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好什麼啊,你能拿到第一名嗎?”洛芊芊撇撇嘴。

雖然嘴上沒什麼表示,還總是嘲諷墨霖,洛芊芊其實很希望墨霖能取得一個好成績。小姑娘還不懂得感情的奧妙,她只是從內心裏希望墨霖能快樂開心。

“你總得對我有點信心吧,三位老師可是很看好我的飛行弩的。”墨霖對洛芊芊“不滿”的道。


“切,只是個破風箏而已,胡吹大氣。”洛芊芊嘻嘻笑道,她忽然發現逗墨霖生氣是件很好玩的事情。看到墨霖氣呼呼卻又不敢衝自己發火的樣子,實在是很享受。

兩人正在竊竊私語嬉笑着,臺上的三位評審已經結束了合議,墨軸清了清嗓子,高聲道:“請各位肅靜一下。”

“各位,經過我們三位評審的和議,今年的工匠結業測試成績已經出爐了。”墨軸直接進入主題道。

先鋒 ……”墨軸停頓片刻,目光掃過在場的工匠們,看到他們稚嫩的臉上或多或少都帶着緊張的表情。他微微一笑,繼續道:“本次工匠結業測試,全體通過。”

話音一落,禮堂之中立刻爆發出歡呼來。年輕工匠們心頭一塊石頭落了地,他們終於有自己的稱號了。

“恭喜你了,墨霖。你比我還早擁有稱號呢。”洛芊芊歡喜的鼓起掌來。

墨霖嘿嘿的傻笑着:“我只是工匠而已,哪比得上你們墨者。”

“我先要恭喜所有通過測試的人,從今天開始,你們就正式獲得星級工匠的稱號了。我希望你們繼續努力,早日成爲月級和日級工匠,甚至成爲大匠師。”墨軸語調激昂的道,臺下那些充滿了熱情的面孔讓他想起多年前的自己。那時候的他充滿着夢想和希望,邁進工匠的行當裏,一干就是幾十年。如今回想起來,酸甜苦辣五味雜陳,卻從來沒有後悔過當初的選擇。

一陣熱烈的掌聲過後,墨軸又道:“宣佈完測試的成績,按照慣例,該是頒發本年度獎勵的時候了。下面有請柳舟子大匠師頒發本年度的第三名獎勵。”

剛剛慶賀通過測試的工匠們都屏住呼吸瞪大眼睛,他們滿懷着希望,希望自己的作品能獲得評審們的青睞。要知道在結業測試中獲得前三名可是工匠界的榮譽之一,還能獲得不菲的獎勵,實在是很有誘惑力。

柳舟子咳嗽一聲,高聲道:“本年度結業測試的第三名,獲得27分的高分。他就是……”故意拖了個長音,吊足了大家的胃口,柳舟子才說出那個名字來。

“何小工!”

何小工大叫一聲,興奮的跳起來,和身旁的同伴擁抱着。墨霖和他離的不遠,也伸出手去在他的肩膀上拍了一下以示鼓勵。

“機械狗內部驅動齒輪細緻精密環環相扣,尾部機關心思巧妙,整體鑄造天衣無縫。獲得第三名當之無愧。”柳舟子評價道。

何小工獲得的獎勵是柳舟子曾經使用的一柄鐵錘。鐵錘的手柄之上有一顆“紫晶石”,能夠調整手部細微的力量,在打造精密零件的時候非常管用,可算是一件極爲實用的獎品。

“雖然機械狗構思不俗,可在實用性上還有些遜色。希望何小工能再接再厲,爲機械狗開發實用的功能。”柳舟子頒獎之後不忘提出缺點,免得何小工驕傲自滿。

第二名由墨軸來頒發,他並沒有如同柳舟子一樣賣關子,而是直截了當的說出了人選。

“獲得二十八分的林波。”

坐在墨霖身旁的林波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直到墨霖推了他一把才知道他聽到的不是幻覺。

“哈哈哈,墨霖,我得了第二名啊!”林波抱住墨霖,興奮的亂跳。

“林波的輪鞋看似日常物品的簡單組合,卻另闢蹊徑。輪鞋攜帶便捷,製造方便,用途廣泛,實用性極佳。他獲得第二名實至名歸。”墨軸說出了選擇的理由。

林波得到的獎品是兩顆“花瓣石”,這是非常珍貴的礦石原料,能夠打造基礎的法寶,非常的珍貴,

第二名和第三名的獎勵都頒發完畢,最引人期待的第一名將由墨知味揭曉。

“各位,本年度的第一名獲得了二十九分的高分,這在歷年的結業測試評比之中也算是一個高分了。”墨知味緩緩的道。

“二十九分啊,好厲害。”洛芊芊小聲的道,“墨霖,你說會是誰呢?”

“我怎麼會知道。”墨霖全神貫注的聽着墨知味的話,唯恐漏掉一個字。


“其實我們三位評審本來想給他三十分的滿分的。”墨知味接下來的話更讓人驚訝,全場都驚呆了。

能讓三位評審給出三十分的作品,到底是那一件?大家心中都充滿了好奇,希望謎底快點揭開。

“……可惜的是,這件作品雖然具有非凡的想象力和實用性,唯獨欠缺一個小細節,所以很遺憾的和滿分失之交臂。不夠我想他會在未來的日子裏越做越好。讓我們來恭喜這位第一名的得主吧,他的名字是……”墨知味微笑着,目光在人羣之中掃過,似乎在尋找着那個人。

墨霖感覺到墨知味的目光在自己的身上停住,他驚疑不定的想:難道是我嗎?不可能是我吧! 今天陪爸媽一整天,剛進家門,下午讓朋友幫更的,晚上去看棒球比賽忘記了。現在補上,請大家諒解。

***********************

“他的名字就是……墨霖!”墨知味大聲的宣佈出結果。

一瞬間,墨霖的腦子空蕩蕩的只剩下一個聲音。

“我是第一名,我是第一名了!”墨霖欣喜若狂,這個時候他只想大聲的吼出心聲來。

“墨霖,你居然是第一名!”洛芊芊不敢相信的看着身旁的夥伴,笑容綻放的如同一朵盛開的玫瑰。

林波和何小工也都歡呼起來,拍打着墨霖,向他祝賀。

墨霖只覺得腳步有些虛浮,飄飄然的走上臺去,這突如其來的喜悅讓他以爲自己身在夢中,一路聽着身旁響起的鼓勵聲,這才知道一切都是真實發生的。

“墨霖的飛行弩構思精妙絕倫,實用性十足,細節上也把握的淋漓盡致,因此獲得高分。”墨知味說了得獎的理由。

“可是老師,到底是哪個細節忽視了呢?”墨霖雖然得了第一名,卻沒有昏頭。他想起墨知味所說的一個忽略的細節,忙問道。

墨知味讚賞的看着墨霖,只說了兩個字:“噪音。”

墨霖一拍腦袋明白過來,有些懊惱的道:“我怎麼忘記了這一點,飛行弩大多時候應該是用來偷襲的,應當儘量降低噪聲纔對。”

墨知味笑道:“你做的已經很好了,不用太過自責。這本書是我剛剛寫成的,作爲獎勵送給你。”說着將一個薄薄的小冊子遞給墨霖。

墨霖忙接過來,就見封面上寫着四個工工整整的字:天工開物。

“天工開物?”

墨知味笑道:“天工是咱們墨者村第一位大匠師墨天工的名字,他是我的偶像,天工兩個字就是紀念他的。至於開物,就是創造一件物品的意思。我希望這本書能幫助你巧奪天工,開天闢地。”

墨霖感受到書名中的巨大寓意,他欣喜的接過書來,緊緊握在手中,向墨知味三人深深了鞠了一個躬。

臺下掌聲雷動,大多數人都真心誠意的祝福着墨霖,而幾個兵家的子弟卻冷眼看着墨霖的笑臉,全都露出不服氣的神情來。

“阿紫,你的傳聲筒明明精巧無比,竟然連前三名都沒有獲得。我看墨者嘴上把兼愛非攻說的好聽,其實還是偏向自己人。”方纔嘲笑墨霖的那個胖子不忿的道。

被稱爲阿紫的正是那俊美的兵家子弟,聽了胖子的抱怨,他只是笑笑道:“三位老師自然有評判的標準。我想從精妙來看,傳聲筒不如那機械狗;從實用來看,又不如輪鞋;若綜合起來看,飛行弩取得第一也是實至名歸,何來偏向之說呢。墨者們言行一致,人所共知,你不要再亂說話了。”

胖子馬屁拍到馬腳上,只得悻悻然的望着墨霖,投去憤恨的目光。

頒獎完畢,一年一度的工匠結業測試也就到此結束了。工匠們的作品都被收集起來送進村子裏的陳列室。如果若干年以後他們成就了一番事業,成爲了日級工匠甚至大匠師的話,他們的作品說不定會被取出來作爲後來者的教材。

人羣有秩序的散去,禮堂裏很快就恢復了寧靜。洛芊芊等墨者要幫着搬運作品,只來得及跟墨霖擊掌慶賀,又在他耳邊留下一句“晚上去我家吃飯慶祝你的第一名”就跑掉了。

墨霖滿懷着興奮之情,不知該和誰分享纔好。他正要離開,卻被墨軸給叫住了。

一同被留下的還有林波,兩人懵懵懂懂,不知發生了什麼事情。

“墨霖,林波,你們這次的作品非常好,我很欣慰。”這回的前三名都是墨軸的弟子,算是給他狠狠的爭了一口氣,讓他十分開心。

一旁的柳舟子不無羨慕的道:“墨軸,你算是碰到好徒弟了。我的那撥弟子竟然沒有一個闖進前三名,真是讓人窩火。”

墨軸哈哈大笑道:“那還不是你這個老師不合格。你看我的徒弟,個個都是好樣的。”

柳舟子苦笑一聲,也不和墨軸爭辯,對墨霖和林波道:“你們兩個的作品非常出色,實用性也很強。我們商量過,打算將你們的作品報給鉅子,過些日子就批量製造,爲墨者裝備上。”

“真的嗎!”聽到這個消息,簡直比獲得獎勵還要高興。墨霖和林波激動的攥緊拳頭,如果不是三位老師就在身前,只怕要興奮的大喊大叫起來。

“不過你們還需要對作品進行一些修改。”墨知味一旁道,“墨霖的毛病我已經指出了,弩機變換形狀時候的噪音有些過大,如果在隱蔽環境下使用的話,很容易暴露目標。”

墨霖使勁點點頭道:“我回去就研究改進,三天之內一定會做出一個新的樣品來。”

“很好。”墨知味讚許的點點頭,又跟林波討論起輪鞋的不足來。

墨軸來到墨霖的身旁,對他道:“墨霖,天工開物是一本非常用心寫就的書,其中包涵着許多工程學上的精髓見解,你一定要好好參詳。如果有不明白的地方,可以隨時來問我們三個。”

“我會的。”墨霖摸了摸懷中的天工開物,覺得自己如同活在一個美好的夢境之中。

△△△

回到宿舍,墨霖兀自覺得輕飄飄的。

“結業了,終於要有自己的房子住了。”墨霖看着生活了多年的宿舍,還有些不捨。

工匠是墨者村的重要組成部分,墨者村的食物來源於農匠,而經濟來源則主要是賣出工匠們製造的機械產品,以此來支撐墨者村的日常運作。所以成爲工匠之後,就等於成爲墨者這個組織的一員,儘管不是墨者,卻也是相當有用的一份子。

在成爲墨者或者工匠農匠之前,孩子們都要統一居住在宿舍之中。而一旦通過測試,村子會分配一所住房,雖然只是個小小的家,對剛剛成人的他們來說,已經是個非常棒的禮物了。

墨霖的室友叫百里無羈,和洛芊芊一起接受下墨的訓練,還沒有回宿舍來。

墨霖坐到牀上,興奮的掏出懷中的天工開物,心急的打開來。 第一頁是目錄,上面標明瞭書的內容。書分爲五個部分,分別是講金屬物件鑄造的冶鑄篇;講船舶,車輛結構製作和用途的舟車篇;講製作鐵器和銅器的錘鍛篇;講礦石開採和冶煉的五金篇;還有講礦石加工的淬精篇。

五部分內容由淺入深,圖文並茂,文字簡潔易懂,圖畫也非常的直觀。墨霖先是囫圇吞棗的看了一遍,發覺其中的許多內容都是聞所未聞。

墨霖在工程學方面小有天賦,剛獲得了測試的第一名,心中頗爲自得。可眼前的天工開物就好像給他打開了一扇寶藏的大門般,讓他明白他所擁有的知識和技能只是可憐的一點點。

看到書中如此豐富的寶藏,墨霖這才知道他是多麼的無知。汗顏的接受這個事實之後,墨霖就又興致勃**來。他就像一個貪婪的書蟲,恨不得把書吞進肚子裏消化掉,書上的每個字每幅圖畫對他都是啓迪。

看到天工開物之中的記載,讓墨霖之前很多的疑惑和不解豁然開朗。這種求得知識的喜悅,一整個下午都充斥在他的心中,讓他一邊看書揣摩一邊手舞足蹈樂不可支。

直到想起晚上還要去洛芊芊家,墨霖才戀戀不捨的把書包好,出門去了。

去洛芊芊家的路上,墨霖按照老規矩買了兩瓶米酒,這一回他獲得了第一名,有了名正言順的理由和洛大叔喝酒了。一老一少喝的臉色微紅,洛大嬸也做了幾個拿手的好菜,再加上洛芊芊眉飛色舞的講述墨霖大出風頭的事情,晚飯的氣氛一直很高漲。


晚飯過後,墨霖惦記着晚上跟朱評漫修煉的事情,可洛芊芊偏要他陪着散步。墨霖只得和洛芊芊並肩在附近的小路上轉悠起來。

“墨霖,這回你得到了第一名,可以開始自己打造機械了。你千萬要記得你給我的承諾啊。”洛芊芊道。(您的一次輕輕點擊,溫暖我整個碼字人生。一起看文學網玄幻奇幻頻道,更多精彩內容等着你!)

“放心吧,我不會忘記的。從現在開始我要加倍努力,很快就會給你打造出最好的法寶來。”墨霖看了天工開物之後,雖然覺得工程學博大精深,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成就的。可他天性樂觀,堅信只要肯用功努力,一定能兌現承諾。

“你真好。”洛芊芊開心不已,抓起墨霖的手,嘻嘻笑着。

墨霖一怔,只覺得掌心傳來洛芊芊手掌的溫度,女孩子肌膚特有的細膩感覺縈繞上心頭,讓他的心裏如同裝了一隻小鹿般狂跳起來。

“天啊,我不會死掉吧。”墨霖只覺得心跳越來越快,已經蹦到嗓子眼來。他很懷疑現在開口的話,心臟會不會跳出來。

“我要回家了,你可要記得承諾啊。”洛芊芊沒發覺墨霖的不對勁,她拉着墨霖在家附近繞了一圈,這才放開墨霖的手。

“嗯……你早點休息。”墨霖勉強的說道。他口乾舌燥渾身發抖,心跳飛快加上額頭冒汗,好像生了一場重病。可他偏偏覺得暢快無比,還真是矛盾的感覺。

看到洛芊芊走進家門,墨霖覺得一陣的悵然若失。他擡起手來放在鼻尖前嗅了嗅,聞到一陣屬於女孩子的清香。

“芊芊,你放心,我會努力的。”墨霖握緊拳頭,使勁的揮舞着,對着月光許下自己的諾言來。

△△△

“想要賄賂我嗎?”看到墨霖帶來的兩瓶米酒,朱評漫眯縫起眼睛來,好像午睡着的貓。

“我工匠結業測試得了第一名,想慶賀一下,你不喝就算了。”墨霖撇撇嘴道。

“只是個工匠的第一名而已,有什麼值得慶賀的。就算做到了大匠師又能如何,馬馬虎虎罷了。”朱評漫絲毫沒給墨霖面子,一開口就是對工匠的鄙視。

這一個多月來的接觸讓墨霖瞭解到朱評漫的性格,這老頭刀子嘴豆腐心,雖然說出來的話很可惡,可心腸還是好的。正是因爲看透了這點,墨霖也不跟他計較。

墨霖帶了些小菜,他鋪在地上,再將一瓶米酒硬塞進朱評漫的手裏道:“這一個多月來,感謝爺爺的教導。如果今天晚上我沒辦法達到你的要求,恐怕日後就難有相見的日子了。這第一口酒,算是墨霖的謝意了。”說着墨霖先自喝了一大口酒。

朱評漫打量着墨霖,呵呵笑道:“沒想到你這娃娃還有這樣的豪氣和心意,也好,我就跟你喝上一口。”他毫不含糊的舉瓶往肚子灌了一口,喝過之後抿着嘴脣嘟囔道:“墨家的酒真是難喝,淡出鳥來了。”

墨霖無奈的道:“這酒的確是淡了點,比不上你的猴兒酒。不過墨者村裏只有這種酒了,你就將就些吧。”

朱評漫將瓶子仰起來,張開大口,一口氣將一瓶子米酒喝盡,衝着墨霖道:“酒淡點我能將就,今日你若是沒法追上我的節奏,我是絕不會將就的。”

墨霖不甘示弱的一仰脖也將米酒盡數倒進喉嚨裏,享受着米酒的芳香滋潤,然後騰的站起來,對朱評漫道:“我若是沒辦法跟上你,那說明我不爭氣,不值得爺爺你教,絕不怨天尤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