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李明,正想發作,可就在李明要說話之前,杜思娘已經搶着說了,義正言辭地道:“滾!我這店不裝修了!”

“哈!” 變身蘿莉吸血鬼的火影不得了

杜思娘其實,也正是想讓李明看看自己的範兒!

“你……你這個什麼意思?難道你就讓你的材料爛掉麼?”包工頭有點意外,他可以確定,這附近的包工頭都不敢接杜思孃的活,但是即便是這樣,彷彿現在這個工程他們也接不下來。

“爛掉就爛掉吧!我又不是爛不起!”杜思娘無所謂地說着,一副悠哉悠哉的樣子。

“你……,好!你說的,我牛二子就算是跟你拗上了,你別讓我看到你裝修了!不然,別怪我不客氣!”牛二子被杜思孃的話,氣得有點喘不過氣來,悻悻地說着。

“哈哈哈!好,好啊!我看看誰跟誰不客氣!”李明搶在杜思孃的前面說了,他可不怕你這麼幾個人,就算來個二三十人,那又怎麼樣,但怕就是怕沒有別的工程隊敢接下這個茬子工程,錢又不是賺的很多的,但是又要跟牛二子這幫流氓給耗上了,確實不是很多人願意幹這活的。

難道,我們的主角想自己去幹這個裝修的事情?應該不會這麼給力吧!

聽了李明的話,牛二子用手指指了指李明,說:“小子,你給我等着!別讓我在街上碰到你了!”

“呵呵!我才懶得逮你!”李明淡淡地道,語氣中包含着對牛二子的無視與不屑。

“……”牛二子被李明氣得有點喘不過氣來,不過最後還是選擇離開了杜思孃的店,他是求財的,不是求打架的,沒人會去打那種要賠錢而又不佔別人便宜的架。

在牛二子走後,李明跟杜思娘都在店裏找了個桌子坐了下來。

“你打算怎樣?”李明問杜思娘道。

“沒什麼打算呀!我其實也都找過幾家了,確實也如牛二子所說的那樣,他們都不敢接!如果按他這樣的人工計算,我們要多給起碼6倍的價錢,一般這種工錢是100塊一小時的,最多是200塊,他們收我們600塊的價,這還怎麼做啊!?我就吃不下這口氣,我還真打算就不裝修了,反正這麼多年就這樣過來了,沒什麼過不去的!”杜思娘有點賭氣地說着,手裏無聊地在玩着一雙一次性的竹筷子。

“呵呵!未必的,我打個電話問問阿虎他們!”李明顯然比杜思娘還要冷靜,就這份懂得忍耐智慧在他這個年紀確實也算是少有,基本是沒有。


杜思娘眼前一亮,被李明的這份庸智深深地吸引,眼睛閃爍着不停地矚目着眼前的這個男人,輕輕的年紀卻有着成熟的心智,讓杜思娘不禁暗暗地感嘆:這個真的是一個可以交託終生的人啊!

“你怎麼了?”李明不解地問了一句,被杜思孃的眼神望得有點不好意思。

“呵呵!沒什麼,被你迷住了!”杜思娘笑了笑,然後大方的說,像她這樣的女人已經無所謂害羞不害羞的事情了,而且眼前是自己深愛的人。

在一旁打掃的小二哥,聽了自己心目中的女神這樣說話,不禁淚牛滿面啊!心裏大喊:天若有情天亦老,人若有情人活該!

“呃!等我打個電話再說吧!”李明就像是一個領導一般在指揮着現場的情況,本來李明完全是可以用武力去解決眼前的事情,不過,在事業上的事情,他可不想弄得自己跟個強盜一樣到處強迫別人做不願意做的事情,如果這樣的話,那麼李明還跟剛纔的那幫做裝修工程的流氓有什麼區別呢?

阿虎的電話,很快便打通了!

“喂!明哥!怎麼了?這麼有閒情找我喝酒啊?”阿虎一接通李明的電話便開始熱情地說道,看樣子心情應該很不錯,起碼還有閒情約李明喝酒。而事實上,阿虎的心情確實很好,這個月他們和聯勝的月底結餘,足足有500多萬,就算幾個人分,自己起碼也有100萬左右的進賬,這對於阿虎來說,算是很不錯的了!

不過,阿虎賺的這些都是靠打打殺殺換回來的辛苦錢,李明對這種錢可不感冒,他要的是正道上的錢,和黑道上的勢力。

“呵呵!找你說正事呢!?”李明也沒閒情跟阿虎打屁,直接給阿虎說到自己的目的。

“哦……?”阿虎,疑問了一句。

…………

(未完待續)

ps:感謝那些聖誕節還抽空看我書的朋友,謝謝你們的支持!大家節日快樂! “哦……什麼事呢?誰敢欺負我們明哥了?”阿虎有點疑問地問了一句,心想前天才在滋味美食店回來,不會這麼快又給人拗上了吧!?

“滋味美食店這邊搞裝修,想你幫忙招幾個工人,人工我這邊付!”李明給阿虎說道。

“哦!就這麼個事情吧!?這個還不簡單麼!?”阿虎很輕鬆地說着:“我和聯勝就有裝修隊呀!馬上給你叫過來!”

“啊?不是吧!?你們現在連裝修隊也做了?”李明有點驚訝地問道。

其實和聯勝那邊的事情,李明真的很少有過問,他對和聯勝的瞭解只停留在之前做停車場的感念上,不過實際上和聯勝現在的事業可謂蒸蒸日上,土石方工程也隨着地盤的越來越大而做得越來越多。

“做呀!房子也能蓋了!咱們現在!哈哈哈!”阿虎有點驕傲地說着,在趙狀元的帶領下,和聯勝的業務可謂多元化到有點萬紫千紅的感覺。

“哈哈哈!好啊!好啊!那你快點讓你的人來吧!我在滋味美食店等你!”李明給阿虎說道。

“行啦!馬上就到!”阿虎給答應道。

五分鐘後!

一臺豐田大霸道車就停在了滋味美食店的門口,然後上面下來兩個人,一個是阿虎,而另一個則是刺豬,刺豬聽到阿虎說要去見李明瞭,便硬是要跟着過來,這人還是聽敬佩李明的。

“喂!明哥!”

“明哥!”阿虎和刺豬,一前一後地,大大咧咧走進店內。

“喂!這麼快呀!”李明給阿虎問道。

“這個還用你吩咐麼!?聽到你在這裏,我們便馬上過來了!哈哈啊哈!”阿虎給李明說。

“呵呵!現在都開車了!你小子可以呀!”李明給阿虎調謔道。

“只要明哥你喜歡,咱們和聯勝所有的車,隨便你拿,拿那一臺都行!”阿虎給李明說道。


“我還沒考車牌呢!要車幹什麼?!”李明有點不好意思地說,阿虎不說,他還一直覺得自己是個沒車的人。

“唉呀!車牌還用考麼!跟兄弟我繞幾轉,自然就會了!”阿虎拍拍胸膛說,像他這種混黑道的,其實許多還真的沒有駕駛證就跑路上飛車去了。

“呃!呵呵,好,好啊!”李明高興地說着。

談話間,幾個人也跟着走了進來,一看就是乾土石方工程的工人,而且模樣看上去幹淨,整潔許多,一看就是比較有心思的幹精細活的那種,一進門大家就異口同聲地向阿虎恭敬說道:“虎哥!”

“嗯!你看看,這是咱們的老大”阿虎指着李明,然後又說:“以後,你們都聽他的就行了!他說幹什麼,你們就幹什麼!工錢我給,你們敢收我大哥一個崩的,我就跺了你的手!”

“聽到沒有!?”刺豬惡兇兇地對着幾個工人吼道,涉及到李明的事情,他總是特別的緊張,而自己之所有今天的成就,總的來說,也是來自於李明的提攜和幫助。

“是的!是的!”幾個工人有點害怕地說着,唯唯諾諾地點氣了頭來。

“明哥,你看要做什麼吧!給他們說就是了,其他的你都不用愁!”阿虎給李明說道。

“哦,這樣嘛!杜思娘,你去跟他們說說吧! 蜜戀通知:霍先生,請小心 !”李明靜靜地坐下自己旁邊的杜思娘吩咐道。

“嗯,好的!我帶帶他們!”杜思娘說着,領着工人走到了一邊去, 最坑體驗人生系統 ,這店這麼多年了,其實她早就已經想裝修了,只不過找不到一個籍口罷了,所以她對裝修的事情,特別的熟悉。

“嗯!”李明應了一句,然後便供到了阿虎的旁邊,打算跟他說說牛二子的事情。

“喂!明哥,這老闆娘什麼時候被你給上了的!這可是又個禍國殃民的尤物啊!”阿虎還未等李明說話,已經拱道了李明的耳邊,窸窸窣窣地說氣了齷齪的話來。

李明一下納悶,怎麼這傢伙的心思突然變得如此這般的細密啊,阿虎以前總是大大咧咧的,有事也不會往細裏想的人來的。

本來,李明跟杜思娘還是裝無知,裝得很想的,但是,就剛纔李明給杜思娘吩咐的時候,卻露餡了,一副夫唱婦隨的意味,這能逃得過跟李明一起混過的阿虎的眼鏡麼!

“去死!”李明一肘子頂到阿虎的脅下。

笑話自己的老大確實是一件不應該是事情,李明的這一下肘擊,讓阿虎有點透不過氣來,不過阿虎還是憋着眼淚地笑了出來,他這是在替李明開心啊,不是一般人能泡上這杜思孃的,這可是萬里挑一的美女啊!

“哈哈哈!”阿虎很猥瑣地笑了出來,旁邊的刺豬也跟着在笑。

“喂!明哥,爽麼?”阿虎壞壞地對着李明笑了笑說。

“呵呵呵!”看着阿虎怪樂的樣子,李明也跟着笑了起來,然後才說:“怪爽的!”

“哈哈哈!”見李明這麼配合,阿虎忍不住又問道:“那個咪咪,彈手嗎?”

“去死!你嫂子來的,沒大沒小的!”李明沒好氣地說道。

“給兄弟分享下嘛!兄弟很羨慕妒忌恨啊!你看,你看刺豬連口水都流出來了。”阿虎壞壞地望了李明一眼。

刺豬有點無奈,怎麼自己突然之間成了色狼呢!?不過,就在他無奈之間,阿虎已經捉住了他的嘴,然後說:“你快點流點口水出來啦!”

“噗噗噗噗!”刺豬於是乎,學着小孩子玩口水的樣子,往外吐了幾口泡沫。

“呀!別鬧了,別鬧啦!我告訴你啦,確實非常彈!”李明忍不住也終於說了出來,男人嘛,有時候還是喜歡炫耀自己泡到的好妞的,有時候,這也是一種在兄弟面前的面子,就好像有許多富商就是喜歡帶着小二奶,去赴宴會一樣,一種很惹人妒忌的事情,有時候,特別爲自己長面子。不過,李明要的可不是這個意思,他只不過實在是有點受不了阿虎那個賊賊的模樣。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阿虎和刺豬都賊賊地瞄着杜思娘那碩大的胸肌,捂着嘴在淫邪地大笑着,一種好像要將杜思孃的外衣給看穿的感覺。

“看什麼看呀!你兩小子的,沒見過老孃麼?”杜思娘被阿虎和刺豬色眯眯的眼光,看得有點很不自然的樣子,立即叉起了腰,惡兇兇地指着阿虎和刺豬罵道。

女人嘛!一般資本不夠雄厚的,總是性情比較彪悍的,不是她脾氣不好,而是她有傲視男人的資本。

就像現在,阿虎和刺豬,被杜思娘這麼一指便乖乖地低下了頭,兩個在面對的賊笑着,可別忘了這兩人可是黑社會大社團和聯勝的老大啊!

不過,阿虎和刺豬,來到李明的身邊還是像兩個學生一樣地跟李明打屁的,這跟他們在社團裏面可又是另一個的模樣,兄弟嘛,見到的時候總是分外的投緣,不知不覺地,也就放鬆了內心的芥蒂。

“好了!好了!不開玩笑了!你們有聽說過,這一帶有個做土石方的,叫牛二子的人!?”李明跟阿虎和刺豬義正言辭的說着,臉上的表情突然嚴肅了許多。

阿虎瞬即皺起了眉頭,不停地思索着,其實此時他大概已經猜到,李明要的並不是工程隊,工程隊誰都可以找到,李明要的應該是一支有實力的工程隊,恐怕在這個裝修的事情上碰到流氓了。

阿虎望了望刺豬,土石方工程的這些事情,一般都是由刺豬負責的,他確實是不太瞭解這邊的行情,阿虎管的只是地盤上的事情,那裏有麻煩他就去用武力解決那裏的麻煩,說白了阿虎就一徹頭徹腦的武將。

“嗯,這個牛二子,確實在這帶的土石方工程混得挺開的,我們之所以沒做進這片地方來,確實也是懶得跟這人過不去,畢竟這裏的工程也不是特別的多,多是一些老房子的重新裝修改建的事情!賺不了什麼錢!而且,我們活也夠幹。不過,既然他惹到明哥你的頭上來了,那麼,咱們就乾脆趁着這次把他也收了!”刺豬一臉凝重的說着。

“難收麼?”李明故意地問了一句,其實以李明的武力,要收這牛二子簡直輕而易舉,不過如果他們有需要自己參與的話,他覺得找“黑蜂”來,還是比較的合適。

“你問阿虎吧!哈哈哈!就一五十來人的小工程隊而已!咱們就幹水泥沙的都超過200人!就別說其他活的人了。”刺豬有點驕傲地說,確實現在的和聯勝,跟以往比確實是不可同日而語了。

李明聽到刺豬這麼有信心,心裏不禁安慰了許多,自己一手栽培的社團,現在已經可以在東江區,橫着走了,確實是個不錯的成績。

既然刺豬說,和聯勝自己的人能搞掂,那麼自己也沒必要去插手了,就坐在一旁當一會幕後老闆也不失爲一件樂事。

…………


(未完待續!) 刺豬馬上撥通了和聯勝那邊的電話,然後給對面的人說: “ 喂,給我安排 50 個工人過來滋味美食店這邊,有個大工程要做!哦,對了,一併把室內裝修的工具都帶過來! ”

刺豬之所以這樣說,是因爲一來他想快點給李明把這個店的裝修工作給做好,二來他想準備多點人,免得到時真的幹起架來,又要重新去喊人了。

十五分鐘過後,刺豬的其他人馬趕到,放好所有裝修工具,機器等的東西,開始投入到滋味美食店的升級裝修工作中。

李明,一看這和聯勝的裝修工人果然跟外面的是略有不同,剛纔見那牛二子,活像就是一個流氓,而這和聯勝的裝修隊,則全部穿着統一的工作服,而且服裝也整齊清潔,起碼剛來的時候是這樣的,幹起活來,就難免是有點邋遢了。很快,滋味美食店的裝修在杜思娘和李明的指揮底下,如火如荼地在進行着。

其實,李明也沒怎麼指揮,只是跟杜思娘說了一下那麼應該怎麼做,那裏應該注意點什麼便又回到座位上跟阿虎打起屁來,刺豬則比較賣力,他是這幫工人的領導嘛,總不能做着,他這裏走走,那裏看看的,一時督促一下工人,一時又指點一下那裏該怎麼做的,活像一個裝修方面的老行尊。

“ 喂!刺豬現在不錯啊! ” 李明給阿虎稱讚着刺豬說。

“ 是啊!比馬超那廝是上進多了,現在馬超就管着他的娛樂場所,天天陪人喝酒泡妞的,其他什麼事情都不管了,別說我說,他這樣的話,遲早把那身子給搞垮的! ” 阿虎說着,端起了一杯茶喝了起來。

“ 呵呵!裏面的妹紙都是自願來上班的吧? ” 李明又追問道,他是想試探一下有沒有這種情況,因爲他給定的幫規裏面,是有明文規定的,如果犯了,恐怕黑蜂就要再去執行一次家法了。


“ 是的!都是自願的,她們賺快錢,我們保她們平安,我們的場子絕對沒有強買強賣,上次遇到幾個找茬的客人,我還把人給轟走了呢!過幾天,不一樣來我們的場子玩,沒事的!這些東西,客人有時候是喝大了!愛面子!專門找不是賣的來點,這種事情也不是第一次出現了。 ” 阿虎開始在給李明說着,娛樂城裏面的一些事情,確實的,來尋歡作樂的什麼人都有,一夥人來玩總是愛裝大款,不然還不如窩家裏算了。

“ 哈哈哈哈哈!你小子,現在也成熟多了,懂得分析起別人來!不錯,不錯!哈哈哈 ……” 李明看着阿虎信誓旦旦的樣子,他知道阿虎已經開始成熟了,不由得有點欣慰。

就在李明跟阿虎談話之間,門口突然衝進來了十幾號人馬,一看就是一幫流氓,個個光着脖子,露着紋身的,一看在中間指指點點的那個就是牛二子!

“ 操你媽的!還不讓老子逮到你們在裝修! ” 牛二子,一進門口就這麼大罵道,他看和聯勝的人,個個穿的整整齊齊的一看就不像是混江湖的人,心裏自然是特別的得瑟。

不過,這也明顯就是檔次的問題,上檔次的黑幫,穿的跟上流社會是沒有區別的,但是暗地裏,幹起活來,也不是那些地痞流氓能比,下手狠而且專業,殺人也會流痕跡。

“ 給老子把他媽的裝修都拆下來! ” 牛二子,指着已經裝修得差不多的滋味美食店惡兇兇地大喊道。

“ 你媽的,今天你滋味美食店要是裝修得起來,我牛二子就不混了! ” 牛二子悻悻地丟下抽到了菸蒂處的菸頭,然後在腳上狠狠地挫了幾下,裝得好像很兇惡的樣子。

“ 媽那個逼的! ” 刺豬吐了一句,還真看不慣這牛二子在自己的面前撒野。

李明搖了搖頭,淡淡地一笑,搖了搖頭,心想這牛二子真的是個井底之蛙,自己就帶來那麼區區十來人,就沒看明白狀況嗎?自己這邊可是有着五十來號人馬,可是 ……

還未等李明開口,阿虎點了點頭,刺豬立即的會意,大罵道: “ 你他媽的!那根蔥啊!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