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在他們眼裏,陳樂已經是個死人,想跟沈老爺子作對的人多的去,也沒見一個能做到的!就憑這樣一個臭小子,自己有幾斤幾兩都不知道,還妄想着能把公司奪回去,開什麼玩笑!

有沈老爺子出面,這些股東的信心大振,他們相信陳樂一定會臣服!

王格林走到沈紫嫣的身邊,眼神貪婪的盯着沈紫嫣:“其實沒關係,如果你們真的分離了,你可以來我這裏上班,我可以給你很高的薪水!” 沒多久,沈老爺子的電話就響了起來。

電話是他的親信打過來的。


剛接到電話,沈老爺子還不知道怎麼了,他現在正在談要事,不希望有人打擾,正準備掛斷,陳樂就笑眯眯的說道:“老爺子,還是接了吧,萬一有大事發生,你這不接電話……”

冷哼一聲,他才接通了電話。

剛剛接通,他的一名親信聲音顫抖着:“老闆出事了!和我們沈家和簽約的幾家公司,突然都取消跟我們的合作了,剛纔我看過了,股票正在以極快的速度崩盤!”

“什麼?”

沈老爺子一臉驚愕的看着陳樂,陳樂卻還是笑眯眯的,絲毫不在意!

不多時那人又驚恐的尖叫了起來:“老闆不好了,地方的一些部門說我們違規了,還說我們私自操作……”

“夠了!”沈老爺子大聲呵斥:“別說了!”

一把掛斷電話,他老邁的樣子,又一次浮現了出來,有些無力的看着陳樂:“立刻阻止公司的崩盤!”

陳樂摳了摳指甲,跟沒聽到似的,端起旁邊的一杯茶,輕輕的抿了一口!

“我說的話你沒聽到嗎?”

“這就是你懇求的態度?”陳樂冷笑:“老爺子,不是我陳樂不給面子,換做是誰?您這幅態度,也沒人願意幫!”

“好,很好,陳樂,你有種!你想要什麼?”

“用我說嗎?”陳樂又一次湊近了沈老爺子:“公司的職位不能有絲毫變動,你想要接回自己的孫女沒問題,我可以幫你,但這家公司紫嫣有不可磨滅的功勞!”

半個小時過去了,沈紫嫣站在門外,心神更加不寧!

王格林冷笑越發厲害,區區一個陳樂敢頂撞他,現在沈老爺子出面,又有那份證據在手。

像是這麼漂亮的女人,要真的被趕出去,淨身出戶,以後找個破地方生存,那可真是可惜了!

要是能帶入自己的公司,以後做個祕書什麼的,應了那句話,有事祕書幹……

想着想着,他竟然有些意興闌珊!

但就在這個時候,會議室的門被拉開,老爺子握着陳樂的手走了出來,兩個人的關係異常好,一副有說有笑的樣子,哪裏還有剛纔那副劍拔弩張的狀態!

股東全都沒有走,都在門口等着,原以爲陳樂真的會像王格林一樣跪着出來,但這一刻他們看到的,卻都是一臉的驚愕!

“老爺子你這是……”

“王格林,你挑撥我們家的關係,從今天開始,你的股份全部上繳公司,你被開除了!”


老爺子冷冷的說道:“從今天開始,任何一個分裂我們家的想法再次冒出頭來,我絕不放過他!紫嫣,之前是爺爺做錯了,陳樂說的沒錯,你孝敬了我這麼多年,和我親孫女一樣,你還是這家公司的老闆!我的真正孫女,我也會把她找回來,我們一家人團聚!”

前後的變化實在是太大了,別說那些股東,就連沈紫嫣都一臉的震愕!

他們怎麼能相信?一個力挽狂瀾,能夠將沈家從危難中解救出來的老爺子,老泰山,當年崇州的五霸之一,他做出的決定,很難輕易改變,而這一刻他居然笑着就答應了?

這前後談判不到半個小時的時間,陳樂是怎麼做到的?

“好了,公司的決定已經出來了,明天召開記者新聞發佈會,各位股東都散了吧,回去好好睡一覺,這一折騰,也是半天!”

陳樂擺了擺手,讓所有人都散掉!

離開了公司,沈紫嫣和沈玲星坐在車上,目不斜視的盯着陳樂。

即便是看着前面的路況,陳樂也能感覺到兩雙眼睛在盯着自己。

那感覺就像是看着怪物一樣,讓他渾身不自在。

把車停在路邊,陳樂訕笑着:“你們想看回去之後讓,你們看個夠,在大路上看着多不好?萬一有個人過來咱三個……”

說着說着,陳樂的話又不着邊際。

沈紫嫣之前對他的那種感覺,轉眼之間又變成了惱火

王八蛋陳樂,混蛋陳樂,話裏話外沒一句正經的!

“滾,今天晚上我們分房睡!你睡地板!”

“媳婦……我錯了,我就那麼隨口一說……”

“姐夫,你可從來不是隨口那麼一說的人!”


沈玲星也笑眯眯的看着他,不管怎麼說,今天這場危機算是度過去了。

陳樂這麼開口也是爲了爲自己打掩護。

只是沈紫嫣現在疲倦的厲害,這一天過的是太驚心動魄了!

差一點,整個公司就就不再是她的了。

靜默了片刻,沈紫嫣還是把心中的問題問了出來:“陳樂,你告訴我,你到底是怎麼辦到的?”

“當然是曉之以情,動之以理,我就知道,老爺子其實心不狠,他怎麼狠心讓你這個孫女徹底的失去公司的掌握權,只不過是嚇唬你一下,所以我說不說吧,他就聽了,就這麼簡單!”

相信他的鬼話,沈紫嫣就可以找一塊豆腐撞死了!

但陳樂很顯然不想明說,再問,也是這句話!

“好吧,今晚分房睡,還是那句話,你睡客廳的地板,就這麼定了!”

“我靠,我好歹也是功臣啊,你就這麼對待你的功臣?”

“沒錯!”

……

第二天天一亮,陳樂從地板上爬了起來。

他們是凌晨3點纔回到家中, 而現在也不過是早上八點多鐘。

一夜都沒怎麼好好休息,陳樂這會兒也是腦子脹脹的。

但他知道,他必須起牀了!

那份醫院的出生證明泄露出來,絕對是有人在背後搞鬼,他要搞清楚,在背後搞鬼的人究竟是誰!

王格林他心裏一定清楚!

這時王格林躺在牀上翻來覆去的,怎麼都睡不着。

一夜了,他感覺自己像是做了一場夢一般,地上扔了一堆酒瓶子和菸頭。

趴在牀頭哇的一聲吐了出來!自己苦心經營了這麼久

,到現在卻什麼都沒了!

平日裏文格林就花錢大手大腳,仗着沈氏集團,一分錢都沒有留下!

這一刻他就這麼稀裏糊塗的被開除了,完蛋了,一切全都完了,他不甘心,可就在這個時候,他看到自己的牀頭邊上有一雙腳正站在那裏! 下午有新聞記者發佈會,陳樂只能趕在新聞發佈會之前把事情調查清楚。

他開着車很快就到了王格林的家中。

王格林住在和福小區308號別墅!

他早年離異,一直以來都沒有結婚,現在還是一個人住在那裏。

陳樂到了門口,這個時候小區裏沒幾個人,陳樂在門上敲了敲。

但是裏面卻沒回應,輕輕推了一下門,門咯吱一聲就開了。

王格林是個商人,又住在這麼高檔的小區裏,房門怎麼會沒有鎖?這不合常理!

他沒有急着進去,畢竟上一個命案還跟他掛鉤,吳警官和歐陽柏娜還在調查他。

要是這一次再進去再碰到什麼事兒,他可就脫不了關係了!

想了想,陳樂還是決定先去一趟警局找一下吳警官,隨後再來這裏,有警察在他就不用擔心自己會背上罪名!

轉身去了警局,吳警官還在着手調查那個案子,正在呵斥自己的幾個手下辦事效率慢!

“你們都幹什麼吃的?屍檢報告到現在都還沒出來,照你們這樣的辦事效率,我們什麼時候才能破案?”

“頭兒,不是我們哥幾個辦事效率慢,這次的屍體這狀況實在是太古怪了!”

“既然知道怪,還不去查,難道要我這個隊長親自替你們去屍檢?”

吳警官辦事效率向來高,他作爲這些人的指揮,下的命令也是死命令,辦事不好就要捱罵,大家心裏都清楚,碰上這樣的頭兒也沒辦法!

這是歐陽柏娜走了進來,看着幾個被呵斥的人一臉無辜的樣子,她聳了聳肩:“你們都出去吧!”

聽到歐陽柏娜的祕密,幾個人總算是鬆了口氣!

再呵斥一會他們怕是都要哭了,歐陽柏娜就是他們眼中的救星。

“行了,你們都出去吧!”

吳警官煩躁的擺了擺手讓他們離開,這纔看向了歐陽柏娜說道:“怎麼了?”

“那個叫陳樂的來了,說有急事要見我們!”



“讓他進來吧!”

吳警官有些疲憊的靠在椅子上,使勁的捏着眉心。

這兩起案子已經死了七八號人了,在市裏還從來沒有發生過這麼大的命案,上面給的壓力也十分巨大,要求他們在幾個星期之內將案子破掉。

但依照陳樂說的,這些人有可能是京都秦家的人乾的好事。

這是他們家族內鬥產生的後果,他只是崇州的警察,想要對付一個一手遮天的秦家,沒有足夠的證據,實在是難以動手。

就算有證據勝算的機率也不大,新家可以輕而易舉的,把所有的證據毀掉!

這纔是他心煩的原因。

一陣腳步聲響起,陳樂已經走了進來。

看着吳警官面容憔悴,陳樂也是苦苦一笑!

果然,秦家帶來的威懾力就是強悍,這樣一個剛正不阿的警察,現在都頭疼成這個樣子,也難怪!

“你找我有什麼事?”

吳警官皺眉看着陳樂。

“吳警官你也知道,我現在還是你們的嫌疑人之一,今天我來找你,是爲了另一件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