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說著的同時,腳下一震,「蓬、蓬、蓬……」接連爆響聲傳出。便見跟在皇子殿下身後的三個武王護衛,這時候一個個身體猛地爆裂開來,碎成無數肉塊,拋落在了皇子殿下的身上。

「不要殺我,不要殺我……」青年皇子殿下冷汗不住地往下流淌,心中的念頭,再也堅持不了,趴在碎肉塊之間,磕頭求饒道。

「殺你?沒用的東西,殺你還髒了我的手!」夜無缺蔑視的撇了眼皇子殿下,冷哼一聲,看向蕭易,「你敢不敢和我出去再打一場?」

「沒興趣。」蕭易淡然應道。

心中卻吒異莫名。夜無缺剛才表現出的力量,比上次明顯提升了不少。

蕭易如果想要像上次那樣打贏他,困難度至少增加三成!

「哼,膽小鬼!」

夜無缺面露不屑,隨即,看向慕容嫣然道,「你個小丫頭,還不回家幹嗎?」

「嘻嘻,無缺哥哥好。」慕容嫣然甜甜笑道,「你是來找婧婧姐姐的吧?喏,我把她交給你了,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

說著,推了把身旁的妙齡少女。

「臭丫頭,亂說什麼呢?」妙齡少女終於開口,敲了下慕容嫣然的腦袋。隨後,看向可憐的青年男子殿下,道,「你走吧。」

皇子殿下傻坐在地面上,愣愣地盯著由護衛炸裂變成的碎肉,臉上麻木一片,腦袋一片空白,不知該幹些什麼。那枚獅心戒掉落在他的腳邊,皇子殿下也全都沒看見。

聽到妙齡少女開口,身體陡然一顫,緊接著,瘋一般從懷裡取出一枚靈丹,塞進嘴裡。

然後——

「轟!」

皇子殿下身上氣勢,驟然暴漲。恐怖的威壓,自體內散發而出,瘋狂的衝擊夜無缺。

「哈,有點意思。」夜無缺冷笑,身形一個後退,出了大廳。

「別跑!我要殺了你!」

氣勢暴漲,力量飆升的皇子殿下怒吼,咆哮著衝出大廳。

「越來越有趣了。走,我們去看看。」

蕭易見狀,大喜,忙跟在後面。雲紫姐弟沒辦法,只得跟隨。卡蒙、夏青雲,更是一步不落。

「好哎好哎,無缺哥哥又要打架了,婧婧姐姐,我們也去看看。」慕容嫣然拍著手,一把拉起妙齡少女,快步衝出大廳,來到街道上空。

半空中。

皇子殿下和夜無缺,隔空而立。夜風吹拂,帶動兩人的衣角輕輕搖擺,長發舞動,宛如黑夜中的精靈。

街面上早已亂成一團,行人四處奔走。空中兩人所對立的正下方,沒有一個攤位。

能夠橫空而立,那元氣修為至少是武王!

這等強者的戰鬥,所爆發產生的能量餘波,豈是普通人能夠抵擋的?

當下所有人跑了個空,給半空中的兩人足夠的打鬥空間。不管是男人,還是女人,看熱鬧的人都不少。自然的,街頭街尾站了人,大家翹首以待一場曠世大戰。甚至有幾個人,開設賭局,壓誰勝誰負。

一時間,街道上顯得比之前更熱鬧了……

… 「小子,不管你是什麼人,今天都死定了!」

皇子殿下咆哮,一張臉龐漲的通紅。

想他堂堂大乾聖皇之子,什麼時候受過如此屈辱?

要不是隨身攜帶王宮九級煉丹宗師煉製的九級靈丹,地元丹,力量暴漲十倍,指不定已經被這個混蛋給殺了!

「不要以為你有一點實力,就得意非凡,我告訴你,這世上你碰不得的人多了去!現在、立刻、馬上給老子跪下道歉!要不然,我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皇子殿下的怒吼聲響徹四野,宛如龍吟,激蕩地空氣泛起一大片漣漪。

街道上,圍觀的行人,聽在耳中,有的驚異,有的讚歎。唯獨沒有害怕逃跑的。

對於他們來說,兩個武王打架這種場面,太難得了!

「哼!」

面對皇子殿下的咆哮,夜無缺冷哼一聲,「跪下道歉?也得看你有沒有那個本事!」

冷哼聲中,夜無缺雙手一展,突兀地多出了一把黑紅相間的長刀,掌握在手中。同一時間,身上的魔氣涌動,在頭頂上空形成一頭可怕的妖獸虛影,發出震耳欲聾的咆哮。

嗷~!!!

無聲的獸吼,響徹天地。

面對此景,皇子殿下不怕反笑,渾身一震,地元丹的力量,瞬間得到刺激,爆漲噴發,在體內引爆,身體里頓時間發出「噼里啪啦」的清脆聲音,骨骼不住的挪動。

整個身體由原本的一米八左右,陡然膨脹至兩米開外。

轟!

地元丹之力涌動,帶動周身的氣流,形成一層近乎實質化的能量氣罩。頭頂上空,黑夜下的烏雲迅速匯聚,旋轉成一個漩渦。

一頭猙獰的雄獅虛影,自漩渦中探出腦袋,張牙舞爪,激蕩的空氣陣陣扭曲,吼叫聲不停,在半空中響起嘹亮的咆哮,傳遍四野。

「嗷!!!」

妖獸咆哮,吼聲震天。

這一刻,街道上空整個空間控制不住的為之顫抖。街面上空的氣流,沒有任何意外的被徹底凝固,宛如成了一個泥潭,限制的不得動彈。

呼!——

夜風吹拂而過,瞬間消散。強大的元氣波動,攪動地周圍天地元氣迅速凝聚,在夜無缺兩人的周身形成一個獨特的空間。

「這夜無缺不愧是魔門中人,上次敗在我手上,幾天時間就恢復過來,而且力量還增加了至少一倍。如果沒有意外,他現在的境界,至少是武皇巔峰了吧?」蕭易看著夜無缺,問身旁的夏青雲。


「對。差一點就是半步武帝。」夏青雲恭敬回道。

「這就可以解釋了。」蕭易點頭,目光轉移,落在皇子殿下身上,「那這個傢伙在服用靈丹后,想必戰鬥力在武帝左右。呵,大乾皇帝的兒子,就是不凡,居然有那麼厲害的靈丹。」

蕭易搖頭感慨,夏青雲沒有再回話。卡蒙對這些事不感興趣,更不會回應。

三人和其他看熱鬧的民眾一樣,等等夜無缺和皇子殿下的戰鬥,徹底爆發。

不過,就在這時,一道灌注了滂湃力量地怒喝聲陡然響起。

「大膽!!!」

伴隨著聲音,遠處空中迅速地飛來一道身影,僅是眨眼的時間,便飛至夜無缺和皇子殿下兩人的上空。

「你們兩個好大的膽!竟敢在出雲城戰鬥?想死嗎?!」

最後一個字吐出,一股實質化的殺氣瞬間籠罩空中,壓迫地夜無缺和皇子殿下不由地收回力量,下意識地後退幾步。

恐怖的壓勢,使得兩人下方街面上的房屋紛紛出現崩裂。「嘩啦啦」的聲音,一時間響個不停。

再看來人,一頭黑色的長發,覆蓋腦袋以及脖頸,密密麻麻遍布一片,隨著夜風飄散在空中。高大的身材,魁梧雄壯,露出堅實的體魄,肌肉塊塊虯結,勇猛無比。

面無表情的姿態,讓人不由自主打冷顫。漆黑的瞳孔中,沒有絲毫感情可言,透露出的絲絲寒氣,宛如猙獰毒蛇的毒牙。此刻,他的雙眸幽冷的就像一頭毒蛇,可怕、冰冷,閃爍著無比憤怒的光芒,死死地盯著夜無缺和皇子殿下。

前一刻還互相不服輸的兩人,此刻見到來人,攝於他的強大壓勢,不由情不自禁地再次後退了幾步,面色驚異。

不過,也僅是堅持了半分鐘,身高馬大,足足超出兩米的皇子殿下便反應過來,輕笑一聲,蔑視道,「原來是慕容城主大人,怎麼,慕容城主到這裡來,有什麼要緊的事情?如果要幫忙,我一定竭盡所能,替慕容城主做到!」

皇子殿下陰陽怪氣的敘說著。

來人正是出雲城的城主,慕容孤城,慕容家最耀眼的天才之一,西南省份最強大的武者。

「李源!你不要太過囂張了,這裡是出雲城,不是王城,也不是你的親王府!由不得你亂來!」慕容孤城深呼吸,繼而恨恨地瞪了眼夜無缺,冷然喝道,「還有你,在我還沒發怒之前,給我滾出出雲城!」

嘩!

圍觀的眾人,聽到最後一句話,頓時間爆發出陣陣討論的熱潮。

雖然他們不認識夜無缺,但之前在旅館大廳里發生的一幕,依舊落在有些人眼裡。慕容孤城的寶貝女兒,慕容嫣然,這會兒就在旅館門口,站在那看熱鬧了。


按此推理,慕容孤城應該認識夜無缺,偏幫夜無缺才對。哪想到,他居然兩邊都訓斥了。

這一手段,其他人看的莫名其妙。

蕭易卻是心中一驚!

「夜無缺和慕容家有關聯,難道說慕容家被魔門滲透了?」

想到這裡的蕭易,頓時脊背骨發涼。一股冰冷的寒意,直衝大腦。這個推測要是成立,那等魔門爆發時的力量,就太可怕了!

「你……」相比起欲言又止、面露不甘的夜無缺,皇子殿下,李源的臉龐鐵青一片。

他咬牙強忍住出手的衝動,目光死死地盯著慕容孤城。本想藉此機會殺掉夜無缺,報剛才的屈辱之仇。

沒想到,慕容孤城居然準時趕到現場,阻止兩人的比斗。更可恨的是,這次被打斷。下一次有沒有機會,都是個問題了。

可惡!

李源牙齒咬的嘎嘣響,嘴唇咬破,嘴角流出鮮血他都未察覺。只是死死的盯著慕容孤城,目光中充滿怨毒……

… 「怎麼,皇子殿下有問題?」

慕容孤城無視李源的怨恨目光,冷然喝道。

「……沒有。」

李源雙手緊拽,臂膀抖動,咬牙半響,強忍住沒有爆發。

他很清楚。

在這裡和慕容孤城動手,吃虧的只會是他!

慕容家族的勢力,遍布整個大乾王朝。 巫女傳奇 ,就是老子大乾聖皇,也不敢輕舉妄動。

李源如果不識好歹,讓慕容孤城殺了,他老子也不會立刻替他報仇。

忍一忍海闊天空,這次,忍了!

「打擾慕容城主了,本王告辭。」李源僵硬的抱了抱拳,隨後,身形一閃,往遠空飈射而去。

他走了,夜無缺也沒了心思,看都不看慕容孤城一眼,一個翻空,回到地面。在其他人敬畏的目光注視下,回到旅館。路過蕭易身旁時,還挑釁的瞪了一眼。

「這個傢伙……」蕭易好氣又好笑,不明白夜無缺明明身為魔門中人,卻敢如此肆無忌憚的在外面行走?


「臭丫頭,跟我回家!」

半空中,慕容孤城看見慕容嫣然,當場冷喝一聲,伸手虛空一抓,就把想要逃跑的慕容嫣然抓在手裡。隨後,不顧慕容嫣然的反抗,踏空離開。

原地,剩下那個妙齡少女,站在街道口呆愣無聲。

蕭易看了她一眼,沒發現什麼異樣,搖了搖頭,帶領雲紫姐弟,返回旅館。

讓姐弟兩人洗了澡,換上乾淨衣服,晚上好好睡一覺。

蕭易自己則調整氣息,準備突破到武尊境界。壓制本命元氣,已經壓了幾個月的時間。基礎已經打的足夠牢固,已然具備衝擊武尊的契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