗎。」

「沒有,只是還沒有顯現出來而已,我能感覺到的,很快就會……」

「是嗎……」

說話的其中一人萊洛認識,只是另一個他不是很清楚是誰,但這兩個女人好像在說很有趣的事情,他沒有要上前打擾的意思,在暗處能聽到跟多有意思的對話,而且其中提到了一個他很感興趣的字眼——詛咒。

誰在詛咒,為何而詛咒,被詛咒的人是誰……繼續聽下去的話,大概就能知道了。

==

「已經死了嗎,壽命可真短。」浸泡在溶液之中的是安里交給格林的那個寄生蟲,只是在他研究出些什麼內容之前就已經死亡,沒有給格林更多的機會了解它的秘密。

今天對他們來說可以說是房放假,想做實驗還是休息去玩格林都不會管,事實上他也一個人待在自己的私人實驗室里做著實驗,不管是誰約他也沒有要出去的意思,但現在實驗也要暫停一會了。

現在擺在格林面前的是兩個人的資料,其中一個是和月凜的,格林雖然跟他不熟,對方不配合研究他也沒有那個本事去強迫他,所以這些資料都是他目測后的猜想——在雷希特亞長大的他,是不是本人也是雷希特亞製造出來的呢?

「真的什麼能力都沒有嗎?」另一個則是他懷疑了很久的安里,她的情況到現在都沒有一點進展,再怎麼分析也找不出答案,或許方向從一開始就是錯的,從那次實驗看,好像的確是這樣。

「……」那個時候,那雙一啟動就立刻超負荷報廢的靴子還放在這裡,格林也是那一次才確認了這個猜想——安里她,一個也是聖痕者才對,有一個黑色聖痕者的弟弟,她本人的能力也不會差到哪裡去……

「但是為什麼沒有表現出來,還是說因為什麼特殊的原因,現在還不到時候?」她大概也是因為這個像迷霧一樣的能力而變成現在這個某樣的……「按照她在最開始遇到異度生物時的情況來看,是只有在束手無策的情況下才會發動的嗎,遇到外界無法抵抗的壓力時不知道會怎麼樣……」

雖說猜測過後就是實踐,但格林可沒有辦法讓安里陷入什麼生死危機,如果出現什麼意料之外的事情,他可不能保證安里的生命安全,要是她真出事的話,下一個大概就輪到自己了。

「沒有辦法實驗的事情,總覺得有些遺憾……」在格林表示可惜的時候,現實總會往意想不到的方向發展,在不同的人做出的不一樣的選擇之後,或許都會指向同一個結局,不管人們是否渴望看到。

視角回到安里身上,這時候的她正被和月凜拉去莫桑格大樓,雖然是臨時決定的,但沒有人阻攔他,是不敢還是沒有必要安里不清楚,但在她的印象之中也只有和月凜一個人敢這麼做。

究竟是為了什麼事和月凜一直沒有說些,他的表情是少有的凝重,看上去很嚴肅,連安里也不敢輕易地找他搭話。大概在十分鐘之後,他們已經效率很高地走進了莫桑格大樓,走進電梯直達學院長所在的樓層。

「……」之前和月凜說了,有些事情會在今天公諸於世,但安里不明白他為什麼要來找學院長,這一切又不是他造成的,難道是想要暫停校慶……沒有人知道正確的答案,在來到學院長的辦公室之前。

「……」為什麼要看著我,說要來這裡的是和月凜,嚴格說起來自己只是被強行拉過來的……事情的發展方向一向都很怪異,直到他們與學院長面對面坐著的時候,對方卻只盯著安里,讓她很不自在,但只能在內心鬱悶。

「安里,你認為什麼樣的人才算是敵人。」每次來到這裡,學院長總是慣例地在泡茶,而現在他也是一邊喝茶,一邊將不著邊際的問題拋了出來,後者還必須認真的回答。

一般來說,對自己或者重要的人造成傷害的人都會被認為是敵人,這也是很正常的事,但安里不明白學院長為什麼會這樣問。但如果是站在安里的視角,有些人她永遠都不會認為是敵人。

「……」雙方陷入了謎一般的沉默,安里不理解學院長的意思,而他也沒有要解釋的打算,至少現在沒有,然而繼續這樣耗下去也不是辦法,總有一個人要妥協,而那個人就是安里。

「我不是很清楚這個問題的意義,對學院長來說,我的敵人究竟是誰?」從一開始就已經跑題了,但顯然有話要說的和月凜此刻卻詭異地沉默了起來,似乎還在考慮著些什麼。


「在我看來,所有人都是你的敵人。」停頓了片刻,學院長主動結束了這個意味不明的話題,將目光轉向等待在一邊的和月凜,問道:「凜,這次你來是想要知道些什麼。」

「我只是想知道這究竟是誰設計的,是你還是那個人。」和月凜好像逐漸明白了些什麼,大家只是身處不同的立場,所以他們之間存在的只有利益關係,所以的正義只是一個美好的願望。

「異度生物的目標是聖痕者,不過它們很少會將黑色聖痕者當成獵物;聖痕者家族看上去跟雷希特亞的立場一樣,但其實早已經分道揚鑣,因為已經不存在什麼同盟關係,所以需要從新洗牌,該改變現在的格局。」

「如果兩者不能真正一致對外,是很難贏得戰爭的,凜,我所做的不過是想讓他們重新團結起來而已。」

不對,絕對不是這個原因,學院長在說謊。

和月凜根本就不相信學院長的話,一個為了重新改變現有狀況,可以與「敵人」聯合的人,是沒有辦法依靠信任的。

學院長所做的一切根本不是為了勝利,他從來都不是正義的一方。 一晚上的時間,外界就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沒有人能阻止得了。所謂的百年校慶也在第二天匆匆忙忙地結束,昨天還熱鬧的校園幾個小時內變得異常蕭條,道路上也只剩下機器人在收拾殘局。

要說昨天發生了什麼事,其實非常的簡單,不過是原本遠離人群,很少出現在人們生活中的異度生物集體暴動了而已,從各地上傳到網路上的視頻看來,造成的損失可不少。

最先成為眾矢之的的就是外界的那些家族,暴露了坐標是其次,主要還是因為大部分的異度生物都是從他們那裡跑出來的,地盤被搞得亂七八糟,還要面對指責跟輿論壓力……但是這些並不是最讓他們在意的,重點是這些事都是誰搞出來的。

接受新鮮事物總是需要一段不短的時間,而且這一次並沒有想象中那麼簡單,根本就是刷新世界觀的,改變人們常識的革命,面對新的,還是未知的危險,排斥不安的人會比接受並為此興奮的人多。

當那些在同一天集體遭受襲擊的聖痕者家族忙得焦頭爛額的時候,作為普通人最多的雷希特亞卻沉默了起來。長久以來他們培養了很多人並派到了社會的各個階層,現在或許是安靜下來等待結果的時間了。

不同的還有心態,在這裡感覺興奮的人佔了大多數,說他們一直在等待這一天也不為過。校園的論壇上被同一類消息刷屏,有人表示哀悼,也有人幸災樂禍,更多的人在沉默圍觀。


要等多久外界的風波才會平息下去還是個未知數,但在此之前看準時機行動才是正確的選擇。在人們感到危險時施予援助,會讓後者更容易接受他們……所以說,現在是離開島嶼,出去狩獵的時間了。

雖然救人於危難之中很容易提高好感與接受度,但該出現的情況還是會出現的,普通民眾之中有選擇接受聖痕者的人,但也有憎惡著他們的人,特別是知道了異度生物的目標是他們之後,還提出了清除聖痕者的計劃。

不管怎麼樣,因為各謠言,這個世界已經變得亂鬨哄的,大部分的聖痕者連自身為何而存在都搞不清楚,更別提那些擅長腦補的普通人,再加上現在是信息化的時代,各種不靠譜的謠言都可能出現。

「該說情況居然比想象中好嗎,我還以為會陷入空前絕後的大危機,比如世界末日到來的那種劇情,瘋狂地囤積糧食之類的……」

經過一個星期的沉澱,外界的氣氛居然沒有越超越熱,反而還趨於平緩發展,支持者、反對者、還有中立者的派系也很明確,預想之中的示威遊行沒有大規模的爆發……這或許是因為即使在大白天也多了很多危險的怪物的原因,敢上街的人可不多。

「末日類的電影看多了吧,你以為人類真的會那麼簡單就走向末日嗎。」

現在這個科技發達的社會,也對付那些異度生物其實沒有想象中那麼困難,只是個體來說太過的脆弱,才會給人不堪一擊的錯覺。但是也間接地說明了,體能比普通人要好,還附帶異能力的聖痕者是個開掛般的存在。

「說得也對,不過大部分的異度生物都是潛伏在城市裡,殺傷力較大的軍用武器根本就派不上用場,一般的手槍也沒有什麼用,很好奇外面的人在被圍困久了後會怎麼做。」

原本別定義為最危險的雷希特亞因為各種原因而變成了時下最安全的地方,而學院暫時沒有要求做些什麼,所以她們現在很閑地坐在這裡,隔著海洋看熱鬧……不過也不是沒有離開的人,因為有的人在外界也是有著家人,就好比因為各種原因沒有回去的葉傾和。

「……」整個島嶼的氣氛都有些沉悶,在陽光下也覺得被陰沉的氣息所籠罩,那種熟悉的壓抑感覺越來越強烈。一直聽著她們交談的安里什麼都沒有說,她感覺有些事不用她去理會,她能做的是……

「怎麼了,你好像有些心不在焉?」只有兩個人的對話讓她們感到非常的不自在,特別是對方還一臉凝重,隨時都會說出些什麼驚爆話語的模樣,更加地令人擔心。

「……我沒事,不用擔心。」像從沉思之中被驚醒一樣,安里有幾秒鐘沒有反應過來,然後看著她們兩人的臉沉默了一會,轉向葉傾和,問道:「現在外面這樣亂,你不用回家去看看嗎?」

「說實話我並不是那麼擔心,那裡只是個小城鎮,我每天都有確認那裡的情況……」這到底是有多嚴重的心理陰影才讓葉傾和現在都不想回家,「我走了的話,不就少了一個戰力了嗎!」

「……」迷之沉默了一會,其實葉傾和的處境有點尷尬,如果真的要離開雷希特亞的話,安里會跟和月凜一組,而希爾則是跟她哥哥一起,結果在最後是她落單了,沒有人組隊。

「是不是忘記了一個人?你可以找那個能力不明的傲嬌組隊。」真難得的是希爾居然想起了岩,提起他的時候兩人的臉都有點茫然,好像已經很久沒有看到他了,不知道他現在在什麼地方。

「我猜他已經離開這裡回去找他的姐姐了吧。」不想葉傾和這種連家都懶得回的人,安里覺得岩在危險發生的第一時間就會趕回去,雖然表面上看上去有些冷淡,但對於家人還是很關心的。

他的話應該不會有事才對,畢竟不是每個人都像自己一樣逢出門必遇事那麼倒霉……不過岩的能力安里也很清楚,對方人還好說,但如果是異度生物的話,不知道會怎麼樣,還真的有些擔心。

「如果真的回去了的話,那個地方根本就接收不到訊號的吧,跟外界完全斷開聯繫,」三人對視了幾秒,希爾看向安里,「反正我們遲早也是要出去的,現在不如去找找他怎麼樣,就算跟那傢伙不熟,但我們也是受過他的姐姐的照顧的……」

「你說得沒有錯,那麼準備好就出發吧。」在離開之前必須得準備些東西,還有確認岩到底有沒有離開,最重要的果然還是告訴和月凜一聲,在那天之後他的行蹤就有點詭異,經常找不到人,真讓人擔心。

現在留在學院里的人越來越少,加上已經停掉的課程,走在日漸熟悉的校道上都能感覺到一股蒼涼,隨著冬天的接近這裡越發地變得荒蕪冰冷。三人在分岔路各自離開,安里要直接去岩的宿舍一趟,順便看看和月凜在不在,而其他人則是直接回去收拾東西。


安里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回去看過那棟曾經生活過的房子,那裡大概還跟最初一樣沒有什麼變化,或許連和月凜本人都很少回去,或許現在已經蒙塵了吧?不過那裡原本就沒有被當成是家的樣子。

在安里想著這些稀鬆平常的小事時,這僻靜的路上迎面走來了三個熟悉的身影,安里看見他們時愣了幾秒,但很快就恢復平靜,也沒有要打招呼的意思。對方似乎也有些尷尬,移開了目光,然後雙方擦肩而過。

「……」幾秒鐘后,安里停下了腳步,抬起右手按住了左臂,皺起眉回頭看著三人,特別是走在中間的那個墨綠色雙馬尾的少女,她剛剛好像說了些什麼,但是太過匆忙而沒有聽清。

「究竟怎麼了,該不會是她做了些什麼吧?」她們之間最深刻的交集大概是個夜晚,但過去很長時間,就連那時被划傷的手背都已經癒合,甚至連傷疤都沒有留下。

「暫時,先放一邊吧。」並不是不在意,只是現在安里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不過,「他們三個沒有回去嗎,而且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艾拉,你剛剛那句話是什麼意思?」安里沒有聽清,但走在她身旁的兩人可是一清二楚,在轉角看不見其他人之後終於是問了出來,「你在那個人身上感覺到了什麼?」

「只是感覺她臉色很差,好像快死了一樣。」不管是開玩笑還是什麼,在這個時候說這種話令人感到很不舒服。聞言,兩人的臉色雖然有些不對勁,但沒有說些什麼。

「沒有去過的地方都逛了一遍,我們也是時候離開這裡……」最後,佐宴說道:「總感覺來到這裡還什麼都沒有學會就得走了。」

「如果只是學校的話,其實我還挺喜歡這裡的,至少很自由,風景也很漂亮。」

「是啊。」討厭的人都消失的話,艾拉也會更喜歡這裡的,畢竟表哥也在這裡……雖然他最近都沒有理我,而是將自己關在實驗室……這到底是誰的錯。

事實證明,遇到不對勁的人和事最好不要忽視,不然的話以後會發生很倒霉的事情。不過安里從很久以前就是在幸運與倒霉之間如踩著鋼絲般前進,發生的事故比別人多,但收穫也是一樣的。

這一次,不知道又會給她帶來什麼。 事情比預料之中的要麻煩得多,不管是要找的那個人,還是現在外面的情況,不過有一件事在預想之內,那就是從最開始她們三個的決定,最終變成了一大群人浩浩蕩蕩地離開。

如果不算留在雷希特亞運距離支援的格林,現在的人數是八人,和月凜跟賽德會跟來並沒有什麼好奇怪的,唯一搞不懂的是,為什麼另外三個一級執行官也會跟過來,就算他們幾個人當時在一起,也沒有跟過來的必要吧。

不過話說回來,格林跟和月凜會跟他們幾個聚到一起,大概是學院長又有什麼新的委託,只是問起他們不是直接拒絕就是含糊其辭,神神秘秘的模樣更加令人在意。但是他們不說也沒有那個耐心讓他們開口,還是先去辦正事要緊。

「那傢伙的終端機訊號就是在這裡消失的,就在兩天之前,沒有準確的坐標,因為在一進入這個範圍就不見了。」在其他人知道安里她們想做什麼之後,格林表示可以提供幫助。

理由他沒有說,不過大概跟葉傾和差不多,受過幫助不想欠人情之類的。也是因為格林順手定位了一下岩的終端機的位置才知道他根本沒有回去,按照雷希特亞的出行記錄,他的確是在暴動發動的那天離開的。

會那麼著急離開的理由安里只能想到一個,可她沒有辦法理解他為什麼會來這裡,不僅以路線來說沒有交集,更是因為這裡是異度生物泛濫最嚴重的區域之一,裡面的人幾乎都跑光了。

「兩天前嗎,以船航行的速度來說回到陸地確實是這個時間,所以岩也是在一天的世界內來到這裡的嗎?」安里他們的速度之所以那麼快是因為他們是飛過來的,但是記錄顯示岩是坐船離開的。

可惜的是,即使是坐船回到陸地,岩還是在兩天之前失去了行蹤,事情發生得太過突然,以至於是自願消失還是被動失蹤都說不清楚。現在唯一能確認的就是不是地域或者別的什麼因素影響。

「他家那邊我會派人過去看看的,有什麼消息就會立刻通知你們,所以還是先去完成委託。」前一句是對安里說的,而後一句關於所謂的委託內容,則是對那五個人說的吧。

「跟你沒有什麼關係,等下我需要離開一會,你自己小心。」面對安里詢問的目光,和月凜低頭注視著安里,跟往常沒有什麼不同的神色,那雙眼眸一如既往地平靜而淡漠。

「你也是。」才來到城市的邊緣那五個人就離開了,臨行前每個人都沒有什麼異樣,但看上去又感覺誰都有問題……隱瞞著的事情光靠看是沒有辦法看出來的,就算問了也不會說,只能證明那是一個危險的委託。


「你們可不要因為好奇而跟上了,要是將委託搞砸了我可不會放過你們,」說這話的是蓮,同為女性,她威脅起三人來毫不客氣,「要是你們有什麼壞念頭的話,我現在就將你們栽在這裡。」

「蓮說得太誇張了,不過也是為你們好,」最不可信的大概就是白胤了,他的話每一句都令人感覺有潛在意義,加上那***不變的虛假笑容,更令人不安,「你們硬要跟過來的話我也沒有什麼問題,不過出了什麼事可要自己負責。」

「走吧,不要在這裡浪費時間,我想快點回去。」這種我就是知道些什麼但我就是不告訴你的感覺真是糟糕,但崎楠確實是那種不會浪費時間在這種事身上的人。

「委託內容要絕對對外人保密,實際上現在讓你們看到已經沒有什麼意義……」還有就是這種看上去不相干的兩件事最終還是會撞在一起的感覺是怎麼回事,賽德也不是很清楚為什麼會有這種即視感,大概因為目標都在這種城裡?

……

「好奇怪,究竟是什麼事,才需要這幾個根本不會協調合作的人,他們的目標也在這座城裡嗎?」除去那些令人不安的話語,這幾個人會走在一起本來就是一件很怪異的事,更重要的,希爾居然被她哥哥給丟下了。

「其實我覺得沒有什麼大問題,之前跟哥哥鬧翻過一次之後,我就要求過他少來管我,所以一般來說沒有特別的事我就跟你們一起行動。」希爾沒有說因為什麼而吵架,外人也看不出他們哪裡有不對勁的地方,也許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嚴重。

「我覺得還是不要碰到他們比較好,」好奇歸好奇,葉傾和也不想再遇到他們,需要那五個人外加一個格林的事情,已經很明顯危險複雜到了一定程度,根本就輪不到她插手。

「你們會再次遇到的,因為我們這次的委託的進行地點確實是在這座小城市,」終端機傳來格林的聲音,他所做的大概是確認每個人的位置,負責傳達每個人的狀態,「在那之前你們也該行動起來了,不要去管別人的事。」

「我知道了,如果你那邊有什麼消息記得通知這裡先掛了。」說完,安里掛斷了通話,將終端機收進隨身的背包里。視線略過他們消失的街道后,她抬頭看向天空。

從海上回到陸地之後天氣就開始變得奇怪,與持續了一個多月的晴朗不同,越是往內陸走天氣就變得越發的陰沉,氣溫也快速地下降,現在來到這裡不多穿幾件衣服都會覺得寒冷。

「簡直就像快下雪似的,現在的天色。」冷是冷,但這裡是南方,而且才十一月,不可能會下雪的,僅僅是這樣的天氣讓人感覺很不詳,光是看著都會讓人產生不好的聯想。

「如果下雪的話會很有趣吧,而且你們不覺得現在的氣氛很好嗎?」或許是三人在一起的緣故,希爾沒有感到一絲害怕,相反的,從來到這裡之後她就一直很興奮,「沒有人的街道,毀壞的建築,陰沉的天氣與森然地氣氛,簡直就像在上演真實版的末日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