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姜凡大笑,聲音遠遠傳了出去。

這個時候要是那個神秘人再敢出現,他有信心將之直接斬殺,成功練成了五行荒紋,自己的戰力與之前相比,強太多了。

「毒龍殺了燕鵬,看來是時候找這頭獨眼龍算賬了。」

姜凡從水潭之中走了上來,要不是燕鵬,自己恐怕還呆在姜村,正是燕鵬的到來,令他下決心離開姜村,出外闖蕩。

燕鵬被毒龍殺了,自己要是不為燕鵬討回公道卻是有些說不過去。

姜凡看了看天色,便直接走進了山林之中,很快,他便又回到了小水潭旁邊,並且拖著一頭獵物。

大半天沒有吃東西了,姜凡的肚子已經咕咕響了。

他熟練的生好火, 重活一次 ,隨手架在了火堆上來烤。

很快,空氣之中便出現了一股肉香,獸腿已經烤成黃金色,油水不斷滴落。

姜凡食指大動,他一把抓起那獸腿,也不管燙不燙,便大口的撕咬了起來,很塊,一條十幾斤重的獸腿便被他吃的一干二將。

他意猶未盡,而後又撕下了凶獸的另一條後腿,繼續烤著吃,他一連吃了兩個凶獸腿便不再吃了。

姜凡打了一個飽嗝,而後躺倒在了地上,大山之中獵取食物不容易,每次吃飽,他都有一種滿足感。

自己一定要強大起來,而後讓村子里的所有人都能吃飽,都能好好的生存下去。

這是姜凡的心愿,但是這個心愿卻是不容易達成。

時間在消逝,姜凡就這樣躺在水潭旁邊睡著了,夜幕降臨,天上繁星點點,涼風吹來,水潭上出現了道道漣漪。

四周很靜,沒有什麼凶獸敢靠近水潭,姜凡日間在這裡修鍊,從他身上透發出來的強大氣息已經將周圍十幾里範圍內的荒獸都驚跑了。

當月上中天的時候,一道黑影無聲無息的出現在了水潭邊,黑影右手輕輕抬起,指尖間有幾道烏光在閃動。

「想不到你還敢來。」

就在那黑影想要出手的時候,一個聲音突然響起,本源熟睡的姜凡,這個時候已經張開了雙眼。

「糟糕!」

黑影吃了一驚,而後右手一揚,幾點烏光立時便從他的右手上激射了出來,向著地上的姜凡射去。

「神鵬展翅!」

姜凡騰空而起,躲過那幾根毒針,而後直接向那黑影出手,一雙黃金神翼在他的背上湧現,罡風驟起。

「唰!」

姜凡震動背上神翼,兩隻神翼彷彿化成了兩柄黃金天刀一樣,向著黑影劈砍而去,金色的靈芒撕裂了虛空。 「唰!」

兩道金色神芒如同金色的天刀一樣劃破虛空,向著影鬼劈砍而去,強大的金行靈能從那兩道金光之上浩蕩而出,周圍頓時罡風驟起,樹葉飛舞。

金色的神芒將昏暗的天地映照成了一片金色。

「什麼……」

影鬼大吃一驚,他難以置信,對方的修為怎麼強大了那麼多,比七、八個時辰前,簡直判若兩人啊!

他沒有多想,直接便要退走,姜凡身上的靈能波動太強了,那是化極第三階才有的修為,這樣的修為,不比雲天公子弱了。

然而,姜凡的黃金神翼發出的黃金神芒速度快到了極點,就算是影鬼,也只能堪堪避過,兩道金芒貼著他的身子向他身後飛了過去。

「唰!」

金光閃動,影鬼身後的一棵大樹被那兩道金芒直接便劈成了數截,從空中倒下,頓時枝葉紛飛,一陣大亂。

「受死吧!」

姜凡強勢無比,他雙腳直接在地上一踏,堅實的地面立時便塌陷了下去,他整個人化成了一頭黃金凶虎,兇狠的向著影鬼猛撲而去。

「想殺我?要你陪葬!」

影鬼凶性爆發,他一咬牙,直接便自毀了丹田之中的五毒荒紋,一股龐大到了極點的五毒靈能從他的身上浩蕩了開來。

「嗡!」

虛空震動,從影鬼身上浩蕩出來的黑色毒氣在洶湧,凝聚成了五種毒物的虛影,向著猛撲而來的黃金凶虎迎了上去。

「哼!」

姜凡冷哼一聲,他完全無視那五毒靈能,直接便撲進了五毒黑氣當中,一隻金色虎爪,一下子便抓在了影鬼的咽喉上,將影鬼整個人提了起來。

黃金凶虎的虛影在咆哮,虛空之中,隱約有虎嘯響起,金色的靈光,將那五毒黑氣全部擋拒了開來。

「你……」


影鬼震驚到了極點,他怎麼也不明白,這個獸皮少年為何不怕他的五毒毒氣,要知道,就算是化極第三階的荒士,也不可能不中毒。

「你是不是想問我為何不怕你的五毒?」

姜凡看著這個差點便要了自己的命的神秘人,淡然說道,以他現在的修為,當然不可能百毒不侵,但是,他的體內依舊有五彩蓮的藥性,令他無懼這個神秘人的五毒。

影鬼被姜凡抓住咽喉,幾乎難以呼吸,哪裡還能說話。

「想知道?我偏不告訴你。」

腹黑總裁的契約小情人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鬼影的眼神開始變了,變得血紅,而後,兩行血淚從眼眶之中流了出來,頭一歪,竟是死了。

「什麼……」

姜凡吃了一驚,他還沒有審問,這個傢伙似乎知道自己想要做什麼,竟然自己弄死了自己,夠狠的。

「哼!」

姜凡直接將屍體仍在了地上,而後仔細的在這個神秘人的身上搜了一遍,很快,他便失望了,這個人的身上,根本沒有什麼東西。

這個人身上的獸皮袋子里,全都是一些瓶瓶罐罐,而且這些瓶瓶罐罐上也沒有寫著裝著什麼。

姜凡對毒沒有什麼興趣,自然是看不上那些瓶瓶罐罐。

「看來真的要上毒龍山走一趟啊!」

姜凡在自語,他看了看天色,而後,他的背上便湧現出了兩隻金色的神翼,他震動神翼,竟是飛了起來。


「不行,很耗元氣。」

很快,姜凡便發覺,以自己的修為,還難以長時間在空中飛,他不得不從天上降落,這令他鬱悶無比。

「那小妞怎麼能在天上飛?她是怎麼做到的?」

姜凡很不解,照理那小妞也是化極第三階的修為,自己是五極荒體,體內的靈能絕對比那小妞龐大得多。

他沒有多想,而後便快速向著毒龍山而去。

修為突破到化極第三階之後,姜凡感官靈敏了不少,周圍的所有動靜都難以逃過他的耳朵與眼睛。

筋骨血肉也變得更加強悍了,靈能滋養荒體,無時無刻在淬鍊著荒體,令姜凡的荒體在逐漸蛻變。

姜凡如同一道幻影一樣在昏暗的山林之中快速奔行,大半個時辰后,他便再次來到了毒龍山附近。

就在姜凡來到毒龍山附近的時候,一道身影卻是出現在了他殺死影鬼的地方。

「到底是誰,竟然敢殺我的人。」

這個人身穿白衣,手拿骨扇,正是那被火神子逼走的雲天公子,這個時候,雲天公子的臉色陰沉的可怕。


「難道這一切都是火族在暗中搞鬼?」

雲天公子想到了什麼,握著骨扇的手不禁一緊,要是真的是這樣,那火族就太過分了,欺我萬毒教無人嗎?

萬毒教,乃是西疆大教,統御一方地域,勢力強大無比。

但是,西疆並不止一股勢力,那火族,便是西疆之中的另一個強大無比的勢力,火族是修鍊火行荒紋的人族。

萬毒教與火族半斤八兩,誰都奈何不了誰,這一次,荒神寶藏將要現世,沒有人願意錯過,這是大機緣。

萬毒教與火族本來就明爭暗鬥了多年,雲天公子是萬毒教年輕一代之中的佼佼者,而火神子也不差。

這兩人遇到,難免相互看不順眼。

影鬼死了,雲天公子只是看了一眼地上的影鬼的屍體,便離開了,似乎是死了一個與自己不相干的人一樣。

而這個時候,姜凡卻是又摸上了毒龍山。

毒龍山大寨之中,毒龍正在與那火神子交談。

沒有人能夠發現姜凡,他無聲無息的潛行到了寨子旁邊,聽著毒龍與那火神子在說著荒神寶藏的事情。

從這兩人的話語之中,姜凡得到了不少有用的消息,原來那荒神藏寶圖一共有九塊,只有集齊了九塊殘圖,才能拼出一張完整的藏寶圖來。

西疆的各大勢力都想要得到藏寶圖,但是,卻沒有人可以集齊散落在各處的九塊殘圖來。

雲天公子與火神子的目的都是一樣的,都想要得到藏寶圖,而後開啟荒神的寶藏,甚至可以得到荒神的傳承。

「荒神寶藏,九塊殘圖?」

姜凡又驚又喜,自己的手裡便有一塊殘圖,如能集齊九塊殘圖,自己就能去開啟荒神寶藏了。

但是,要集齊九塊殘圖,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什麼人!」

就在姜凡沉吟的時候,一聲大喝從寨子里傳了出來。 姜凡正潛伏在近處偷聽火神子與毒龍的談話,就在得知荒神寶藏與九塊殘圖的秘密的時候,一聲大喝突然從裡面響起。

「轟!」

一團熾熱的火球,從寨子之中沖了出來,向著姜凡藏身之地轟去,火球上有荒紋在隱現,浩蕩出了一股強大的火行力量波動。

姜凡吃了一驚,那火球還沒有砸到,但是一股熱浪卻已經洶湧而至,他身周的東西瞬間便變得滾燙起來。

「哼!」

姜凡雙腳在地上一踏,整個人衝天而起。

就在他衝上空中的那一剎那,那團火球便砸在了他藏身之處,「轟」的一聲,火球頓時便炸了開來,火焰瞬間籠罩方圓十丈虛空。

這是一種靈火,在這種靈火的籠罩之下,所有東西都被點燃,然後焚燒成灰燼,就連地上的石頭也一樣在燃燒。

「好霸道的火。」

姜凡低頭一看,不禁心頭凜然,這種靈火的威力,超出了他的預料,就算是自己的火行荒力恐怕也有所不及啊!

這個時候,火神子與毒龍已經從屋裡沖了出來。

姜凡在空中一個翻身,無聲無息的落在了屋前的院子當中。

「你是誰,竟敢偷聽我們說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