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局勢真是TNND瞬息萬變,剛剛楚皓還在考慮要不要幫幫這位小辣椒,現在卻是不得不幫了。那些狗腿子們聽到自己主子的吩咐立馬變得和瘋狗一樣逮着誰咬誰,楚皓因爲被那個小辣椒連累,自然也就成爲了那些狗腿子的攻擊目標。

楚大官人左突右閃,一時那些狗腿子那這個泥鰍一樣的傢伙也是沒法。不過看到一衆狗腿子向着他們倆圍了過來,卻是讓楚皓瞅見了那個公子到底是誰了?楚大官人沒有當誰馬前卒的覺悟,看到這個小辣椒竟然準備利用完就賴賬,有了粥飯就不要和尚的做法很是不爽。

他快步的後退,一點也不給那個小辣椒絲毫佔便宜的機會。讓那個小辣椒自己去對付那些狗腿子,楚大官人只在後面處理一些剩下的沒有擺平的菜,這讓小辣椒也是非常的不爽。怎麼說她也是一個美女,經常有人爲了她無事獻殷勤,沒有想到這個臉色蠟黃的傢伙一點也不憐香惜玉。 “你妹的,這個小辣椒真是害死人了!”楚大官人一掌將一個趁虛而入的傭兵擊暈,恨恨的罵了一句。對於這個無端將其拉入戰火的小白菜楚皓是嗤之以鼻,沒有想到啊,真是沒有想到。張無忌說的話真是TNND的正確,漂亮的女人沒有一個是好東西,古人誠不欺我啊。

瞥了一眼還在前面虎虎生威、大發雌威的小辣椒,楚皓真是有一股罵孃的衝動。真是禍害壞千年,源源不斷的傭兵們不斷的衝擊着小辣椒和楚大官人圍成的防禦圈,眼看着局勢真在不斷的向着對方傾斜,楚皓就感覺到一股無力。

防禦圈終於不敵人海戰術如同潮水一般的涌來,薄弱的防禦終於土崩瓦解。衆多的傭兵們一哄而上,看來這次的衝突已經不是那麼好解決的了。再次出掌斬擊,將一個想要偷襲那隻母老虎的傭兵打暈,楚皓看了看那個少團長或者是公子的角色究竟是什麼人物。

不看不知道,一看楚大官人氣就不打一處來。原來這個少團長就是楚皓的仇人,是他來到這裏唯一一個得罪的仇人,就是那個什麼罪魁禍首的毒蛇傭兵團的少團長江陽明瞭。看到他楚皓內心的陽火“蓬”的一聲就竄上來了,新仇加舊恨這下一把和這個傢伙好好算算。

要不是這個小子,楚大爺需要這麼狼狽的改頭換面嗎?要不是這個小子,他楚大爺會屠殺那三十幾號傭兵嗎?要不是這個小子,他楚大爺會遭到毒蛇傭兵團和衆多傭兵的垂涎嗎?現在剛好有一個機會,楚皓自然不會放過。

楚大官人瞬間像是吃了大力丸、金剛丸、虎虎生威丸、我愛一棒槌一般,出手的力度那叫一個狠啊,看的那個小辣椒都是一陣咂舌,還以爲這些倒黴的傭兵和他有殺父之仇,奪妻之恨。不過小辣椒此時也是非常的高興,這個傢伙既然這麼生猛,他們的安全係數自然也是呈直線向上飆升。

小辣椒本來對於這些傭兵還保留了大半實力,畢竟一會如果真的無法抵擋這些傭兵如潮水一般的侵襲。她就決定逃之夭夭了,哪管這個廢物是死是活的。在關鍵時刻連自己都照顧不了,還學什麼人家英雄救美?顯然這個辣椒美眉選擇性的遺忘了根本不是她口中的廢物想要英雄救美,而是她把他拖進了這個泥沼。

現在的小辣椒美眉非常的興奮,很久沒有這麼快活的出手打架了。每次她找那些工會裏面的傭兵單練的時候,那些傢伙都是忍着她讓着她。雖然那些傢伙掩飾的很好,但是自認爲聰明與美麗都是鳳毛麟角的辣椒美眉怎麼會看不出來。

如今巾幗女英雄有了用武之地,自是要有拼命三郎的精神了。下手也是不像剛纔那樣的畏首畏尾,狠毒之勢比之楚大官人絲毫沒有落入下乘。又是一次如同潮水一般的衝擊,小辣椒美眉瞬間出腿,離她最近的那個傭兵算是倒了血黴。和他的主子走了相同的道路,只不過這次更加的嚴重。

那個傭兵猝不及防生生的受了小辣椒的一腳,瞬間臉色漲的通紅。雙手死死的捂住自己的寶貝小弟弟,這樣真是鳥出事了。受傷的傭兵有點受不了了一跳一跳的緩解着這個小辣椒的催鳥一腳所帶來的痛楚,不過顯然小辣椒還沒有放過此人的打算。

再次伸出修長而又有彈性的美腿踢在了還一蹦一跳捂住小鳥的傭兵的雙腿之間,這下表情真是太精彩了,小辣椒看的興高采烈。也不顧一旁傭兵有點尷尬的捂住自己的寶貝突進的浪潮,而那個雪上加霜的傭兵現在真的知道什麼叫蛋疼了。

再次受傷的傭兵如同烈士一般倒在了衝鋒敵人的路上,像只蝦子一般弓着身子臉色漲紅的雙腿顫抖着,就連一旁不停出手的楚大官人也是一陣唏噓。這個小辣椒真是不得了,誰要是娶她做新娘真是有一陣的挑戰性。

在楚皓的眼裏,這個美麗的小白菜瞬間晉級成爲了定時**。因爲誰也不知道是不是先前還和這個美眉有說有笑,然後突然被她問候了一下自己寶貝小弟弟。小辣椒美眉當然不知道此時楚皓的想法,如果知道的話,嘿嘿,可能楚大官人的寶貝也會出事的。


傭兵工會中那些平時跑單幫的傭兵本來還準備看一場好戲的,而且還不用交費用,真是一舉兩得的美事。不過隨着戰火的不停升級,那些想要看戰爭片的傭兵們也是有點害怕了。畢竟誰要是被這個看上去非常美麗但是心如蛇蠍的女人盯上了,那就沒有什麼好果子吃了。那兩個“蝦米”就是他們最好的前車之鑑。

看到一個個傭兵不停的倒下,那些看戲的跑單幫傭兵的臉色就要蒼白了一分。實在太歹毒了,真是黃蜂尾後針,最毒還是婦人心啊。我們暫且先不討論這個辣椒是不是婦人的問題,但是的確狠毒,的確有成爲最毒婦人心的潛質。就連那些看戲的傭兵們也是死死的夾緊裏 雙腿,生怕這個姑奶奶流竄到他們身邊作案。

楚大官人現在有些累了,不對,不是有些,是非常的累了。“TNND,這些死傭兵竟然把他看成了軟柿子,想怎麼捏就怎麼捏不成,怎麼統統的都朝着他楚大爺來了。”楚皓在心裏咒罵了一句,但是絲毫無濟於事。

這些傭兵好像瞬間大腦搭錯了神經一樣,一窩蜂的全部把仇恨加到了楚大官人的身上。老虎不發威,你還以爲我是Hello Kitty了。真是叔可忍,嬸不可忍啊。楚皓決定也要像小辣椒美眉學習一下,不過當然不是學習她的撩陰腿。

看着這些全部圍上來的傭兵,楚皓瞬間使出五掌,掌掌入肉三分。馬上就有一些先驅爲了後來人證明了楚皓也不是什麼良善之輩,前仆後繼的傭兵們接連被楚皓斷了幾根腿骨和手骨之後,也是明白了這個一看就是發育不良的傢伙也是一個深藏不漏的硬點子。

毒蛇傭兵團少團長江陽明暗暗的皺了皺眉頭,顯然也是明白今天是撞到了鐵板了。不過他可沒有那些傭兵的覺悟,反正那些斷腿、斷手的又不是他江大爺,他自然還是穩坐釣魚臺看着事情的後果了。

不過越往後看,江大爺的臉色也是越來越臭。看着全僕後繼全部都是斷手斷腳的小弟,江大爺覺得有點站不住了。不過他本來就有點站不住,自己的寶貝鳥兒還是一陣陣的疼痛那還能讓江大爺站得住。不過現在迫在眉睫的事情更是讓江大爺忘記了自己的鳥兒的事情,而是對方兩個傢伙實在太生猛了,他自己這邊已經沒有多少人了。

看了一眼仍然在耀武揚威的雌雄雙煞,江大爺的雙腿有點發抖了。今天真是不該調戲這個小辣椒,這下可好沒有斬到便宜還被那個母老虎給站了便宜了,差點把他們江家九代單傳的傢伙也搞的不舉了,還不知道有沒有什麼後遺症,江陽明現在是欲哭無淚啊。

就在雌雄雙煞還在蹂躪那些倒黴的傭兵的時候,傭兵工會門外再次氣勢沖沖的衝進來一羣凶神惡煞的傭兵大漢。這些傭兵可不像楚皓正在解決的那些廢物,而是真正經歷過死亡,從屍體堆裏爬出來的勇士。

他們渾身好像都有一種迫人的氣息,壓得一些旁邊看戲的跑單幫有點喘不過氣來。江陽明一看自己的救星來到,立馬將之召喚到了自己身邊。那表情,那神態就別提有多麼的噁心了,簡直就像看見了自己的親爹一般,就差沒有叫聲“爹”出來聽聽了。

楚皓自然也是發現了這些不速之客,不過發現這些傢伙一個個向着那個毒蛇傭兵團的少團長靠攏就知道今天想要報仇是無法完成了。不過看他們的樣子也是沒有絲毫出手的慾望,看來這些傭兵在毒蛇傭兵團也是真正的精銳。

楚皓猜的沒有錯,這些傭兵正是毒蛇傭兵團真正的精銳部分,也就兩百多人。今天他們也是湊巧了,完成任務準備到傭兵工會來交任務沒有想到會出現這種事情。不過他們也不會隨意的和他們嚴重的螞蟻過招,這樣簡直玷污了他們的武技。

就在這些傭兵層層保護住江陽明的時候,傭兵工會再次衝進來一羣鎧甲分明的傭兵,看樣子與保護毒蛇傭兵團少團長江陽明的那一對傭兵也是不遑多讓,甚至還隱隱超出。而且最爲重要的這對傭兵的人數更加的人多勢衆。

楚大官人現在真有一種想哭的衝動,不就是來交一下任務嘛,需要這般大的陣勢嗎? “我R你妹的,我是純潔無辜的受害者。只是來交收一下任務而已,用得着這麼大的陣勢來歡迎我嗎?”楚大官人在內心瘋狂的嘶嚎,對於這不公平的待遇楚皓準備要用法律的武器來捍衛自己的安全。不過轉念一想這裏TMD的就不是一個講究法律的世界,誰的拳頭大誰就是牛13的人物。

將運用法律的武器捍衛尊嚴的楚大官人真的沒有絲毫的辦法了,對於這幫他眼中的野蠻人,楚皓真的是無計可施了。顯然他選擇性的忘記了自己以前不知道殺了多少也算是無辜的傢伙,如果真的有法律武器的話,第一次楚大官人就應該要上刑場處以絞刑。

安靜,瞬間的安靜,安靜的連一根針掉到地上都能聽得見迴音了。

楚皓自然也是發現了其中小道道,眼睛呼嚕嚕直轉,心裏不知想着什麼猥瑣的事情。不對啊,此刻他們應該非常囂張的擺明自己的強勢,然後將想要調戲的再次調戲幾遍,想要斬殺的一窩蜂的撲上去將其斬殺才對啊。

楚皓有點轉不過腦袋,顯然一切都不在楚皓的想象之中了。兩幫人馬沒有誰要率先動手的樣子,都在冷靜的對峙着。空氣在這一刻彷彿變得非常的壓抑,壓得楚大官人有點喘不過氣來。“難道他們認出我了?不會吧,我的僞裝可是做的非常的到位的,就連那個花和尚都差點沒有認出來啊!”楚皓顯然認爲這兩幫人馬是認出了他來,現在正要上演搶羊腿的好戲。當然這對於楚大官人來說,並不是什麼好戲,只因爲這羊腿的主角就是他自己。

楚皓在和花和尚在一起喝酒的時候就知道了妖獸小鎮的幾個勢力之間爲了可謂是煞費苦心了。現在如今兩幫勢力竟然在他的面前對峙了起來,楚大官人順水推舟了就以爲他們已經認出來他的真面目來。

看到傭兵工會再次涌進了一對更加牛13,更加實力強橫的傭兵小隊進來。那邊還在打的熱火朝天的小辣椒也是逐漸的停下了身子,不過還不忘招呼一下睡在地上已經斷了腿的一個傭兵的小弟弟,直接讓他成爲了蝦米。

“這個女人真是狠毒啊!”衆多的領頭傢伙看到這個小辣椒竟然專門招呼人家男性公民的小弟弟,心裏都是瞬間蹦出了一個這個丫頭不能招惹的念頭,自然楚皓也在這羣人之中。楚大官人已經決定以後看到這個小辣椒一定要退避三舍,爲了以後的性福生活,這個小辣椒是絕對不能招惹的。

看到衆多人都是一副吃了蒼蠅的樣子,小辣椒顯然非常的滿意這個效果。搓了搓雙手,小辣椒掃視了一下在場的所有傭兵。被她的目光所及,基本上所有的傭兵都是不自覺的憋了憋雙腿,生怕自己的寶貝傢伙遭到這個母老虎的蹂躪。

看到正對門的那些剛剛進門的傭兵,小辣椒瞅了瞅帶頭的那個傢伙。漂亮的小臉瞬間染上了一層淡淡的紅霞,像一個還略有青澀的蘋果般更加惹人憐惜。當然楚皓如果看到這個小辣椒此時的表情,一定會大跌眼鏡。這個母老虎還是害羞嗎?這是值得一個探究的問題。不過此時楚皓大部分的注意力全部投入到了兩幫勢力的對峙之中,絲毫沒有關心還在身後的小辣椒了。

小辣椒低下了有點發熱的美麗小臉蛋,微微的吐了吐舌頭。這個動作更加的惹人犯罪,讓一些牲口們不自覺的吞了一口口水,不過想到這個丫頭的強悍猶如母暴龍真實面目,這些牲口們還是望而卻步。因爲誰也不知道會不會在關鍵時刻被她的撩陰腿給伺候了一把,以後都無法享受了。

空氣好像在瞬間被抽乾的一滴不剩,壓抑着每一個在場的傭兵的心嘭嘭直跳。就連一直穩坐釣魚臺的少團長江陽明也是有點變了色,楚皓當然不會騷包的以爲是自己虎軀一震,王霸之氣將這些人震得。

唯一且正確的解釋,就是剛剛進門的這隊一副讓人生人勿進臉孔的傭兵們。“他們究竟是什麼人?竟然讓的這個騷包風流才子的江陽明都有點害怕?”楚皓心裏蹦出了幾個問號,當然這些問題是不會有人替他解答的。他也不會騷包的跑上去和他們套近乎,楚皓最爲鄙視的就是那些諂媚阿諛的傢伙了。

時間一點一滴的流逝着,對峙之勢沒有任何的鬆動,也沒有任何人有什麼小動作。敵不動我不動,敵欲動我先動。偉大的孫子兵法在這個世界依舊被闡述的淋漓盡致,楚皓有點騷包的想到。

看着這本嚴峻的局勢,一些圍觀看戲的跑單幫傭兵也知道現在這個地方真的是一個是非之地,各個都是卷着尾巴飛速的逃離現場。毒蛇傭兵團的傭兵顯然也有點支持不住了,不時的有人暗吞口水的聲音,不過雖然聲音很小,但是整個傭兵工會裏面的人還是依舊可以聽到。

風流少團長也有點支持不住了,額頭的冷汗已經順着臉頰慢慢的滴到地上。他不知道今天這些凶神惡煞的傭兵執法隊怎麼會突然出現,他們不是在巡視妖獸山脈嗎?怎麼會突然回來了,江陽明有種欲哭無淚的衝動,怎麼自己就那麼悖呢?

做什麼好事都有人破壞,先是想要和那個美人趙俏兒玩玩強*奸遊戲,沒有想到被那個該死的修羅打亂了好事,現在他只是想要調戲一下前臺服務小姐,又被一個可惡的傢伙攪亂了好事。現在更是得了,連傭兵執法隊都出來了。江陽明覺得自己就像一個小小的餐桌,上面擺滿了杯具。

小辣椒瞥了一眼有點抵擋不住氣勢的風流才子江陽明,眼裏閃過了一抹鄙視。又看了一眼現在仍然穩坐釣魚臺的執法隊隊長,一雙好看的眸子眨了眨。顯然是向這個隊長傳遞了什麼不爲人知的消息,執法隊隊長由於和小辣椒是正對面也是非常理解的看到了她的眨眼示意,也跟着眨了眨眼表示知道了。

最令小辣椒看不明白的就是風輕雲淡的這個三十歲左右的臉色蠟黃的男子了,他總是覺得這個男子身上有很多矛盾的地方。但是仔細查看的時候又是什麼也沒有發現,這讓小辣椒非常的好奇。好奇心可以害死貓,更可以害死母老虎,誰叫老虎是貓咪的徒弟呢!不過顯然這個小辣椒暫時還不明白這一點。

戰火一觸即發,就看誰的忍耐限度更好了。楚皓一副風輕雲淡的樣子好像絲毫沒有掉進狼窩的覺悟。現在楚大官人也明白了,這些人不是爲了自己來的。他們看都沒有看自己一眼,也沒有絲毫的表示,完全把自己當成了空氣處理。

雖然被當成了空氣處理讓我們的楚大官人有點抓狂,怎麼說他楚大爺也是一個比較帥氣的人見人愛、花見花開的小草啊,怎麼這這樣的無視他。不過顯然這樣的惡劣環境下,楚大官人也不會沒事找事。

楚大官人對此表示毫無鴨梨,但是楚大官人沒有壓力不代表別人也是和楚大官人一樣表示毫無鴨梨啊。風流才子江陽明帶來的幾個跑腿的,平時沒有事情欺負良民婦女還行,這樣的情況之下就也是無能爲力了。不過爲了顯示他們對於主子的衷心,他們此時非常牛13.

只見一個剛剛攻擊在最後面的一個跑腿擦了擦額角的虛汗,雙腿還稍微有點打顫,顯然剛纔的衝擊讓他見識了那個母老虎的兇悍。不過此時他感覺自己無比的硬氣,就像那英勇就義,誓死不屈的先烈一般。

“你們知道我們是誰嗎?我們可是毒蛇傭兵團的人,這位是我們的公子也就是我們的少團長,我勸你們招子放亮一點,不要惹了我們少爺不然······嘿嘿,讓你們全家一起消失。”那個跑腿的指了指自家的公子,還一臉皮笑肉不笑的對着對面的傭兵說道。

“哦,你們毒蛇傭兵團這麼厲害。失敬失敬,我剛纔只是一時失誤,還望各位大人不計小人過。放小人一馬,小人一定感恩戴德爲你們少爺公子立下長生牌位。”楚大官人看到如此的環境下還能這樣飆糞的極品,忍不住就想着要捉弄捉弄他。

“嘿嘿,知道我們少團長的厲害了吧!”顯然這個極品跑腿的對於他的話語的恭維很是開心,不過他轉眼看了看對面的那羣執法隊。臉皮再次拉了下去,說道:“還是有一些人是明白事理的,我勸你們不要輕舉妄動。不然別怪我們公子率領精銳將你們一舉剷平,還有我們公子看上那個前臺的了,勸你們今天晚上乖乖的將這個小妞送到我們府中讓公子寵幸,這是你們的福分,也是那個小妞的福分,知道嗎?”

他瞅了瞅對面那羣凶神惡煞的執法隊,雖然他有點恐懼對方的氣勢也不明白對方的來路,但是他覺得他此時是爲了他們公子,所爲富貴險中求。現在表明了忠心,以後可能他們少團長會對他親睞有加。想到日後自己一人之下萬人之上,這個跑腿的就是一陣大樂。

顯然這時候,這個極品跑腿沒有注意到他們的風流才子少團長江陽明的一張清秀的臉蛋已經鐵青而且還有點泛白。江陽明心中那個氣啊,恨不得立刻、馬上將他塞到他媽媽的肚子裏面重新輪迴一遍。

執法隊的人可以隨便招惹的嗎?江陽明沒有招惹過還不知道,但是下一刻他就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知道了執法隊的兇悍,簡直比那隻母老虎還要母老虎。一對傭兵二話不說,如同蒼鷹搏兔一般,快速的衝擊而上,還沒有等江陽明反應過來,自己這邊的傭兵已經差不多倒下哀嚎了。

看到自家的精銳在執法隊的眼裏竟然如此不堪一擊,江陽明的臉色一陣紅一陣白。此刻他不能拉開面子,鐵青着一張死人臉怨毒的看了一眼楚大官人輕輕的“哼”了一聲,看來他們之間的仇怨結的太深了。

楚大官人有點轉不過腦子,又不是自己把他們擺平的爲什麼好像殺父之仇一般看我,好像要削我的肉,喝我的血一樣。楚皓有點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了,不過看了看對面朝着自己作着鬼臉的母老虎還是決定消失爲好。

看到對面的臉色蠟黃的男子沒有理睬自己,江陽明更是火大。要不是這個傢伙在一邊挑撥離間哪裏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不過此時說什麼都來不及了。瞥了一眼倒在地上**的衆多傭兵,江陽明沒有吭聲吊着頭牛13轟轟,臉色鐵青的走了。

PS:話說網文大勢,正版爲主,盜版爲輔。現在正值榜位空虛之時,楚皓曰:“請大家看看正版,多加點擊,讓我衝上新書榜前面吧,可不可以?謝謝廣大的朋友了。” “我R,看來今天的事情又是一個**煩啊!”楚皓在心中暗罵了一句,顯然也是明白今天又和毒蛇傭兵團結了一個大梁子,而且還是自己這一副新的面孔。看了一眼還是有點扭捏了母老虎,楚皓差點就準備拔腿而逃了。不過想想今天來這裏的正事,楚皓又厚着臉皮憋着雙腿進去了。

“喂,你說今天怎麼辦?我和毒蛇傭兵團的人接下了仇恨你得賠我精神損失費,營養費,護理費還有人身安全費,不然我現在出去都可能有生命的危險?”楚大官人看了看旁邊的小辣椒毫不留情的說道。

小辣椒聽到他說出來這麼多的費用,雙眼一白。本來她把這個無辜的傢伙拉近了戰圈是有點不好意思的,不過看到這個傢伙竟然這麼囂張的找自己要這麼多的名義錢,不免有點鄙夷。低下的頭也瞬間擡了起來,還挺了挺那足有35D+的胸器,一副老孃就是不給的樣子說道:“你還好意思說,要不是你在旁邊礙手礙腳,老孃早就把這些廢物給擺平了。是你自己好死不死的賴在這裏被他們攪進去了,你還怪我?”

“額,難道錯的全部是我,是我不該救你讓那個風流才子調戲你!”楚皓一陣無語,沒有想到今天碰到一個如此剽悍的美眉,竟然可以睜着眼睛說瞎話還一點都沒有羞怯感,真是西風日下人心不古啊。

楚皓現在終於知道女人都是不講理的怪物,而且還把自己的救命恩人說的這般一文不值。瞥了一眼還在一旁站着的傭兵工會執法隊,要不楚大官人都準備先將這個小辣椒給圈圈叉叉了,要你這麼生猛。

看到旁邊這個這個傢伙的無奈表情,小辣椒很是滿意的點點頭。一副“老孃就是這樣”的表情絲毫沒有給我們的楚大官人的面子,楚皓現在也知道自己不能把這個小辣椒怎麼樣所以也是非常明智的沒有任何的舉動。

看着這邊小辣椒與那位臉色蠟黃的男人在爲了費用的事情爭吵的話語,執法隊隊長也是皺了皺眉。他開始的時候還以爲這個傢伙是想英雄救美所以才大顯身手的,沒有想到竟是這個丫頭把他拖進了戰圈之中。

本來在心中對於這個男子還是有點惡感的執法隊隊長,現在卻是有點敬佩了。敢找一個美女要這麼多的費用,不是一般的人勇氣啊。要是別的一些什麼人,看見這樣一個大美女遭到欺凌肯定會爲了世界和平而拯救美麗的少女的,時候在充當一下非常瀟灑的英雄俘虜美女的芳心,沒有想到這哥們,竟然打起了美女腰包的主意。

“這個仁兄,你的一切損失全部由我們傭兵工會承擔,保證不會給你帶來任何的損失。而且我們還會警告毒蛇傭兵團的那些爛泥扶不上牆的東西,讓他們招子放亮點,不會找你麻煩的。”執法隊隊長倒是非常客氣對着楚皓說道。

楚皓翻了一下白眼,沒有想到這個傭兵工會執法隊的隊長竟然這麼的厚黑。“你能有那麼大的本事他們還敢在你們的地盤叫喧,難道當我就那般的好騙?”楚皓對於這個傢伙的話十分的不置可否。雖然賠償肯定是少不了的,這點楚皓心裏清楚,但是想要毒蛇傭兵團的不秋後算賬,你們可能還是不夠格的。

不過楚皓不會這麼沒有腦子的說這些話,這可是真正的打臉。人的臉,樹的皮。怎麼做人都行,就是不能撕破臉皮,那樣對誰都是沒有好處的。楚皓也沒有那般的謙虛,既然他們真的給自己賠償,那就是最好。反正他楚大官人不會嫌錢多了沒有地方放,而且現在楚皓的乾靈戒指就是吞錢機器,大量的妖晶被其吞噬有了大筆的金錢楚皓也不用那麼辛苦的每天和妖獸搞親密接觸。

和那個傭兵工會執法隊隊長將一些賠償的金幣搞到手,楚皓心裏那個高興啊。金幣就是一個好東西啊,錢就是命,命就是狗屎。楚皓對於這句話十分的贊同,每年妖獸山脈不知道要吞噬掉多少人的性命卻依然有着無數人趨之若鶩就已經說明了這點。那些人或者說是傭兵大部分不都是爲了金幣,爲了生活嘛。

小辣椒很顯然非常不爽這個一點也不帥氣的傢伙居然真的敢要執法隊隊長賠償的金幣。按照她的瞭解這些社會最底層的小傭兵可以順便照顧或者幫她趕走一些猥瑣的蒼蠅已經是很大的福氣了。在工會裏面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做這般的差事,沒有想到被他碰上了居然還找自己要錢,

瞪了楚皓一眼,小辣椒又看了看那個執法隊隊長,對着他眨了眨眼睛,一副古靈精怪的樣子。楚皓由於揹着小辣椒看着執法隊隊長,自然沒有看到小辣椒的舉動。如果看到小辣椒居然敢瞪他的救命恩人的話,楚皓一定會要抓狂,一定要把這個小辣椒在心裏圈圈叉叉一百遍啊一百遍。

執法隊隊長朝着楚皓友好的笑了笑,非常謙遜的說道:“既然賠償的事情已經和仁兄商量並協議好了,在下也要帶着弟兄們下去了。已經如果遇到什麼麻煩,可以到傭兵工會來尋我,我一定會盡力幫你做好,絕不會推辭。”


楚大官人自然又是一番客套。看着執法隊隊長慢慢消失在自己的眼睛範圍之內,楚皓閉着眼睛仔細的想了想。他總是覺得這股事情透露着一絲不對勁,而且這個執法隊隊長也不是什麼對其友好之人。剛開始的時候,他明顯的感覺到這個傢伙對着自己有一股淡淡的敵意,難道是自己的感覺錯了,出現幻覺了。

楚皓沒有想那麼多,反正以後也不會和他們打交道。楚皓揮一揮衣袖,對待他們絕不會帶走一片雲彩,但是卻帶走了一帶金幣。轉過身發現那個擁有着35D+的絕世胸器的美眉已經在堅守崗位了,楚皓有一種錯覺。

“她會是什麼堅守崗位的人嗎?”楚皓表示嚴重的懷疑,不過也不好打擊人家的工作熱情。踱步到了絕世胸器美眉的辦公桌前,楚皓定下了身子。坐着的美眉顯然裝作把這個大活人、大男人當作空氣處理,一副完全沒有這個人的樣子。

輕輕的敲擊了一下桌子,楚皓有些無語的說道:“這位美眉,我是來交收任務的。”

“傭兵號、傭兵名?”小辣椒一副公事公辦的樣子沒有絲毫的廢話,言簡意賅。

“額!?”楚皓抓了抓腦袋,說真的楚皓還從來沒有看到自己的傭兵徽章,自己的傭兵號就更是不知道了,從空間袋中一番辛苦的尋找,終於在某一個角落中找到了傭兵徽章遞給了小辣椒有點不好意思的說道:“給,你自己看看,我不知道傭兵號在哪裏?”

小辣椒看了看面前有點臉紅的的傭兵,一副看動物園耍猴的樣子。她實在沒有想到今天會遇到這個極品傭兵,先是找自己這個大美女要錢要賠償,現在居然連自己的傭兵號都不知道。難道這個傢伙是從外太空來的?

小辣椒有點無語的結果傭兵徽章,查看了一番工會的日誌。越看越是有點心驚,這個傢伙實在太變態了,竟然一個月完成了九件E級任務,而且有很多還是在傭兵工會懸掛時間非常長而又沒有人能夠完成的E級任務。

小辣椒有點目瞪口呆,不過還是非常快的掩飾了自己的情緒。她可不想在自己鄙夷的人面前丟臉面,一副很是正經的幫她辦理好手續,一切的獎勵也都及時的付給這個傢伙。一副公事公辦的樣子,不過只有小辣椒自己知道她現在內心有點翻江倒海了。他沒有想到這個看上去只有武徒七星的傢伙怎麼完成了這些任務,難道是有人幫他完成的?

越想小辣椒越是相信,認爲自己的想法應該就是事實。特別是討厭一個人的時候,總是覺得他沒有那麼的厲害,就算是事實證明他們也是掩耳盜鈴般的自欺欺人。楚皓將獎勵一摞包的收進了自己的空間袋,此刻楚皓信了那個滿足啊。拿着獎勵就是不一樣,感覺有點輕飄飄的。


收回了從小辣椒手裏遞過來的徽章,小辣椒看了一眼這個有點鄙夷而且非常不帥的傢伙。公式化的口吻說道:“只要再次完成一個E級任務就可以到工會來辦理升級業務,你的徽章等級就會升高,接到的任務等級也會再次升高。”

楚皓沒有答話,不置可否。拿到了獎勵就應該遠離這是非之地,楚皓邁着小步哼着小曲轉身準備離開。小辣椒越想越覺得不對,認爲肯定是有什麼人幫他的。爲了滿足女人心裏的好奇心,她決定要好好查一查這個傢伙的資料,看看他究竟是什麼來路,竟然有人幫助他完成任務。

小辣椒的思想裏面是認爲這個傢伙肯定是那個大傭兵團的二世祖人物,不過這並不妨礙女人特別是漂亮女人的好奇心。拿出關於傭兵團的詳細資料,小辣椒開始慢慢的翻閱。不過讓小辣椒非常失望的是這個傢伙竟然不是那些大傭兵團的。

因爲傭兵團的傭兵接受任務的時候,資料中會有關於他們領取任務的記載。小辣椒找了半天也沒有找到關於剛纔那個傢伙交收任務在一些大傭兵團的記錄。小辣椒又開始對一下較小的傭兵團開始查找,這不查不知道,一查嚇一跳。

這竟然和一個月之前剛剛成立的傭兵團接受的任務一致的相同,只不過傭兵團資料中記錄的任務比他完成的任務多得多,而且最令小辣椒奇怪的是,這個傭兵團的名字竟然叫羣魔亂舞!而且這一個月完成了任務就足有十九件之多,都是E級任務。

如果這個傭兵團的人數有不少人還不會引起小辣椒的過分專注,但是最沒有令小辣椒想到的是這個傭兵團竟然只有兩個人。“乖乖,他們都是怪物嗎?”小辣椒有點呆滯的看着傭兵團資料想到。 “乖乖,他們都是哪裏跑出來的妖孽啊!”看到這份關於記載羣魔亂舞傭兵團的資料,小辣椒有點呆滯的唏噓道。這是在太讓人難以置信了,這兩個剛剛註冊的G級傭兵竟然分別在一個月之內完成了或爲九件或爲十件的E級任務。

這簡直顛覆了小辣椒心中以往一貫認爲的傭兵想要升級難入登天的真理。而且看面前這個稍次一點的完成了九件任務的一點也不溫柔的男人,小辣椒可以明顯的感受到這個傢伙只有小小的六星武徒的實力。“什麼時候E級任務這麼好完成了?難道那些妖獸全部發燒犯病了?”小辣椒心中的問號不停的向上涌着。

轉過神來,看了看已經走出傭兵工會大門的楚皓。小辣椒脫口而出道:“站住!”不過說出這句話之後,小辣椒就有點後悔了。俏臉也不禁紅了紅而且還有點發熱,但是看到那個傢伙竟然對自己的話語不理不睬,還一個勁兒的向着前面走的更快,小辣椒發飆了。“我叫你站住!”小辣椒有點氣勢洶洶的說道。

“額,是叫我嗎?”楚皓心裏一陣悲苦,不過還是轉過身來用手指指了指自己,對着這隻母老虎微微一笑的問道。那笑容簡直讓人如沐春風而且還帶着絲絲的無辜意味,讓人生不出一絲的氣憤。

“不是叫你我叫誰?難道這裏還有別的什麼人嗎?”小辣椒看着這個傢伙臉上如沐春風的微笑卻是彷彿熟視無睹,一副氣勢凌人的說道。嫣紅的小臉蛋上不知道是氣憤還是因爲害羞,當然這隻有當事人自己明白了。

楚皓轉過身來,四處掃了掃一番探究的樣子,的確沒有一個人連一個鬼影也沒有。對着小辣椒歉意的笑道:“對不起,我不知道你是在叫我。”小辣椒一陣氣結,特別是看到這個傢伙明明是裝的那種四周掃視一番的樣子,就差沒有將“我是假裝的”寫在臉上了。而且這廝還非常無辜的說什麼對不起這類的話語,有讓人找不到一絲的藉口。

小辣椒有種狗咬刺蝟無處下牙的感覺,咬了咬晶瑩潔白的小牙齒,小辣椒真想在這個傢伙身上咬上幾口才算解恨。不過爲了明白心理面的好奇,小辣椒還是決定先把這個計劃延遲實行。“我懷疑某些人居心不良,居然請人代做任務,刷高自己的傭兵等級。”小辣椒急中生智,頗爲自己找到了一個合理的藉口而感到驕傲。

看到這個母大蟲的得意表情,楚皓又怎麼不知道這是母大蟲特意的刁難他而故意找的藉口。不過誰叫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呢。楚皓沒有做過多的反駁與解釋,而是非常隨意的說道:“請問你又什麼證據表明我是請人代爲完成任務的?”

聽到這個可惡的傢伙如此風輕雲淡的一句話,小辣椒的表情瞬間僵硬,驕傲自豪的表情瞬間定格。“是啊,我有什麼證據證明他是請人代做的?”小辣椒糾結了一下這個問題,轉了轉頗爲狡黠的漂亮雙眸,摸了摸自己的小腦袋瓜子,小辣椒終於想到了一個好主意。

看了看這位非常不溫柔而且還可惡的傢伙,小辣椒圍着楚皓的身子轉了一圈,看的楚皓身上雞皮疙瘩都掉了一地。“怎麼用這幅眼光看人家啊?好像妓*院裏面的嫖*客挨個欣賞各個風情萬種的佳麗一般,想要找到一個合適的晚上共度良宵一樣。”楚皓心裏有些打顫的想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