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想要為大家完全接受,還是需要一點時間才行。

「所以作為慶賀,就請你下去喝幾杯酒咯!」

「哦……」

兩支鬼族的聚集啊!一定會相當有趣的。

想來我也有段時間沒去過地下世界了,去轉悠一下也不錯。

「還有一件事。」

「啊?」

還有其他的事情嗎?我以為就只是叫我去參加宴會而已的。

「我聽說,你好像跟薩麗艾爾她們很熟吧?」


「沒有,我跟她們只是普通的關係。」

完全談不上是熟人的程度誒!畢竟才僅僅見過幾次面而已。

「為什麼突然問起這個?」

「簡單而言,是勇儀想和那些傢伙重修舊好。」

「太簡單了,給我說得詳細一點。」

這可真是一個複雜的問題。就我所知,薩麗艾爾和星熊勇儀以前的關係也不是很好的,否則也不會打起來了。

「唉,你還真是麻煩呢!」

這什麼態度?要別人幫忙,還嫌人家啰嗦。

「既然如此,你就另請高明吧!」

「啊,別……」

薩麗艾爾幾人居住在地靈殿這件事,當然沒過多久就被人發現了。大多數地底妖怪對此並不怎麼在意,在他們看來,那些人的出現只是代表了同伴的增加。而對於水橋帕露西這些知情者來說,事情就沒有那麼簡單了。

由於星熊勇儀不在,大家只好選擇了暫時觀望。等她一回來,就立刻將此事告訴了對方。

星熊勇儀當機立斷的,認為這是一個重新修復彼此之間關係的大好機會,所以才打算也邀請薩麗艾爾幾人前來赴宴。

「哦,不過你們自己找上門去不就可以了嗎?幹嘛還要讓我去的?」

難道是認為沒必要親自出動自己嗎?如果是有著這種高高在上的想法的話,我也對這個宴會不感興趣了。

「當然去過了,可是對方根本不想見我們。」

倘若餘生只愛你 。自己和勇儀都親自上門拜訪了,那幫傢伙居然連面都不願意見一下啊!

架子也擺得太大了吧!

要不是星熊勇儀堅持,她才懶得理會這群白痴呢!

「原來如此。」

想不到薩麗艾爾還是拉不下面子,跟鬼族和好。

畢竟被迫生活在深淵那種惡劣的世界如此長的時間,心裡肯定積聚著極為深厚的怨念。

「但是,想要找人去說服她們的話,應該還有其他更好的人選的吧?比如那隻讀心妖怪,她跟那幫人的關係就比我好多了。」

「就是覺讓我來找你的耶!」

伊吹萃香一開始也是這麼做的,可是古明地覺卻推辭了。

「她說你的嘴巴比她的甜,絕對可以一下子就說服那幫人的。」

「那傢伙……」

可惡,居然把麻煩推到我身上了啊!

「知道了,我就幫你們這個忙吧!」

既然大家都這麼抬舉我,自己不做點什麼可對不起她們的期待。

「不過首先說明,我可不敢肯定真的可以說服對方的哦!」

別到時候又要責怪我了。

「好了好了,你儘力而為吧!」

伊吹萃香對此也是無所謂的,能夠請得來當然很好,不來也關係不大。

「那這件事就拜託你咯!」

「盡給人添麻煩。」

「啤酒再來一杯。」

解決了一件事,伊吹萃香的酒癮也大大的增加了。

「別全部喝光了。」

看她那種沒有節制的喝法,還真擔心我的酒窖會不會被她清空掉。

「放心啦!酒你這裡多的是,我一個人再怎麼厲害也喝不完的。」

「我可放心不下來。」

「哦,對了,這次我們辦宴會用的酒水恐怕有些不夠,你也出一點吧!」

「喂……」

第二天,伊吹萃香就匆匆的離開了,還有些人是她要前去邀請的呢!

「記住哦!一定要說服她們才行。」

昨天還叫我儘力而為呢!今天就要我一定成功了。

真是一點都不可靠。

「快點滾吧!」

心情不好,一腳就把這個啰嗦的傢伙踢出去了。

整個世界立即清靜了下來。

不過也只持續了不夠半個小時。

「遙哥哥在家嗎?咦,果然在啊! 仙魔奇緣之一葉情 !」

紅魔館的一群人,在我準備出門的那一刻,出現在了我的面前。

看樣子,早上是沒辦法出得去的了。

=============================分隔線=============================

「狼的叫聲?」

上白澤慧音張嘴正要咬下一口章魚燒,聽到這句話,頓時停了下來,詫異的看向了身邊的銀髮少女。

「對哦,嗷嗚嗷嗚的,叫了半個晚上,讓我都沒辦法睡好覺呢!」

藤原妹紅嘴巴蠕動了幾下,才將空中的食物吞了下去。接著她舉起手中的竹籤,狠狠的扎在了碟子中的章魚燒上面。

「要不是那傢伙離我家太遠了,我絕對要去把它的毛燒光。」


實際上她真的出去過找對方算賬的,可是走到半路,叫聲就停止了,害得她只好又跑了回來。

「可是,這麼多年了,我也沒聽說過你那裡有狼出沒哎!」

別說迷途竹林了,即使是整個幻想鄉,也很少有人遇到過狼的。

「那不是一般的狼,而是狼妖怪哦!」

從那些狼的嚎叫之中,能夠感受得到十分強大的妖力。



「難道說是白狼天狗?」

可是天狗應該不會出現在迷途竹林才對的。

「不,那是一隻純粹的狼妖。」

藤原妹紅搖動著手中的竹籤,皺了皺鼻子說道。

「哦,只是那樣子的話,你豈不是很危險了?」

上白澤慧音不由覺得擔心了,是不是讓妹紅搬到自己家住比較好啊?

「沒關係的,我還沒有脆弱到那種程度。」

倒不如說,藤原妹紅相當期待著那隻狼妖能夠找上自己。

到時候就可以大幹一場了。

「但是……」

「放心好啦!就算那傢伙想要襲擊誰,第一個會找上的,也不可能是我,嘿嘿。」

別忘了,永遠亭可是有一大群對於狼來說,相當美味的獵物啊!

「哎!」


看對方的臉色,上白澤慧音就能大概猜到藤原妹紅心中想的是什麼了。

怎麼說呢,這種觀點也太樂觀過頭了。

永遠亭可是人多勢眾,相比她們,孤零零一個人的妹紅才是最容易被盯上的。

但是看藤原妹紅一副興緻勃勃的模樣,自己這時候再說什麼她也是肯定聽不進去了。

況且以她的實力,加上擁有不死之身,就算對手再強也沒辦法對她造成實質的傷害。

「總而言之,什麼時候你都記得千萬要多加小心啊!」

「明白。」 重生甜婚:戰少,強勢寵妻!

最後,從黑暗的盡頭,一個人慢慢地浮現了出來。

「戀戀,戀戀你在哪裡?」

古明地覺一路走來,不停的呼喊著,有時候還會拉開旁邊的房門,朝裡面探查一番。

「那孩子,到底又跑去哪裡了呢?」

讀心妖怪叉著腰,心裡頗為懊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