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嗯!”三個女生認真的點了點頭,從此她們就多了一份責任。

張老伯的喊聲傳遍整個院子,有一個鄰居聽了笑罵:“是啊,張老伯您是可以去當院長了……瘋人院的!”

“去去去,你個牛子,我老人家可是看着你長大的,現在長大了,翅膀硬了,敢來損我張老伯了?”張老伯叉着腰,氣鼓鼓的說道,對於張老伯的話語牛子只是搖了搖頭,對於張老伯他是很佩服的,可惜在這個年代自己吃不飽飯,還去幫助他人?

凌葉朝着正“發泄”心情的張老伯說道:“張老伯進來把,現在我們學院可是多了幾名免費老師了!”

“誰說免費啊,我這麼優秀的老師,可是要年薪的噢”莉莉臭屁的說道,還雙眼冒光的看了看凌葉,似乎在看財主一般。

“好,沒問題。”凌葉爽快說道。

這時天天說道:“不過學院總要取個名字把!”

“對啊,要給學院取個名字!”落心一拍手心,看着張老伯:“張老伯您是院子就給學院取個名字把!”

“這怎麼行呢,我這個院子只是個稱呼,真正的院長還是凌葉帝君啊,就您取個名字把!”

凌葉也不推脫,摸着下巴沉思一會,突然他擡頭,眼放精芒:“就叫孤兒學院把,這樣來到學院的孩子都不會有攀比之心,還會感覺到是同類人,互相幫助!”

“孤兒學院?嗯,好名字!”張老伯眼角閃這淚花,他喃喃念道,這不就是他當年構思創建學院的名字麼,我老頭子的願望終於能完成了!


………… 開辦孤兒學院其實也是凌葉一直以來想做的事情,他不想在葉之國的領土上也有兒童流離失所,餓死凍死,但在這個世界上人們的觀點已經扭曲了,就是弱小者不配活下去,只有強者纔是這個世界的主宰。

所以這裏不會有這種救治學院,流落街頭的兒童官方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運氣好的流浪兒可能會被貴族的手下抓去做苦力,運氣不好的活活被人打死也不是沒可能的。

“今天我門的勵志學院今天就正式成立了,以後在也不會有孩子爲了找個住處而流離失所了,在也不會有孩子落魄街頭了!”

張老伯在院子的中心空地大聲宣讀着“勵志學院”的成立,從老伯正顫抖的手來看,此刻他的心情應該非常激動。

“鼓掌!”落欣聽完老伯的致辭後,第一個“啪啪”的鼓起掌聲,而周圍一羣張老伯收養的孩子和院子裏鄰居的孩子臉上更是樂開了花,如果孤兒學院真的建好了,孩子門就能上學了,以前學費太貴上不起學,但據張老伯說這學院要是辦起來了,學費都是免費的!


爲了慶祝孤兒學院的成立,張老伯還特意將四合院住的其他三戶人家給叫到了院子中心的空地,幾個鄰居也都是貧苦人,十分的樸實,說話也直,一個大嬸見張老伯說完,笑道:“張老伯還有別的事情嗎?沒有我就帶孩子進去了!”

“是啊,張老伯我門都進去了~!”說着鄰居們都進了屋子,似乎這個對他們孩子上學有利的好消息置若無聞。

見鄰居都帶孩子回了屋,張老伯依然熱情不減,“哈哈,牛子孩子上學的事情我會替你辦好的!你門都去把,等我的好消息!”張老伯滿臉笑容,但凌葉表情卻有些冷。

這些鄰居顯然是以爲這個消息是虛假的,當然他也知道這些鄰居沒理由相信老伯能辦起學院了,爲了不轟動大家,凌葉一行人的身份還是保密的。

“哎,好的,謝謝張老伯了!”

牛子三十多歲了,他回到房間摸着自己孩子的頭,喃喃說道:“哎,張老伯多好的一個人吶,現在卻爲了養活幾個孩子餓的頭腦都不清醒了。”

“爸爸,我以後就能上學了是麼,我要上張老伯的學校!”牛子五歲大的兒子睜着大眼睛,滿臉期待的等着父親給的答案。

可是牛子卻不知道說什麼好,他嘆了口氣,“小犢子啊,這上學不好玩,要學武知道麼,以後成爲修煉者了那就有出息了!”

小犢子晃着腦袋,:“可是我喜歡上學,學習知識,我不想成爲什麼修煉者。”

牛子臉色表情有些爲難,他真不知道如何和自己這個五歲大喜歡學知識的孩子撒謊,從小懂事的小犢子從不說要吃零食,也從不去打架惹禍,可他卻十分喜歡看書,四合院家家戶戶一共也就三四本書,他都藉着看了個遍。

但孩子想上學裏卻承擔不起這個費用,所以小牛犢的未來也只能是繼承父母的工作去幹下力活,對於如此渴望學習的兒子,牛子也於心不忍打破孩子上學的希望,他抹這着牛犢的腦門,微笑說道“咱們會上學的,等爸爸賺夠了學費就給你上學。”

“啊?爲什麼上學還要學費呢?剛纔張爺爺不是說了麼?可以給咱們貧困孩子免費上學。”小牛犢一臉童真,牛子實在那這個兒子沒辦法,他道:“你張爺爺是吹牛的,不過爸爸保證給你上學!”

“不……張爺爺是好人,他還教我怎麼寫自己名字呢……”

“哎,你這孩子。”

…………

這對父子房間內的對話凌葉在外面都聽的清清楚楚,但他並沒說出來,確實對於張老伯這個願望在貧戶裏簡直就是不可能實現的,如今他突然宣佈說要辦一家免費爲流浪兒童貧困兒童上學的學院,誰會相信貧困連飯都吃不上的張老伯?

“呵呵,我相信勵志學院很快就會辦起來的!”(真對不起大家,孤兒學院的名字不妥,以後就叫勵志學院,當然這只是一個小插曲,真不是拖情節,我只想說玄幻世界也是一個有愛的世界!報告:裝B完畢,進入正題。)

凌葉在大院內望着藍天,暗自說道。

現在已經是中午十分,莉莉笑着說道:“雖然今天是咱們勵志學院誕生的日子,高興歸高興,咱們還是要吃午飯把!”

“咕咕~”聽到“午飯”,張老伯收留的孩子中一個八歲男孩肚子就咕咕叫了起來,孩子人都看向八歲男孩,一個女孩笑話道:“虎子你真愛吃,今天早上可數你吃的最多,怎麼又餓了?”

虎子不好意思的說道:“我……我是在發育階段,長身體當然吃的多了……”

孩子門都不懂事,當然不知道這些食物都是張老伯節約自己少吃,甚至不吃省下來的。

“咕咕~”可是接下來卻在孩子羣中聽到了一陣肚子餓的聲音,“哈哈,你門還不是肚子餓了。”虎子指着夥伴們,心裏暗道:“嘿嘿,這下你門不能笑話我了把!”

一陣笑鬧聲過後,莉莉捲起衣袖衝着大家說道:“看大家那麼高興,今天我就親自下廚!等着豐盛的午餐把。”

瑩瑩和落欣也不甘落後,紛紛說道:“莉莉小妹,我門幫你打下手!”

天天反佛已經聞到了美食的味道,流着口水道:“真是秀色可餐啊!”

凌葉打趣道:“天天你的秀色可餐應該在醫療隊把,怎麼會在這裏呢,說把,什麼時候和小芸那丫頭把終身大事給辦了,大哥我替你做主!”

天天一聽到小芸,就如害羞的孩子一般不好意思的,“老大你可別亂說,你怎麼說我沒關係,可人家小芸是清白的!”

“奧 ,原來小芸是清白的,天天你肯定是**,你先勾引人家的把……”

天天一聽到這話就急了,連道:“什麼我勾引小芸啊,我們兩人那是兩情相悅走到一起的,謝幕吧,你謝幕不來……”突然天天發現自己似乎鑽進了什麼圈套,閉口看着凌葉,而凌葉只是眼神有些怪異。

“嗯,你們是兩情相悅,我先去看看那幾丫頭做飯需要什麼材料,我好去買。”凌葉說完,已經溜進了廚房,而天天則是呆在原地,傻傻笑着:“嘿嘿,小芸真好,昨天還送我一個水晶球。”

說着天天還從空那出了那個晶瑩剔透的水晶球,球芯還發出鑽石般的光芒“還真好看!”

突然!一陣清脆的聲音傳來,看過去只見地上掉下一個破碎的水晶球,天天手心空空的,他神情有些呆木:“裂了?”

而在廚房幫幾位美女打下手的凌葉也透這窗戶看過去,正好見到了天天手中水晶球破裂的一幕,“爲什麼會掉在地上?”凌葉心中疑問,憑藉天天的身手怎麼可能無緣無故的讓手中拿着的東西打碎?

“爲什麼要掉下去?”天天木木的站在院子中心,孩子們在周圍嬉鬧的聲音似乎根本影響不了他,只是一直靜靜的站立不動,目光死死盯着地上的水晶球,球體外層已經有了裂痕。

“撿起來?還是丟棄?我和小芸有結果的可能麼?”天天在內心問這自己,但他猛然找到了答案“會有的,憑藉我現在的實力成長,要想步入聖階不會太難,到時候看龍族怎麼反對我和小芸在一起。”想到這裏,天天又舒心了很多,他俯下身來小心的將水晶球放進了無重力空間裏。

而凌葉見天天俯下身子撿起水晶球的那刻,心也鬆了下來,“看來天天已經突破那層障礙了!”

人與龍不得在一起結婚生子,這是龍族的族規,誰也不許觸犯,但對於達到聖階的神龍卻不會有這個限制,因爲神龍娶了人類的老婆也只會繼承龍的基因,而不會繼承人類的基因,但很少有神龍會去娶一個人類姑娘做老婆、

…………

“孩子們開飯了!”一個小時過去,在客廳幾塊大木板拼湊起來的桌子上,孩子們都口水橫流的圍在桌子周圍,平常這張桌子一般都擺放這紅薯,或者老菜葉子。

但今天卻擺放了足足十幾道菜,而且還有孩子們最喜歡吃的肉食!

“哎呀,別搶,有足夠的飯菜呢,來,虎子給你一塊最大的牛肉!”莉莉滿臉開心的給孩子們分配着食物,孩子們也最喜歡吃莉莉姐給做的飯菜了,就算主食是菜葉子莉莉姐也能做的十分好吃!

看着孩子們一個個滿臉開心的狼吞虎嚥,凌葉只是微笑的吃了幾口,盤子上的菜餚已經橫掃一空,心裏感嘆道:“看來準備的一車菜食還是不夠啊!”

艾爾南大陸的人都非常能吃,這樣一餐,七八個小孩童,加上幾個大人,足足吃了上百斤的食物,當然孩子門吃的最多,張老伯還是如平常一樣,吃的很少,好吃的都讓個孩子們。

凌葉也看在眼裏,他給老伯硬塞了自己主食內的一份牛肉,讓老伯吃飽,理由就是“如果不吃飽,怎麼有力氣當一個學院的校長啊?”不然張老伯肯定捨不得吃如此昂貴的牛肉。

這些材料都是凌葉無重力空間存放的,十幾金幣的價格對於普通家庭來說還真是蠻貴重的。

紫嫣妹妹就被凌葉抱在懷中,妹妹身體十分虛弱,只有凌葉用醫療源力不停給紫嫣輸入體內,她纔會精神很多,在凌葉懷中活撥亂跳的。

………… 夜晚,出去獵殺野獸的大哥二哥“莉莉的哥哥”和一行人終於回來了,他們都是凌家的人,當他們回來看到眼出現一個似曾相識的年輕人時眼神都微微一變,但心裏也只是感覺太象了,太像他了“凌葉”。

但凌葉的相貌更以前完全不同,這讓他們怎麼認出來呢?

當莉莉告訴他們一切後,每人臉上都驚呆了,凌家王室的王子凌葉竟然就是眼前這個年輕人,容貌雖然改變了,但一些行爲習慣和氣質感覺都非常符合以前的凌葉。

莉莉的二哥比凌葉要大幾歲,他此刻心情也非常激動,他握着凌葉的手,久久不知道說什麼,本來他們以爲這次來中金大陸註定只能四處亡命了,但沒想到還能再次碰到凌葉。

“堂哥這一年多你門受苦了。”凌葉心情也久久不能平靜,他看着房間內那一張張熟悉的面孔,沉重的點了點頭,神情堅毅的道:“獸族不會猖狂多久了,等我們揣緊拳頭就給他重重一擊,要麼不動,要動就一鳴驚人。”

其他人都嚴肅的點了點頭,雖然普通老百姓沒聽到這個消息,但一些有關係有門道的人都知道,現在中金大陸已經在暗地裏集結一支強勁的隊伍,會綜合中金大陸上百個國家的中堅力量!這支軍隊戰鬥力必定十分強勁。

而他們也從一些路上結識的傭兵口中得知了這個消息,但獸族雖然身稱要進軍中金大陸,可想要度過這中間隔着的海域還是十分艱難的,是用船隻度過海洋?顯然這個辦法比較笨,或者是他們已經找到了大陸山脈中的通道,能直接達到中金大陸?

所有說法都只是猜測,獸族會如何登陸中金大陸還是要等到那個時刻纔會顯出結果。

莉莉二哥叫凌忠,大哥叫凌董,都是修煉者,二十多歲實力都在七階左右,都是天賦十分不錯的修煉者,還有兩人人就是家族中輩分排行中比凌葉小一輩的族人,但也有二十多歲了,還比凌葉大。



另外兩人都是凌家培育的修煉者,實力十分之強,都達到了八階實力,其中還有一個的女性,看起來也不過三十來歲,身材芊細,武器是飛刀,一雙丹鳳眼中帶着殺伐之氣,顯然一路走來她沒少動刀見血。

大家各自打着招呼,凌葉今天很開心,他沒想到還能碰到凌家的人,但同時也是優心重重啊,妹妹的病情不太穩定,這來回去尋找“頭蛟”不知道又要多少時日,而且現在他還有許多事情沒去了解呢,獸族已經派了暗殺者來到葉之國,昨天晚上更是與那傢伙碰上了面,還有二天左輪就要去與那傢伙決鬥,真不知道會發生一些什麼事。

火雲門的仇也必須報,槍絕門上次被突襲就是火雲門乾的,雖然他們不願意承認,但凌葉已經牢牢記住這筆帳了,如何對付火雲門還是個棘手的問題啊,這也是凌葉遲遲沒動手的原因。

大家在一次吃了一頓晚餐,對於凌家倖存下來的人他早有安排,就讓他們來葉之國當一些管理要員把,畢竟現在國家人才急缺,凌葉是能管上用處的人才都會使用,好鋼都要用在刀刃上,莉莉大哥凌董喜歡軍事,就讓他去軍隊裏,莉莉二哥凌忠喜歡民生,就讓他管理一些國家老百姓的一些困難。

這裏是個民主的國家,沒有所謂的一手遮天,也是凌葉創建葉之國的根本,所以他安排的官員手中權力不可能太大,也就不可能象別的國家那樣,一個宰相就能瞞天過海的挾天子以令諸侯。

第二天的中午,凌葉哄着自己妹妹午睡後,他走出房間,而天天已經來到了他身前,“老大一切都準備好了,咱們出發把,紫嫣妹妹那麼可愛,我可不希望她多受一刻病痛的折磨。”

凌葉點了點頭,“直接飛行向槍門山!”

…………

今天葉城上空再次出現了龍族,而且是身長達到了八十米的超大巨龍,有的老百姓們看到龍的現身,都紛紛跪拜在地上,口中念着:“真是若雪豐年啊,神龍出現必定國泰民安,國泰民安吶!”

神龍出現在葉城上空不過棠花一現般,短短數十秒後已經消失在了葉城天際上空,淡出人們的視線,但神龍的出現還是引起了巨大的轟動,所有人紛紛猜測會不會是帝國的龍騎士?

但也有強大修煉者給出瞭解釋“據葉城這次上空出現的龍來說,根本不可能是龍騎士的龍,龍身超過八十米,已經超過普通龍族的身形了,想必是一條天龍,龍族最強大的存在。”

這個解釋還是葉城實力數一數二的強者說出,所有百姓都紛紛相信,“天龍出現在了葉城上空!”這個消息很快就傳遍了整個城市,甚至已經傳達到外界。

就一個個小小的現身引起熱議的主角“天天”渾然不知的高速飛行在高空,凌葉則是坐在天天背上,望着遠方的高上“槍門山”

“眼前就是槍門絕了,這麼快啊,天天看來你的非常速度又變快很多啊!”凌葉眼看這時間不過十分鐘,就已經到達了距離幾十裏外的槍門山上,誇讚着天天。

“那是當然了,也不看看本神龍大人的實力!”天天對待誇獎可從不謙虛。

凌葉說道:“直接飛上山,我們沒時間耽擱了。”

天天點點頭,速度又快了幾分,就如一道流光般在天空一劃,已經飛出近百米,速度非常之快。

槍門山這一年來面貌變化非常大,山內又新建了許多建築,但永遠最祕密的地方還是槍門山的後山,這座山十分之大,而且還有魔獸出沒,所以很少有人步入後山,那裏纔是槍門山真正的核心地帶,上次如果不是槍門絕的弟子死死守住了門派,恐怕這個驚天大祕密就會被火雲門知曉了,如果火雲門將槍門上的祕密給散發出去,不用火雲門來覆滅槍門絕,估計也有大陸不少勢力會盯上這裏,那可就十分麻煩了。

這個祕密就是槍門山蘊含的寶藏,這裏是葉之國運轉的核心,如果槍門山沒有大量寶石狂脈,兌換了一比驚天的錢財,葉之國不可能如此迅速崛起!

說起來這一切到還要感謝骷髏魔王了,如果不是那傢伙招呼出地低生靈出來攻佔各個帝國,想必凌葉也不可能乘機建立葉之國,但現在這個老傢伙估計還和沙蜀在天地玉佩空間內聊着天呢!


骷髏魔王已經被封印進去,其他神魔也都被天地玉佩的力量給封印到了裏面,至於這收集十大神魔的意義到底是什麼?凌葉還沒搞懂,但這是蘇安娜給自己下的任務,或者說是請求把……

“蘇安娜這個名字,還是埋藏在內心深處比較好。”凌葉想到這裏,內心有些苦澀的自嘲,初戀多美好的回憶,可惜她卻是“天地法則”。

不是相遇都能得到最終結果的,(蘇安娜到底能和凌葉在一起麼,其實在最早設定的時候,我就沒打算寫他們在一起……主角的命運不能在順。)

天天那龐大的身形直接出現在了槍門絕的弟子眼中,新來的子弟都神情十分呆目:“天啊,好大的巨龍,恐怕實力已經達到了十階,這太強了!”

“傻包,這可是天天神龍大人,曾經在骷髏兵團攻佔我山門的時候,就是神龍大人守住了那幾波攻擊!”一個比較資深的弟子拍着新來弟子的腦瓜子,驕傲的說道。

“天啊,那竟然是神龍大人,我曾經也聽說過那些傳奇故事呢!”

…………

凌葉並沒有落到地面槍門絕去看看,他們的目標只是後山,去尋找一條巨蟒,想要快點找到十階蛟龍就靠它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