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忠心耿耿的福源自然搶着擋在林沐楓面前,以防意外。

“我還以爲你不來了,看來他們在你眼裏很重要啊。”

蘇傾魚冷淡的看着林沐楓,她開始懷疑,林沐楓是不是早就回來了,只是不想見自己,不然自己怎麼剛對林家子弟下手他就回來了,世上真的有這麼巧合的事?

“丫頭,你醒了!”

林沐楓一臉激動的說道,他完全忽略了蘇傾魚剛纔的話。

看着林沐楓那不似作假的關心,蘇傾魚心裏一動,不過很快又冷漠下來,他是個騙子,是個負心漢,他現在還在騙自己,他根本就不在乎自己。

在看到林沐楓身後衣服小鳥依人的鬱晴憂,蘇傾魚眼裏殺意升起,二話不說,直接一掌劈來。

看到一向乖巧的傾魚妹子突然暴起傷人,林沐楓也愣了,鬱晴憂可只是個普通人,要是捱上一掌恐怕必死無疑啊。

林沐楓在不敢猶豫,連忙擋在鬱晴憂身前,同時隨意的揮了一掌。

當看到林沐楓擋在眼神的身影時,蘇傾魚一陣吃驚,小姑娘心裏很清楚,自己這一掌下去,後者恐怕必死無疑,連忙強制拼着內傷收回掌風,可是身子還是貼了過去,而林沐楓那隨意的一掌,也剛好落在她的肩膀上。

一掌,只是輕輕的一掌,蘇傾魚卻感覺,自己的心,碎了。

蘇傾魚愣了,林沐楓也愣了,在場的人都愣了。

蘇傾魚睜大着眼,死死的望着林沐楓,他居然爲了另一個女人對我出手?

林家子弟也傻眼的望着,家主居然爲了別的女人對主母出手?

林沐楓則是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的手掌,這怎麼回事,她明明可以躲過去的啊,爲什麼要接自己這一掌啊,雖然這隨意的一掌威力不大,可是自己居然用它打在了自己喜歡的女人身上。

“林沐楓,你果然是個負心漢,虧我還抱着一絲幻想,原來一切都是假的……”

蘇傾魚冷漠的望着林沐楓,眼裏有種東西叫心死。


事情發展到這種地步,林沐楓完全沒有明白過來到底是怎麼回事,立刻解釋道:“丫頭,到底怎麼了?我剛纔那一掌你可以躲過去的啊,我不是故意的,我怎麼就成負心漢了?”

蘇傾魚冷冷一笑,她覺得後者還在演戲,難道騙自己還騙的不夠嗎?自己的心已經被他騙去了,他還想要騙什麼?

“林沐楓,我相信你,所以我沒有去躲那一掌,我以爲你會和我一樣,拼着自己內傷去強行收回那一掌,可惜你沒有,你爲了別的女人而對付我,呵呵,沒想到啊,我蘇傾魚第一個喜歡的男人居然是這樣的……”

蘇傾魚的話沒有說完,只是那聲音中的哀鳴讓林沐楓心頭一震,想起剛纔的事,確實是自己錯了,不管是什麼原因,自己都沒有在乎她的感受,被自己喜歡的人擊傷,誰也受不了。

“丫頭,對不起,你聽我說,我剛纔真的沒有反映過來。”

林沐楓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只好不停的說着對不起,他完全不明白,事情怎麼會變成這樣。

蘇傾魚看了眼那心愛的男人,淡淡的說道:“三天,我等了你三天,日等夜等,可你人呢?林沐楓,你告訴我,你人在那裏!!!”

最後一句話是蘇傾魚吼出來的,三品武者用內力吼出來的音波測底響遍了整個藍月山,一時間,花草凋零,鳥雀鳴悲。

林沐楓一陣羞愧,歉意道:“我本來是可以趕回來的,可是路上遇了點事就回來晚了。”

龍騰江山 ,只是看向了鬱晴憂:“是爲了她嗎?”

林沐楓完全不知道後者話裏的深意,傻傻的點點頭:“是啊。”他確實是了救鬱晴憂才耽誤了時間。 哀莫大於心死,在聽到林沐楓親口承認後,這一刻,蘇傾魚的心,算是測底的死了,剛剛恢復好的內傷也隨着她的情緒一陣波動,氣息瘋狂的上涌,化作一口鮮紅的血跡成嘴中噴出。

噗嗤————

璀璨妖異的血濺染了花草,路過的鳥雀化作悲鳴遠去。

蘇傾魚滿眼死灰,只是一個人自言自語着:“爲什麼,爲什麼,我那麼愛你,你爲什麼要對不起我,這是爲什麼……”

沒有人能清楚的聽到蘇傾魚的話,他們只是呆呆的看着她一個人在那自言自語,林沐楓看着一陣心動,在小姑娘吐出鮮血的時候他就撲了上來。

看着林沐楓的身影,蘇傾魚眼裏閃過一絲決絕和譏諷,都這時候了,還有假裝過來關心自己?

“林沐楓,我不需要你的憐惜!”

隨着蘇傾魚憤怒的低吼,白嫩的手掌狠狠的擊打在林沐楓的胸口。


噗嗤————

同樣是一口鮮花妖異璀璨的血,完全的覆蓋在了蘇傾魚先前吐出的血跡上,紅的妖異,紅的悲涼。

“你爲什麼不躲?”

蘇傾魚說着林沐楓剛纔的話。

靠着體內迴天術的運轉,林沐楓勉強站起身子,推去衆人的攙扶,笑道:“丫頭,我不知道是什麼讓你誤會我了,可是我還是要對你說,林沐楓對你的心永遠沒有變過,如果你不信,可以挖開我的心看一看。”

林沐楓怕死,這點他很正大光明的承認,可是如果能讓小姑娘不再誤會,那麼,他就不怕!

蘇傾魚眼裏一陣複雜,不知道到底是信,還是不信,她不可能對林沐楓動手,這個她深愛的男人,她可以連命都不要。

沉默了一陣,蘇傾魚終於擡起頭,看着林沐楓的眼神,輕輕說道:“你殺了她們,我就相信你。”

蘇傾魚說着一隻手指向了鬱晴憂和林夕。

在場的人一片震驚,紛紛看向林沐楓,想看看他會怎麼選擇。

這麼怎麼可能。

林沐楓心裏苦笑着說道,雖然這個世界殺人不犯法,可是要他去殺兩個無辜的人卻也很難下手,而且這兩人他還認識,其中一個更是林家的子弟。

林沐楓沉默着,蘇傾魚也不催促,只是靜靜的等待着,眼裏多了一絲期待。

看着小姑娘那熟悉美麗的眼眸,那傾國傾城的臉蛋,以前那快樂的日子,林沐楓的心微微一動,居然對鬱晴憂和林夕動了殺念。

殺了她們,一切的誤會就都結束了,林沐楓瘋狂的想到。

不要亂殺無辜,否則你和禽獸有什麼區別?

殺?還是不殺?

林沐楓整個內心都充滿了掙扎,爲了小姑娘,心中的殺意很快佔了上風。

系統:“請宿主不要沒有理由的去擊殺自己家族的子弟,否則將會被系統抹除格殺!”

系統的話讓林沐楓測底清醒過來,剛纔的殺意也隨即散去,就算殺了她們,可自己也死了,到時候又有什麼用?

林沐楓甚至想過,鬱晴憂不是林家子弟,殺了她就沒事,可是一想到後者是自己救的,而且如果真的殺了她的話說不定誤會會更深,蘇傾魚肯定會問他,爲什麼殺鬱晴憂而不殺林夕?是不是喜歡林夕?

林沐楓又不能和衆人解釋他有個系統,就算說出來他們也不相信,到底怎麼樣才能解釋呢?

想了半天,實在找不到解決的想法,林沐楓只好嘆道:“丫頭,對不起,我做不到,我不能亂殺無辜。”

“亂殺無辜?那就是說我在亂殺無辜了?呵呵,人妖之戀,天地不容,我明白了……”

蘇傾魚苦澀的笑着,笑的有些淒涼,她真的是個亂殺無辜的人嗎?她想過了,如果林沐楓真的動手的話,自己肯定會出手阻攔,實力比林沐楓高出許多的她肯定可以救下兩女,只是,林沐楓讓她失望了,測底的失望。

林沐楓也只是低着頭,腦子飛快的轉動着,想着怎麼去解決這麻煩的誤會。

“可以單獨陪陪我嗎?”

剛纔還一臉殺意和失望的蘇傾魚突然恢復了平靜,只是淡淡的看着林沐楓,那凌厲的眼神也散的一乾二淨,讓林沐楓一陣驚訝,這個眼神,這個神情,不正是自己剛來到藍月山時和小姑娘第一次見面的樣子,那個純潔無瑕的小丫頭。

“好!只要你高興。”

林沐楓欣喜若狂的點點頭,想着等下去解釋誤會。

“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是沒有外人的。”

蘇傾魚再次說道,林沐楓也想起,確實,第一次見面的時候林家還沒有發展起來,於是回頭說道:“你們去山下等候,沒有我的命令,誰也不許上山。”

“遵命!”

林家子弟當然明白林沐楓的想法,個個帶着傷相互攙扶着離去,很快,藍月山再次恢復了以前的樣子,只有兩個人的世界。

蘇傾魚回過頭,慢悠悠的走到蘭若樹下,仰着頭,一臉甜美的看着林沐楓:“現在,我們只是以前的自己。”

林沐楓點點頭,腦子一轉,回想起第一次見面的場景,一副我是灰太狼的表情說道:“小妹妹,一個人在這裏啊?你家大人呢?”

蘇傾魚一呆,眼裏一陣迷茫和回憶,想起了以前的點點滴滴,然後做了個和以前一樣的動作,就是不搭理林沐楓,這小子在搭訕泡妞。

眼神,表情,動作,幾乎完美,甚至連林沐楓都懷疑,自己是不是又穿越了?

“小姑娘,你和我一個朋友很像,特別是那眼神。”

林沐楓重複着以前的話,那個第一眼見到後就讓他吃驚的事,和蘇蘇長得一模一樣的小姑娘,只是現在,蘇蘇早已經被他拋在腦後。

蘇傾魚繼續做了個和以前一樣的動作表情,就是鄙視,深深的鄙視,同時,她還沒有說話,因爲那時候,她還不會說話。

“我知道你不信,可是我說的是事實,信不信隨你吧。”

林沐楓不厭其煩的重複這一句又一句,蘇傾魚也不厭其煩的聽着一句又一句,臉上是醉人的笑意。

……

時間在流逝,兩人的面前已經換上了一副棋盤,是林沐楓特意跑到主屋拿來的,這棋盤,他沒有丟棄,一直保留着。

簡單的下着一盤棋,小姑娘和以前一樣,不忘記做一件事,偷子,林沐楓同樣也精明的發現,嘲笑。

烤肉,火堆交促在一起,上面駕着一個烤野豬,唯獨不同的是這次擊殺野豬的是林沐楓,他用蘇傾魚交自己的暗器手法投擲小石子,最近隨着實力的提升,他都快忘記自己還有這一手了。

一步步的重複着,一步步的回憶着,一切都是那麼的美好和安寧,時光如流水般劃過,夜色降臨。

螢火蟲準時的出現在蘭若樹旁邊,圍繞着兩人偏偏起舞,如夢如幻。


林沐楓和蘇傾魚再一次陷入了沉默。

“我想在聽聽牛郎織女的故事。”

這是蘇傾魚和林沐楓到現在開口說的第一句話。

林沐楓溫柔的望了眼白衣佳人,然後淡淡的開口:“傳說本來天上有個織女星,還有一個牽牛星。織女和牽牛情投意合,心心想印。可是……”

娛樂之華娛第一巨星 ,相互望着對望,道不清,說不明。

和上次一樣,即使再次聽了一遍這重複的故事,蘇傾魚還是滿臉的苦澀,強忍着淚水落下,林沐楓也多次想不再說了,因爲他知道,雪鯉一族流出的淚是世界上最美的珍珠,碧雪晴天,只是這是用一年生命的代價去換取的。

隨着最後一個字落下,林沐楓想着是不是要開口解釋的時候,蘇傾魚站起了身,走到他身邊,輕輕的把他理着有些凌亂的髮絲,口吐香蘭道:“今晚,什麼都不要說了,林沐楓,我會永遠記住你,永遠愛你,也永遠恨你!”

蘇傾魚說完後不等林沐楓反映過來,飄逸的身影很快在黑夜中消失,無影無蹤!

林沐楓想追,可是實力相差太大,根本就追不上,只是苦澀的笑道:“爲什麼你就不給我一個解釋的機會呢?”

朦膿的夜色越發的漆黑,林沐楓懶洋洋的靠在樹下,想着以前的點點滴滴,雖然小姑娘走了,可是他還是有個很堅定的想法,遲早有一天,自己會解釋清楚的,到時候要打那丫頭一百下屁股,居然不聽自己解釋,不對,應該打一千下,看她下次還敢不敢。

……

系統:“檢測到家族內建築可升級,宿主是否升級?”

系統突然響起的聲音讓林沐楓一愣,甩開先前的不快,林沐楓問道:“怎麼突然就升級了?先前怎麼不提示我?可以升到幾級?”

系統:“宿主只有在家族的百米範圍內纔可以升級,所以本系統沒有提示,另外,現在宿主實力已經提升到七品,所以家族建築可以升級爲七品。”

連跳兩個品級啊,那會加成多少經驗啊,不逆天了?

林沐楓心裏一條,估計這下升級後,林家子弟有福了,想通後,林沐楓立刻點點頭:“升級。” 隨着林沐楓的話,林家上下突然一震,讓他還以爲來地震了,接着,只見大小建築一陣怪異的抖動,然後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發生了變化和成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