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這就讓張小強有些摸不着頭腦了,這是什麼套路?難道大伯一家人良心發現,都改性了?

一行人走到院子裏,張小強這才發現院子裏面已經擺了六張桌子,已經坐滿了不少人,做的都是遠房親戚和一些鄰居,張之遠拉着張之鋒的手:“四弟,快到屋裏來,他們都來了,咱媽也來了,趁着這個機會,咱們一家人好好的聚聚,樂呵樂呵。”

大伯昨天在村頭的飯店訂了十桌,除了院子裏面的六桌,屋內還有四桌,不過這四桌坐的都是一些比較親近的親戚了,這些人來吃飯是要賀禮的,很明顯就可以看出,屋內四桌和屋外四桌上的菜也不一樣,屋外是來捧人場的,十二個菜,一條整魚一隻整雞,其餘就沒啥值錢的玩意了,而屋內的就不一樣了,他們是來捧錢場的,整整十八個菜,整扇豬臉,老鱉,羊湯都是硬菜。

張之遠夫婦二人,帶着張之鋒和張小強來到一個房間,張之文一家人還有張之凡一家人已經坐在那裏了,看到張之鋒來了,衆人皆站起身迎接,張之文還笑罵道:“老四,你都幾點了,你咋纔來,是不是怕隨禮啊!”

“不是不是,我都準備好了,外面人多,沒好意思拿出來。”

說着,張之鋒便從兜裏拿出來早就準備好的六千塊錢,伸手準備遞給大哥張之遠,並且說道:“大哥,恭喜你喬遷新居,弟弟我祝你身體健康,全家幸福。”

本來每個人臉上都洋溢着笑容,可當張之鋒把錢拿出來的那一刻,所有人都愣了一下,坐在老太太身邊的張楠更是不屑的瞥嘴:“就這點錢,打發叫花子呢!”

張之遠當然沒有去接這錢,他面無表情的坐下,翹起了二郎腿:“四弟,你是不是看不起我家啊?”

“大哥你說的這是哪裏話?雖說我們以前有過不愉快,但不管怎麼說,我們都是一家人,我還能跟你記仇嗎?”

“那你這點錢是啥意思,這不就是明擺着打我臉嗎?你二哥和三姐都上了十萬,你上六千,你這是沒拿我當你大哥啊?”

十萬?張之鋒傻眼了,二哥和三姐家裏並不富裕,十萬塊錢對他們來說並不是一筆小錢,大哥喬遷,他們怎麼可能會拿出十萬當做祝禮呢!

而旁邊,一直沒有說話的張小強卻是看出點道道來了,十萬?這怎麼可能,怕是以前都夠嗆,這分明就是他們挖了一個大坑,等着老爸往裏面跳呢!

這個時候,老太太也發話了:“老四啊,這就是你的不對了,你二哥三姐家這麼不富裕,依舊能拿出十萬當賀禮,你家都在城裏買房了,條件這麼好,難道十萬還拿不出來嗎?” 第146章 別逼我了,行嗎

十萬?二伯和三姑家,真的給大伯家十萬喬遷禮?這一點張小強怎麼可能相信,又是便說道:“奶奶,我能看看二伯和三姑家的禮金在哪嗎?”

大娘笑了一下,既然做戲就要把準備足了,當即就拿出一個黑皮袋子放到桌上,打開之後,袋口還特意朝着張之鋒和小強:“看到了嗎?這有什麼好作假的!”

張小強抿抿嘴沒有說話,心裏面卻是對大伯等人豎起了大拇指,高,這一招實在是太高了,大伯家前段時間不是中了一百萬的彩票嗎,怕是黑皮袋子裏面的二十萬,也是大伯跑到銀行取的自家的吧,左手換右手,空手套白狼,高,這一招實在是太高了!

張之鋒看看袋子裏面的二十萬,臉色有些難看,他本以爲六千塊錢足夠了,沒想到二哥和三姐,居然每家都上了十萬,自己的六千和人家的十萬想比,簡直就是小巫見大巫。

不過十萬這麼多錢,他肯定是拿不出來,於是便有些爲難的說道:“大哥,真不好意思,家裏確實沒有錢了,你也知道,家裏剛買了房子,小強還在上學,你看這樣行不行,我給你拿兩萬四,湊夠三萬。”

即使是三萬,也讓張之鋒有些肉疼,他不是傻子,早就看出這是大哥等人給自己捨得圈套,不給錢吧,這麼多了親戚鄰居都在這,以後指不定怎麼討論自己呢,若是給了,這錢可打了水漂了,而這三萬,也是張之鋒身上所有的積蓄,這錢沒給小強上學用,也沒買房子,反倒是給大哥隨禮了,這讓張之鋒心裏很不好受,合着我們家就該受你們欺負!

可張之鋒又能怎麼樣呢,他從小就老實,上學的時候不爭不搶,爸媽給哥哥姐姐買新衣服,沒給自己買,他也從來沒有坑過聲,哥哥姐姐在外面闖禍把鍋甩在他身上,他也從來沒有解釋過,面對爸媽的笤帚疙瘩和雞毛撣子,他從來都是傻笑着說下次不敢了。

“老四,你坐下。”張之遠面無表情的拉着張之鋒,坐在了自己旁邊:“你今天能來,我很高興,今天是我家喬遷新居大喜的日子,哪怕你一分錢賀禮都沒有,你來了,我也領情!但是今天,咱媽,咱兄妹四個聚在一起了,爲什麼你要故意讓我難堪?”

“從昨晚給你打完電話,我就開始翹首以盼,還惹的你大嫂不高興,說不用在門口等你,你又不是不知道家門,我最後等到你了,熱情的邀你進屋,可我最後換來的是什麼?”

張之遠擲地有聲,一副大義炳然的模樣,指着張之鋒手裏的六千塊錢:“換來的就是你的看不起嗎?換來的就是你的輕視嗎?你二哥你三姐都上了十萬,憑啥你上五千?你沒錢可以給我打電話,我可以提前給你十萬,你做做樣子也行啊!爲什麼今天在這麼多親朋好友面前,要打我的臉?”

一時間,張之遠吐沫星子橫飛,不知道的,還真的以爲他多好似的。張小強內心一陣腹誹,你丫小聲點,就算我爸一分錢不給你,別人也不知道啊!

此時此刻,張之鋒都快哭了:“大哥,可我家裏真沒錢啊!你說你要我幹什麼, 我幹什麼都行,你要我拿十萬出來,我真的要去賣血了!”

“這是什麼話!”老太太猛的拍了桌子:“老四,今天可是你大哥家大喜的日子,什麼賣血不賣血的,你是故意說這種不吉利的話嗎?”

“媽,我求求你們不要爲難我了,家裏真沒錢啊!”張之鋒真的哭了,他不明白,都是一家人,爲何親生母親和大哥爲何如此這般咄咄逼人,到底還有沒有那她當家人。

“行了四叔,你就別裝了,你家幾十萬的房子都買了,還會缺這點錢嗎?我看你就是不捨得掏錢。”吃着瓜子的張楠,很是嫌棄的說了一句。

“老四啊,不是我說你,今天是什麼日子你還不知道嗎?你就是這樣對大哥的,你忘記你小時候被人欺負,大哥幫你打架的事了?”

“四弟啊,你也真是的,這不是明擺着讓大哥難堪嗎?今天來了這麼多親戚朋友,我看你就是成心的,你讓大哥的臉往哪放,讓他以後還怎麼擡得起頭。”

“……”


張之鋒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百口莫辯,兩個 哥哥一個姐姐,還有侄子的話,讓他心如刀絞,他真的不明白自己到底做錯了什麼,爲什麼每一個人都針對他,是不是自己上輩子就欠他們的。

尖酸刻薄的語言,像是無數子彈擊穿了他的胸膛。

一直一來,那個一直爲了家庭和睦,有苦說不出的漢子終於承受不住了,他猛的站起身,右腳一下把凳子踢開,然後跪在了地上,咣咣咣就是幾個響頭:“別逼我了,行嗎?求求你們,別逼我了!”

等他擡起腦袋上,額頭已經流出鮮血。

所有人都傻眼了,但沒有一個人去阻住他的,張楠更是暗中開始數數蘇:“一個,兩個,三個……”

砰!

這時,老太太再次拍了桌子:“老四,你這是幹什麼, 想用自殘的方式逃避責任嗎?今天是你的錯就是你的錯,你不要做任何解釋!”

張之鋒也不搭話,此時的他眼淚鼻涕橫流,依舊在咣咣咣磕着響頭。

張小強急忙上前攙扶:“爸,你這是幹什麼!快起來!”

“我不起!”

“爸,你眉頭流血了,不要再磕了,先去醫院。”

“你不要這樣,十萬塊錢我給你出,你不要……”

不等張小強把話說完,張之鋒已經昏厥過去。

這可把張小強給嚇壞了,趕緊撥打了急救電話,看着冷漠的大伯等人,張小強暗中咬牙,等着吧,今天你們給予我爸,我遲早替我爸十倍百倍的還回來!

沒多久,救出車來了,拉走了張之鋒和張小強,醫生在給張之鋒檢查完身體之後,表示他身體並沒什麼大礙,昏迷是因爲情緒波動較大。 第147章 臭名遠揚

聽到老爸沒事,張小強這才放下心來,在去醫院的路上,張小強就給老媽打了電話:“媽,你聽我說,你不要擔心,也不用害怕,我爸因爲情緒激動昏迷,現在在救護車上!”

“你爸被救護車拉走了?!”不等張小強把話說完,劉秀菊擔心的聲音響起:“你爸怎麼樣,有沒事事?”

說這話的時候,李秀菊已經鎖了前方,匆忙往醫院趕來了。

“我爸沒事,放心吧,媽,你來的時候路上慢點。”

“我知道了。”

雙方掛了電話以後,救護車已經到了醫院,醫生趕緊對張之鋒進行了全面檢查,檢查結果很快就出來,除了額頭上磕出來的傷痕,除此之外,身體並沒有其他異樣。

這個時候李秀菊也敢來了,看到老媽腦袋上縫合過的傷疤,再看看被逼成這樣,依舊沒有醒來的老爸,張小強的眼神開始變的冰冷起來。

我還管你們是什麼人,就算親戚那又怎麼樣,親戚都做到這份上了,你們把我爸媽都逼成這樣了,我還用得着跟你們客氣嗎?

他跟老媽說了一聲回學校上了,便到了醫院樓下,接着就給王龍打電話,電話接通之後,直接開門見山說道:“我遇到事了,需要你的幫忙!”

“什麼事啊強哥啊?”

“小事,你丫以前不是混子嗎?給我來點人,人頭費我出了!”

“臥槽,強哥,你到底出啥事,咋還讓我碼人呢?”

“你少廢話,我就問你,能不能給我碼起三十號人!”

“那必須能啊,雖說我現在不混了,但這幾年我也算認識了不少人,只要給錢,別說三十號人了,就算一百人也沒問題。”


“那行,完事告訴我。”

說完張小強便掛了電話,接着又通過TT轉賬給王龍轉了一萬塊錢,備註活動經費。

收起手機,王龍打了一輛出租車,直奔大伯家而去。

快到地方的時候,他受到了王龍發過來的短信:“三十人已經就位,五輛車。”

“行,你們到張家村村頭,等我指示。”

王龍很快回復:“明白!”

出租車在村頭停下,張小強面無表情的朝張之遠家中走去。

此時親朋好友們還在吃着飯。

屋內,奶奶一臉的不悅:“這老四真不是玩意,就因爲十萬塊錢還跪下磕頭,至於嗎?”

“奶奶,你就不要再說了,就算是讓四叔死,他也捨不得掏出這十萬塊錢啊!”

快到張之遠家門口的時候,張小強通過張家村的TT羣,發了一段視頻出去。

這個TT羣裏面,都是張家村的村民,是村委會爲了通知村務組建的,每個張家村的村民,下到三歲孩童,上到八十歲的老人,有一個算一個,但凡有TT的,都在裏面。

而張小強發送的這段視頻,正是張之遠提着一大桶硫酸,進入他家果園,然後用硫酸燒燬腐蝕他家果園的場景。

打完這段視頻以後,張小強又加了發了一句話:“全村的老少爺們都過來看看,這就是我親大伯乾的好事,看到我家搞果園發家眼紅了,就幹出這種豬狗不如的事,現在居然想趁着喬遷的名義讓我爸給他家拿十萬塊錢,逼我爸下跪,我爸因爲情緒波動大,已經送醫院了,大家都好好看看,這就是張之遠乾的好事!另外說一句,我媽腦袋縫了六針,也是張之遠把我媽推倒的,原因就是我爸爸”

消息發出去沒多久,羣裏面就炸鍋了。

“我去,沒想到張之遠居然是這種人。”

“但聽他一面之詞,你不要瞎說。”

“誰瞎說了,你沒看到張小強發的視頻嗎?這人不是張之遠還能是誰?”

“真的是張之遠,太過分了,這是故意毀壞他人財產,是要判刑的!”

屋內,此時老太太,張之遠,張之文還有張之凡等人,正在商討着接下來的計策。


他們沒有去關係張之鋒怎麼樣了,而是在商量着接下來怎麼朝他家要錢!

“臥槽!”忽然,正在玩手機的張楠驚叫一聲。

他媽當即用筷子敲了一下他的腦袋,不滿道:“大人正在說話,你給我小聲點,吃完了就趕緊滾蛋。”

“不是,媽,你看小強這王八羔子在羣裏發了什麼!”說着,張小強打開了視頻。


視頻播放到一半,他媽傻眼了,看到妻子的異樣,張之遠也把腦袋湊了過來:“有什麼大驚小怪的!”

“老公,張小強把你進入他家果園的事,發到羣裏了,這下全村的老少爺們都知道了!”

隨着這話的說出,張之遠的腦袋嗡的一下,就像是一朵蘑菇雲在他腦海中炸裂!

而這個時候,屋子外面,張小強站在門口的臺階上,正大聲喊着:“各位鄉親父老,老少爺們,我爸因爲啥被救護車拉走,你們也都知道,我大伯一家人醜惡的嘴臉,我不說你們心裏也有數,我勸大家以後不要再和這家人來往,我發送的這段視頻,等明天我會移交檢察院……”

砰!

不等張小強把話說完,忽然後背一股強大的力道傳來,接着他整個人都飛了起來,從五層高的臺階飛了下來。


嘩啦!

他的身子正好砸在了一個飯桌上,正在吃飯的衆人急忙閃躲,隨後翻滾到地上,此時的張小強滿身油污,腦袋上還頂着兩片白菜葉子。

剛纔那一腳是張楠踢的,此時見張小強起身,又衝了過來,左手抓住張小強的衣領子,右手握拳,就要猛掄。

張小強沒反應過來,被張楠一拳砸在臉上,這下可把他砸懵逼了,一陣天旋地轉,再次倒在了地上,手機也脫手而出。

張楠咬牙撿起地上的手機,手臂一揚,手機被摔了個粉碎,並且朝着張小強怒罵道:“你亂髮什麼!你這是侵犯個人隱私知不知道?張小強,我看你是真活夠了,信不信我打死你!”

雖說張楠身材瘦弱,但他畢竟年紀擺在那裏,張小強真不是他的對手。

而張楠的一腳又是一拳,所有人都看在眼裏,並沒有一個人上來拉架的,特別是老太太,居然心裏面覺的十分暢快,有一種報仇之後的快感。 第148章 憤怒的張小強

而那些鄰居也沒有一個過來拉架的,全都冷漠的看着眼前發生的一切。

張小強甩了甩有些昏沉的腦袋,慢吞吞的站起身,一雙眼睛冰冷的要死:“張楠,你以爲你把我手機甩了就沒事了?我告訴你,現在全村人都看清楚了你爸的所作所爲,還有,我電腦上也有備份,等着瞧吧,我一定會再次把視頻送到法院,到時候不管你們怎麼求我,我都不會再次心軟!”

“張小強,你好大的膽子,居然敢威脅我,還有沒有教養!”當着這麼多人的面被揭穿,張之遠十分火惱,指着張小強的鼻子破口大罵。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