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不僅是它一個,其它花下也升起骷髏,眼眶中魂火點點亮起,轉眼間,有數十個,一齊向眾人圍了過來。

這裡面不是沒有死亡氣息?骷髏身上居然也沒有死亡氣息,雖然它們是亡靈,王啟年幾乎認錯,但的的確確是骷髏,而且向眾人圍了上來。

一種沒有亡靈氣息的亡靈,王啟年十分驚奇,他沒有想到,居然有這種亡靈,這倒給他打開的思路,但目前不及想,手印揚起,喝了一聲:「冰凍之環!」

一道冰環向四周漫去,骷髏遇到冰環之氣,一下子僵住了,在白骨上結了一層冰,雖然冰環並不會要了骷髏的命,但一時也僵住,面前大量的骷髏僵住,王啟年順勢抽出了杖中劍,劍氣縱橫,準確地刺入骷髏的眼眶,一個骷髏魂火熄滅,倒了下去。

王啟年劍隨身走。骷髏紛紛破碎倒地,他用的方法很簡單,卻很有效,相對於他,葉知悉等人就暴力得多,直接用魔力化形,一柄大鎚轟然擊下,數個骷髏粉碎,地面上都陷下一個大坑,這是葉知秋所為。

而范高樓面前聚了一個大火球。足有半人之高。直接碾壓過去,骷髏一遇到火球,頓時散開,成了地面的裝飾。

還有各人各施神通。轉眼之間。骷髏已經消滅是差不多了。王啟年他們一邊以勢不可擋的氣概掃蕩著這一切,一邊向前推進。

眾人已經到了正殿面前,王啟年回頭看看。地面上大量白骨散落在地面上,草和樹都已經一遍狼籍,此時眾人已顧不上。

王啟年抬頭看著正殿,殿門卻鎖著,不過,門已經破壞得差不多了,甚至在門上出現一個大洞,隱隱看見裡面有一尊神像,正在神座上。

王啟年遲疑了一下,范高樓卻身上紅光閃現,轟的一聲,直接轟入其中,看似魯莽,實際上經過了考慮,傳奇法師,哪一個不是人精,就是性格不同,也不會魯莽行事。

既然在這裡面已經殺了蛇和骷髏,背後的黑手肯定與太陽神桑肯逃不脫聯繫,那麼乾脆就鬧大,說不定背後的黑手會現身。

范高樓帶頭走了正殿,眾人跟隨而入,正殿的屋頂已經塌陷了半邊,偏偏神像的上方還完整,使神像處於陰影之中,神像看起來很威嚴,腦後一輪圓光,雙眼盯著眾人,很傳神。

王啟年看著神像,感覺到它的身上居然有一種淡淡的威嚴,其他人也感覺到了,正是那種太陽般博大的能量,但其中還有些說不清道不明的問題。

兩邊牆上,都有浮雕,一些頌揚太陽神桑肯的壁畫,都是一些宗教體裁,還有就是描述太陽神國的輝煌,無數金字塔矗立著,王啟年只掃了一眼,因為神像已發生了變化。

眾人眼前一亮,再看自己已身處一處偉大的國土之中,無數金字塔金光四溢,遠處虔誠的信徒在高聲頌揚著偉大的神桑肯,無數的太陽花盛開著,花朵上也是金光四射,日冕草、艾火樹和桑肯柞樹等奇珍異樹布滿了四周,遠處有一處有九根柱子立起的高大建築,並沒有牆,有點類似亭子,但其規格遠遠超過亭子。

此處建築高高在上,下方有台階而上,裡面坐著一人,正是神像,腦後的圓光卻不是雕塑上用泥塑而成。

葉知秋說:「我們進入一個神國,神真是一種不可思議的東西,我居然沒有半點看出來,我們是怎樣來到此處?」


他的話中,雖讚歎神的威能,但對神本身並沒有什麼尊敬。

王啟年前後回想一下,肯定地說:「我們沒有動過地方,應該是神國自動把我們所在的空間進行了轉化,神果然是一種不可思議的生物,但他為什麼這樣做?」


眾人對望了一眼,搖搖頭,慕雅峰偷偷的用魔法真知術想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但明顯超越了他的理解,他見到光怪陸離的一幕,無數流光融合在一起,他不理解。

花和植物自動向兩邊退開,形成一條直通那處建築的寬闊的道路,一個威嚴的聲音響了起來:「外來者,你們進入我的神廟,屠殺我的守衛,不怕我生氣嗎?」

「我們只是為了自衛,並不想冒犯您。」王啟年說到,他雖用上了尊稱,但口氣很平靜,在這一刻,他心情的波動都平靜了,進入一種平靜無波的狀態,而葉知秋他們也深吸一口氣,一個個看起來都很平靜,沿著那條新形成的路,向著高台走去。

「有點意思,這個世界沒有活人,你們是來自另一個世界的人?」

「我們是來自另一個世界,這個世界據我們所知,沒有發現過活人,有的只是亡靈生物,應該來說,是個死亡的國度,這是怎麼回事?」

「你們想知道嗎?」

「我們當然想知道,而且,此地二百年前,根本沒有什麼神廟,這又是怎麼回事?」

「就是告訴你們又如何?這個世界在六千多年前就沒有活人了。」

「你又是誰,難道是太陽神桑肯?」

「我是太陽神桑肯,神廟一直在這個地方,不過近二百年來,它才顯現出來。」

「你沒有了信眾,沒有殞落,還是你在其它世界有信徒?」

太陽神桑肯哈哈大笑:「我現在不需要信徒,還有一段時間,我甚至神廟都要放棄,我成為真正的神,永生不朽。」

王啟年他們已以走到高台下,到了這裡,他們才發現高台雄偉,而在高台上建築如此高大,太陽神的身量比起眾人來說,真正是一個巨人。

王啟年停下了腳步,問到:「你是怎麼做到的?」

太陽神桑肯在此處顯然一個人很多年了,至於他的神國中的信眾,那根本是虛幻的,見到王啟年發問,便說:「你們的生命層次太低了,跟你們講,根本講不通,不過,我今天心情好,勉強跟你們談談。」

他毫不在意說起一段往事,在他作為這個世界的神,戰勝了許多神后,最後統一了信仰,在與冥神征戰中,得到了一本秘法,是一本神的秘籍,是裡面真正有價值的東西,是它說出了一種與世界合為一體的秘密,擺脫信仰的控制,帶著一個世界的威能。

他本來以為到頂了,看到這一本書,才知道,他要走的路還很長,他便與這個世界的規則合為一體,甚至不惜發動了滅世之戰,信眾們根本不了解,以為世界受到惡魔的侵擾,不知正是他們所崇拜的太陽神所為。

他不知道,這本書本是冥神一系的傳承,根本不適合太陽神,但已經騎虎難下,乾脆一念之下,廢掉太陽神所掌握的規則,大部分抽離,與世界本源合為一體,而目前在這裡的,僅僅是為了紀念以前,而保留下來的。

一句話,他就是整個世界的兇手,王啟年越聽心中越驚,臉色也越陰沉,他聽說過為了一己之私而不惜整個國家的人,但沒有聽說為了一己之私而屠殺整個世界的事。

在他們的面前,太陽神桑肯還在不停地講著,王啟年和葉知秋眾人的臉色越來越難看。

「你們那個世界我留意很久了,等我完全和這個世界合為一體,我就要吞併你們的世界,你們來的正好,我發善心,不將你們變成亡靈生物,不過你們之中,倒有一個人是半個亡靈生物,還有些神力,你們為我服務,你們死後,我保證你們永生。」太陽神桑肯根本不在意別人的想法,對他來說,眾人不過螻蟻而已。

「為了一己之私,你盡然屠戮了整個世界,所有生物,不論動物還是植物,你都不放過,你的行為根本不配為神,你只能算是一個魔頭。」王啟年口氣之中凝結寒冰。

「你不過算個亡靈生物,你在說我,哈哈,真是一個笑話,不用我的本尊出現,我這個微弱太陽神力的一個假借身,就足以對付你了。」太陽神桑肯哈哈大笑,「甚至不用我出手,讓你見識一下巫妖的真正實力。」

說完之後,手一揮,空中出現了一個黑洞,裡面跳出一個巫妖,這才是真正的巫妖,整個身體乾枯地只剩下骨頭,還有一層皮緊繃在他的身上,發出骨骼相互摩擦的聲音:「主人,叫奴才有什麼事?」

「你去將那個半亡靈拿下。」

「主人,這裡環境不利於我發揮實力。」

「噢,這件事你放心,我製造一塊地方,你所到之處,自然亡靈氣息相隨。」太陽神桑肯說著一揮手,立刻出現一大亡靈氣息存在的區域,王啟年看到這一幕,心中一動,臉上卻露出微笑。

看來太陽神的實力根本不能稱為神,這可能是他已將大多數實力和世界相合,而本身屬性卻與現在世界相衝突,他才施法創造了一塊亡靈區域。(未完待續。。) ps:祝大家元旦快樂!開開心心,歡歡喜喜,一切都如意!!!

一塊亡靈之地突然出現,王啟年眼光一閃,悄悄給葉知秋一個心靈連線,他沒有敢用次級心靈連線,而是使用了短距心靈連線,稍遠一些就不能收到,他這是沒有辦法,畢竟面對的是太陽神。

「我來拖住這個巫妖,這個太陽神比他自己說的還要虛弱,甚至不能保持神廟的完整,我們雖在他的神國之中,但僅僅是一個假相,要不然他的太陽神廟也不會出現在這裡,我悄悄試了一下,神國這比我們的領域強一些,他好像也不能離開那個建築,不知道是什麼原因,等會,你們同時動手,不要跟他講什麼騎士風度。」王啟年悄悄用短距心靈連線給葉知秋傳信,葉知秋悄悄點點頭。

那個巫妖已經到了亡靈之地中,眼睛盯著王啟年,手中出現了骷髏法杖,王啟年目光看了一眼骷髏法杖,不知道是什麼骨骼煉成,似乎是一種魔獸的前肢骨,而且這種魔獸有六根尖似手指的東西,在骨杖的頂端,六根手指托著一個黑色的水晶球。

這是一根品質很高的法杖,比起王啟年的法杖要好得多,王啟年很少使用法杖,其中一個原因,是因為他施法時不需要法杖,手中法杖增幅已經很小,他才在大部分時間內,不依賴法杖施法。

而這根法杖,顯然比王啟年那根要好得多。最起碼能增幅三成,巫妖像骨頭在摩擦的聲音響了起來:「我阿格曼買提手下不死無名之輩,今天能讓我動手,小子,已是你們的偽神的保佑!」

說完之後,阿格曼買提魔杖向王啟年一指,砰的一聲,黑色水晶球炸出一聲響亮,一柱黑光直衝王啟年。

王啟年一聲冷哼,一面白骨盾陡然出現。又是一聲炸響。抵住了黑光,兩者消失,王啟年向前一步,周身微微一閃。無數細小的閃電出現。呈扇面向對方衝去。

對方魔杖一指地面。白骨之牆猛然出現,電光打在骨牆,兩人一來一回。王啟年知道了阿格曼買提的實力,達到魔導士高階,沒有進階傳奇法師。

他心中略微感到奇怪,按理說,他不知轉化為巫妖多少年,怎麼實力都未達到傳奇,他不知道的是,由於他們都是桑肯的護衛,桑肯跟王啟年他們講的話雖然是真實的,但卻沒有講,他與這個世界的冥神一戰中,他差點殞落。

他身受重任,此後便陷落沉睡中,在此過程中,和這個世界的規則合一,他為了能夠掌控這一切,在死靈生物中,最多到魔導士,因為他與世界的規則合一。

他不想自己的位置受到影響,所以他和世界規則合一后,便開始控制規則,這些王啟年不知道,也正是由於這一點,阿格曼買提只能有這麼高,高過他的,都無聲無息的消失了。

王啟年見他的實力不到傳奇法師,但他的經驗異常豐富,又在桑肯特地為他所創造的亡靈之地中,所以一時間並沒有落在下風,王啟年經驗也豐富,但大多數魔法兩人很熟悉,一時誰也拿不下。

王啟年身畔浮現出一把鐮刀,鐮刀內斂,阿格曼買提沒有注意到這些,而在他們一動手之時,葉知秋等八人也二話不說,魔法就鋪天蓋地的向桑肯覆蓋過去,桑肯一愣,他沒有想到,在他眼中螻蟻一樣的人類,居然敢搶先動手。

轟的一聲,桑肯大放光芒,這是太陽的光輝,不僅將自身護住,還將建築護住,口中嘲笑道:「就憑你們這群螻蟻,也敢向我動手,我說,一切能量都歸於虛無。」

他發動了律令術,葉知秋等人的魔法一靠近他的身邊,就如雪花向火,消失得無影無蹤,但他也身形一暗。

葉知秋髮現了這一點,口氣中帶著狂喜:「他只是一個樣子貨,再來幾下,他就頂不住了!」說著,一根奇寒的冰柱陡然出現,直向他衝去。

此時,桑肯正忙於對八個傳奇,如果在他全盛時期,一個小手指就將他們捏死,現在的他,實際上實力不足全盛時期的萬分之一,加上又將自己領悟的規則絕大多數轉化為其他方面,剩下的關於太陽之火的規則沒有幾條,連神格都快崩潰了,實際上此時分身已算不上一個神,但他的經驗還在。

又一波魔法到了,其中混合著大裂解術,大混亂術之類的強力魔法,他身外的光輝出現大幅度波動。

王啟年的鐮刀一出現,化作一條黑亮的光華,向著阿格曼買提而去,在黑亮的光芒掩映下,一道極淡的鐮刀虛影一閃而沒,這是王啟年鐮刀小成后的一種威能,能夠分化,而且隱現如常。

阿格曼買提面前出現一面白骨盾,盾的表面出現了地獄三頭犬,似乎要咆哮著衝出白骨盾,鐮刀在以前像虛影一樣,但今天卻失效了,被白骨盾阻住,嚴格來說,是被地獄三頭犬阻住。

到底是巫妖,唯有巫妖才最了解巫妖,阿格曼買提的白骨盾中連帶靈魂攻擊都防住了,他是知道死亡聖器的特性的,但他沒有想到,還有一把無形的鐮刀。


桑肯正在對抗八位傳奇法師,眼光一瞥,他是神目如電,王啟年的鐮刀分化瞞不過他的眼睛,他發現阿格曼買提擋住了一把鐮刀,卻忽略了另一把鐮刀,當時報警:「蠢貨,當心,還有另一把鐮刀!」

阿格曼買提一愣之下,他的感覺不同於王啟年,身體的機能已經失去,就是這樣,也感到毛骨悚然,一把鐮刀突然出現在側面,飛旋著向他勾來。

他措手不及,已經不及採取措施,眼睜睜看著鐮刀切入身體,好像虛影一樣,他的口中發出一聲瘮人的慘叫聲,極度刺耳,一條虛影已被勾了過來,屍身倒地,迅速地腐朽。

王啟年也不說話,手中出現一根投槍,哈迪爾之槍,遊動的符文紛紛亮起,眼睛看上一眼,便心浮氣躁,一甩手,黑光一閃,便射到桑肯的身邊。

轟的一聲,升起一朵蘑菇雲,一個巨大的銀色骷髏頭嘻著一張大嘴,煙雲所過之外,一切物質好像過了許多年一樣,那處建築終於崩塌。

桑肯的護體靈光終於護不住建築,雖然沒有傷到他的本體,他還是怒了,一個螻蟻一樣的東西,居然刷了他的面子,作為一個神,臉面往何處擺。

他陰惻惻地說:「巫妖,還有你們,終於激怒了我,你們去死吧!」說完之後,腦後的圓光陡然躍入出來,一輪太陽轟然暴發,無窮的熱力像波濤一樣滾滾而來,神國之中,頓時熱量滾過,所有植物一瞬間都起火了。

王啟年還有葉知秋他們靈光連成一遍,一層層的防護加在外面,外面一層層靈光不斷的崩潰,轉眼之間,九層防護連破七層,眾人個個臉露駭然,神到底是神,就是一個沒有信仰,自身也在跌落的神,威能也不是傳奇法師所能及。

王啟年卻敏銳發現,桑肯已不能控制他的太陽神國,要不然沒有這麼大的聲勢,到處在燃燒,神國之中的一切,都應該在他的一念之下,卻要太陽發威,造成無邊的大火,只有一種可能,他失控了。

「他失去對神國的掌握,是最後的迴光返照!」王啟年叫到。

葉知秋一愣,隨即明白過來,一個修行者應該能掌控自己的力量,那麼草木何辜,神國之中,所有東西都受到能量侵襲,而自己等人只承受能量的極少一部分,絕大部分能量都浪費了,那麼說明他的攻擊失去了控制。

「大家不要客氣,加一把勁,他崩潰在即!」葉知秋也喊到,眾人一瞬間,都拿出拿手的本事,整個空間一剎那布滿了能源,轟的一聲,各色光芒聚到一起,突然間化作一個奇亮的點,能量徹底失控,然而,在這一瞬間,神國如夢幻般的破碎了,眾人好像一場夢一樣,出現在神廟內,眾人身外靈光化作的護罩只剩下一層,而能流從虛空中湧入,在巨大的爆炸聲中,神廟的一切都在崩塌。

眾人個個臉色煞白,有幾個人嘴角都出現了血痕,一切都亂了套,眾人連成一片,在苦苦地支持。

從天空中往下看,一幅非常壯觀的景象出現,以王啟年他們為核心,周圍的一切紛紛崩潰,呈圓形向外擴展,所過之處,地崩山裂。

周圍的死亡氣息先是往外退去,接著如狂濤一樣反撲過來,激起的塵土鋪天蓋日。

王啟年他們比較幸運,因這處於爆心,反而受到壓力很小,比身外靈光擋住,再看周圍,一片昏朦。

過了好一會,塵土才漸漸散了,死亡氣息已漸漸濃了起來,他們抬頭尋找桑肯,他們既然無事,可想而之,桑肯也會無事。

他們不是神,卻不知道,神國破碎,對桑肯的這個保留了太陽神特性化身來說,完全是一聲災難,桑肯高大的身體,不過是假借身,神國才是他化身的根本,神國破碎,他的化身隨之破碎,只留下一塊時時在變化的火紅的晶體,上面布滿了裂紋。(未完待續。。) (感謝書友「western」、「寒波凝翠」、「直鉤而釣」、「abcd」和「夢天使夢」等的月票支持,特此感謝!)

眾人將眼光落在這塊看起來說不出形狀的晶體上,好像它的形狀在不停變化,人的思維都跟不上,不知道是錯覺,還是真的如此。

眾人一看到它,腦海中不由冒出一個念頭:「神格!」

一念及此,眾人的呼吸不覺粗重起來,每個人都有一個念頭,想獨佔它,王啟年手一動,陡然一驚,這是怎麼了,自己不是和眾人訂下契約。

王啟年收斂心神,向葉知秋看去,葉知秋也陷入人天交戰之中,過了一會兒,總算清醒過來,沙啞著聲音說到:「這是神格,該怎樣分?」

到底是傳奇法師,沒有一個人完全昏了頭,這當中,當然有契約的關係,王啟年苦笑到:「一塊神格,差點讓我們起了內鬨,真是沒有想到。」

葉知秋說:「既然這樣,不如毀掉!」

說完,手上青光現,一枚極其凝練的風刃形成,直接轟向神格,神格上滿是裂紋,風刃國轉眼就到,而他們中的數人差點出手阻攔,但最終沒有出手。

風刃轉眼就到,而神格受此一擊,發出一陣美麗的光華,紛紛揚揚,化為許多規則顯現,一閃就消失了,在這一刻,眾人都陷入沉思之中,各有各的感悟。

王啟年看到了太陽之火的變化,知道這僅僅是規則在消散中的現象。也獲益良多,不由想到,要是一個人得到神格慢慢參悟,說不定會掌握太陽的火勁。

范高樓眼中精光一閃,也陷入沉思,他修行的火系魔法,對太陽火有了更深一層感悟,總之,每一個都感覺到自己有所得,但與整個神格相比。畢竟只是泄露出來的一點信息。神格本來極為堅硬,但已經是裂紋遍布,所以才輕易為葉知秋擊破。

神格剛一破碎,一個深不可測的意識便探了過來。冷漠無情。卻又似天道在運行。中間還有少許的意志,就是這少許的意志中,明顯帶有一種大憤怒。

眾人臉色一白。王啟年知道應該是太陽神桑肯,不過據他說,他的大部分力量已經和這個世界合為一體,他明顯怒了,天地間頓時起了黑風,烏雲在堆積,天一下子暗了下去。

他並沒有發動攻擊,但四周一聲聲悲吟,無數死靈生物從四面八方聚攏過來。數不清的骷髏和殭屍,排著整齊的方陣,不同於王啟年召喚出來的骷髏之類的死靈生物,它們手上都拿著統一的制式兵器,寒光逼人。

在每一個方陣的死靈生物,都整整齊齊,還有殭屍馬馱著一個個全身籠罩在黑色盔甲下的亡靈騎士,右手執騎槍,左手執盾,馬也邁著整齊的步伐,給人以一種肅殺感,遠近步兵還有騎兵,骷髏組隊成了遠程弓箭手,還有巫妖組成的魔法師團,浩浩蕩蕩,一眼望不到近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